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10月17日 星期四

博鰲熱議G20作用:可推動經濟恢復進程

  全球經濟增速放慢,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發展中國家或者新興經濟體內部貿易增速大幅下降,經濟復蘇仍然充滿挑戰。GDP佔全球經濟的90%、貿易額佔全球的80%的20國集團(G20)如何發揮其作用,積極推動各層次、各領域的經濟合作成為博鰲論壇的一個熱議話題。昨日下午,在《G20:代表性、有效性、機制化》分論壇上,各國政要表達了對G20的期望,協調、可信、開放等成為關鍵詞。

  G20改革措施暫未有效實施

  G20是一個國際經濟合作論壇,于1999年9月25日由八國集團的財長在華盛頓宣佈成立,屬於佈雷頓森林體系框架內非正式對話的一種機制,由原八國集團以及其餘12個重要經濟體組成。該組織的宗旨是為推動已工業化的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之間就實質性問題進行開放及有建設性的討論和研究,以尋求合作並促進國際金融穩定和經濟的持續增長。

  經濟危機後,G20漸漸不受重視,不同利益和要求的衝突弱化了G20的宏觀經濟協調能力。印尼創意經濟與旅遊部部長馮慧蘭介紹説,自從金融危機爆發以來,G20集團也實行了一些政策來恢復增長可持續性,而且G20集團也形成了相互制衡的力量。

  她舉例説,“過去G20成員國達成一致,要抵制保護主義,這是非常好的。各國採取一系列貿易投資的政策,鼓勵開放,抵制局限性保護主義。然而到了今天卻執行不下去了。”G20如何擴大和保持有效性?如何引入一些新的原則來引導未來的改革以及未來全球事務新領域的進步?這成為一個突出問題。

  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直言不諱地指出,“我認為我們首先應該增強和實施G20成果國達成的共識和政策,包括一系列改革要實施下去,尤其與國際金融和貨幣體系相關的一系列改革。從而提高它的代表性和有效性。未來發展中國家代表性會進一步增強,這是朝前邁出了很大一步,尤其跟其他的國際機構相比。”

  G20可推動經濟恢復進程

  美國副國務卿羅伯特·霍爾邁茨持相同觀點。他表示,保持經濟恢復,應避免經濟衰退、抓住貿易機會,通過援助有效參與全球體制,貿易、新經濟、環境與投資都很重要,G20在這方面應起到推動而非談判的作用。他舉例説,首先我們要在金融監管方面做更多工作,過去三四十年中,很多金融危機是由投機、監管缺位所造成的,需要我們在改進國際監管體系上做一些事情。此外,很多國家勞動市場方面有過多的監管,減少了他們經濟的競爭力,非常僵硬,這個問題需要得到我們的關注,需要有更大的政治推動力來解決勞動力市場的問題。

  澳大利亞貿易部長克雷格·埃默森卻表示出擔憂。他説,G20是頂級的國際機制。那一場金融危機使得全球經濟出現了自從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所以金融危機從本質來講是金融上的問題、經濟上的問題,我們需要採取經濟上、金融上的辦法來解決,而G20必須要實現一種過渡,才能夠促進全世界經濟發展,也就是説從一個金融機構轉型過渡成為一個真正的經濟機構。但怎麼樣實現呢?要實行市場開放,解決食品安全、氣候變化等問題。

  “我希望G20領導能夠再次重申他們的願景和承諾,增加透明度、市場的開放度,創造就業,減少貧困,把政治意願變成具體行動加以落實,保持發展勢頭,通過多邊協調來做到這一點,同時要意識到全球發生了很多變化,尤其在地區主義和雙邊關係方面,在這樣的情況下如何制訂一些指南和原則,進一步保護規則、機制、環境,這是我們所需要的。”馮慧蘭表達了她的期待。

  著名智慧財産權戰略專家、聯瑞集團總裁謝旭輝:

  “創新驅動”是實現“中國夢”的前提

  聲音

  在昨日舉辦的“博鰲亞洲論壇2013年年會”民營企業家圓桌會議上,著名智慧財産權戰略專家、聯瑞集團總裁謝旭輝表示,“中國夢”已成為新階段振奮經濟發展的強心劑,“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實現“中國夢”的必要前提。而創新的背後,必然與智慧財産權的發展有著緊密的聯繫。

  謝旭輝告訴本報記者,創新的關鍵在於創新意識與創新能力的增強,而體現這一方向的關鍵指標就是智慧財産權“確權,維權,用權”的意識、數量與品質,特別是“用權”。智慧財産權的運用與産業化是實現國家智慧財産權戰略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前提。而要實現中國式創新與智慧財産權化,就必須加大智慧財産權人才的培養和推進智慧財産權成果的産業化。“本屆年會的主題有革新、責任,恰恰符合目前我國智慧財産權事業的發展主調。我們要合理參與國際智慧財産權的競爭和合作,要用創新來驅動發展,要用智慧財産權來保護我們的創新”。

  謝旭輝呼籲,要走中國式的智慧財産權發展道路,要實現中國式的智慧財産權戰略目標與發展目標,必須重視和扶持在整個創新事業和智慧財産權事業中起到重要作用的服務諮詢機構,從而促進我國目前存在的“閒置專利”、“公職專利”等智慧財産權資源更好地轉化。

  星雲大師談“中國夢”——

  把誠信灌輸到教育中

  花絮

  “從造字來看,‘誠’從言從成,就是人説話一定要誠實,心想的事情才能完成。‘信’從人從言,人的語言要讓人相信,否則就不是人語是妄語,就無根基了。”

  昨日下午,博鰲亞洲論壇年會舉辦了主題為“誠信的力量”的對話,對話嘉賓是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總會長星雲大師和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行政總裁劉長樂

  被問及如何看待“中國夢”時,星雲大師説:“中國的夢應該讓人民幸福、安樂、平等,讓社會公平、公正,讓貧富差距縮小。”

  談到個人夢想,一心樹人的星雲大師透露了自己的一個夢想:“假如大陸准許我辦大學,我會建一個引進美國先進教育理念並弘揚中華文化的大學,把誠信灌輸到教育中。”龍金光 鄒小玲

  中國城市對外開放指數發佈

  深廣廈獲評對外開放“金牌城市”

  亮點

  昨日下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際合作中心在博鰲首次公開發佈“中國城市對外開放指數研究報告”(下稱“報告”),公佈了32個城市對外開放度得分及排名。根據總指標綜合排名,深圳、廣州、廈門位居前三,評為對外開放“金牌城市”;杭州、寧波、南京、大連、青島緊接其次,評為對外開放“銀牌城市”;武漢在中部地區城市中得分最高,評為“西部開放之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張曉強出席了發佈會。

  今年的指數研究以城市對外開放為主題,以27個省會城市和5個計劃單列市為評價對象,該項研究旨在設計出一套能夠比較適合我國不同區域(城市)對外開放水準的指標體系,通過量化分析,探討區域(城市)對外開放的決定因素和綜合影響,以及對外開放與經濟發展速度與品質的關係等。

  其中排名第一的深圳在貿易往來、創新能力還有技術交流等各項指標上佔優;廣州優勢在於其綜合實力和開放的均衡性;廈門在對外貿易和吸引外商投資方面優勢明顯。

  報告指出,今年評選出的“金牌城市”和“銀牌城市”全部來自沿海東部地區,對外開放總體呈現出東強西弱、海強邊弱的狀況,開放程度位居第二梯隊的10個城市中僅有武漢、成都、西安來自中西部地區,其中武漢主要以技術開放程度領先為優勢。發改委國際合作中心建議,相比東部地區,西部沿海城市可通過發揮市場空間巨大、科技力量較強等潛在優勢走對外開放的差異化道路,以實現跨越式發展。

  •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龍金光 鄒小玲 田志明
  • 編輯:姚慧婷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