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中金公司總經理黃海洲:投資股市為時不晚

  • 發佈時間:2015-05-23 16:06:40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中國網財經5月23日訊 2015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新常態、新金融”23日在清華大學開幕。23日下午舉行的貨幣政策新常態討論上,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黃海洲表示,金融“新四化”非常值得期待,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大有可為,投資中國股市為時不晚。

  演講全文如下:

  去年我在會上講了一個觀點,即中國經濟改革,尤其是金融方面的改革可能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所謂的金融“新四化”,指的是利率市場化、貨幣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對外開放)、國企資本化、投資證券化。落到實處就是投資證券化。如果大家認真琢磨“新四化”,尤其是把投資落實到證券化的話,去年肯定來對了,去年沒來就錯失了很好的機會,因為過去中國經濟新常態裏面很重要的亮點就是股市上面的一個亮點,還有其他的亮點,這是重要的一個亮點,這個亮點是跟整個中國經濟佈局和中國經濟改革相關聯的。佈局和改革裏面有兩個重要成分,一個是改革,包括利率市場化、國際資本化;另外一個重要的成分是開放,這裡有很多層面的開放,人民幣國際化、資本項下的開放、人民銀行在積極推動的人民幣金融SDI一籃子。

  開放和改革兩個不是矛盾的,而且困難的時候也要開放,我非常贊成張濤司長的話。以人民幣國際化為先導的開放可以起到兩個重要的作用,一是可以倒逼國立改革,這是我們以前見過的開放,中國加入WTO過程當中,我們對內的改革是最好的,當時我們推開放的時候,國內經濟非常非常困難,因為亞洲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經濟受到嚴重衝擊。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這裡有兩個技術層面的問題學術界有爭論,一個是順序,一個是時間,什麼時候可以做,我相信可能信心和決心比這個更重要。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困難的時候也是要加強改革、加強對外開放的。二是中國加入WTO的過程,那時候的開放和今天的開放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那時候中國在一定意義上比較被動的接受國際規則,今天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為前提的開放有新的成分,如果講新常態的話,這個新常態是我們也可以參與制定國際規則、影響國際規則,甚至我們可以把主場搬到國內來,以前沒有什麼主場講國際規則,現在絲路基金主場在國內、人民幣基金主場在國內,這裡有非常重要的東西值得認真的學習。

  我也想講一講國際形勢是什麼樣的新常態?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如果把全球作為三個大的經濟板塊來講,美國用了六年時間完成了去杠桿、調結構的過程,其中有兩個重要成分,剛才Adair TURNER先生講了一系列的過程,第一個重要的過程,美國在做QE的早期和開始的時候,實際上財政部給所有有問題的金融機構都注了一把資,從花旗銀行到高盛、到摩根、到AIG、到兩房,中國共産黨政府2008年做的事情跟美國共和黨政府在90年代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樣的,因為兩個都是以共字打頭的,“共”是什麼概念?好的經濟學裏面不存在左右之分,好的經濟學,托爾斯泰講過幸福家庭的故事都一樣,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們左右之分實際把裏面的含義誤解了。全球流動性,尤其在歐元區裏面,通縮壓力仍然存在,效果鋪張,為什麼?因為缺少財政政策,有問題的國家沒有錢,比如希臘、西班牙都有問題,有錢的國家,德國不願意為有問題的國家買單。相比之下,中國現在也面臨新常態調整,我們這一節講的主要是貨幣政策,我想講的另外一個觀點,其實中國層面的問題有很大一部分是跟財政體系相關的,功夫在詩外,金融改革要有全局觀,這是金融以外,也要考慮財政層面的政策設計。美國2008年之後的經驗,中國90年代的經驗,都表明我們要在更高層次上設計新常態的經濟和金融改革。

  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國手段還是蠻多的,美國實際上如果從新常態下調整的話,用了兩類手段,一類是財政政策,一類是貨幣政策。歐元區用了一類政策,基本上就是貨幣政策,中國除了財政、貨幣,而且我們央行手裏的工具比美國還要多,因為我們可以減息,美國利息降到0,美國沒有存儲率,相信央行有很多的工具可以做。央行如果想要做央媽,太偉大了,是全世界最偉大的央媽,我們對央行要有充分的信心。中國央行手裏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實際上是匯率,人民幣國際化,因為它可以把中國的問題在國外解決。新常態是什麼?新常態是兩個市場。如果只是從國內眼光來講國內的問題,這個沒有真正的領會新常態。金融的問題要想到財政,同時國內的問題要想到國際,這是改革開放帶來很重要的意義。

  李稻葵教授剛才講我們不應該把央行稱之為“央媽”,而且也不是為了維護資産價格的穩定,政策出發點不是為了這個。我個人覺得央行的政策有利於維護資産價格穩定,而且我們現在有必要進一步穩定資産價格。中國現在面臨一系列的問題裏麵包括實體經濟真實的利率可能比較高,如PPI連續31個月是負的,製造業裏面面臨真實的利率是相當高的,這個問題如何解決?王兆星副主席委婉表達了另外一個意見,銀行在其中起重要的作用,因為利率是雙刃劍。如果真正要把中國企業的杠桿率降下來,資本市場在裏面要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而這個重要作用不是5%的融資量能夠表達的。全世界三大經濟體,美國、歐洲和中國,如果做一個比較的話,美國企業杠桿率是三個板塊裏面最低的,美國負債率只佔GDP60%左右,歐元區是160%,中國是高於160%,這是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所有的公司。美國為什麼企業杠桿率這麼低呢?原因不是美國企業在資本市場上融了多少資,這一點我同意李稻葵的意見,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美國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的手段比較好。如果沒有好的資本市場,實際上美國企業的杠桿率不可能降,這個替代裏面有非常大的放大性。為什麼美國企業杠桿率低?我們應該考察一下什麼樣的企業在一個經濟體裏面杠桿率比較低,我的觀察是有兩類企業在經濟裏面杠桿率比較低,第一類企業是創新性企業,美國創新性企業做得非常好,中國的創新性企業負債率也非常低,所以經濟要轉型,我們要鼓勵更多的創新性企業;第二類支援張濤局長的發言,國際化的企業,五百強的企業負債率低。所以要轉型,一個要變得更加創新,一個是變得更加國際化。這方面都有很長的路要走,要做更多的國際化,SDI人民幣國際化非常值得期待。同時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大有可為,投資中國股市為時不晚,謝謝大家!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