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2月02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財經評論 > 正文

字號:  

手機“實名制”遭遇執行難

  我國不少地方自2010年9月起陸續開始施行手機“實名制”,力求做到手機號與手機用戶真實身份的完全匹配。但記者近日在調查中發現,這一治理垃圾短信、資訊詐騙犯罪等手機使用亂象的“利器”卻遭遇了執行難。專家指出,伴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移動終端正成為網路資訊的重要來源,手機“實名制”落不到實處,將給我國資訊安全帶來重大隱患,亟須引起關注。

  手機“實名制”難以落實

  手機“實名制”實為“手機卡號實名制”。按照相關規定,新購手機卡號的用戶都需用身份證登記,做到手機號與真實身份的綁定。記者走訪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等三大運營商,發現在運營商的營業廳,這一規定被嚴格執行,辦卡者必須登記身份證資訊。而在營業廳之外,實名制卻已“名存實亡”。

  記者在多地採訪發現,在大量的報刊亭、手機維修點,用戶可以方便地買到不需登記身份證號的預付費手機號。一張包含30元話費的中國移動或中國聯通手機卡,價值約50元,並不需要登記任何個人相關資訊,開通即可使用。

  在淘寶網上,各種不需要綁定身份證號的手機卡更是被公開叫賣。記者在淘寶上搜索“手機號”關鍵詞,可以搜到多達208612條結果,許多手機號的資費非常便宜。例如在天貓一家網店,網頁上表明所有的手機卡都是不綁定身份證資訊的,可以提供多種套餐資費,當月已經成交1443件。

  在廈門國際銀行工作的小林,家住福建泉州,卻使用了一個廣西的電話號。小林告訴記者,現在很多人都在淘寶上買電話號,並不需要登記身份證號等資訊。一些偏遠省份的電話卡,資費很低,流量很大,對喜歡用手機上網的人來説非常方便。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現在天津市存在幾十萬張外地“串貨”過來的手機號。這些手機號往往不需要實名登記,資費也相對較低,對當地市場産生了很大的干擾。

  手機“實名制”遲遲不到位將帶來重大隱患

  中央財經大學民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壯認為,手機“實名制”的真正目的是“人機合一”,即可以通過手機號回溯到用戶。但目前各大運營商實行的所謂“實名制”卻很多僅停留在糊弄人的技術層面,即:手機號確實綁定了某個人的身份證,但綁定的這個人卻未必是真實的用戶。

  “如果手機號都和身份證資訊嚴格綁定,只要綁定手機號,就可以間接做到網路實名。”南開大學資訊技術科學學院副教授史廣順認為,“如今微網志、郵箱、一些門戶網站都可以綁定手機號,通過手機號登錄網際網路應用在技術上也是非常成熟的。然而,如果手機號並不能真實對應用戶,那麼這種間接的‘網路實名制’也只能是技術層面上的實名。”

  史廣順認為,在手機“實名制”未真實執行的情況下,一個人可以擁有上百個手機號,即可以註冊上百個“實名賬號”,如果專業的水軍公司操縱大量的“實名賬號”進行發帖、評論等操縱輿論的行為,其影響力遠大於“僵屍粉”。

  艾媒諮詢CEO張毅認為,如今移動網際網路越來越普及,通過手機完成的發帖量急劇上升。事實表明,越來越多的“造謠”行為、詐騙行為都是通過手機來完成的。如果手機號不能真實綁定個人,就很難“定位到人”,將極大加大對網路謠言、詐騙行為“溯源”的難度,從而對我國的資訊安全産生重大隱患。

  專家建議多重手段落實手機“實名制”

  史廣順指出,手機“實名制”未真正落實,最重要的原因來自市場競爭。三大運營商競爭激烈,一般要通過報刊亭等渠道增加銷量,而這些地方並沒有登記身份證資訊的條件。另外,通過淘寶網等途徑流入的大量“外地串貨”,也給本地運營商帶來很大的壓力,堅持“實名制”必然會造成一定的市場流失。

  專家認為,落實手機“實名制”,應上升到保證我國資訊安全和輿論安全的高度。首先,應加強治理通過報刊亭等途徑發售非實名電話卡的現象,嚴格身份資訊登記制度;其次,對通過網路發售非實名登記手機卡的行為進行大力整頓;最後,相關部門應加強對運營商的監管,對市場競爭進行合理引導,確保手機實名制可以真正落實。

  張毅表示,我國個人資訊登記最嚴格的是銀行系統,重要的金融業務必須本人持身份證辦理。銀行可以做到,網點密集的運營商同樣也可以做到。手機“實名制”能否真正落實,關鍵還要看運營商是否嚴格執行。

  • 來源:新華網 作者:鄧中豪
  • 編輯:姚慧婷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