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01月21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2013達沃斯酒會激辯中國經濟:堅定改革不動搖

  “中國經濟究竟遇到什麼問題?”“上海自貿區到底會帶來哪些實質性利好?”“三中全會將傳遞哪些積極信號?”

  11日晚,這些問題在騰訊財經舉辦的”升級元年—尋找改革新動力”2013騰訊達沃斯主題酒會上被熱烈討論,參會嘉賓有政府官員、經濟學家、企業高管和投行人士,而討論最多的話題則是,改革。

  “用壯士斷腕的決心推進改革。”這是李克強總理前一日在達沃斯年會期間會見企業代表時所説的話。

  利率市場化、上海自貿區、國企改革,這些已經實施或即將推進的改革,正是李克強總理這番話最好的注解。

  過去的一切遙不可及,現在已經近在咫尺,當夢想照進現實,未來的夢或許可以做的更大。

  樂觀派VS 悲觀派:激辯中國經濟

  “諾貝爾經濟學獎研究中國問題的都是水貨!”著名經濟學家李連仲在酒會上的主旨發言一上來就語驚四座,“因為拿的諾貝爾經濟學獎不是研究中國經濟,是研究其他的具體經濟問題得到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在李連仲看來,中國經濟非但沒有一些國外知名經濟學家所説的那麼糟糕,反而“不但不能崩潰,而且發展越來越好”。

  李連仲認為,中國經濟的下行完全是自我宏觀調控的結果,是在自己的掌控中的下行,而不是完全無法掌控的下滑。

  “宏觀調控轉變發展方式,對高消耗、高投入、高污染、低效益、低産出的産業,我們進行限産、停産。這當然要影響GDP。”李連仲説,“對投機性、投資性的住房需求進行限購限貸,這也影響GDP。所以這些都是在我們掌控之中的,是我們主動宏觀調控的一個結果。”

  8月份剛從哈佛大學結束學術研究歸國的著名經濟學家趙曉,則對中國經濟表達了悲觀的言論,趙曉認為,目前中國經濟的底部在哪,依然還不確定,並且尤其令人擔心的是,美國在經濟明顯復蘇後,貨幣政策即將收緊,這對新興市場帶來的負面效應已經有所顯現。

  趙曉還提出,中國目前的投資回報率顯著降低,是另一個令人十分擔憂的信號。

  “過去用一塊錢投進去可以砸三塊錢的經濟增長,現在用三塊錢砸進去未必能夠砸出一塊錢的經濟增長。”趙曉説。

  發改委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任李鐵在發言的第一句便説“城鎮化的弱點”。李鐵指出,不能簡單地想像城鎮化就能帶來住房、基礎設施、消費、福利和教育等方面的需求,還需清醒意識到,在要素價格、戶籍制度等一系列改革還沒有到位時,盲目推進城鎮化帶來的只能是不可持續。

  而作為一名稱自己為既不樂觀,也不悲觀的“客觀派”,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則更加相信實實在在的經濟現象所揭示的背後的問題,通過對過去一段時間中國經濟起伏表現的回顧,曹遠征道出了中國經濟目前並非出於一個週期,而是進入了存在結構性和趨勢性因素的新階段。

  但無論是樂觀也好還是悲觀也罷,各位經濟學家都給出了一致的破解之道:唯有改革才是唯一齣路。李連仲提出小政府、大市場,要把要把政府管不了、管不好的交給市場,由市場來調節,企業生産什麼、怎麼生産、生産多少完全根據市場信號由企業自己來決定。

  李鐵談到,改革儘管會牽扯到很多利益,難度不小,但只有堅定改革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城鎮化。

  而曹遠征則認為,改革不僅限于經濟體制改革,還有社會體制、政治體制等。

  金融改革首當其衝 上海自貿區試水

  在目前中國經濟所經歷的一系列改革進程中,金融改革成為了率先實施,並引來高度矚目的改革項目。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在接受騰訊財經專訪時提出,金融不改革會有危機,從過去的歷史經驗來看,所有的金融危機中,一半是改革形成的,一半是不改革形成的,改革的難度很難把握。

  利率市場化,是這一輪中國金融改革的第一步嘗試,儘管被外界廣泛認為是實際意義不大,但其象徵意義卻是誰都無法忽視。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利率市場化,將可能令中國銀行業重新洗牌。

  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Freeman經濟學講席教授李稻葵看來,金融改革為實體經濟服務,首要的就是要為老百姓服務,

  “這麼多年以來金融是壓抑的,金融業是不開放的,是壟斷的。”李稻葵説,“所以一隻手從老百姓手裏廉價獲得了資金,另外一方面以不是很高的價格貸款給大企業,這是過去三十多年金融的悲劇。”

  李稻葵指出,金融改革終於令老百姓能夠嘗到實質性利好。理財産品的出現以及收益率的提高,為老百姓財産性收入的增加提供了新的渠道。

  而近期被廣泛熱議的上海自貿區概念,也被當晚的嘉賓增加了新的注解。

  “我覺得上海自由貿易實驗區跟前海比較大的一個不同,還是上海應該是金融改革系統性、整體性的實驗區。”《第一財經日報》總編輯秦朔説,“而前海更多的還是人民幣雙向的流動,應該説在我理解還是一個局部的實驗。”

  秦朔指出,上海自貿區內的金融機構資産的定價將全部是市場化的,外匯管理體制,包括跨國公司總部、外在的管理方式的改革、跨境融資的自由化,都將是一個非常系統、全面的都要開展。

  華夏銀行副行長黃金老認為,上海自貿區是在外匯管理、機構準入等領域,出臺一些新政策。

  “更有意義的還是在外匯管理上出一些政策,”黃金老説,“在外匯管理上出政策會促進資本的自由流動。從目前現實的好處就是能夠把中國企業的融資成本降低一些。如果上海搞人民幣離岸市場對整個融資成本的降低還是很有幫助的。”

  李稻葵則更是把上海自貿區概念提到了戰略高度,並且是“超出國內經濟改革的,是國際上全局性的”意義。他認為,目前國際上多邊談判步履維艱,國際上將責任推給中國。與此同時,美國、歐洲等國家地區進行了一系列雙邊貿易談判,

  “我認為這個(上海自貿區)恐怕有戰略意義。多搞幾個自由貿易區,甚至於可以是有定向的,針對於歐洲、美國定向的自由貿易區,試一試,看一看能不能在國際上對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提出反制的措施。”

  期待三中全會:堅定改革不動搖

  對於即將到來的三中全會,與會嘉賓暢所欲言,紛紛表達對於未來中國發展藍圖的期待。

  儘管改革已經成為自上而下的普遍共識,但是從何而改、如何去改,依然沒有明確的路線圖。

  李稻葵指出,改革的方式需要做出改變。

  “過去十年比較強調頂層設計。但是頂層設計弄來弄去就變成了頂層爭論,爭來爭去最後反而行動放緩。”李稻葵説,“中國的改革歷來不是從最最頂層每一個細節討論出來的,頂層是設計一個大方向,由基層發揮自己各自的智慧,大膽地去探索,最後形成一些行之有效的辦法加以推廣。”

  原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認為,釋放改革紅利,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政府現在管得那麼多管不好、管不了、不該管的事徹底交給市場。

  “要是把政府管不好、管不了的事交給市場,顯然我們要做到政府轉型,就是真正使政府轉型,要進行改革。”姚景源説。

  而打破壟斷,建立公平公開競爭,使所有企業都能使用生産要素,營造充滿生機、活力的市場環境,是姚景源所認為的享受改革紅利所需要做的另一件重要的事。

  作為金融行業從業者代表,黃金老表示,中國金融業的産權改革不能停,還要繼續推進。

  “對行政體制改革,從金融業來看,就是希望行政機制改革的進一步維護,社會上的契約精神提高行政處理效率。和金融業有一定的關係,還是進一步市場化,為中國的龐大的M2提供內在價值。”黃金老説。

  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説,他對於三中全會的希望,是把未來十年或更長時間中國改革方向方針定下來。

  • 來源:新華網 作者:紀振宇
  • 編輯:謝淩宇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