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財經 > 外匯 > 外匯機構專欄 > 正文

字號:  

日元一貶再貶 凱恩斯也叫不回來

  日本央行再注水。12月5日,日本政府批准出臺1820億美元(18.6萬億日元)經濟刺激計劃,刺激經濟、提升通脹水準。據日經新聞報道,經濟刺激組合中5.5萬億日元為政府支出,10萬億日元為支援中小企業的貸款。

  日本要做兩件事,日元貶值的同時,維持日本債券信用;提升通脹,刺激企業信心。

  日本試圖為已經有所提振的經濟數據再添一把火,日元貶值擴大出口是重中之重。2012年日元兌美元處於震蕩區間,2013年大幅貶值,從年中以來兌美元固定在100日元兌1美元的上方。

  日本央行之所以大規模注水,前提是通脹仍未到1%,還有廣闊的注水空間。日本10月的通脹率為0.9%,為五年來最高。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近日表示,希望在2015年提升到2%,這是個艱巨的任務。

  安倍政府正在過險灘,必須保持日元長期向下的預期。

  安倍必須兌現上臺時的承諾、遵守國會通過的法案提高消費稅,首先是明年4月把消費稅從5%提高到8%,2015年4月提升到10%,目的是維持日本債券信用,以免高負債的政府與企業因為信用不彰無法借到低息資金而破産。提高消費稅相當於提升消費價格,可以間接提升通脹水準。

  提高消費稅將增加13萬億日元的財政收入,主要用於改善社會保障體制的財力虧損。增加這點收入杯水車薪,日本財務省9月9日公佈的上半年國家財務報表顯示,截至6月末,日本國債、政府借款、政府短期證券加起來已突破1000萬億日元,平均每個國民要背負792萬日元的債務(約合人民幣49.1萬元左右)。13萬億日元彰顯的是日本維持債券信用的決心,像最後的賭博,如果失敗,將一敗塗地。

  每個靠發放貨幣進行經濟轉型的國家,最痛苦的是工薪階層,他們的收入多年沒有上升——10月份日本受薪者現金工資收入較去年同期微升0.1%,近四個月以來首次出現上漲,加班工資上升,經常性工資下降——必須要靠儲蓄來養老、購房、給孩子提供高品質的教育,日本家庭主婦爭搶賣場限購品是一景。隨著消費稅的提升,日本工薪階層更得勒緊褲腰帶。

  事實上,日本有前車之鑒。1997年4月,日本政府將消費稅由3%提高到5%,GDP從第一季度的3%失速滑行至第二季度的負3.7%;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後,日本每人平均收入停滯,陷入無信心、政府高負債、國民高儲蓄、經濟更低迷的怪圈。此次日本提高消費稅,有經濟學家預測將與1997年的結果相同。

  安倍政府將出臺5萬億元日元的刺激計劃、減少企業稅收,以防消費稅遭遇不測。一手放鬆銀根、增加消費稅,另一手增加補貼增加産能,那還不如直接減少徵收5萬億日元的消費稅,聽起來有些可笑:過度寬鬆的貨幣,以及貨幣提振經濟的遊戲,讓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失去了基本智商,被漩渦卷著走,身不由己。

  日元還將繼續貶值,美元與人民幣相比會升值,這是維持經濟平衡的救命稻草。

  但日本企業情況並不樂觀。根據《福布斯》2012年全球企業2000強排行榜,豐田位列25位,高居日本公司榜首。汽車與金融産業重要性日益上升,電子等産品出口日益蕭條,日本國內房價反彈,對於高端出口主導的國家,不是什麼好消息。日本銀行調查統計局加藤涼、永沼早央梨發表的論文認為,日本製造業在衰退,服務業在上升,必須在新一輪全球化中找到落腳點。

  日元貶值不是日本經濟振興的充分條件,日元貶值加上企業效率的提升、國際消費者的追捧才是日本經濟上升的主因。只有貨幣貶值而沒有市場效率,只有貨幣遊戲而沒有實體基礎,這違反經濟常識,凱恩斯也救不了。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