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0年11月25日 星期三

財經 > 醫藥 > 醫藥觀察 > 正文

字號:  

冬蟲夏草保健食品身份再引爭議 部分店面無證銷售

  • 發佈時間:2016-03-08 09:12:16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王春  責任編輯:吳起龍

  非藥類蟲草産品:沒有將蟲草加工成藥的産品(如市面上的一些蟲草含片或蟲草膠囊)

  蟲草原草:沒有加工過的蟲草

  日前,國家食藥監總局發佈了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相關申報審批工作按《保健食品註冊與備案管理辦法》有關規定執行,未經批准不得生産和銷售。但昨天,成都商報記者走訪了市內7家售賣蟲草的專賣店(櫃檯),調查發現,部分店內的非藥類蟲草含片或膠囊無保健食品批准文號或普通食品生産許可證號,在無證“裸奔”。

  冬蟲夏草保健食品身份再引爭議

  5家知名企業試點資格被提前2年撤銷

  2012年8月15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印發了《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方案》,試點時限為批准試點企業相關産品之日起5年。2013年5月,青海春天、北京同仁堂康美藥業、勁牌公司、江中藥業共5家企業獲得“準入證”,成為首批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的試點企業。正常情況下,5家試點企業的“準入證” 2018年5月後才失效。

  但2月26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發佈了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確,原試點方案即日起廢止,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相關申報審批工作按《保健食品註冊與備案管理辦法》有關規定執行,未經批准不得生産和銷售。這意味著,包括上述5家試點企業在內,所有企業生産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從2月26日開始不能無證“裸奔”,只有在獲得保健食品生産許可證的前提下才能生産。

  記者走訪成都7家蟲草店

  部分店裏的非藥類蟲草産品無證銷售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走訪了極草5X冬蟲夏草成都總府路專賣店、IFS專賣店以及鍾氏蟲草總府店、神草堂大藥房等7家售賣蟲草的專賣店(櫃檯)。結果發現,除含冬蟲夏草成分的藥品獲得相關許可外,其他如極草含片及膠囊等冬蟲夏草産品的包裝盒上既沒有保健食品的批准文號及標識,也沒有普通食品的生産許可證號。

  成都商報記者以顧客身份向青海春天極草5X冬蟲夏草成都總府路專賣店的工作人員詢問相關情況。工作人員介紹稱,專賣店內的冬蟲夏草産品分兩種,含片(純粉片)和原草。專賣店最貴的極草至尊含片91片售價高達29888元。但記者在其包裝盒上並未發現保健食品、普通食品或藥品的許可證號或標識。在許可證號一欄,記者看到“青20100041”字樣。不過,工作人員卻將極草含片列在了保健食品的行列。工作人員還遞給記者一本冬蟲夏草的專題雜誌,雜誌右側粘貼了19條各色紙條,上面寫有至少19類疾病名稱,“可以直接翻到冬蟲夏草針對這一疾病的療效,方便索引。”同樣,該店所售冬蟲夏草原草(瓶裝)雖然標注了生産日期及保質期,但是沒有任何許可標識。根據國家相關規定,保健食品禁止宣揚或暗示療效。

  為何沒有保健食品和食品許可證的極草仍在銷售呢?昨日,青海春天方面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其企業所産冬蟲夏草産品並不是按照保健食品報批的,所以總局停止青海春天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的試點資格不會産生任何影響,“我們是青海省批准的”。而成都市食藥監部門對此回應稱,2月26日前生産的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如何處理,還需等待總局意見。

  冬蟲夏草不屬於食藥兩用物質

  早在2月4日時,國家食藥監總局就通過官網發佈了《關於冬蟲夏草類産品的消費提示》,其中稱,在對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産品的監測檢驗中發現,砷含量為4.4~9.9 mg/kg。冬蟲夏草屬中藥材,不屬於藥食兩用物質。專家稱,在保健食品國家安全標準中,砷限量值為1.0 mg/kg。而被檢測産品中,砷含量最高超標9倍,“長期食用冬蟲夏草、冬蟲夏草粉及純粉片等産品會造成砷過量攝入,並可能在人體內蓄積,存在較高風險。”

  西華大學生物工程學院車振明教授昨日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蟲草在傳統意義上是指冬蟲夏草,但是廣義上的蟲草有400多種。“國家食藥監總局關於停止冬蟲夏草用於保健食品試點工作的通知中提到的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指的應是以廣義上的、像蛹蟲草一樣的已被批准的食藥兩用的蟲草為原料加工生産的保健品,而非國家二級保護動植物冬蟲夏草。”車振明教授進一步提醒市民,“如果沒有遵照醫囑擅自服用真正的冬蟲夏草,會對身體器官造成極大影響。而部分蟲草雖然食藥兩用,但一旦挂了蟲草名字則一般價格不菲。提醒市民謹慎購買。”那麼如何判斷以蟲草為原料的産品是否為保健食品呢?這就需要看有沒有保健食品的專用標識。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