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7年04月27日 星期四

財經 > 能源 > 煤炭電力 > 正文

字號:  

多地頻出"禁煤令" 耗煤年減超億噸

  隨著京津冀地區簽署大氣治污責任狀,削減燃煤無疑成為地方政府頭上最大的“緊箍咒”,也被認為是治理大氣污染的關鍵所在。《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到,隨著大氣治污責任和考核細則的逐步明確,和福建出臺“禁煤令”相同,包括蘭州、北京等地都開始提出提高燃煤品質指標,禁燃低卡煤的要求。

  隨著煤炭能源結構開始逐步轉向天然氣等清潔能源,業內估算,耗煤量年減將超億噸,煤炭“黃金十年”恐難再現。

  “《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出臺之後,福建熱值在4500大卡煤炭庫存耗盡之後全部禁用,改燒5000大卡以上的。”福建某電廠採購人員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説。記者在採訪中獲悉,在《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下稱《計劃》)出臺後,整治大氣污染責任開始逐步下放到地方政府,和福建出臺“禁煤令”相同,包括蘭州、北京等地都開始提出提高燃煤品質指標,禁燃低卡煤的要求。

  “到2017年,全市燃煤總量比2012年削減1300萬噸,控制在1000萬噸以內,煤炭佔能源消費比重下降到10%以下,優質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90%以上。”北京市市長王安順日前表示。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市環保局12日會同北京市發改委、北京市質監局發佈《低硫散煤及製品》北京市地方標準,旨在重點降低北京市民用散煤污染排放率,通過嚴格設定煤炭含硫量等指標,從源頭上減少燃煤污染排放。

  記者了解到,煤炭作為我國工業生産、發電和供暖的主要能源,在我國能源消耗中佔比最大,但和天然氣、風能等清潔能源相比,燃煤會産生顆粒物(即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等污染物,其中苯烯物和燃煤形成過程中的重金屬,對人體危害突出,也被認為是大氣污染治理的關鍵所在。

  “以北京市為例,全北京市的二氧化硫排放幾乎全部來自於燃煤,燃煤氮氧化物排放率約佔全市20%,PM2.5排放率佔全市16.7%。”北京市環保局大氣處副處長劉煒表示。根據《北京市2013-2017年清潔空氣行動計劃》,到2017年,全市燃煤總量比2012年削減1300萬噸,控制在1000萬噸以內。目前,北京市燃煤總量為2300萬噸,僅佔京津冀燃煤總量的約7%。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禁燃低卡煤緩解燃煤污染外,近日環保部、發改委、能源局等聯合發佈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落實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細則》,要求全面淘汰燃煤小鍋爐,並且規定了減少8000萬噸燃煤消耗的硬指標,北京、天津、河北等省市紛紛宣佈要淘汰燃煤發電,改用清潔能源天然氣,其他省市最近也提出了類似要求。據業內人士透露,最近國家能源局和國家發改委運作局就今年冬季然氣供應問題召開數次會議,正是在協調各個省市為了完成削減燃煤指標後“突增”的天然氣供應需求。

  “這次問責力度很大,除了總量控制要考核以外,燃煤削減、環境準入、淘汰落後等方面都要單獨進行考核,一旦完不成負責人會被‘一票否決’,因此各個地方政府壓力很大,這是我們的重點工作之一。”河北省一位政府官員對《經濟參考報》記者坦言。

  衝擊 煤炭消費每年削減超億噸

  《計劃》明確規定,到2017年,煤炭佔能源消費總量比重降到65%以下,而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則力爭實現煤炭消費總量負增長。

  “2012年我國煤炭佔能源消費總量比重約為66.5%,這意味著未來幾年煤炭消費比重將減少1.5個百分點,粗略估計相當於標煤4000萬噸以上,而且還有煤炭消費增速的減緩,這本來就是更大的風險。” 中煤遠大行業分析師張志斌向記者表示。

  中信證券預估,中短期煤炭需求增速天花板或在5%,預計未來五年平均每年煤炭消費比重將減少1%,需求增速每年將放緩1.5%。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三大區域煤炭消費量佔全國25%左右,若按照計劃這三大區域煤炭消費進入負增長,每年將減少5000萬噸以上的煤炭消費量。

  而且,政策提出嚴控高耗能、高污染行業新增産能,提前一年完成鋼鐵、水泥等重點行業“十二五”落後産能淘汰任務。根據中信證券測算,預計每年影響原煤消費6000萬噸左右,約佔每年需求增量的1/3。隨著今後淘汰落後産能的目標逐年加碼,至2015年末,預計每年將減少約8500萬噸的原煤需求。

  “從去年開始煤價就不斷下跌,今年日子是越來越不好過,越生産越虧損,企業都在壓産量,要麼直接關停,好多在建的新項目也被迫停了投資。”張駿業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他所在的河南某煤炭企業之前停工一個多月,近期剛復工,雖然市場有些許好轉,但在愈來愈嚴的環保要求下,煤炭黃金十年恐難以再現了。

  “這次環保風暴對於整個行業中長期基本面整體是負面影響,隨著後期政策目標在地方的細化和落實,這種影響會逐漸顯現出來。”張志斌也認為,未來幾年內,我國經濟都是“穩增長、調結構”的宏觀發展思路,所以煤價難有大漲,如果産能壓縮順利,煤價維持現價。

  調整 減煤或引發能源結構巨變

  “實際上國家能源結構調整的大思路一直沒有改變,限制煤炭消費、加強煤炭清潔利用等政策之前就有,這次是以環保為抓手,把過去的政策重新系統化,上升到戰略的高度,而且對核電、生物質發電等清潔能源的利用提出了更明確的政策。”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長助理高世憲表示。

  按照國務院計劃,作為對煤炭消費削減的補充,清潔能源的替代利用將加速進行,而這無疑將引發國家能源供需格局出現重大變化。主要表現在,東部省份將被嚴控煤炭消費,燃煤電廠佈局將向西部轉移;天然氣戰略地位將進一步提升,處於示範階段的煤制天然氣産業將規模化發展;一直被暫緩的核電將大幅提速,非化石能源比重大幅增加。

  這些都正以項目的形式在落實。據國家能源局介紹,圍繞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3個重點區域大氣污染防治對能源保障的要求,細化落實到增供外來電力、天然氣供應、提前供應國V油品、核電項目以及可再生能源等5類127個重大項目。

  其中,加大天然氣、煤制天然氣、煤層氣供應將是重中之重。此前,為防止煤制天然氣等煤化工項目産能過剩,發改委連發多份文件,上收煤化工審批權,並設置嚴格項目準入制度。而這一政策閥門在今年得以開啟,近期內蒙、新疆等地多個煤制天然氣項目獲得發改委“路條”,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獲准開展前期工作的項目有16個。

  據了解,煤制天然氣原料煤成本佔40%以上,煤價高低決定煤化工效益。現階段,國內煤價同比下降100元/噸左右,發改委上調天然氣價格,煤制天然氣的經濟性開始顯現出來。“與現有的遠距離輸氣相比,煤制天然氣成本要低一些,據測算煤制天然氣坑口價在1.3元/立方米,而價格最低也在2元/立方米以上。”張志斌稱。

  民生證券研究報告認為,在治理大氣污染的壓力下,發展現代煤化工儘管不是降低污染的最佳選擇,但卻是最現實的選擇,煤制天然氣規模産業化可期。張志斌對此持相同的觀點,不過他指出,短時期內天然氣還是最主要的清潔替代能源。

  為了保障天然氣供應,中國繼續加大天然氣進口。長期以來,中亞天然氣是中國最大的進口氣源。今年9月,中國和土庫曼簽署年增供25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購銷等協議,預計到2020年,土庫曼每年向中國出口天然氣總量可達650億立方米。

  就在同一月,中石油還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簽署通過東線管道向中國供應天然氣的框架協議,並與俄羅斯諾瓦泰克公司簽署液化天然氣股權合作協議。

  此外,到2017年,中國運作核電機組裝機容量達到5000萬千瓦,而截至2012年底,中國運作中的核電機組裝機容量僅為1362萬千瓦。到2017年,中國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提高到13%,這一數字在2012年為9.1%。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