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1年12月09日 星期四
更多企業家

迎接協作辦公新時代

完整版

熱愛與情懷讓我選擇了金山.

重寫代碼 涅槃重生

扭轉前有微軟後有盜版局面

科創板上市讓創新更有底氣

刻在骨子裏的技術立業

專訪金山辦公CEO章慶元:全力迎接“協作辦公”新時代

2021-01-07    中國網財經《中國力量》 記者/李春暉

  WPS是金山的“長子”,如今已三十多歲。三十年不算長,但在快速更新換代的科技行業實屬罕見,與它同時代誕生的許多國産軟體早已淹沒在歷史洪流中。

 

  經久不衰的秘訣,在於把握時代脈搏,不斷重塑自我。正如它耗時三年重寫代碼,在國際巨頭和盜版軟體的夾擊中,謀得一線生機;又如它緊抓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契機,搶先佈局移動版,實現了對國際巨頭的“彎道超車”。

 

  每個時代都有劃時代的産品。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之下,雲辦公、協作辦公的時代漸行漸近。WPS能否抓住這次機遇?本期《中國力量》專訪了金山辦公CEO章慶元。

 

  金山的“長子”

 

  在金山旗下一系列産品中,WPS是特殊的存在。

 

  它是金山的“長子”,是公司成立後第一款産品。1988年-1989年間,金山創始人、被稱為“中國第一程式員”的求伯君,在一台386電腦上,一行一行親手敲出了它的10萬行代碼。

 

  它“出道即巔峰”,在上世紀90年代初風靡全國打字市場,WPS的使用教程出現在各地大小書店和打字培訓機構的課堂上。

 

  它是一代人關於電腦的集體回憶。“我上大學的時候,靠幫老師打字來換取上機時間,每天用得最多的軟體就是WPS。”章慶元回憶道。

 

  那時候的金山聚集了國內頂尖的程式高手,是許多編程愛好者的憧憬之地。章慶元在2000年加入金山,他對入職時的心情記憶猶新。“很多我一直崇拜的大神級人物,突然有一天,成了我的同事,當時覺得非常激動、非常興奮。”

 

  “我是70年代的人,我們這代人多多少少都會有民族情懷。”章慶元稱,“我們想做一款能夠和世界級軟體公司同臺競技的好産品,這是我們一直追求的目標。”

 

  承載著他們這種理想和情懷的就是WPS Office。

 

  但是這條路並不好走。

 

  重寫代碼,絕處逢生

 

  隨著跨國軟體巨頭進入中國市場,和很多國産軟體一樣,WPS也陷入了一段艱難時期,被稱為“前有微軟、後有盜版”。

 

  “我記得2000年的時候,有行業媒體做了一次國內市場調研,微軟office大約佔了99%的市場份額,WPS可能只佔百分之零點幾。”章慶元回憶。

 

  “用戶已經用微軟Office做了很多文檔,而兩個軟體的設計理念是不一樣的。這就導致用微軟Office做的文檔,換成WPS時打不開,或是出現跑版、數據丟失等各種問題;用WPS做的文檔換成微軟Office時也打不開。”章慶元稱,“那這個問題就嚴重了。”

 

  辦公軟體的推廣依賴於用戶使用習慣。而作為當時市場的“非主流”,不能相容微軟Office文檔,意味著WPS面臨著被用戶拋棄的命運。

 

  那幾年堪稱WPS的至暗時刻。“01年、02年幾乎是WPS業務最糟糕的時候。”章慶元回憶。

 

  為了絕地求生,金山在“掌舵者”雷軍的帶領下,于2002年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重寫WPS全部代碼,使其實現與微軟Office相容。

 

  這是一個浩大而前途未卜的工程。當時WPS全部500萬行代碼都要重新編寫,金山投入了整個公司一半的研發人員在這個項目,近百人的團隊。但是與微軟Office幾千人的開發團隊和龐大的資金優勢相比,是如此弱小。

 

  作為這個項目開發團隊的負責人,章慶元直言當時“壓力巨大”。“那時候WPS事業部幾乎沒有收入,整個金山是靠遊戲和殺毒軟體來支撐營收。沒有收入,卻投入了金山一半的研發力量。”

 

  這場漫長的研發耗時三年,被外界稱為“三年長征”。三年中,網際網路行業你方唱罷我登場,網遊、電商等高速崛起,熱鬧非凡。看著兄弟部門發豪車做年終獎,WPS研發團隊卻只能在無人問津中忍耐寂寞、埋頭苦幹。期間也有人陸續離開,近百人的團隊到最後只剩二三十人。

 

  “這也能看出金山不是那種一味逐利的公司,不然也不會拿出一半研發力量去做一個當時在商業上完全看不到未來的産品。去做個遊戲不好嗎?做個電商不好嗎?”章慶元稱,“但是我覺得整個金山都還是一個比較有社會責任感、有情懷的公司。所以那個時候我們堅持做下來了。”

 

  終歸是時光不負努力,一切付出皆有所獲。2005年9月,WPS2005正式發佈。這版WPS擁有完全自主智慧財産權,從操縱界面、文檔格式、使用習慣、二次開發介面等多方面,都實現了對微軟Office的深度相容,用戶完全可以直接上手。

 

  同時金山宣佈WPS 2005個人版免費,這使其在之後三個月中收穫了3800萬下載量。

 

  “WPS 2005對我們來説,它的這種用戶認可、用戶量,其實比收入更重要。這也為WPS之後的商業模式奠定了基礎。”

 

  後來金山在內部總結時,一致認為2005版是WPS“重生的起點”。“2005版的成功,第一是讓WPS活下來了,第二就是讓WPS從一個傳統的辦公軟體變成了一個網際網路的産品。”章慶元稱,“從那以後WPS開始走兩條路,一條是傳統的To B模式,還有一條就是今天佔我們收入大頭的會員增值業務。”

 

  至今WPS一直延續著“個人版免費+付費增值服務”的商業模式。2019年WPS累積付費個人會員數達到1202萬,同比增長超過104%。

 

  這三年“長征”也讓WPS收穫了一支能打勝仗的鐵軍。“那幾年對我們整個團隊的歷練是非常大的。”章慶元稱,“雖然有一些人中途離開了,但還是有很多人懷著最初的夢想,希望把這個産品做好,堅持留下來。現在WPS很多核心骨幹、核心高管,都是那個時候留下來的人。”

 

  受益於改革,成長於時代

 

  曾有媒體問章慶元:“如果有一天微軟Office也免費的話,你們怎麼辦?”

 

  他這樣回答:“在當年盜版環伺的年代,我們一直是跟免費的(盜版)微軟Office對抗。盜版肆虐,讓WPS從一開局就處於地獄難度。”

 

  轉捩點出現在2000年。當年6月份,國務院印發了《關於鼓勵軟體産業和積體電路産業發展的若干政策》,規定任何單位在其電腦系統中不得使用未經授權許可的軟體産品。

 

  此後國家持續加強智慧財産權保護,WPS才有了得以生存和發展的空間。

 

  “你會發現中國今天的智慧財産權保護已經相當好了。”章慶元稱,“盜版問題在國家層面的努力下,逐漸得到解決。”

 

  有句話叫“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將企業的成功,歸因于踏準了時代的機遇和節拍。

 

  章慶元認為,WPS的成長得益於中國經濟改革發展的大環境。

 

  “以前中國網民習慣了使用盜版的免費軟體,直到國家加強智慧財産權保護,軟體市場才得以誕生。”章慶元稱,“政府不只給政策,還帶頭買正版軟體。”

 

  2001年國家首次推動政府機關軟體正版化。當年,北京市政府採購了11143 套 WPS,這是WPS打響的政府採購“第一槍”。此後WPS勢如破竹,在電力、鋼鐵、金融、能源等國家重點和骨幹行業辦公軟體應用中持續領跑。

 

  近十多年來,中國縮小了與領先國家間的資訊技術差距,並在移動網際網路領域形成明顯優勢,在智慧手機、行動通訊網路和移動應用服務方面,都處於全球領先行列。

 

  “中國在移動網際網路上的領先,讓WPS也搭上了紅利。”章慶元稱。

 

  WPS在微軟Office之前,搶先推出移動版。如今WPS在國內已經佔據移動端90%以上市場份額,對微軟Office實現了“彎道超車”。

 

  此外,中國手機遠銷海外讓WPS在開拓海外市場時“借了東風”。“我們會以預裝軟體的形式,跟著中國手機一起‘出海’。”

 

  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彎道超車”

 

  WPS在微軟Office的強壓之下苦苦支撐了數年,直到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到來,才打了一場翻身仗。

 

  這場勝利還要感謝國際巨頭的“傲慢”。“不是我們做得好,是微軟當時做得不好。”章慶元稱。

 

  當全球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呼嘯而來的時候,大洋彼岸的鮑爾默(微軟前CEO)仍執著于“Windows-first”。“所以他就給了我們好多年時間,此外他們對移動辦公的理解跟我們完全不一樣。”

 

  2011年,WPS發佈了安卓版,2013年發佈了iOS版本。而微軟2013年才發佈iOS版Office,安卓版更是推遲到了2015年6月。

 

  這個時間差,使WPS迅速搶佔市場,在移動端實現了逆襲。如今WPS在國內已經佔據移動端90%以上市場份額和PC端“半壁江山”;全球擁有活躍用戶4.5億,其中有1億多活躍用戶在海外。

 

  “在軟體時代,美國遠遠領先中國。但是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我相信所有去過美國的IT圈人士都會有個共識,美國的移動網際網路至少落後中國五、六年。WPS有幸處於中國這個移動網際網路氛圍濃重的環境中,使我們做移動版時的思路不同於美國的一些公司。”章慶元表示,“在 Windows時代,我們跟微軟Office對抗的時候其實很辛苦,因為人家是標準的制定者,在品牌上碾壓我們。但是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特別在中國,我覺得好像反過來了。”

 

  在移動網際網路時代,“前有微軟”似乎已經不再是WPS的困擾。“我們已經沒有把微軟當成競爭對手去看待了,只是覺得他們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同行。”章慶元稱。

 

  “WPS在移動端已經遙遙領先。現在我們最關心的是,當未來用戶出現新的需求、辦公軟體進入新的時代,我們如何做到不掉隊,不被這個時代給淘汰。”

 

  “我們更多的盯著自己,怎麼能夠持續超越自己,一步步朝前走。”

 

  科創板上市,使研發創新更有底氣

 

  2019年,以WPS為核心資産的金山辦公,從集團公司金山軟體中分拆出來,在科創板獨立上市。這是WPS發展歷程的又一個里程碑。

 

  當年11月18日是金山辦公在科創板的首個交易日,發行價為45.86元,而開盤價達到140元,較發行價上漲205%。截至收盤,金山辦公漲幅175.5%,報價126.35元,市值582.5億。

 

  如今金山辦公市值已經超過2000億。這是資本市場對其發展前景的認可。

 

  “科創板上市,是對WPS過去31年發展歷程的總結和考試。市場認可了,説明我們過去30多年做的事情是有價值的。”章慶元稱。

 

  有了資本市場的強力支撐,金山辦公未來的發展又增添了更多可能性。作為一家“技術立業”的公司,章慶元首先談到的就是研發投入。

 

  “大家都知道微軟Office在全球收入大概是200億美元,所以它的研發投入,隨便投個10%,一年就有20億美元的研發投入,這是一個很誇張的數字。”他表示,“而像我們這種十來億的收入規模,是沒有辦法去做特別大的研發投入的。”

 

  “但是上市可以幫我們在一定程度上解決這個問題。”章慶元稱,“上市之後,相對來説我們在一些創新性項目上,包括對原有産品的改進上,膽子就會大很多。”

 

  “家裏有點余糧,心裏就不怕了。”他笑稱,“否則天天擔心,我今天招人(研發人員)招太多了,明天會不會有問題。”

 

  金山辦公的研發大本營在珠海,但是珠海的高校相對較少,人才資源並不充裕。“所以上市以後我們做了個決定,在武漢新建一個規模更大的研發中心,未來幾年在武漢可能會投入幾千個研發人員。”章慶元介紹,“如果不上市,這件事情我們可能就不會去做了。”

 

  “技術立業是金山的核心文化,是刻在金山骨子裏的東西。”章慶元稱。科創板上市,將助力金山辦公在“技術立業”的道路上行穩致遠。

 

  “協作辦公”新時代到來

 

  如果要給剛剛過去的2020年找一個關鍵詞,那必然是“疫情”。這一貫穿全年的全球最大“黑天鵝”,不僅改變了國際經濟大勢,還在微觀層面作用於眾多細分行業:有的加速頹敗,有的卻迸發新需求。

 

  在辦公軟體領域,雲辦公、協作辦公等新需求暴漲,正是疫情之下的意外所得。

 

  “其實我們早在09年就開始嘗試做協作辦公産品,但是我們發現用戶根本就不買賬,用戶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用來幹什麼。因為在辦公軟體領域,用戶的使用習慣非常重要,他已經習慣了用某個産品解決問題,你讓他換一個,這種切換是蠻難的。”

 

  然而誰都沒料到,疫情這個突發事件使情況峰迴路轉。

 

  “我記得是在春節之前,農曆臘月二十八、二十九。那幾天,我們突然發現多人協作編輯的線上文檔——金山文檔的用戶開始暴漲,伺服器直接就報警了。大概15天用戶數就漲了一個億,這是一個很誇張的增長。”章慶元回憶。

 

  “疫情這件事情,逼著所有人去使用了像金山文檔這樣的協作辦公産品,因為它能解決當時這個環境下面的很多問題。”章慶元稱。防疫需求之下,高頻次的填報體溫、行程報備等等資訊收集,如果通過傳統辦公軟體,那工作量是不可想像的。

 

  “我們中國用戶的學習能力、適應能力非常強。他們在疫情期間體驗過(協作辦公)之後,就會想在日常工作中也可以這麼去用。”章慶元稱。

 

  金山辦公做過相關的市場調研,疫情期間用戶使用金山文檔時主要用於收集健康狀況、行程資訊,全面復工復産之後,他們就用來登記庫存、打卡、報名、排項目進度表等等。這使得疫情之後,金山辦公的用戶仍然保持了相當高的留存率和活躍度。

 

  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原本需要長時間投入的用戶推廣和培育工作迅速完成,也催生了越來越多協作辦公應用場景。辦公軟體的“協作”時代,提前到來。

 

  “用戶已經接受、理解了協作辦公。我覺得未來幾年會是協作辦公井噴式發展時期。”章慶元表示。

 

  對此,金山辦公迅速進行戰略調整,全力迎接“協作辦公”時代到來。2020年12月1日,金山辦公在北京舉辦WPS“CHAO”辦公大會,宣佈將2018年推出的“多屏、雲、AI和內容”四大産品戰略,調整為新的産品戰略——“協作”,併發布了包括金山表單、金山會議、金山日曆、金山待辦和FlexPaper在內的五款協作新産品。金山辦公將把三分之一的研發力量投入到協作戰略。

 

  章慶元在辦公大會上表示,未來協作戰略將成為金山辦公在傳統政企頭部市場之外,撬動千萬級中小微企業辦公市場的關鍵。

 

  “這幾年我們用戶的辦公環境在發生變化,我希望我們的産品矩陣能夠跟上這種變化,這是我們的短期目標。”章慶元對中國網財經表示。

 

  而金山辦公的長遠目標一直只有一個。“我們希望做一個社會尊重、用戶喜歡的公司。”章慶元稱,“這個目標從金山創立第一天到今天,從來沒有變過。”


出品人:張世福

製片人:陳曉芬

監  制:楊  威

策  劃:李春暉  暢帥帥

編  導:劉津池

攝  像:劉津池  朱赫

設計製作:崔志梅  楊雪   暢帥帥


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