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益華:《中國佛性論》翻譯工作很“燒腦”

2019-08-23 | 文/王蕾 | 來自:鳳凰華人佛教  分享:

2019年8月10日至12日,《中國佛性論》翻譯暨在海外出版學術研討會在南京大學中華文化研究院召開。研討會期間,記者對話了參與《中國佛性論》翻譯工作的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崔益華。崔益華表示,《中國佛性論》學術性、思想性、文筆性都很強,且涉及到古文、引文眾多,“佛性”在佛教當中就很難理解,想要用英語表述出來,就更加難。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副教授崔益華(圖片來源:鳳凰網佛教 攝影:王蕾)

問:《中國佛性論》的翻譯工作跟您之前的翻譯工作有何不同?

崔益華:早年,我曾翻譯過《瀕死經驗》,那是從英文譯成中文。去年參加了凈因大和尚組織的一個夏令營,參與翻譯《六祖壇經》。《六祖壇經》裏面有很多偈子,這些偈子是非常難翻的。相對《六祖壇經》的翻譯工作,這次翻譯《中國佛性論》更難。

我在《中國佛性論》翻譯工作中負責校對。《中國佛性論》學術性、思想性、文筆性都很強,且涉及到古文、引文眾多。在校對的時候,其實也需要自己從頭理解,理解了之後,才能去校對。“佛性”在佛教當中就很難理解,想要用英語表述出來,就更加難,這個過程是很“燒腦”的。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英國倫敦大學教授:中國漢語系佛教經典翻譯潛力巨大

下一篇:中佛協普法副會長率團赴斯里蘭卡參加佛牙節慶祝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