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絕戀咏千年——歌劇《莫高窟》中的美學呈現

2019-08-20 | 文/連哲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有這樣一部歌劇,在北京首演時,座無虛席。國家一級指揮彭家鵬表示:它以民族管弦樂的形式呈現,融合不同的藝術形式,産生的效果非常震撼。

它就是歌劇《莫高窟》。

untitled.png

歌劇《莫高窟》海報

該劇講述了第220窟翟家窟畫匠李工和石窟供養人粟特姑娘翟蜜兒的悲劇愛情故事。在交代前因後果上編劇並未耗費過多筆墨,而是通過“大漠一曲舞胡旋、妙筆生花繪伽藍、鐵馬金戈猶泣血、敦煌絕戀咏千年”的四幕呈現,突出整部作品的內涵,以小見大。從局部看整體,從小人物身上真實反映出那個時代迷人的風采和當今時代的飛速發展。通過李工與蜜兒相愛卻不能相守,最終陰陽兩隔的悲劇愛情,描繪出一副豐富多彩、跌宕起伏的西域絲綢之路的生活畫卷以及體現出國家安定與人民幸福的必然聯繫,宣揚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旋律。

untitled.png

第一幕

大漠一曲舞胡旋

untitled.png

第二幕

妙筆生花繪伽藍

untitled.png

第三幕

鐵馬金戈猶泣血

untitled.png

第四幕

敦煌絕戀咏千年

|設計藝術美

美的産生根源於對客觀世界、社會和自然的審美體驗,這同樣適用於藝術創作。河西走廊的地域特色是該劇藝術美産生的重要基礎。劇中的人物、場景都具有明顯的地域識別特徵。服裝設計在款式上根據河西走廊地區人們的寬鬆長袍束以腰帶的特色為主,加入褶皺效果,顏色上以整體的黃灰色為主色,靈感取材于唐代唐三彩的色調。舞臺背景設計包括道具大都以灰色調為主,將這種特徵融入歌劇創作中,歷史美感也隨即産生,突出唐代的歷史特徵、地域特徵、審美特徵。除此之外,該劇的創作也離不開一定的社會環境,由於唐朝十分重視對外交流,通過絲綢之路,西域的絲綢、香料、顏料和寶石等得以銷往唐朝,唐朝的文化也得以傳到西域。該劇第一幕混聲合唱《胡豆》中強烈的體現出當年繁榮的絲路,敦煌各民族商賈雲集,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untitled.png

舞臺背景設計

untitled.png

服裝設計

|音樂藝術美

中央音樂學院作曲教授劉長遠指出:該劇首次創造出全新的宣敘調音樂形式,通過古為今用、中西合璧的藝術理念,將義大利歌劇唱法和中國的民族唱法巧妙結合,採用中國特色民族樂器及民族管弦樂團全程伴奏,把中國戲曲特有的“緊拉慢唱”演唱形式、豐富多彩的節奏與和聲變化在歌劇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untitled.png

中央民族廣播樂團演出現場

歌劇是西方的藝術,在進入中國之後,融入中華民族的音樂形式,在既具有民族音樂風格,又不失西洋“美聲唱法”的美學原則下,加以特色化表現、以海納百川的胸懷和格局,讓世界看到中國對世界藝術舞臺的偉大貢獻和智慧之光。

該劇的音樂表達上不僅借鑒了西域少數民族的旋律和曲調,同時也引用了大唐漢族的五聲音階。對李工為代表的漢人角色採用以五聲音階為主體的調式,在劇情需要時自由轉向七聲調式。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在歌唱古典詩詞的片段時保持純正五聲性味道。例如李工和蜜兒《驚世艷俗》中的前半部分,歌詞來自唐代詩人張銳的七言詩《雜:曲歌辭.踏歌詞》,這裡絕對是純凈的五聲調式,與詩詞相妥帖。在李工涉及西域文化的唱段中,作曲家又將調式擴充為七聲,便於各種調式的頻繁轉換。如第二幕的唱段《你説西域有龜茲》,調式幾乎完全轉向和聲小調,並輔以微妙的離調,將李工心目中的龜茲樂舞呈現出來,突出中國特色。

untitled.png

男主李工與女主翟蜜兒

untitled.png

翟蜜兒與父親翟豪

untitled.png

翟蜜兒與其他三位畫工

untitled.png

翟豪與尚結讚王爺

|文化信仰美

河西走廊地區溝通了歐亞非三大洲,它不僅是來往貨物的轉机站,更是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的傳遞站。正因此,佛教沿著古絲綢之路傳到了河西走廊,傳到了中國。全劇無一不貫穿著這種文化信仰美,它是這部歌劇的靈魂所在。

佛教文化信仰中有激情與理性的統一,在佛教中,“信”是指身心如一、內外一致的崇奉、相信。在劇中,翟家世代虔誠信仰佛教,自己出資建造作為家窟的莫高窟第220窟。洞窟東、南、北壁分別繪製維摩詰經變、西方凈土變和藥師經變畫。蜜兒為李工能早日畫心中的出天國歌舞,孤身前往龜茲學習胡旋舞,蜜兒父親在女兒歸來時高興地唱出:“佛祖保祐,我女兒平安歸來...佛法無邊,用壁畫讚美佛祖榮耀,普度眾生,求佛祖保祐家族興旺。”信仰作為一種追求,是一種精神與感情世界的活動,很難用有形的、有價的物質去比較,作為佛法中的正信,強調真實、功德、作用等。所以,佛教中的信仰雖然強調信仰的激情,但是非常重視信仰的理性。

untitled.png

翟豪祈求佛祖保祐

佛教文化的信仰力量,信仰貫穿了佛法修學的始終,也貫穿了信仰者的一生。劇中第三幕李工在日夜思想蜜兒,唱詞中“活著就是孤獨痛苦,死了才能擺脫淒涼”,蜜兒臨終前她唱到:“看那,我看到了佛光,它在召喚我,美麗的佛光。”李工抱著死去的蜜兒,石窟的壁畫也隨著蜜兒的死慢慢的剝落升向了遠方,仿佛石窟壁畫隨著蜜兒的靈魂一起升入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在聚光燈下,佛光普照,整個舞臺被無數光線射向遠方。

untitled.png

石窟壁畫開始剝落

untitled.png

聚光燈下,佛光普照

原創歌劇《莫高窟》運用了多媒體互動式舞臺設計,還原了唐代歷史場景和風土人情,特色的音樂線條以卓越的表現力和藝術感染力向觀眾們展現了中國歷史和文化的豐富內涵,讓觀眾們身臨其境感受到數千年大美敦煌與盪氣迴腸的莫高窟之戀。

資料來源:石一冰《一曲胡旋向長安——原創歌劇<莫高窟>》、楊坤《原創歌劇<莫高窟>的美學價值研究》、張翔《論民族歌劇<敦煌之戀>女主角——蜜兒的角色分析》、《佛教信仰的四大特點》、《淺談宗教藝術》、央視影音

圖片來源: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北京文化藝術基金會、北京草原戀青年合唱團、北京天橋劇場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微·展覽|和合共生——臨漳鄴城佛造像展

下一篇:素食足以慰風塵,明心見性知霧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