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和合共生——臨漳鄴城佛造像展

2019-08-20 | 文/高青卓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untitled.png

彌勒七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8月6日至10月6日,“和合共生——臨漳鄴城佛造像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本次展覽主要展示了2012年河北臨漳鄴城北吳莊佛造像埋藏坑出土的佛像精品,多為漢白玉材質,保留有貼金、彩繪,時代跨越北魏、東魏、北齊和唐代,以東魏、北齊兩朝最多。這批造像工藝精湛、造型精美、題材豐富,以透雕的龍樹背屏式造像最具地方特色。

展覽分為「鄴城概貌」、「玉石梵像」、「鄴都樣式」和「佛韻至美」四個部分,共選取了171件展品,其中佛造像131件,是2012年鄴城北吳莊佛造像埋藏坑發掘、修復成果的首次系統性展示。

|鄴城概貌

鄴城遺址位於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西南約20公里處,主要由南、北毗連的鄴北城和鄴南城組成。東魏北齊時期,伴隨都城境域的擴大,鄴南城週邊還形成了闊達100平方公里的外郭區。這裡西憑太行,傍臨漳水,地處晉冀魯豫四省交界,是華北平原貫穿南北、連接東西的交通要衝,具有優越的地理位置。史載春秋時期齊桓公在此築城,始稱為鄴。三國曹魏時築鄴北城為王都,十六國時期的後趙、冉魏、前燕先後定都於此,北朝晚期的東魏和北齊在北城南側新建鄴南城。自西元3世紀起,鄴城一度成為北方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前後長達370餘年。

鄴城興衰表

西元204年,曹操開始營建鄴北城,初為魏國王都,曹丕代漢遷都洛陽後以為五都之一。

西元335年,十六國之後趙自襄國遷都鄴城(鄴北城)。

西元350年,十六國之冉魏定都鄴城(鄴北城)。

西元357年,十六國之前燕遷都鄴城(鄴北城)。

西元534年,北魏分裂為東、西魏,東魏遷都鄴城,並於次年新建鄴南城。

西元550年,北齊禪替東魏,仍定都于鄴城(鄴南城)。

西元577年,北周滅北齊,撤毀鄴城宮室及寺院。

西元580年,楊堅毀廢鄴城。

untitled.png
坐佛五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此像為一佛二弟子二菩薩背屏式造像,是北齊時期鄴城地區佛教造像的代表作,龍樹背屏形式和造像背面的思惟菩薩坐像表現了當地高超的雕刻技藝。正面中間坐佛肉髻扁圓,雙目低垂,身穿覆肩袈裟,袈裟覆搭于腿和臺座上,身後背光飾火焰紋與忍冬紋。脅侍弟子雙手合十、脅侍菩薩手中持物,分別站立於龍口吐出的蓮臺上。背屏是由兩樹的樹冠互相纏繞構成的半圓形,樹葉間有鏤孔透雕。背屏中上部雕刻對稱的三身飛天,頂部雕舍利塔。造像背面中間透雕思惟菩薩坐像,兩側為站立的螺髻菩薩,背屏上樹葉層層疊疊。臺座正面雕香爐、弟子與雙獅,兩側及後面雕刻伎樂神像。

untitled.png
弟子立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弟子身披紅色袈裟,手持蓮蕾,站立於蓮花座上,圓形頭光的內圈飾蓮瓣、外圈飾蓮紋。弟子的面部、手、足雕刻得圓潤細膩,突顯北齊造像柔美圓潤的特色。

|第一單元 玉石梵像

西元五、六世紀,隨著佛教影響逐步擴大,北方地區立塔造像蔚然成風,外來佛教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開啟了融合發展的歷程,成就了輝煌的北朝佛教藝術。鄴城附近盛産適於雕刻的石料,工匠們就地取材,運用傳統石雕技術,經過雕鏤瑩飾等加工藝術,表現外來佛教造像題材,塑造出具有華彩神韻的鄴城特色佛教造像。同時,各階層民眾在參與佛教造像的過程中,以文字銘刻于造像之上,演繹出中國化的造像題記,豐富了造像的歷史價值。

untitled.png
彌勒七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彌勒菩薩倚坐于圓形臺座上,兩童子分別呈手托足狀。弟子、螺髻菩薩、脅侍菩薩分立於兩側蓮座上,蓮座下有臥龍。背屏正面中上部刻有飛天捧繩,頂部中間為坐佛;背面中心雕刻盛開的蓮花,樹榦處雕刻供養人立像。長方形基座正面中間雕刻童子承托香爐,兩側分別為弟子、臥獅和力士,背面中心雕刻佛坐像,兩側為神王坐像。此像是鄴城地區佛教造像的巔峰之作,鏤刻層次清晰。


untitled.png
弄女等造彌勒像
東魏 武定五年(54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彌勒菩薩雙手分結手印,交腳而坐,脅侍菩薩手中持物站于兩側蓮臺上。舟形背屏邊緣雕刻三身對稱飛天,頂部雕刻佛塔。方形基座正面雕刻童子托香爐、弟子、供養人與力士,左右兩側面雕刻四身神王像,背面雕刻象神王、珠神王及造像題記。背屏背面雕刻“白馬舐足”場景,其中太子半跏趺坐于筌蹄上,身姿右傾,作思惟狀。前方的白馬曲腿引頸吻向太子左足,僕人侍立於一側。根據題記內容可知,此像主尊為彌勒。彌勒具有兩重身份,一是現今在兜率天説法的彌勒菩薩,一是將來下生人間的彌勒佛,表現在造像上就是菩薩和佛兩種造型,此像為彌勒菩薩造型。南北朝時期彌勒信仰在上層社會和民間廣為流傳,彌勒造像成為主要題材之一。

untitled.png

菩薩坐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菩薩頸佩珠狀項飾,身前飾瓔珞,肩臂搭披帛,下穿翻腰長裙,結跏趺坐于圓形座上。造像具有較強的玉質感,瓔珞、衣褶雕刻精細。

|第二單元 鄴都樣式

伴隨著佛教本土化的進程,中國古代佛教造像的樣式處於不斷發展和嬗變之中。鄴城佛教造像緊跟佛教造像藝術本土化的腳步,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因政治、文化、社會風俗等因素的影響而呈現出不同的風格。中國佛教造像的“褒衣博帶”“秀骨清像”“曹衣出水”等代表性特徵都曾在這裡呈現,還出現了具有典型地域特色的“龍樹背屏”造像,展示出多元文化交融下鄴城佛教造像藝術的魅力。

untitled.png
王元景造彌勒像
東魏 武定四年(546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此像為一佛二弟子二菩薩背屏式造像,中央主尊為高肉髻,身穿褒衣博帶式袈裟,主尊蓮座兩側形成龍吐嘉蓮形式。背屏中心雕刻纏枝紋圓形頭光,邊緣有三身對稱飛天,頂部中心為佛塔。背面刻有“白馬舐足”場景,其中太子半跏趺坐于樹下,侍從掩面、流露出不捨之情,白馬引頸舐足。“白馬舐足”最早出現在東吳支謙所譯的《太子瑞應本起經》,描繪了太子出城後,“即脫寶冠及著身衣,悉付車匿。於是白馬,屈膝舐足,淚如連珠。”鄴城地區東魏造像的背屏、臺座等處雕刻有“白馬舐足”的場景,有太子思惟成佛、白馬禮拜佛陀之意。

untitled.png
坐佛七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主尊跏趺坐于束腰蓮臺上,身穿袒右肩式袈裟,袈裟輕薄貼體。兩側蓮臺上分別站立著弟子、螺髻菩薩、脅侍菩薩,神態沉靜。背屏呈透雕雙樹形,其上有飛天捧繩和雙龍托佛塔。

untitled.png
立佛七尊像
東魏 天平四年(53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此像為背屏式造像,七尊分別為佛、二弟子、二螺髻菩薩和二脅侍菩薩。主尊佛像面型圓潤,身披覆右肩袈裟,袈裟衣紋層疊規整,改變了北魏時期佛像“秀骨清像”與“褒衣博帶”的形象,代表了新的造像模式。兩側脅侍中出現了身著袈裟、發髻盤繞猶如螺狀的菩薩立像,有的認為這是緣覺菩薩,有的認為這是螺髻梵王的形象。

untitled.png
法敬造菩薩像
東魏 天平四年(53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菩薩頭戴寶冠,披穿璧式帛帶,右手上舉握蓮蕾,左手下垂持玉環,跣足站立於蓮臺上。舟形背屏邊緣雕刻火焰紋與坐佛,頂部中心雕坐佛。背屏背面雕刻“白馬舐足”場景,樹下撐有一頂傘蓋,太子呈思惟狀,半跏坐于筌蹄上,侍從掩面而立,白馬引頸低頭吻足。

untitled.png
彌勒五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彌勒菩薩交腳坐于中間,童子承托起菩薩雙足,表現了佛經中所述的“帝釋承足”。童子兩側為坐于憑幾之後的供養人,其中一人手中執笏版。脅侍弟子與菩薩分立於兩側蓮臺上,蓮臺由龍嘴吐出。樹形背屏正面雕刻有飛天與跏趺坐佛,背面的枝杈上雕刻有十一尊坐于蓮花座上的跏趺坐佛。

untitled.png
思惟五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菩薩頭戴三葉冠,半跏趺坐于束腰臺座上,脅侍弟子與菩薩分立兩側。背屏正面雕刻有坐佛、飛天與雙龍托塔,背面繪有蓮花。此像是北齊時期的代表作,菩薩的裝飾簡潔,裙裳貼體,垂落于臺座前的裙褶具有極強的懸垂感。

|第三單元 佛韻至美

中國古代佛像注重對造像形神之美的刻畫,通過對佛像身形的塑造,顯示其脫俗瀟灑的風貌,通過對佛像面容的塑造,傳達洞悉哲理的智慧精神。作為十六國北朝時期北方政權的中心,鄴城集中了大量能工巧匠,在繼承傳統雕刻技藝的基礎上,因材施雕,賦予造像不同的神韻。這裡不僅有北魏時期以褒衣博帶為特色、飽含飄逸瀟灑之神韻的造像,也有北齊時期以薄衣貼體為新風、傳達溫潤內斂之氣韻的造像,更有精雕細琢、極具地域風貌的透雕龍樹背屏式。這些造像展現了工匠們的技藝神話,盡顯石雕之美,達到了中國古代佛教造像藝術的高峰。

untitled.png
佛坐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佛陀呈倚坐狀,倚坐像給人以威嚴之感,突出了佛像的莊嚴肅穆。

untitled.png
彌勒菩薩頭像
北齊—隋(550—61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菩薩冠前殘留有寶瓶,高發髻,雙目下視,唇上下繪有髭須。

untitled.png
弟子立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untitled.png
坐佛五尊像
北齊(550—577年)
鄴城考古隊供圖

此像表面均敷彩,正面為一佛二菩薩,舟形背屏上雕刻飛天與佛塔式,背屏背面淺雕一佛二弟子二螺髻二菩薩。造像雕鏤出形後,需進行“莊飾”後才能完工,莊飾方法多是涂金彩繪。

資料、圖片來源於中國國家博物館官網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四川崇州白塔寺舉辦弘體書法作品展

下一篇:敦煌絕戀咏千年——歌劇《莫高窟》中的美學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