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聖地五台山歷代寺廟建築

2019-08-13 | 文/胡立成 | 來自:鄉村文化  分享:

五台山為全國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歷史悠久。自佛教傳入五合山後,從南北朝起,歷代帝王大都崇信佛教,在五台山陸續興建了許多寺廟,使五台山成為古代寺廟建築的集群區。

歷代五台山寺廟建築,由於各時代經濟文化的逐步發形成了不同的生産水準、生活習慣和美學觀點,因而也形成了各個時代不同的建築風格和特點。

a8014c086e061d95156b56bee6f11ad462d9ca15.jpg

南臺頂

據唐代沙門慧祥所撰《古清涼傳》記載:“大孚圖寺,寺本元魏文帝所立。帝曾遊止,愛發聖心,創茲寺宇”。明末清初著名學者顧炎武遊歷考察五台山後,寫下《五台山記》,指出:“五台山佛寺之建,當在後魏之時”。説明五台山佛教寺廟建築,起于北魏。

據《古清涼傳》、《廣清涼傳》、《續清涼傳》以及《清涼山誌》記載,北魏年間建築的寺廟,有大孚圖寺、大文殊院、清涼寺、佛光寺、嵌岩寺、公主寺、宕昌寺、北山寺、銅鐘寺,木瓜寺,舊石精舍、觀海寺等。北齊諸帝亦多好佛,曾割恒、定等八州之稅以供五台山僧尼香火之需。當時全山寺廟已達200余所,比較著名的有王于燒身寺、娑婆寺、秘麼岩等。

但是,由於經過周武滅佛和唐武宗滅佛事件,五台山建於南北朝時期的寺廟,大都被焚燒燬壞。即使僥倖留下來的寺廟,也因年代久遠,經過風雨剝蝕,自然倒塌,至今蕩然無存。保留至今的五台山寺廟,最早的是唐代木構建築南禪寺和佛光寺東大殿。因此,研究和探討五台山歷代寺廟建築的風格和特點,只能從唐代説起。

唐代是五台山佛教發展的極盛時期。唐貞觀九年(西元653年)唐太宗以五台山為其“祖宗植德之所”敕令建寺十處,度僧數百。以後各帝大都敕建寺廟,全山佛教寺廟達360余所。屬於唐代興建的寺廟有:羅猴寺、金界寺、法雲寺、般若寺、靈峰寺、金閣寺、竹林寺、玉花寺、華林寺、中峰寺、天誠寺、菩薩寺、靈境寺、七佛寺、秘密寺、鐵勤寺、普濟寺、凈名寺、蘭若寺、法華寺、昭果寺、雜花庵、仙人庵、華嚴寺、清源寺、佛光寺、南禪寺、金剛窟、五台寺等。

到了唐代,中國封建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由於生産力水準的提高,建築技術的發展進步,木構建築已達到相當成熟的程度。佛教寺廟建築的基本特徵是,單體建築的屋頂坡度平緩,出檐深遠,鬥拱比例較大,柱子較粗壯,多用板門和直欞窗,整體建築風格表現為莊重樸實。這種特點和風格,南禪寺大殿和佛光寺東大殿,表現最為明顯。

e850352ac65c1038fb5ff6002e148316b17e89dd.jpg

南禪寺塑像

南禪寺大約創建於北魏,重建於唐德宗建中三年(西元782年)。正北面大殿是我國現存最早的木構建築。殿身面、進深各三間,面寬11.75米,進深10米,平面略近正方形。單檐歇山式屋頂。殿身前檐明間設板門兩扇,兩次間按破子欞窗。殿身四週施檁柱12根,西山施抹楞方柱3根,其餘皆為圓柱,方柱古老,蓋為創建時原物,圓柱為重建時新換,各柱柱頭上,有明顯的卷剎,柱身為直柱造,柱體碩大。各柱微向內傾,稱為“柱側腳”。角柱增高,稱為“柱生起”。柱與柱之間,用欄額聯繫,轉角處欄額不出頭,不施普柏枋。殿內不設金柱,亦無天花板,為“徹上露明造”。兩縫梁架上用通長的兩根四椽袱”橫架于前後檐柱之上,袱上加復梁一道,再上為駝峰,大鬥、捧節令拱,承托平梁。

平梁兩端有托腳斜向支撐,平樑上安叉手,不用駝峰和侏儒柱。還種構造是唐代建築上特有的規制。椽袱、平梁、丁袱、搭牽等各種梁袱的形式,均為“月梁造”。整個梁架簡練純樸,荷載適度,縱橫構件聯結牢固,形制壯麗,技巧成熟。大殿檐柱柱頭,用五鋪作雙抄偷心單拱造鬥拱,鬥拱雄渾古樸,對內減少梁架凈垮負荷,對外承托著深遠的翼出,使整個建築輪廓秀麗,氣勢壯觀。鬥拱上各個拱頭券剎,皆為五辦,每辦微向內傾,皆為唐代建築特點。大殿舉折極為平緩,屋架總舉高為前後檐之間的1/5.15,即19.4%。檐頭翼角挑起甚微,平直古樸,為研究我國唐代建築的形制、結構、手法等提供了極為重要的實物例證。

aa18972bd40735fa93e5bb7803541fb60e2408e0.jpg

南禪寺

大殿為中國現存最古老的一座唐代木結構建築,寺中唐代雕塑精湛,堪稱唐代雕塑藝術的珍品,具有重要的歷史地位和藝術價值。殿內17尊唐塑佛像,仍然保持原貌,都是唐代珍品。殿內有一座佛壇,長八點四米,寬六點三米,高零點七米。塑像分佈在佛壇上,整個佛像群以釋迦牟尼佛為中心,是一個動靜結合,各具形態,生動活潑的場面,也是一個尊卑有序、各盡其職、和諧協調的環境。

a2cc7cd98d1001e96b6f5ce6240b6be955e79796.jpg

南禪寺彩塑

佛坐蓮臺,慈光四照,尊貴而端莊,嚴肅而安詳,似在講經説法。騎獅的文殊、坐像的普賢菩薩分列兩旁,帶著侍從和教民趕來恭聽。大弟子阿難和迦葉,分立兩旁,凝神注目,顯得虔誠而恭謹,好似要把佛説全記在心上;脅侍菩薩戴瓔珞,約寶環,亭亭玉立,容貌健美,耳若有聞,心似有思;護法天王,威武健壯,一邊張目觀察外界,一邊側耳傾聽聖言。

其餘,仰望童子、撩蠻、佛霖等15尊塑像佈滿佛壇。這些塑像,姿態自然而若動,表情逼真似有神,豐滿優美,誇張適度,衣紋簡練準確,和諧流暢,一個個栩栩如生,同敦煌莫高窟唐代塑像如出一轍,給人以實感和動感。寺內,須彌座下有唐代磚雕,石塔與石獅。這些塑像,同敦煌莫高窟唐代塑像如出一轍。佛壇四週壺門和疊樑上,雕刻著精美的花紋、花邊和蓮瓣,是五台山保存的唐代磚雕藝術的傑作。

bf096b63f6246b602ccafbbc77fd0a49500fa238.jpg

佛光寺彩塑佛像

佛光寺東大殿重建於唐宣宗大中11年(西元857年),由長安女弟子寧公遇佈施,願誠和尚主持修建。殿建面寬7間,進深4間,單檐四阿頂,總面積為67.7平方米。佛殿正中五間各開門,裝門板,兩盡間裝直欞窗。外表樸素,柱額、鬥拱、門窗、墻壁,全用土朱涂刷,未施彩繪。柱分檐柱及外槽檐柱兩槽。檐柱柱頭微向內傾,角柱增高,因而側腳及生起都很顯著,顯示了唐代建築的風格。殿內梁架,分為明袱與草袱。天花板下的明袱,做成“月梁”形,輪廓秀美。天花板以上的草袱,不用斧斤加工。

內槽梁背上的枋子伸出成半駝峰,承托著十字鬥拱平綦枋。平樑上面安大叉手,而不用侏儒柱。兩叉手相交的頂點與令拱相交,令拱承托替木與脊舉高與前後檐間距離之比,約為1:4.77所以屋頂坡度甚為平緩。柱頭券剎作復盆狀,前檐柱基礎均有復盆,以寶裝蓮花裝飾,每瓣中間起脊,脊兩側突起橢圓形,瓣尖券起作如意頭,為唐代最通常的作風。外檐柱頭鋪作,為雙抄雙下昂七鋪作。外檐補間鋪作,僅出華拱兩跳,下面不用戶鬥,不放在闌額上面。第一跳華拱與第一層柱頭枋相交,跳頭上按翼形拱,第二跳跳頭上按令拱,與批竹式要頭相交,以承托羅漢枋。外檐轉角鋪作用在四角住之上,其正側兩面,均出雙抄雙下昂,在45度角線,上則出角華拱兩抄,再昂三層。

b219ebc4b74543a9dee43adf83129a87b9011434.jpg

佛光寺木構古門

整個鬥拱肥碩雄健,屋檐深遠翼出,鉚榫嚴實牢固。房頂舉折平緩,房瓦長46釐米,寬35釐米,厚0.26釐米。屋脊兩端,安裝有兩個高大的琉璃雉能,整個大殿雄偉整飭,堅實穩固,經7次5級以上地震而無損,實為我國唐代木構建築中的傑作。

到了宋代,由於商品經濟的進一步發展,城市中商業建築曾多,建築物類型也增多,屋頂坡度稍有增高,鬥拱用真昂,重要建築物的門窗多采用菱花隔扇,建築風格漸漸趨向於柔和絢麗。當時,由於宋朝諸帝對佛數採取了扶持和保護的政策,使五台山佛教又轉向興盛時期。但宋代時在五台山修建的寺廟並不多,創建的寺廟有太平興國寺、龍泉寺、天王殿、羅漢洞、溫泉寺等,重建的寺廟有羅喉寺、壽寧寺等。可惜,宋代建築的寺廟並未保存下來。

金代建築比宋代建築更加華麗,在建築平面中,繼承了遼代的風格,大多采用減柱的方法,結構上有許多大膽的創造,內部喜用斷面巨大的內額,斜拱二間或三間,斜拱也更複雜。保存下來的五台山金代建築有佛光寺文殊殿和延慶寺,明顯地體現了金代建築風格。

佛光寺文殊殿重建於金天會十五年(西元1137年)。大殿面寬7間,進深4間,單檐懸山頂,正面中三間開門,兩稍間開直欞窗,盡間砌磚墻。正面八柱,側面五柱。殿內僅有四根金柱,前後各二。兩旁內額各長3間。前內額長三間,額長4丈余,直徑約2尺。因為內柱排列極不規則,所以四櫞袱重量多由內額承托。內額上用普柏枋,其上用大鬥事托四櫞袱,內額之下,從柱上伸出巨大的合來承托。梢間與盡間內額與由額上立侏儒柱,侏儒柱上更加綽幕枋,綽幕枋兩端安叉手,將內額上的荷載,轉引到由額的兩端,構成近似“人字挖架”的構架。殿內上部用露明造。

2cf5e0fe9925bc3125844092c3da9db4ca1370ed.jpg

祖師塔

檐柱不僅向內側,同時向民間中軸線傾斜。前後檐柱4角,均有顯著的生起。生起率七間巾達30釐米。鬥拱、柱頭鋪作為單抄單昂五鋪作。前檐當心間和次間補間鋪作,雙抄不用昂。從櫨鬥內出三縫華拱,一正出、二斜出,作4度角。在三縫華拱之上又各出第二跳,而正中華拱之上,更加斜拱兩縫。柱礎為復盆式,雕有寶裝蓮瓣。屋頂舉折增高,總之,文殊殿的結構形式,體現了遼、金兩代的建築特點,為我國現存木構建築孤例。

延慶寺亦為金代建築。大殿3間,長13米,平面略近正方形。大殿為六架椽,歇山頂。柱頭用五鋪作,單抄單昂偷心單拱造,鬥拱每間各用補間鋪作一朵,正面山面明間補間鋪作,並用45度斜拱,拱頭用闌額及普柏枋,該殿結構上節省了四椽袱,殿內沒有金柱,體現了金代建築中力求精簡的風格和特點。

元代建築中,平面中減柱的方法已成為共同特點,梁架結構中創造出稱為“斜梁”的構件。許多大構件多采用自然彎材稍砍鑿而成。柱子使用,仍沿用角柱生起。柱礎多為素覆盆和不加雕飾。梁架中各結點用瓜柱的地方增多。鬥拱式樣出現假昂,真、假昂同時使用。鬥拱中正心枋,多用單枋。柱頭鋪作的令拱改為通長構件,勻稱檐枋,居於瞭檐之下。鬥拱耍頭則不多用。門多用板門,窗為隔欞窗。裙板花紋則雕簡單的如意頭。屋脊在元代出現了脊筒子,雕刻瓦條相堡式樣。梁枋彩畫,元代出現了“旋子彩畫”,整體色調以青綠等塗色為主。

元朝統治者對佛教非常尊崇,喇嘛教尤受優禮。這一時期,五台山興建的寺廟有普寧寺、普恩寺、西壽寧寺、殊象寺、護國寺、萬聖右國寺、金燈寺、西天寺、靈鷲庵、石塔、清源寺、廣濟寺、普濟寺、五台寺、普門寺、普明寺、普光寺、鐵瓦寺等。而流傳至今的元代建築卻只有廣濟寺廣濟寺座落在五台縣城內,現存大雄寶殿建於元惠宗至正年間(1341-1368),清乾隆43年重修。雖經重修,但梁架結構和用柱方法,還保持原狀,體現了元代建築風格。

4b90f603738da977ce92d7ac2c54e81c8718e387.jpg

玄真寺

大雄寶殿面寬五間,進深三間,懸山頂。柱頭卷殺,柱身有側腳和顯著生起。殿內用減柱法,前糟不設柱,後槽只用粗大的金柱兩根。金柱間砌扇面墻一道,前後各壘大磚臺一座。殿內不用天花板,全部梁架均露明可見。前檐柱頭用四鋪作鬥拱,出假昂一跳。補間鋪作用斜拱一朵,每朵華拱兩側各出四十五度斜拱一跳。後檐鬥拱,柱頭和補間形式相同,皆用單抄四鋪作。梁架方面,橫斷面前後兩坡共用七檀六櫞。縱斷面當心間,兩侏儒柱之間,橫施脊和枋,下面又橫施由額一根,構成梯形構架,舉折平緩,具有穩定樸素的風格。由於殿內金柱採用減柱法,前檐不設柱子,所以殿內開闊宏敞,殿宇巍峨。整座大殿梁架,鬥拱、駝峰及用柱方法,保存了元代手法,體現了元代靈活結構的特點,是我國古代木構建築中的一例。

18d8bc3eb13533facb091cfa34d6ed1a40345bb5.jpg

五台山大白塔

1961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公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明代寺廟建築與前代相比,變化較大,平面中的減柱法己不採用,金、元以來施行的大內額、斜梁幾乎絕跡出檐較淺,鬥拱比例縮小,平面中的減柱方法已不採用鬥拱比例縮小,比較普遍地採用假昂。殿字佈局一般強調中軸線與左右均齊對稱,主體建築前後排列在中軸線上,整體結構體現出規矩謹嚴的風格和特點。

柱石除圓柱外,亦用方形擎檐柱,四角內傾,稱為梅花柱。柱頭正面最頂部多抹成斜面。柱側腳則很小,不易察覺。柱礎採用宮式手法“鼓式”。梁架結構多用通柱,屋內不論有無天花板,都採用明袱作法,加工較細。節點處理全用蜀柱,很少用駝峰。重要建築為砌上明造時常用“桶架斜”,主要做為裝飾構件。屋頂舉折增高。山面做法多用磚壘砌山花並施磚或琉璃博縫。普柏枋的寬度稍寬或等於闌厚度。叉手則不多用。已不多用鬥拱,檁和枋之間用墊板填充,稱為檁、墊、枋三件。外檐普遍在闌下使用雀替,雀替多雕成卷草式雲紋。門用格扇門,為五抹榍扇,格心雕刻複雜,如四合如意之外,常見龍、團龍、套環壽字紋樣。屋頂脊上吻獸,明代雕刻較細。梁枋上的旋子彩畫已完全成熟,成為最主要的彩畫形制之一,柱子多滿繪翻蓮,瀝粉貼金。

明代是五台山佛教再度振興的時期,境內佛剎達104所,其中明代興建的寺廟有:大塔院寺、圓照寺、廣宗寺三塔寺、日光寺、寶林寺、風林寺、黛螺頂、法雲寺、五台寺、棲賢寺、萬佛閣等。唐、宋、元代建築凡有破壞的,也大多重修。顯通寺內主體建築大多為明代重修,于中可見明代建築風格。

顯通寺佔地120多畝,有殿堂樓房400多間,中軸線上連七進大殿,從前往後,依次為觀音殿、文殊殿、大雄寶    殿、無量殿、亡缽殿、銅殿、藏經殿。東西廊房對稱配合形成整肅嚴謹,闊暢宏大的佈局結構。建築樣式各異,多帶宮庭建築色彩。體現了明代建築的特點。

d058ccbf6c81800adac587e12c3023ff838b47c3.jpg

顯通寺

顯通寺內無量殿為拱券構造的磚質建築,為明代建築。殿建明七暗三,寬28.2米,進深4間,16米,高20.3米。重檐歇山頂,三個連續拱並列,左右山墻成為拱腳,各間之間以拱門相通。建築形制奇特,雕刻精細,宏偉壯觀,是我國古代磚石建築藝術的傑作。

廣宗寺銅瓦殿亦為明代遺構。殿建3間,面寬14米,進深12米,重檐歇山頂。殿建比例適中,結構規整,格扇欞花,雕刻精細,彩飾鮮麗。殿頂蓋銅瓦,安琉璃脊獸,古色古香,別具風格。也較明顯地體現了明代建築風格。

清代建築外形與明代建築相比,變化不大,但比較注意裝飾,晚清時更為繁瑣。梁架結構全用自地面到頂的通柱。山面做法多用木板,稱為山花板,雕綬帶。但許多寺廟仍是山面透空,施懸魚、惹草,式樣繁多,各不相同。清代闌額多為霸王拳,普柏枋的寬度比闌額更狹一些,闌額下面又多加一根小額枋。雀替為卷瓣園合。雀替上雕刻各種飛禽、龍頭。耍頭雕刻繁複,如龍頭、象鼻等。木構彩畫分和璽彩畫,旋子彩畫、蘇式彩畫三大類。前兩類為規矩嚴謹的圖案畫,後一種繪畫題材自由。柱子彩畫清代多用蟠龍。瀝粉貼金技法運用已相當成熟,多用青綠刷飾,金碧輝煌。

78310a55b319ebc4c32299a11c23dff91e1716be.jpg

菩薩頂

清代五台山寺廟建築大多為皇帝救建。清世宗時,興建和改建喇嘛廟26所。清末全山寺廟有78所,清代建築的寺廟有涌泉寺、十方堂、集福寺、上善財洞、下善財洞、臺麓寺、鎮海寺等。清朝創建和重建的寺廟,大多帶有宮式建築色彩、菩薩頂即為典型。

5243fbf2b211931367aa1303c03d1cd290238da7.jpg

五台五龍池寺廟(東峪鄉賢胡潤修繕)

菩薩頂寺宇分前後兩部分,前部居高,並列三院。中院為主體,建有天王殿、大佛殿和文殊殿,均為清代遺構,形制,手法及雕刻裝飾多參照皇宮式制度營建,金碧輝煌。富麗堂皇,極富皇宮氣派,是清代佛寺建築的典型。

大佛殿三開間,面寬13米,進深12.3米,單檐五脊四齣廊,前置垂檐抱廈,勾欄圍繞,朱漆彩繪,黃、綠、蘭三彩琉璃瓦蓋頂。文殊殿單檐四阿頂,四齣廊,四面圍以石欄杆。頂蓋琉璃瓦,殿脊上獸身與龍頭亦為琉璃燒制。出檐鬥拱,施以彩繪,格扇上有雕刻圖案,使大殿多彩多姿。這些,都體現了清代寺廟建築的風格。

由於經濟文化的發展和科學技術的進步,以及人民群眾審美情趣的提高,民國年間的寺廟建築,雖然梁架結構與清代基本相同,但木構更加趨於精巧美觀,柱頭及闌額常裝飾鏤空雕刻券口,龍飛鳳舞,異常華麗。外部柱、額、闌、枋,常施以彩繪,繪畫各種人物故事及花鳥蟲魚。民國建築的另一特點是木構建築與石雕、磚雕相配合,殿宇基座、圍廊常裝飾雕刻精細的石雕。殿檐、山花等處常裝飾各種圖案的磚雕。

d4628535e5dde7115b4364663beade1e9c166193.jpg

普化寺

民國年間五台山寺廟建築主要有南山寺、普化寺、龍泉寺、尊勝寺等體現了規整華麗的建築風格。

以普化寺為例。普化寺現存殿堂23間,皆為民國年間建築。建築特點為樓廊式佈局,對稱嚴謹。天王殿為五開間,柱礎、欄墻,中門卷口鏤雕花卉人物與佛傳故事。大雄寶殿面寬5間。四週圍廊,單檐歇山頂,墻壁磚雕滿布,檐下木雕秀美。前廊柱面的木製券口鏤空雕刻二龍戲珠,廊內柱間裝幾個扇,裙板雕龍,上部為花窗,檐枋上的墊板繪有彩畫,鬥拱與鬥拱間裝墊板,施以彩繪,整座殿裝修華麗精細。是民國建築的典型。

相關連結

南禪寺位於山西省忻州市五台縣西南的陽白鄉李家莊附近的陽白溝小銀河的北岸,距東冶鎮35公里。距今1200多年。寺宇坐北向南,佔地面積3078平方米。寺內主要建設有山門(觀音殿)。東西配殿(菩薩殿和龍王殿)和大殿。組成一個四全院式的建設。是中國現存最早的木構建築。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南禪寺坐北面南,規模不大,佔地面積3000多平方米。寺院南北長60米、東兩寬51米多,寺內現分東、西兩院,有殿宇6座,除主體建築大佛殿三間是唐代原物外,山門內的四合院中,東、西配殿,即建於明代的龍王廟和建於清代的觀音殿、菩薩殿。東跨院全為僧房,也是明、清時期的建築。

佛光寺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五台縣的佛光新村,位距縣城三十公里。寺東南北三面環山。寺宇因地勢建造,高低層疊,坐東向西。寺內唐代木構大殿、彩塑、壁畫、墨書題記、金建文殊殿、魏唐墓塔、唐石經幢等,都是具有高度歷史、藝術價值的珍貴文物。因為此寺歷史悠久,寺內佛教文物珍貴,故有“亞洲佛光”之稱。寺內正殿即東大殿,于西元857年建成。從建築時間上説,它僅次於建於唐建中三年(西元 782年)的五台縣南禪寺正殿,在全國現存的木結構建築中居第二。佛光寺的唐代建築、唐代雕塑、唐代壁畫、唐代題記,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都很高,被人們稱為“四絕”。

顯通寺,又稱大顯通寺、大孚靈鷲寺、花園寺、大華嚴寺、大吉祥顯通寺、大護國聖光永明寺、永明寺,位於山西五台山中心區的臺懷鎮北側。顯通寺是五台山第一大寺 ,始建於漢明帝永平年間,初名大孚靈鷲寺,清康熙二十六年(西元1687年),改名為大顯通寺,它是中國最早的佛寺之一。  

顯通寺現存建築為清代規模,寺宇佔地約8萬平方米,各種建築400余間,且大多為明、清時期的建築。殿堂、廂房佈局嚴整,中軸線分明,配殿左右對稱,中軸線上排列著水陸殿、大文殊殿、大雄寶殿、無量殿、千缽文殊殿、銅殿和後高殿等7座殿宇。銅殿鑄于明萬曆三十八年(西元1610年),共用銅10萬斤,是中國國內保存最好的銅殿之一。

0bd162d9f2d3572c4b6c89d61716732262d0c33c.jpg

遠眺菩薩頂

菩薩頂位於山西省五台山臺懷鎮的靈鷲峰上,寺廟整體金碧輝煌,絢麗多彩,是歷代皇帝朝拜五台山時的行宮,具有典型的皇家特色,是五台山最大的喇嘛寺院,也是國務院確定的漢族地區佛教全國重點寺院。

普化寺位於山西省忻州市五台縣臺懷鎮中心寺廟集群區南1公里處。坐落在清水河東側山腳下。該寺地勢平坦,佈局整嚴對稱。殿建坐東向西,以中院為主,南北各有兩層院落護持,形成五院並排,佔地面積為一萬五千八百平方米,計有殿堂樓房一百餘間。

作者簡介:胡立成,筆名虹雨,山西五台人,醫教世家之後。文化傳媒人,品牌創意人,抗戰紅色文化傳承人,鄉土文化宣傳人。北京市寫作學會會員、國際攝影協會會員、文字友情新媒體總編、中國網特約編輯、《旅遊作家》專欄作家、山西新聞網慢遊山西專欄作者、國際攝影雜誌記者等。曾榮獲2019倉央嘉措國際詩歌獎全球100位優秀詩人獎,多次在全國刊物上發表並獲獎。文化主張: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臨摹莫高窟:敦煌色彩和傳統藝術的生命力

下一篇:澳門內地青少年創意木板畫印刻壁畫 感受敦煌文化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