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 | 日本國寶《一遍聖繪》與時宗的名寶

2019-06-11 | 文/羅雅文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是于明治中葉時期建造的法式文藝復興風格的博物館。具有100年曆史的“京博”,建築物本身就是文物之一,與此同時,正門、售票處與袖屏,亦同時被指定為重要文物。

本館(主樓)由宮內省內匠寮工程師片山東熊設計而成,為紅磚、青銅屋頂的印象派風格融合明治風格的西式建築。紅磚白柱的造型,屋頂的部分融合了佛教與和風的建築風味,呈現在世人眼前的,是一種極為特殊的“和洋”折衷式建築。

1_副本.jpg

京都博物館以千年之都——京都為據點,進行文化財産的展示、保存、研究工作,已成為普通民眾認識文物、學習歷史的標誌性文化建築。

前不久剛結束了“國寶·一遍聖繪及時宗名寶”特別展,其中,國寶“一遍聖繪”時隔17年于關西公開全12卷,其中,第2卷部分已在5月12日展出。

時宗(Ji-shu)是屬於日本凈土宗的一個佛教流派,興起于13世紀鐮倉時代末期,鼻祖為人稱“一遍(Ippen)上人”的僧侶智真。本宗名稱,其實是依據《阿彌陀經》經文“臨命終時”而來,蓋人生無常,時時刻刻處於生滅之中,故“平生”與“臨終”等並無差別。為表此意及本宗唸佛之旨,遂命名為時宗。

2.jpg

此繪卷計幅高為38.1釐米,全長為635釐米,作于1299年(正安一年),現藏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屬國寶之一。

在鐮倉時期,日本人尋求超脫、一心事佛的觀念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開始轉向對現實與自然的關心。即便在佛事上,也明顯表現出了此種傾向。信眾求見神佛聖光、聖跡的心態,漸漸演變出直面人生罪惡、並告誡眾生的觀念,這是一種個人主義萌發的轉變。在這個時代裏,在繪畫藝術中,出現了一種繪卷形式的作畫方式,把佛經上的傳奇或古代傳説故事描繪成長卷樣式,以便徐徐展觀,于12世紀興盛一時。

此幅國寶繪卷題為《一遍聖繪》,而下圖所展現的,是長卷的一個部分,屬第七卷。全畫共分12卷,48幅圖,內容十分豐富,形象也極生動。它與我國北宋張擇端所繪的《清明上河圖》有異曲同工之妙。

(局部)清明上河圖  張擇端

(局部)清明上河圖

張擇端

這個《一遍聖繪》的作品,介紹的是高僧一遍巡遊日本全國各地、在普通民眾間傳播佛教情景的故事,其作者是鐮倉時代的畫僧圓伊。這幅作品描述的是畫家與一遍結伴旅行的見聞,是13世紀繪卷中最富寫實性的宗教題材佳作之一。 

一遍(いっぺん,1239年-1289年),日本鐮倉時代中期僧侶,凈土宗下時宗之開祖。多年修行,遂發展成一種阿彌陀佛的慈善捨身教法,創立了為全日本佛教界所推崇的時宗派。

此幅繪卷所描繪的,正是他沿途生活的萬般景象,可謂是日本古代繪卷中的瑰寶。 

國寶《一遍聖繪》  圓伊繪  (卷七)踴躍唸佛的場景

國寶《一遍聖繪》  圓伊繪  (卷七)踴躍唸佛的場景

國寶《一遍聖繪》  圓伊繪  (卷七)踴躍唸佛的場景

國寶《一遍聖繪》

圓伊繪

(卷七)踴躍唸佛的場景

僅在這幅第七卷上已看出,一遍旅行中的見聞是豐富而有趣的。一戶大族人家正在開齋頌念凈土往生經,前來祈拜的貴族與平民不絕於途,門內外人群鼎沸,一片繁忙景象,只為瞻仰一遍上人的佛事盛典。

這裡畫了近百個人物,包括車馬、轎輿、貴族、武士、商人、農民,以至乞丐和流浪者等等。人物姿勢各異,疏密有致。全畫取俯瞰式,猶如從高處往下看,人群等細節盡收眼底。它像一面鏡子,生動地反映了日本中世紀宗教活動的盛況。與此同時,它也是中世紀日本庶民風俗的一份珍貴資料。

7.jpg

除了《一遍聖會》的作品,此次展覽還有其他佛教文化相關的藏品展覽。

真教上人坐像  神奈川  蓮臺寺藏

真教上人坐像

神奈川

蓮臺寺藏

阿彌陀如來立像  京都  知恩院藏

阿彌陀如來立像

京都

知恩院藏

遊行上人緣起繪斷片  奈良  大和文華館藏

遊行上人緣起繪斷片

奈良

大和文華館藏

此次展覽有評論曰,“超出預期的是,博物館做了京都聖繪的複製品,可以在工作人員指導下查閱卷軸,並與你解釋卷軸的內容。”

筆者認為,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來帶領參觀者“進入”藏品。現在國內的博物館,也很注重藏品和參觀者的互動性,大多配備數字螢幕,可以全方位展示藏品細節,不再讓參觀者隔著博物館的玻璃對文化“望梅止渴”。

在當今時代,人們對於優質文化生活的需求越來越旺盛,通過熱播的綜藝節目《國家寶藏》,博物館在大眾眼中開始變得活躍生動。在未來,不論是構思更多的創意文化産品、還是提高數字化水準,博物館依舊擁有著很大的自我建設空間。

圖片、部分資料來源於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美美與共,文明之光 |“大美亞細亞”佛教藝術藏品展示(下)

下一篇:微展覽 | 佛陀形影:亞洲佛教藝術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