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澈而通透,他將佛法對世界的詮釋,記錄于光影之中

2019-05-17 | 文/肖筱薇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張望先生的鏡頭中,佛教清凈的禪境在光影、雲霧、水月裏融合得平和而安詳,空靈而自然。其作品虛實有度的表現手法,呈現出空間與距離的對比感,引人以無限遐思。亦如歷經無數困苦洗練後重新回歸的生命,內裏所蘊含的精神,讓我們在面臨苦難時不再迷茫失措,於心中多一份平靜的淡然超脫。——導讀

張望作品《尋佛》

張望作品《尋佛》

緣起

荒地佛影,晨鐘暮鼓,若在這樣的氛圍浸潤下成長,一個人的人生會被埋下怎樣的種子?

故土位於“佛宗道源”——浙江天台山的張望,自出生起,就與佛教結下了不解之緣。年少時流連于天臺宗等寺廟聖地,他對袈裟在身的僧侶、靈光滿溢的佛像、朗朗不絕的誦經聲感到神秘又熟悉,一直想深入其間,進一步了解佛教文化。

攝影師張望

攝影師張望

那時的他始料未及,這個小念頭竟成為他今後人生道路上的重要指引。在考入中國美術學院後,他曾期望用油畫藝術展示佛教文化,卻未能如願以償。即使如此,張望從不曾遺失內心深處對佛教藝術的熱愛。

畢業後,他南下打拼多年,每每回鄉探親時,總要去寺院住些日子,感受佛門的清樸。這樣一個低調的商人,很難想像他也曾叱吒商界,但張望卻選擇在事業上升階段賣掉公司,隱居寺院,重新尋求人生的意義。

心持

不惑之年,意味著一個人的價值觀漸趨穩定。張望也正是在這個年齡,意識到自己的人生理念與佛教中所追求的精神不謀而合,轉而開始尋索兒時與禪宗結下的緣分,這一堅持,就是十五餘年。

機緣巧合,張望在選擇了重拾攝影的道路時,適逢天台山佛學院需要一組資料照片,邀請他用相機記錄下僧侶們的起居生活。寺院生活清苦,非尋常人能守得住內心的澄靜,而張望卻做到了,他與學僧一同修行,晨起誦經打坐,日落靜禪晚修,以身心感受佛家的文化修養。

張望作品《凡聖》

張望作品《凡聖》

這條道路困苦重重,張望甚至面臨過生死攸關的考驗。在修行期間,他曾隨學僧們到普陀山海峽去受戒,眾人抵達碼頭後卻被告知,由於颱風,當天去普陀山的渡海輪船全部停航。受戒規定,若不在規定時間內抵達,就須要等若干年後才能再次申請,猶豫再三,所有人毅然地選擇了在暴雨中乘坐漁船前往。

正是這種求佛的堅定和犧牲精神,令張望為之動容,亦在接下來的十數年修行中,成為了他堅持心中道路的不滅的那抹光芒,引領他堅持著登攀至山頂,探訪追隨苦行僧的生活,亦不懈記錄下外國高官放棄功名前往中國修行的經歷。在這期間,他以佛法的獨特角度,攝下無數動人心弦的鏡頭瞬間。

張望作品《禪靜》

張望作品《禪靜》

靈隱

心中有佛,鏡頭便有禪意,正是這種清靜的堅持,讓他的作品飽含獨特的凈雅韻致。佳作引起共鳴,他鏡頭下記錄的佛意瞬間,在各大平臺上獲獎無數,與此同時,各種邀約應酬也紛至遝來。

但他對於藝術的追求,並非想按下快門轉身離開,而是想捕捉真正的佛教文化之精神,以及還原真正的禪意生活。所以,他長期居於寺廟,像一個僧人一樣去生活,也因此拒絕了無數商業性的拍攝。

正是這種心境,讓拒絕過無數攝影愛好者的靈隱寺對他敞開大門,而寺中修為最深、年過九十的老方丈,甚至願意與他同食共住,允許他進一步了解高僧的修行道義。故而,他的作品中,深深表現出佛門裏不為外人所知的僧侶神秘生活方式、與他們崇高的精神追求。

張望作品《過客》

張望作品《過客》

身歸

“我以為,包括佛教攝影在內的任何藝術類攝影創作,作者不應有一輩子不變的所謂‘風格形式’,而應在創作時,根據不同地域、內容的拍攝對象所激起的完全不同的審美情感,來選擇與之相應的形式錶現。”

張望作品《輪迴》

張望作品《輪迴》

這是張望對自己作品的一個總結與評價,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不止一次“為佛教僧侶對理想精神境界的孜孜追求,以及該過程中體現出的超常意志力與巨大犧牲精神所震撼”,正是這種震撼,讓他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歸宿。

他用自己的作品和經歷,讓我們體味到“但行修道與善事,莫辭辛苦問前程”的真諦,日復一日,修行直到如心,也是他所教導我們的、一種值得追求的生活態度。

下面為部分張望作品欣賞:

《澄靜》

《澄靜》

佛曰:一切皆為虛幻

《四季》

《四季》

佛曰:緣來則去,緣聚則散,緣起則生,緣落則滅。

《流年》

《流年》

佛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即為離于愛者

《心跡》

《心跡》

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

《樂園》

《樂園》

佛曰: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

《歲月》

《歲月》

問禪師:“什麼是微妙的禪?”

禪師答:“風送水聲來枕畔,月移山影到窗前。”

《禮佛》

《禮佛》

佛曰:愛別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

《梵音》

《梵音》

佛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過堂》

《過堂》

問佛:如何讓人們的心不再感到孤單?

佛説:每一顆心生來就是孤單而殘缺的,多數帶著這種殘缺度過一生, 只因與能使它圓滿的另一半相遇時,不是疏忽錯過就是已失去擁有它的資格。

《佛國》

《佛國》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葉一如來,一砂一極樂,一方一凈土,一笑一塵緣,一念一清凈。心若無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洗心》

《洗心》

與山水親近,受自然洗禮,像梅水初放,似水滴輕濺;此情此境,已分不清哪是山水哪是人心,山水就是我,我就是山水;心底唇邊微笑中發出願望“願將山色供生佛,修到梅花伴醉翁”。

《空門》

《空門》

佛曰:不可説,不可説,一説即是錯。

《幻滅》

《幻滅》

佛曰:緣來則去,緣聚則散,緣起則生,緣落則滅。

《心塵》

《心塵》

佛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覺者》

《覺者》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

《神遊》

《神遊》

作者:肖筱薇

圖片來源於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一葉一菩提,一畫一凈誠,這種藝術讓佛教文化傳承千年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