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華日報|中佛協辟謠網路招聘和尚尼姑,登封武校亂象頻出

2019-04-29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我們每天整理佛教界、文藝界的一些重要新聞,讓您一覽佛教文化藝術相關資訊。

【不能錯過的重要新聞】

不實資訊!中國佛教協會辟謠網路招聘和尚尼姑|中國佛教協會4月24日在其官網發佈《關於網路招聘和尚等不實資訊的聲明》。聲明稱,當前微信、微網志等網際網路自媒體上出現了某些寺院招聘和尚尼姑等資訊,據向有關寺廟了解,均未發佈上述招聘資訊。聲明指,此類資訊的發佈者,故意編造、胡亂拼湊,嚴重損害佛教的社會形象、傷害佛教界的宗教感情,並已涉嫌觸犯《治安管理處罰法》、《網路安全法》和《宗教事務條例》等相關法律法規。

登封武校亂象頻出,功夫産業亟須法治規範|“小龍武校16歲少年,因外力致顱腦損傷死亡”、“15歲男生入武校半年被打癱瘓”、“15歲男生入‘民房武校’第二天被打斷鎖骨”……這些涉事少年的遭遇,都曾引發軒然大波。這些事件背後的緣由、武校該如何承擔責任,有待相關部門的具體調查,但登封武校存在的諸多問題,卻不容回避。

峨眉山外,普賢寺兩條神秘的“低頭龍”|峨眉山上寺廟眾多,現存大佛禪院、報國寺、伏虎寺等眾多寺廟。然而,峨眉本山以外向北20公里遠的峨眉山市普興鄉,卻還有著一座“神秘”的普賢寺。兩條“低頭龍”修建於何時?有何意義?峨眉山市文物管理局局長代成剛表示,這兩個龍頭朝下的雕塑具體修建時代已無從考證,也沒有相關記載。如今只能推測,在皇權至上的封建時代,天子(朱元璋)不可能低頭,這兩條龍比較大的可能是太子龍,讓太子尊重老師,聽從老師的教誨,從而宣揚尊師重教的理念。

“法海禪寺文化講壇”在京啟動|“法海禪寺文化講壇”26日在北京正式啟動。著名學者王守常和劉傳銘帶來了首場講座,兩人先後開講“中國的智慧”以及“法海寺的現代價值”。主辦方表示,加強對法海寺的文物保護和文化遺産傳承,對於傳承中華民族精神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與現代價值。

閉關200天,四川樂山大佛正式“出關”|4月26日,歷經200天“閉關體檢”的樂山大佛正式“出關”。遊客們又可通過九曲棧道走到佛腳觀光平臺,仰視大佛全身,感受大佛魅力。樂山大佛開鑿于唐開元初年(西元713年),歷時90年建成,通高71米,是世界上最高大的古代石刻彌勒佛坐像,列入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遺産名錄。據了解,因常年暴露在自然環境下,樂山大佛長期受到侵蝕,極易發生風化、滲水等病害。2018年10月8日,經中國國家文物局批准,四川樂山大佛風景名勝區管理委員會啟動了樂山大佛胸腹部開裂殘損區域搶救性保護前期研究及勘測工作,大佛開始“閉關體檢”。

90余件藏經洞流失文物高清複製品進甘肅校園|近日, 90余件精美的敦煌藏經洞文物珍品複製品在甘肅蘭州西北師範大學展出,吸引眾多學子及愛好者前來參觀欣賞。展出的作品在材質和內容方麵包括了絹本繪畫、紙本繪畫、白描和寫經書法等等,作品均為原大原色,極其逼真地還原了作品的原貌,具有很重要的研究價值和觀賞價值。1900年的敦煌莫高窟,道士王圓籙偶然發現了第17窟的“藏經洞”,洞內藏有5世紀至11世紀數量巨大的經卷、文書和繪畫作品,之後流失于海外各地。

第四屆峨眉山音樂節盛大啟幕|27日下午,2019四川省春季音樂季暨第四屆峨眉山音樂節在恒大峨眉山國際度假區·佛光花海園區盛大開幕。四川文旅資源富集,音樂異彩紛呈。峨眉山音樂節是2019年四川“四季音樂季”的開篇之作,是樂山市培育産業支柱、推進文旅融合的有益探索。

【這些人的那些事兒】

瀘沽湖畔“80後”摩梭畫師:希望傳承傳統繪畫技藝|“摩梭繪畫的表現手法不僅注重原始的點線面的繪畫,還重視色彩的搭配,通過紅、綠、黃、白、藍五種色彩的搭配,表現出莊重、喜慶、吉祥等理念。”28日,記者來到四川省瀘沽湖景區內一處普通的四合院裏,“80後”摩梭畫師喇兵瑪紮實正手拿著畫筆,蘸取礦物質粉做成的特殊顏料,一筆一筆在畫布上細細描摹,為即將送往當地雍仲林寺廟的唐卡畫《佛祖》做最後“補色”的工序。

日本阿含宗北京首席代表洪峰先生參訪南京牛首山|近日,日本阿含宗北京事務所首席代表洪峰、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亞洲部處長張玉蘭、副處長王琪一行訪問牛首山,並拜訪江寧佛教協會會長、佛頂寺住持曙光法師。曙光法師熱情接待了參訪團一行,並介紹了牛首山的歷史文化。參訪團一行在佛頂宮依次參觀“佛頂摩崖·文殊聖山、禪境大觀、千佛殿等,感受佛禪文化,並觀賞中國江蘇省非物質文化遺産。日本阿含宗代表洪峰對牛首山恢宏的藝術建築、優美的生態景觀、深厚的佛教文化表示由衷的讚嘆。

【數字】

126|4月26日,西藏自治區2019年度藏傳佛教學經僧人考核晉陞格西拉讓巴學位立宗答辯暨頒證儀式在拉薩大昭寺舉行,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激烈答辯,來自西藏各大寺的12位考僧均獲得該學位。至此,西藏獲藏傳佛教格西拉讓巴學位的僧人增至126名。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微·展覽|“寶石島”斯里蘭卡,佛祖流下的一滴千年之淚

下一篇:這座石窟鼻祖,佛教“西學東漸”的源泉與駐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