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作家林清玄病逝,充滿禪意的散文感動無數人

2019-01-23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林清玄走了

林清玄走了

我們還未學會告別,就已習慣告別。

今天,作家界的“火雲邪神”林清玄走了。

這個稱號,他本人也是認可的。2017年在知乎賬號上,他代“火雲邪神”送來真誠問候。

美文感動無數人,但多數慕名前往的少女卻失望而歸,因為他的相貌實在算不上英俊。林清玄如此形容自己:“想生在盛唐,成為唐宋八大家,不幸只成為台灣八小家;想長到一米八,不料只長到一米六八,只好自我安慰‘一路發’;想長得像陳曉東,但很多人都説我長得像達摩或十八羅漢;我兒子説,爸爸,你快成偉人了,因為《世界偉人傳》上的偉人大多是禿頭。”

即使連兒子都認為不美的林清玄,卻有一個空靈優美的非物質意識空間。他的文學作品中,佛教氣息已濃到無以復加。

空靈優美的精神世界

空靈優美的精神世界

30歲的轉變

對於三十歲,古今中外都賦予其另外一層重要含義——轉變。

中國有句話叫“三十而立”,印度經典《奧義書》也這樣説:“一個人到了30歲,要把全部的時間用來覺悟,如果不覺悟的話,就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道路。”

30歲前,林清玄得遍了台灣所有文學大獎:國家文藝獎、中山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金鼎獎、時報文學獎、中華文學獎……直至不再參賽為止,是當之無愧的得獎專業戶。

30歲左右,他開始思索覺悟、人生真諦,隨後遇見佛法,從此深入經藏,開始探求心靈苦楚解脫之路。

35歲,如脫胎換骨的他出山四處參學,寫成"身心安頓系列",成為90年代最暢銷的作品;40歲,他完成"菩提系列",暢銷數百萬冊,是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書之一,同時創作"現代佛典系列",帶動佛教文學,掀起學佛熱潮。

"菩提系列"之“紅塵菩提”

"菩提系列"之“紅塵菩提”

清而不玄

諸位認識林清玄,定是被他充滿禪意的散文所吸引。讓我們再回味一次其文筆間流淌的涓涓細流:

我們會認為陽光是來自太陽,但是在我們心裏幽暗的時候,再多的陽光也不能把我們拉出陰影,所以陽光不只是來自太陽也來自我們的心。只要我們心裏有光,就會感應到世界的光彩;只要我們心裏有光,就能與有緣有情的人相互照亮;只要我們心裏有光,即便在最陰影的日子,也會堅持溫暖有生命力的品質。

讀罷,仿佛有清涼潤澤之感入身,醍醐灌頂之氣入神,看似平凡的文字間,蘊藏著佛陀的大慈大悲。坊間有聞,若李敖是“怒目金剛”,林清玄則是“低眉菩薩”。

林清玄

林清玄

林清玄最大的貢獻,即將佛教哲學和美學的積極認識論成果,移到散文創作中來,借助禪宗的頓悟、空靈,闡釋人生的價值與開掘生命的底蘊。

而其“禪思散文”的最大特點,即將深遠的禪意與日常生活的體悟融為一體,以積極的“入世”態度,關注現代社會的現實,對現代人面臨的種種社會問題,給予人文的關懷與思考。

林清玄的著作

林清玄的著作

問君何能爾

與佛教超脫避世、往生極樂的思想相反,林清玄堅定地認為,佛家不能遠離人家,即“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紅塵裏就有菩提”。因此他對人世間一切美好事物都大加讚美,譬如孩童、父母、淳樸的生活、生機勃勃的自然……

提到孩童,他認為:“小孩子純真,沒有偏見,沒有知識,也不判斷,他只有本然的樣子,或者在小孩子清晰的眼中,我們會感覺那就像宇宙的某一株花、某一片葉子,他們的眼淚就是清晨葉片上的一滴露珠。”

林清玄讚美孩童

林清玄讚美孩童

關於父母,他這樣寫道:“佛家稱‘假使有人,為于爹娘,手持利刀,割其眼睛,獻于如來,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讀到此處,不禁心如刀割,涕泣如雨。”

他也針砭時弊,關注人生苦諦。梵華君至今猶記那句:“黑白自有其美,彩色也有其虛妄的一面”,又是何等精彩。

但即使體驗痛苦,也不能放棄生活的信心,用林清玄的話講,要“永遠保持發芽的心情”。

就在昨天上午9點32分,他還發了條微網志:

在穿過林間的時候,我覺得麻雀的死亡給我一些啟示,我們雖然在塵網中生活,但永遠不要失去想飛的心,不要忘記飛翔的姿勢。

林清玄的最後一條微網志

林清玄的最後一條微網志

在此,梵華君也想借先生之語,寄託哀思,結束此文:

在歲月,我們走過了許多春夏秋冬;在人生,我們走過了許多冷暖炎涼,我總相信,在更深更廣處,我們一定要維持著美好的心、欣賞的心,就像是春天想到百合、秋天想到芒花,永遠保持著預約的希望。

願先生在更遠更深處,永留美好之心、欣賞之心。天寒露重,望君保重!

送別

送別

文字:李芳

圖片來自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洛陽龍興寺沉睡千年重見天日,熱貢唐卡在菩提伽耶開展

下一篇:梵華日報|敦煌古樂奏響“世界音樂之都”,台灣作家林清玄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