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2018,重拾高麗王朝的佛國記憶

2019-01-22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大高麗918-2018:輝煌的挑戰”特展

“大高麗918-2018:輝煌的挑戰”特展

西元918年,高麗太祖王建結束朝鮮半島紛爭割裂,以開京(今朝鮮開城)為都,建立統一的王朝。1918年為該王朝建國1000週年,然半島此時正處於日本殖民者的蹂躪與踐踏之下,難以慶祝,因此當歲月年輪推進至1100週年時,就顯得意義非凡。

為慶祝此盛事,自2018年12月4日至2019年3月3日,南韓國立中央博物館推出“大高麗918-2018:輝煌的挑戰”特展,旨在集中展現高麗王朝璀璨奪目的文化藝術成就。

該展分為四大部分,即“以開京為中心的物産交流盛況”、“寺廟之路”、“茶文化”以及“燦爛的工藝”。其中,“寺廟之路”章節吸引了梵華君的注意。梵華君翻譯、整理出部分精品,望與諸位共用,同赴一場千年前的佛國之旅。

王與其師

此次展覽,高麗太祖王建與其師希朗祖師千年後的“重逢”,本該為一大亮點。

希朗大師雕像  高麗 10世紀 幹漆木製  高82釐米  海印寺聖寶博物館藏

希朗大師雕像

高麗 10世紀 幹漆木製

高82釐米

海印寺聖寶博物館藏

希朗大師幹漆木製雕像,製作于930年前,如今在南韓海印寺中收藏,此為首次對外展出。展現僧侶真人音容笑貌的造像,在南韓僅此一尊。

高麗太祖王建像  高麗 10-11世紀 青銅  高138.3釐米  平壤朝鮮中央歷史博物館藏

高麗太祖王建像

高麗 10-11世紀 青銅

高138.3釐米

平壤朝鮮中央歷史博物館藏

王建青銅像出土于開城顯陵,太祖及神惠王后正是長眠於此。這尊朝鮮半島唯一留存的國王雕塑,高138.3釐米,如今收藏于平壤朝鮮中央歷史博物館。最初造像入土時,身著綾羅,腰配玉帶,但1992年挖掘時,衣服早已腐蝕無蹤,只留下玉帶。

兩尊造像因特殊關係,若放置於一起,更顯無價。新羅、後百濟、泰封三國鼎立時期,王建在政治上處於守勢,希朗大師從精神上給予其莫大的幫助,高麗建國後,大師被尊封為國師。如果説王建是高麗王朝的政治象徵,那希朗大師應該就是高麗王朝的精神象徵。

希朗大師像側面

希朗大師像側面

兩尊造像自建造起至今還從未謀面。在現場,觀眾並未有幸見到二者共聚一堂的盛況,因為朝鮮方出於某些考慮,尚未同意將展品借出。

南韓國立中央博物館表示,已準備好展覽空間與條件,翹首期盼太祖王建像的到來。

太祖王建像展覽處目前為空

太祖王建像展覽處目前為空

高麗大藏經板

至今從未出過山門的高麗大藏經板,在本次展覽中公之於眾。此前其一直藏于海印寺,是難得一見的稀世展品。

南韓海印寺全景

南韓海印寺全景

正如中世紀歐洲修道士每日祈禱、抄寫聖經,高麗僧侶們的日常,便是抄寫佛經。從抄寫到印刷,東西方的印刷文化,依託著信仰,實現了史詩般的騰飛。而《大藏經》的意義,絕不止于佛經聖典、宗教信仰,更蘊藏著人類的智慧與夙願。

該大藏經板,是南韓最古老的木刻經板,也是現存世界唯一刻有漢字佛經的木板,因其在高麗時代刻製,故為“高麗大藏經”;又因經板數達八萬多塊,又作“八萬大藏經”。

高麗大藏經板 大方廣佛華嚴經板  壽昌年刊版  高麗 1098年  南韓海印寺藏

高麗大藏經板 大方廣佛華嚴經板

壽昌年刊版

高麗 1098年

南韓海印寺藏

該經板長70釐米,寬24釐米,厚度為2.6至4釐米。重約4公斤。經文共有1496種,6568卷。其內容是由主管此項目的秀吉大師參照契丹大藏經和初祖大藏經等經文製作的。它被評為初期木板製作術的寶貴資料,表面由漆樹樹脂漆刷而成,刻有文字經過760年之後依然清晰可見,至今仍可印刷。它幾乎囊括亞洲地區佛教經典的全部內容,不僅量大,且保存完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産名錄。

世界各地來的佛畫佛像

高麗繼承于新羅,融匯過去傳統,並與周邊國家活躍交流,最終形成了開放多元的文化盛況。

《阿彌陀來迎圖》  高麗 14世紀  義大利國立東洋藝術博物館藏

《阿彌陀來迎圖》

高麗 14世紀

義大利國立東洋藝術博物館藏

這幅收藏于義大利國立東洋藝術博物館的高麗佛畫,色彩華麗,筆觸細膩。由於朝鮮王朝的佛教抑制和戰亂,高麗佛畫大部分已遺失或被賣出,現在南韓國內僅有10余幅。全世界目前大約共有160多幅,大部分都收藏在日本,歐洲有17幅左右。

本幅作品中,阿彌陀身著紅衣,上有精緻金色蓮花唐草圖樣,目視下方,伸出右手,引領死去的人前往西方極樂世界。雖然背光有些許修補痕跡,但整體來説保存十分良好。

《地藏菩薩圖》  高麗 14世紀 絹帛彩色  104.3 x 55.6釐米  南韓李氏三星美術館藏

《地藏菩薩圖》

高麗 14世紀 絹帛彩色

104.3 x 55.6釐米

南韓李氏三星美術館藏

高麗畫中的地藏菩薩,與大部分經書描繪不同,與中國敦煌壁畫中的地藏菩薩像倒是頗為相似。但該畫中,菩薩耳露出頭巾之外這一點,又顯現出與敦煌壁畫之不同。菩薩戴頭巾,右手持寶珠,左手垂下,未持錫杖,耳露出頭巾之外,面相圓潤豐厚,並呈現出世俗化的特點。

此作品再現了地藏菩薩從地獄解救苦難眾生的情景。上半部分突出本尊佛, 下半部分描繪其他人物,遵循了高麗王朝時期佛畫的基本構圖特徵。

木雕阿彌陀如來坐像  日本 平安時代 12世紀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木雕阿彌陀如來坐像

日本 平安時代 12世紀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高麗與各國之交流,史書中也僅有只言片語,但這些現存的美術作品,卻充分再現了那個時代的欣欣向榮。

雖未能親臨現場,但僅從圖文資料中,梵華君已然感到,高麗王朝是開放的王朝,既沒有抵制前朝遺留文化傳統,更沒有排斥外來文化交流。在與各國相融相通中,這方土地孕育出多姿多彩的文化成果。單從佛教藝術來講,或強悍有力,或優雅細膩。觀者若能親自到達現場,必能重拾屬於1100年前的佛國記憶。

文字整理:李芳

圖片來源於網路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雲南臨滄南傳佛教舉行燒白柴儀式,香山寺景區暫時關閉

下一篇:梵華日報|洛陽龍興寺沉睡千年重見天日,熱貢唐卡在菩提伽耶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