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保利秋拍推出清宮造像精品,妙雲智珠紫極光華|一拍即合

2018-12-04 | 文/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12月9日下午,北京保利2018秋拍“妙雲智珠 紫極光華——重要佛教美術清宮禮佛”將推出諸多佛教藝術造像,其中既有成對亦有單品。這些展品造型精美,蘊含深厚的歷史人文積澱及美學價值。

清 乾隆 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清乾隆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尺寸:龕高79.5cm,佛尺寸不一

風格:漢藏(北京宮廷)

材質:紫檀嵌檀香、黃楊木、銅及銅鎏金

估價:RMB 6,500,000~8,500,000

佛龕以葫蘆為樣,造型別致,異常華麗。紫檀為主機板材,質地堅硬細膩、色褐凝重,嵌飾有檀香、黃楊木雕,其中檀香木表現鎏金綬帶,工藝十分考究,盡顯皇家氣派。下承方幾式底座,形制新穎,穩重大方。整體紋飾與乾隆宮廷佛像陳設起呼應之用,清代傢具的功能性和雕刻紋飾的獨特性可見一斑。佛龕在清宮佛堂中佔有顯要位置,也是官式建築和宗教建築造型的縮影,因此每個細節均設計嚴謹,且各式奇珍匯成一器,此非造辦處所造不能。

清乾隆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清 乾隆 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藏傳佛教作為清宮廷最重要的信仰之一,在乾隆時期達到鼎盛。從乾隆二十二年至四十七年間(1757-1782),清宮基本按照統一模式先後修建和裝修八座佛樓,並且在寢宮之內、內宮深處,有多處大大小小佛堂,供禮佛供奉之用,以奉藏傳佛教法器和佛像為主。

清乾隆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清 乾隆 葫蘆形佛龕一對及銅佛十一件

此龕集中濃縮了乾隆時期造像特徵的精華,既體現了清代皇室奉佛之虔誠,也折射出帝王后妃對於世壽綿長的希冀與嚮往。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尺寸:高97cm

風格:漢藏(北京宮廷)

材質:銅漆金

估價:RMB 3,200,000~4,200,000

此尊菩薩立像體量碩大,銅質精良,左臂于體前,右臂當胸,雙手原應持物,現已遺失。菩薩面相沉靜,面龐飽滿方圓,額頭寬闊,五官刻劃清晰,雙眼下視,鼻子挺拔,頭絲絲可見,束高髻,原應配有花葉寶冠。前胸及腰披掛傘狀纓絡,嵌飾寶石,符合清代宮廷造像的程式化特徵。菩薩裸上身,下身著群,裙腳如魚尾般散開,雙足赤裸而立。整體氣質沉穩莊嚴,當為清代乾隆時期重要寺廟供奉。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由於乾隆皇帝本人精通和信奉藏傳佛教,他在紫禁城和承德外八廟共建了八座六品佛樓,按照下品、上品、上上品、瑜伽品和般若品這些佛教修行的等級,鑄造了數千尊佛像,體量小且數量大,為市場上所常見。而與此同時,還鑄造了一部分大體量造像,通常在三世佛及五方佛的體系中配以二十四菩薩,供奉于北京及承德的重要寺廟之中,具有極為鮮明的時代特徵。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此尊菩薩像即為乾隆時期造像風格的代表之作。當時,佛教造像通常面相較康熙時飽滿,額頭寬而隆,臉型偏方圓,五官刻畫程式化,鼻子有的簡略做出三個面,呈三角體,挺拔而有力度,與康熙時期相對寫實的眼眉及臉型有較大區別;其上眼瞼向下垂,彎度明顯,呈法相森嚴的俯視眼神,時代風格極強,明顯區別於同時期其他地域之造像面貌。京畿多處寺廟及承德外八廟作為清代皇家寺廟,保存了數量眾多的金銅造像,而大體量的造像組合卻并不常見。這些造像通常工藝十分考究,儀軌森嚴,鑄造之時已有明確的供奉環境與意旨。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清 乾隆 銅漆金菩薩

在湯姆森理查德1870年所拍攝的原北京黃寺大殿所供奉的菩薩組像中可見極為相似的菩薩立像。與此尊立像相同,二者皆軀體豐滿,肩膀寬闊,雙腿并攏,身纏飄帶。此尊菩薩原本亦應配花葉寶冠,飄帶纏身,從其儀軌森嚴的面容與披掛中可以認定應為乾隆時期鑄造,為清代宮廷乾隆時期皇家寺廟菩薩造像組合中重要的遺存。

清 雍正-乾隆 銅鎏金文殊菩薩

清 雍正-乾隆 銅鎏金文殊菩薩

尺寸:高36.2cm

風格:漢藏(北京宮廷)

材質:銅鎏金

估價:RMB 3,000,000~5,00,000

清代宮廷造像做工精細,風格成熟,為漢藏融合式風尚的成熟期。康熙、雍正及乾隆三朝宮廷造像則將蒙古、漢地的造像精粹相融合,並於此之上,以藏傳佛教的風格和鑄造工藝,創造性地發展出更加華美而具雄闊氣度之佛像風格。此尊文殊菩薩無論從造型或工藝,均顯示出極高的藝術品質。展現出清代宮廷金銅佛造型藝術之鮮明特點,其工藝精湛,品相完好,而今仍舊保留有完美的宮廷氣息,難得尤甚。

清 雍正-乾隆 銅鎏金文殊菩薩

清雍正-乾隆銅鎏金文殊菩薩

其發髻高束,頭戴五葉寶冠,面龐圓潤,彎眉長目,相容靜謐,為造像量度中的標準樣式。身體略向右邊倚斜,上身袒露,佩戴瓔珞釧環等。右手高擎寶劍,表示菩薩的智慧如利劍,能斬斷一切煩惱與愚癡;左壁攀附的蓮花上奉經書,代表般若智慧浩瀚如經卷。

清 雍正-乾隆 銅鎏金文殊菩薩

清雍正-乾隆銅鎏金文殊菩薩

菩薩下著長裙,衣薄貼身,全跏趺坐于蓮花寶座上,蓮座為雙層束腰仰覆蓮座,上下各緣飾連珠紋一週,束腰深陷,蓮瓣三層且極為立體,幾件清雍正時期造像之蓮座可作參考,具有相似的時代風貌。

清 雍正-乾隆 銅鎏金文殊菩薩

蓮花臺座底部

這種蓮花臺座形式極為特殊,為典型的雍正時期風格特徵。可參照帶“大清雍正年制”款清雍正銅鎏金彌勒菩薩像“大清雍正年制”北京保利2017年春季拍賣會Lot 6016,及清雍正銅鎏金綠度母像北京保利2016年春季拍賣會Lot7386;通過幾尊造像的蓮花臺座形式以及藝術風格對比分析,可以得知這種束腰深陷、蓮瓣刻畫極為立體的蓮臺形式是雍正時期比較典型的藝術表示手法。同時,其鼻短且正面看呈三角錐形,為康熙後期,將漢藏風格中融入蒙古造像特徵之後所産生的獨特的面貌,是雍正到乾隆宮廷造像開臉的標準樣式。整件作品體量較大,比例結構精準,與造像量度經中所列明尺度極為相似,表現出強烈的西藏造像的影響,在漢傳造像祥和儒雅、柔美慈祥之感中,為菩薩這一形象注入了一種強健英武之氣,為雍正到乾隆時期宮廷造像中難得一見的範例,品相及封底皆完好,極為難得。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尺寸:高22cm

風格:西藏 扎什倫布寺

材質:黃銅燒古、面部泥金、銅鎏金

估價:RMB 3,000,000~4,00,000

大威德金剛梵語稱“閻曼達嘎”,意為“死亡的征服者”,藏語譯為“怖畏金剛”,關於這個稱呼有一個傳説,相傳閻魔天曾經以牛首人身的形象四處屠戮無辜的生靈,使西藏陷入血雨腥風之中。文殊菩薩在眾生的求救聲中,也化現出水牛頭,又變化出八面、三十四臂、十六足,顯示出比閻魔天更高的威力,最終降伏了它,所以大威德金剛之名也因其“有伏惡之勢,謂之大威;有護善之功,謂之大德。“威”是表示降伏惡魔的威猛力量,“德”是代表智慧摧破煩惱業障,他是藏傳佛教尊奉的主要本尊之一,同時也是東密、臺密尊奉的重要本尊。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此尊正面為水牛頭,面有三目,象徵閻羅王,頭戴骷髏冠,長角突出,項飾人頭長鏈。中間一層一頭,呈憤怒像,頭戴骷髏冠,為吃人夜叉,名參怖;頂層一頭,為其本尊文殊菩薩形象。三十四臂分置於左右兩側,手持不同法器,其持物各有寓意,但主旨在於表現本尊大勇猛、大無畏的功德,中央二手左手持嘎巴拉碗,右手持鉞刀,並擁抱左手托顱碗、右手持鋮刀的明妃金剛起屍母。有十六條腿,左右各八條腿,其中右八腿彎屈,左八腿伸展,展立於束腰蓮座上,十六足各踏天王、女明王及飛禽走獸等。後背拱門型火焰狀背光。下承單層覆蓮座。背光及底座鎏金,更添華麗。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清 17世紀 大威德金剛

扎什倫布寺的造像尤受清宮珍崇,在清宮所藏各類造像中,有四百餘尊“札什璃瑪”,其風格高度統一,與本尊在藝術特徵上亦極為一致,工藝精細,造型生動寫實不拘泥,銅質厚重,用料考究,雕工精緻細膩,表面打磨光潔,尤其是身後所飾鏤空火焰背光,展現工匠強大的藝術功底,主尊肢體飽滿有力,所承蓮座形制相同。本件拍品造型複雜程度極高,加之主尊法器與火焰背光保存完整,殊為難得,是清初扎什倫布寺風格造像珍貴的實例。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

尺寸:高32.4cm

風格:西藏 扎什倫布寺

材質:銅鎏金、嵌松石

估價:RMB 2,000,000~3,00,000

近年來,扎什倫布寺風格造像頻頻現身國內外藝術品市場,受到市場及收藏界的普遍青睞,充分體現了這一造像風格的優勝特質。誠如它在市場的表現一樣,扎什風格造像在西藏造像藝術史上曾風靡一時,影響非凡,它源起于後藏的扎什倫布寺,而後播及西藏廣大地區,成為清代西藏地方普遍尊崇的官樣造像風格。至今西藏各大寺廟尤其是格魯派寺廟仍然遺留有這一風格造像的大量精美作品。此次北京保利拍賣公司推出的這兩尊佛陀弟子像就是扎什風格造像的典型代表,它們不僅以鮮明的藝術特徵展現了清代西藏扎什風格的藝術風貌和工藝特點,而且還以獨特的造型姿勢反映了扎什造像大膽而非凡的審美追求。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左)

這兩尊弟子像造型特徵基本相似,皆為站立姿勢,身軀扭動,臀部後翹,呈明顯的三折枝式;頭部渾圓,圓頂無,面形圓潤,五官端正,相貌莊嚴;上身著袒右肩袈裟,右肩覆有袈裟角,下身著僧裙。唯手印和持物有別,其中一尊左手當胸托缽盂,右手下垂,作持握狀。其持物為錫杖,已失。另一尊左手下垂托圓缽,右手當胸作持握狀,持物亦為錫杖,已失。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

清 17世紀 目犍連、舍利佛(右)

二像身後和身下均有背光和蓮座相陪襯。背光由圓形頭光和舟形身光相連而組成,外緣飾以整齊的火焰紋,火焰如燃燒一般富於動感,又似開放的花瓣具有極強的裝飾性。蓮座為圓形束腰形式,上下邊緣裝飾連珠,雙層蓮瓣肥厚飽滿,上下對稱分佈,造型及裝飾也極為美觀。蓮座下封底及裝藏完好無損,保持了尊像神聖的宗教特性。整體而言,兩尊造像造型大方,體態優美,工藝精細,保存完好,尤其是二者成對出現,殊為難得,在風格、工藝和題材上均表現不俗,具有十分重要的藝術和宗教價值。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尺寸:高39cm

風格:西藏

材質:銅鎏金、嵌松石

估價:RMB 1,600,000~2,600,000

從造像欣賞看,與14至15世紀金銅造像相比,16至17世紀的如意輪勝樂金剛頭部上揚,進而使造像的視野更加開闊,男尊主面莊嚴沉靜注視明妃的神情使得原本環抱的雙身像毫無俗人想像,這是藏傳佛教雙身造像的最高境界;男尊主面與其餘三面的12隻眼睛將造像的視野擴展到三維空間,從而使象徵智慧與慈悲的雙身本尊成為曼荼羅宇宙的中心;同時,造像以明妃金剛亥母鑲嵌了綠松石的、流暢變化的瓔珞將雙身像合圍成一個不可分離、但又飄逸輕盈的整體,消弭了金屬造像的沉寂,具有了雙身像具有的生命活力。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此外,本尊金銅造像形體優美、頭部、軀幹與肢體比例合度、鎏金明快,17世紀以後出現的大量如意輪勝樂金剛金銅造像大都是在此類造像風格上發展起來的。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明 16世紀 勝樂金剛

從金銅像裝飾工藝來看,藏傳佛教金銅佛寶石鑲嵌技術自15世紀前後的丹薩替造像達到頂峰,隨後逐漸衰微,此尊如意輪勝樂金剛綠松石為早期淺綠色綠松石,鑲嵌技術可以看做是後期作品的範本。

文字:北京保利拍賣官網

圖片:雅昌藝術網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奈良當麻寺迎紅葉觀賞季,《還珠格格》“小鴿子”出家

下一篇:梵華日報|福州彌陀寺坍塌引關注,中援柬文物工作者獲王國騎士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