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作品集珍,三幅佛畫一窺“大千世界”|一拍即合

2018-11-02 | 文/謝平安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11月16日,廣州華藝國際拍賣公司2018秋拍揭幕,其中專場拍賣“大千世界——張大千作品集珍”備受關注。張大千,原名張正權,後受戒得受法名“大千”。張大千一生與佛畫的源遠很深,他的作品富含佛理,無論是山水、花鳥、乃至人物佛像皆透露出清靜自在、超脫出塵的禪意佛緣。

此次專場拍賣,張大千的三幅佛畫位列其間——《天女散花圖》靈動飄逸、《無量得福圖》質樸寧靜、《無量壽佛圖》以簡制繁。

1936年作 天女散花圖

天女散花圖

尺寸:高約130cm,寬約53cm

風格:天女 

質地:紙本 

估價:2800萬-3800萬人民幣

大千先生作為一位全能型畫家,山水、人物、花卉、翎毛,無所不涉,且均有佳構傳世。僅人物一項,便有仕女、高士、仙道佛氏等等,亦無所不包。其中借佛教典故在凈土俗塵之間神遊暢想之作,又以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最為集中,最為精妙,為人所愛。

“天女散花”為佛教典故,事出《維摩經觀眾生品》:時維摩詰室有一天女,見諸大人都在聽維摩詰説法,便現其身,以天花散向諸位菩薩、大弟子上。花至諸菩薩即墜落,唯至大弟子著身不墜,天女於是説道:結習未盡,花著身耳。這是一則非常有名的佛經故事。

張大千以“天女散花”為題材的作品至遲創作于1933年12月,他曾參照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圖》中一位天女的形象,為其摯友謝玉岑畫了一幅《散花天女》,題詩云“説法青蓮九品臺,天花病榻亦低徊。偶逢一笑禪心定,那有阿難著體來。”1934年夏天,大千又在北平頤和園作《天女散花圖》,並有題詩:“偶聽流鶯偶結鄰,偶從禪榻許相親。偶然一示維摩疾,散盡天花不著身。”1935年3月,大千在蘇州網師園作《天女散花圖》,畫有雙題,其中一題所錄就是上面這首詩。

而1936年為現時已知張大千“天女散花”題材作品創作數量最多的一年,“三月本”題曰:乙亥秋日洛陽友人家見唐人壁畫,莊嚴璀璨,讚嘆頂禮,得此象,越歲寫成並記。後再題《三姝媚》一詞:“天風吹不斷,惹嬌紅紛飄,墮愁沾怨。瑟瑟雲裳,擁翠軿無奈,鳳恬鸞懶。月姊相逢,曾記得,霞綃親剪。病起維摩,煩惱依然,鬢絲嗟晚。誰念春光迴換。嘆幾度隨潮,淚痕同散。一榻枯禪,任世間兒女,夢蔥魂蒨。觸處華空,環佩杳,歌塵棲扇。盡有情緣彈指,余香未浣”;另一幅《散花天女》與“1933年本”為同一稿本;十二月再作一幅《天女散花圖》,也就是本文敘述的這幅。此外,1937年另有一本,畫有三題,其中一題與本幅題詩相同,另一題為《三姝媚》。

天女散花圖

眾所週知,大千先生1941年西上敦煌臨摹壁畫後,人物畫為之一變。然而,早在三十年代,張大千就開始探索人物畫的變革之路。葉恭綽曾説:“人物畫一脈自吳道玄、李公麟後已成絕響,仇實父失之軟媚,陳老蓮失之詭譎,自清三百年,更無一人焉。”力勸大千先生棄山水花卉專精人物畫,振此頹風;1935年,北平琉璃廠清秘閣書畫店出版了《張大千畫集》四大冊,並由陳半丁、齊白石、溥心畬、于非闇等十一人共同為之作序,其中對大千的藝術多有中肯評價,並希望其在人物畫方面作重點努力,以“為中國藝術接續光榮歷史”。毫無疑問,張大千受到莫大的鞭策,他的多幅“天女散花圖”都是以唐人筆法繪出,用筆絹秀,設色雅麗,或追摹唐宋名跡,或汲古出新,是大千先生早年明清一路人物畫與臨摹敦煌壁畫後人物畫的另一個境界,亦是其人物畫發展脈絡的重要一環。

1936年春天,大千曾舉辦過一個畫展,作品達數十幅,當時藝文記者陸丹林特別推崇其中一幅《天女散花》,表示:“那張《天女散花》,可説是全部作品中最偉大最昂貴的作品,他(大千)從前也畫過兩張,都給人出高價購藏,但是藝術是一天比一天精進,這一張是取法唐人壁畫,和以前的相比,筆路來得超脫……”陸丹林先生提及的這幅《天女散花》具體是哪一幅,暫無法考究,但由此可知,擬唐人筆法畫風的天女散花題材作品,在當時可謂極具開創性,十分為時人所重,眾多作品中屬最昂貴的一類。

 天女散花圖

本幅《天女散花》作于1936年12月,畫中天女手捧蓮花腳踏雲霞而來,衣袂輕,姿色端詳,寶冠服飾、衣帔花紋、瓔珞項鍊等莫不依唐代風尚,雍容華貴。天女凝神,眉目間有所品察,左上角大千題詩云:“説法青蓮九品臺,天花病榻亦低徊。偶逢一笑禪心定,那有阿難著體來。”畫以詩而顯其意,頗得意味。從畫面佈局和人物造型來看,本幅與1935年創作的“乙亥本”最為相似,無論是天女的開臉、姿態,還是裙裾衣帶飄舞的方向、雲層的佈局,甚至是題跋的位置都如出一轍,堪為“姐妹篇”。所繪人物皆氣象安詳嫻靜,造型線條的運用圓潤自如,轉折之處則頓挫有力而富節奏感,盡顯唐人氣度。

從兩幅畫的開臉特徵中,不難發現,畫中的天女應是以和他相識相戀的朝鮮少女池春紅的容貌為本所繪製。張大千和池春紅這一段艷史,是大千一生無數風流韻事中,最為淒美的一樁,讓張大千終身引以為憾。

天女散花圖

1927年張大千應日籍老友江藤濤雄的邀請赴朝鮮遊覽,結識藝妓池春紅。這位朝鮮少女當時負責照顧大千的生活,結果日久生情。張大千不僅曾為這位紅顏知己賦詩多首,其中以倣《長恨歌》所作的《春娘曲》最為有名,也最纏綿悱惻,更一度將兩人合照寄送二夫人黃凝素,期望黃同意納池為妾。其後雖因家人不同意而作罷,但張大千三四十年代唸唸不忘的,仍然是這位引起他無限感懷的朝鮮佳人,不僅詩詞每每及之,更多形諸筆下,時為飛天,時為紅拂,不一而足。及至二戰結束,大千得悉春紅在戰爭期間已因故過世的噩耗,悲痛萬分,立刻親筆寫下“池鳳君之墓”一紙碑文,托老友帶往南韓,為春紅修墳立碑。直至1978年,大千應邀到漢城(首爾)畫展,方有機會到春紅墳前上香致祭,了卻他多年的心願。

天女散花圖

張大千是風流居士,入世既深,又有佛家思想,故能將韻事雅繪,表現得恰到好處。此時再次展閱這幅《天女散花》,當是感觸良多,此軸《天女散花》亦由此更添珍貴之處。值得一提的是,此《天女散花》為原裝舊裱,配有清代粉彩瓷軸,甚為別致。為民國實業家、上海民華染織廠創辦人、謝稚柳的表兄王有林舊藏。王有林與其子王南屏皆為中國書畫的收藏大家,精於鑒賞,藏品既豐且精,涵蓋宋元珍品,以及明清大小流派的重要書畫代表。現藏于故宮博物院的米友仁《瀟湘奇觀圖》即為王家舊藏。王有林藏有不少張大千早年書畫精品,囊括山水、人物等,本幅即為其一。

1943年作 無量得福圖

無量得福圖

尺寸:高約64cm,寬約37cm

風格:菩薩 

質地:紙本 

估價:450萬-650萬人民幣

三十年代,一眾名家為《張大千畫集》作序時稱“大千臨摹古畫之功夫,真是腕中有鬼”,徐悲鴻亦直讚其藝術之天才為“五百年來第一人”,已然可謂傳統派大家。及此高度,張大千又反思中國畫發展至此時已是文人當道,感嘆“中國繪畫發展史簡直就是一部民族活力衰退史”。以此為由,四十年代初張大千遠涉敦煌,證史闕,稽古制,開啟一段對中國畫“六法藝事之所祖”的尋根溯源。敦煌地處古絲綢之路要道,莫高窟營建的千餘年間見證了中原與西域的文化碰撞與融合,是記錄了從兩晉以來藝術文脈的殿堂寶庫。

無量得福圖

張大千為滿壁古代繪畫所折服,認為是“歷代傑作,國畫至寶”。僅為還原佛教壁畫之敷色傳統,便專門從塔爾寺聘請三位畫僧專事調製顏料,其此時繪事所用畫材之精,所費心力之深可見一斑。故創作於此時期的張大千臨倣敦煌畫風之作精品倍出,每有面世均獲矚目。陳寅格評價這一段經歷:“何況其天才特具,雖是臨摹之本,兼有創造之功,實能于吾民族藝術之上別辟一新境界”,言簡意賅地指出了張大千此行不僅對於其自身收穫了開啟藝術上乘境界之機緣,亦為我國文化藝術追摹上古掀起影響深遠的嶄新風氣。此幅《無量得福》,則正是創作于張大千禮佛敦煌的第三載,魏晉唐宋繪畫之氣韻高古已得之於心,應之於手。

無量得福圖

追摹敦煌古畫,張大千的原則是“完全一絲不茍”,在把握形象的同時也對壁畫之精神內涵有了更深一層的繼承與認識。

《無量得福》繪一尊菩薩結跏跌坐禪定凝思,運線若春蠶吐絲,筆力遒勁而筆尖圓勻。所繪衣紋服飾流暢靈動,一氣呵成,有曹衣之古拙,又蘊吳帶之飄逸,倣能靜中生動。敷彩優選以傳統工藝錘鍊之染料,追摹古畫千年前之光彩神奕,顯色沉著莊重,華而不艷。開臉顯示出法相的慈悲與端莊,傳遞著外不著相,內不動心的靜謐與智慧。總體而言,畫面造型美而不媚,古樸執著。

菩薩身披素衣,腰縛羅裙,雙手相和,意指合十法界于一心,虛化合掌狀如蓮蕾,有花開見佛之意,象徵修養與和平。頭頂“日月寶珠冠”,《華嚴經》卷載“是為菩薩摩訶薩施寶冠時善根回向,為令眾生得第一智最清凈處智慧尼妙寶冠故”。三面鑲嵌琉璃摩尼珠,摩尼者為“離垢”之意,佛經説此寶珠不為垢穢所染,“凡意中所需財寶衣服飲食種種之物,此珠悉能生出,令人皆得如意”,代表圓滿與清凈。寶冠上飾新月,月中托日,象徵對光明的崇拜。 

無量得福圖

此種形制為波斯薩珊王冠裝飾,在敦煌則常見於唐以前之菩薩像,是多元文化交融之存證。菩薩身披項圈式短瓔珞與盤狀蓮花紋胸飾,則尚未顯隋唐以後造像瓔珞飄動,繁縟華麗之富態,推測係以敦煌北朝時期菩薩像為藍本,存高古之氣,可謂“冷以野山林之氣勝,溫以樸寧靜以致遠”。佛法雲,創作佛像本就是一種修行弘法的志業,也是積功德、行善緣的佈施,張大千虔繪之《無量得福》,菩薩的外在藝術美感與內在精神信仰完美和合,詮釋著大道無聲、大美無言的智慧,當為有緣之人恭迎供養。

1935年作 無量壽佛圖

 無量壽佛圖

尺寸:高約134.5cm,寬約66cm

風格:佛 

質地:紙本 

估價:150萬-250萬人民幣

縱觀張大千的藝術生涯和繪畫風格,可以總結為三個階段:“師古”、“師自然”和“師心”。他40歲前“以古人為師”,遍臨古代大師名跡,積累了深厚的傳統功力。這幅《無量壽佛》作品右側題字及佛像造型,一看便知從金冬心而來,這也是張大千早期人物畫的特點。此幅《無量壽佛》延續了張大千高士人物的特徵,略向上揚的側面蛋形頭像,也是大千高士畫中最常見的角度和風格,無量壽佛濃髯卷髮,雙目微啟,作冥想狀,垂手盤坐于蒲草團上,淡赭紅色塗抹面龐及袈裟,信手點染的鬢髯眉發,自有鬱茂的質感。衣褶線條拙重,筆勢生澀,頗有蒼勁渾樸的趣味,與其他人物畫流暢細勁的線條截然不同,此種筆墨意趣一直持續到大千晚年對“簡勝於繁,拙勝於巧”藝術理念的追求。

 無量壽佛圖

張大千對無量壽佛的表現,寄寓了他對多福多壽的祈願。此幅《無量壽佛》作于1935年,正是民國多災多難之時。根據作者題識:“所願見世不見刀,兵除一切苦厄,同生斯世,一切眾生鹹期同福。”表達了張大千虔心禮佛,為人民祈福的美好願望。書畫領域內的佛教藝術,融合了佛家信仰積澱,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對於畫家來説,繪製佛教題材繪畫,除了自身的信仰之外,更多地還是表達一種對人世美好的祝願。

  無量壽佛圖

張大千一生創作“無量壽佛”題材的作品無數,代表了他的敬佛之心,是他懷著虔誠的心仔細創作,因此每一件作品具為精品。全作構圖上以山石為背景,以赭石、石青交替皴染,突出了山石的質感,同時也烘托了畫面的氛圍。山腳與中景不過多描繪,人物置於前景正中,簡潔而有神。右上方題以“佛經”,畫面下部再題作畫時間、緣由,印章參差錯落,成為畫面的有機組成部分,為大千早年人物佳作。

資料來源:華藝國際拍賣公司官網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西夏文物精品展將開幕,蘇州西園寺未來或將免費開放

下一篇:梵華日報|敦煌研究院問鼎中國品質獎,紀念巨讚法師誕辰活動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