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蠢萌禪畫展:靈魂畫手的別樣魅力

2018-10-09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仙�禮讚”展

“仙禮讚”展

説起禪,大夥腦海中都會涌現一個詞彙——冥想。確實如此,不過,禪除了冥想就沒別的了麼?

當然不是,從9月15日至10月28日,在位於東京的出光美術館中,透過一場名為“仙禮讚”的展覽,你會發現禪明媚別致的一面。

仙(1750-1837),即仙義梵,是日本江戶時代的一位臨濟宗古月派僧人,以其詼諧獨特的禪宗繪畫聞名於世。他出生於如今日本岐阜縣關市的一戶農家,11歲進入寺廟剃度,40歲成為聖福寺的住持,晚年隱居寺內,通過自己擅長的趣味繪畫向普羅大眾教授禪學。閒暇時間,他喜好于山水之間行腳,並收集各種奇珍異石。可以説,他在相當悠閒自得的氛圍中度過了自己的一生。

仙�畫作《賞花》

仙畫作《賞花》

從近花甲之年起,他開始大量創作書畫,題材十分廣泛,從佛像、風景、動物、植物到人文風土。作品皆為水墨,筆觸十分敏銳、自然且富有幽默感。他的作品在當時就很受推崇,到府求畫者絡繹不絕,即使放在如今,那些畫作依然深受廣大民眾喜愛。

除了仙曾居住寺院外,收藏其作品最多的當屬出光美術館、福岡市美術館及九州大學文學部。為迎接建館150週年,出光美術館特地將三大美術館的作品共132件聚集于一起,這是自1986年仙圓寂150週年紀念展以來的最大規模回顧展。

如果你上了年紀,髮際線越來越靠後,體型也愈發肥胖,在衰老的路上一騎絕塵,不用難過,在仙的作品中,你能找到一絲絲安慰。

他這樣評價自己的作品:“我這些用刷子和墨舞弄出來的玩意兒,不是書法,也不是繪畫哦。”

從嚴格意義上將,他作品的最大魅力,並非來自細膩的技巧、精緻的構圖,而是用自然敏銳的筆觸,信手勾勒出的一種不拘小節。有人説他,他是日本卡哇伊文化的鼻祖,他的卡通繪畫,不僅是當時和後世的快樂源泉,更成為一種推廣禪宗哲理的積極方法。

展覽共分為五個章節,即“長壽乃天賜之物”、“盡力必得福報”、“美好的回憶”、“隱居生活”以及“與友人一起”。

《老人六歌仙畫讚》

《老人六歌仙畫讚》

以《老人六歌仙畫讚》為代表的第一章節作品,用相當幽默的筆墨,描繪探討出該如何活好天賜的生命。面對生老病死,仙積極樂觀的人生觀,可窺見一斑。

第二章,仙最為世人稱道的經典之作幾乎匯聚於此,如《指月布袋畫讚》、《一圓相畫讚》和《○△□》。雖然仙過上了隱居生活,但其向世人傳達禪宗精神的赤誠之心始終不變。

《指月布袋畫讚》

《指月布袋畫讚》

《指月布袋畫讚》中,正在指月的布袋和尚以及可愛孩童的笑臉,對生活的豁達態度躍然紙上,可以説十分治愈了。圖中雖未直接描繪月亮,但通過指月布袋的故事,人們自然聯想到月亮極其圓滿的含義。

《一圓相畫讚》

《一圓相畫讚》

圓相,指真理之圓滿與絕對,又稱一圓相。在禪宗文化中,描繪一圓以象徵真如、實相或眾生皆具佛性等等。《一圓相畫讚》表現了悟道圓滿的心境,旁邊還附上有趣的讚文:“把這個當成茶子吃掉吧”,與嚴肅的禪學表達方法不同,這幅圖賦予圓相更為幽默豐富的含義。

《○△□》

《○△□》

這幅《○△□》,只有簡單的圓、三角和四方形,並未配有讚文,其寓意眾説紛紜。圓形寓意圓滿,那三角形與四方形又象徵何物呢?有人説它們體現了禪修悟道的不同階段,也有人解讀其為宇宙的三大元素,也許“無解”,才是仙最想要的結果呢。

《書畫卷》(局部)

《書畫卷》(局部)

第三章的作品,以《書畫卷》為代表作,記錄了仙晚年生活中遇到的人文風土。仙的書法技藝,主要於此章節集中呈現。

第四章中出現了很多可愛的動植物,如《芭蕉蛙畫讚》、《坐禪蛙畫讚》、《貓之戀圖》、《龍虎畫讚》等。從諸多主題輕快的畫作中,人們可以體會到,仙的晚年生活是何等閒適愉悅。

《芭蕉蛙畫讚》

《芭蕉蛙畫讚》

芭蕉葉下,青蛙眼睛豆大,姿態憨厚,十分幽默風趣,用如今的話説,蠢萌得不要不要的。

《坐禪蛙畫讚》

《坐禪蛙畫讚》

蹲坐的青蛙,臉上挂著一個壞笑,旁邊潦草的字跡寫下讚文曰:“如果坐禪就能成佛”,寓意修行者不可僅以坐禪形式修佛。青蛙臉上的壞笑、嘲笑,更為驚世寓意增添了不少效果。

《貓之戀圖》

《貓之戀圖》

《貓之戀圖》中,貓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起來十分靈動,左側的讚文,也仿佛活了起來,隨著貓呼嚕呼嚕的聲音上下飛舞。

《龍虎畫讚》

《龍虎畫讚》

看慣了別人家龍虎的威猛雄壯,再看仙之版本,實在蠢萌可愛。左側有讚文曰:“是貓乎?是虎乎?原是和堂內啊!”,右側有讚文曰:“這是啥?我説龍,人家笑,我也大笑”。畫完還用讚文對自己的作品自嘲一番,這樣的豁達也是沒誰。

第五章節,以《涅槃圖》為首,展出了仙與友人共創完成的作品。

《涅槃圖》

《涅槃圖》

《涅槃圖》為仙好友齋藤秋圃繪製,仙及其他友人題讚。畫作以輕鬆明快的筆觸,勾勒出涅槃這一佛教中最為經典的場景。

仙的朋友眾多,有僧侶、儒生、畫師、書法家等。俗話説,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看來,在仙的影響下,他的好友們也紛紛變得“逗比”起來。

《岩上觀音圖》

《岩上觀音圖》

因長期處於完全為男性的環境中,仙的人物作品幾乎全部為男性,只有一幅圖,可以清晰的界定為女性,那就是《岩上觀音圖》。觀音菩薩為慈悲女神,仙在描繪其臉部和身體時,用了十分精緻的筆法,以此表現氛圍的寧靜與平和。

與大部分輕鬆歡快的畫風不同,這幅僅有的女性圖,體現了仙創作時內心的虔誠及莊重感。

以蠢萌的畫作體現禪意,仙也可稱為日本繪畫史上的一朵“奇葩”了。習慣了以敬畏之心修習佛法,像仙這樣用幽默好玩方式表達的,倒也十分別致。

作者:李芳

圖片來源於出光美術館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中國人對佛教文化的貢獻(上):保存佛教文化資料

下一篇:梵華日報|星雲大師親臨人文世界論壇,新國劇《西遊記》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