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醍醐寺絕世珍寶再亮相 領略真言密教宇宙魅力

2018-09-17 | 文/李芳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

“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

兩年前,上海博物館第一場重磅展覽,展出了來自日本京都的“醍醐寺藝術珍寶”,此後,展覽又移至陜西歷史博物館,兩地參觀人次共超過八十萬。

今年,醍醐寺珍寶再度亮相。“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將先後在東京三得利美術館、福岡九州國立博物館展出,其中,東京三得利美術館展覽時間為9月19日至11月11日,福岡九州國立博物館展出時間為明年1月29日至3月24日。與上海、陜西相比,此次展出品類更為豐富,國寶與重要文化財産佔比更大。日本本土的人們可近距離領略36件國寶、60件重要文化財産的傾世魅力。

日本醍醐寺

日本醍醐寺

世界文化遺産醍醐寺

唐代,正統密教自印度傳入中土形成“唐密”,而空海將唐密帶回日本,形成了“東密”——即“真言宗”。據史料記載,唐密在晚唐時期因大規模毀佛運動便逐漸衰落,明代下令廢逐後便失傳。空海大師帶回日本所創立的真言宗,成了唯一碩果僅存的一支。

醍醐寺,為空海徒孫聖寶理源大師于西元874年所建,是對空海教法闡述的延續與傳承。該寺位於日本京都市伏見區,為真言宗醍醐派總寺,在日本佛教史中具有重要地位。

醍醐寺是一座世代相傳的“木文化”與“紙文化”寶庫。該寺于1994年作為“古都京都的文物”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産,寺中的金堂、五重塔等許多建築物也被指定為日本“國寶”。自創建以來,醍醐寺在僧侶、天皇、貴族、武士、民眾等眾多人的祈禱中孕育著其獨自的歷史,同時也傳承著文化。現在,除了供奉在建築物及諸殿堂內的神像之外,其餘的文物被收集在總面積為一千一百坪的“靈寶館”內。這些文物是醍醐寺的寺寶,其中包括75522件國寶,425件重點保護文物,其他未被指定的佛像、繪畫等文物約有30萬件(其中古文書約10萬件)。

展覽分為四個章節,即“聖寶與醍醐寺”、“真言密教的修習”、“法脈傳承——與權力的聯繫”以及“義演與醍醐寺重建”。那些舉世無雙的佛教造像和書畫藝術珍品,將引領人們在歷史的長河中探索遊弋,從平安時代直至近代。

醍醐寺美景

醍醐寺美景

聖寶與醍醐寺

相傳,聖寶理源大師在上醍醐山上遇到山神橫尾明神顯靈指點,得到了靈泉——醍醐水,並建造了一座小廟以供奉準胝和如意輪兩尊觀音像,此為醍醐寺的前身。

之後,由於醍醐、朱雀、村上三位天皇信仰佛教,醍醐寺僧眾依照醍醐天皇的願望于延喜七年(907年)又建造了藥師堂。直至五大堂落成,上醍醐寺院建築就此完成。延長四年(926年)釋迦堂建成,而後天歷五年(951年)五重塔的矗立,標誌著下醍醐寺院建築的落成。此後,醍醐寺作為真言宗小野流派的中心寺院在佛教史中佔有重要地位,並繼續獲得不少當權者的支援,山上和山下所有寺院建築都得到徹底修繕。永久三年(1115年)三寶院建成完工,醍醐寺整體建築規模由此基本確定。

本章節對聖寶理源大師當年如何建立醍醐寺的機緣進行了概述,通過眾多精美展品,讓觀眾走進那段千年前的歷史。

理源大師坐像 吉野右京作   江戶時代延寶二年(1674)

理源大師坐像 吉野右京作 

江戶時代延寶二年(1674)

國寶 醍醐寺緣起  江戶時代

國寶 醍醐寺緣起

江戶時代

國寶 大日經開題 空海作  平安時代

國寶 大日經開題 空海作

平安時代

真言密教的修習

密教教義對普通人來説極為晦澀,空海牢牢記得惠果大師的話——“不假圖畫不能相傳”,即需要繪畫、雕刻、法具等佛教藝術,來幫助傳教。

聖寶堅定地傳承了這一思想,用造像和繪畫等藝術形式來表現宗教的精神內涵。

本章節通過展出大量藝術珍品,表達著真言密宗的宏大世界觀。

國寶 藥師如來坐像與二脅侍  平安時代

國寶 藥師如來坐像與二脅侍

平安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如意輪觀音坐像  平安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如意輪觀音坐像

平安時代

國寶 文殊渡海圖  鐮倉時代

國寶 文殊渡海圖

鐮倉時代

10.jpg

國寶 訶梨帝母像 

平安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不動明王圖像信海手繪  鐮倉時代弘安五年(1282)

重要文化財産 不動明王圖像信海手繪

鐮倉時代弘安五年(1282)

重要文化財産 五大明王像  從左至右:大威德明王、軍荼利明王、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剛夜叉明王  鐮倉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五大明王像

從左至右:大威德明王、軍荼利明王、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剛夜叉明王

平安時代

國寶 五大尊像  從左至右:大威德明王、軍荼利明王、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剛夜叉明王  鐮倉時代

國寶 五大尊像

從左至右:大威德明王、軍荼利明王、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金剛夜叉明王

鐮倉時代

五大尊像之不動明王

五大尊像之不動明王

法脈傳承——與權力的聯繫

真言宗自平安時代以來,大致分為以仁和寺為中心的廣澤流和以醍醐寺為中心的小野流兩個流派。小野流下又分六支,其中以三寶院為依託的“三寶院流”為中堅流派。三寶院自創建以來一直是下醍醐的中心,醍醐寺歷代座主多出自這裡,法脈延續至今。

醍醐寺的部分座主(住持),社會影響力巨大,並與不少當權者建立緊密聯繫。如賢俊就獲得了室町幕府第一代徵夷大將軍足利尊氏的支援,滿濟則同時獲得包括足利義滿在內的三位將軍的擁護。

觀眾通過本章節展品,可對醍醐寺的法脈傳承及其與當權者的聯繫窺知一二。

國寶 三國祖師影  鐮倉時代

國寶 三國祖師影

鐮倉時代

天長印信 後醍醐天皇手書  南北朝時代延元四年(1339)

天長印信 後醍醐天皇手書

南北朝時代延元四年(1339)

重要文化財産 理趣經 足利尊氏手書  南北朝時代延文二年(1357)

重要文化財産 理趣經 足利尊氏手書

南北朝時代延文二年(1357)

義演與醍醐寺重建

在醍醐寺的發展歷史上,第八十代座主義演絕對是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和豐臣秀吉關係非常密切。1596年,豐臣秀吉來到醍醐寺,看到五重塔有點瀕臨倒塌的樣子,提出一定要修復,同時還考慮修繕寺院、廟堂。現在醍醐寺的建築,除了五重塔保持著建造之初樣式,其他建築都曾經被毀壞過,後又在豐臣秀吉的支援下重建。豐臣秀吉在五重塔修建期間,常來醍醐寺,他因寺中美景而萌生了舉辦賞花會的念頭。1598年,在豐臣秀吉提議下,醍醐寺舉辦了一場賞花盛會,之後該活動一直保留至今。豐臣秀吉在“醍醐賞花會”之後,對 “醍醐賞紅葉會”也充滿期待,設計三寶院庭院。遺憾的是,他在當年夏天就去世了。豐臣秀吉去世後,醍醐寺又得到他的兒子豐臣秀賴的大力支援,仁王門和如意輪堂相繼重建,1606年,上醍醐開山堂重建完成,標誌著醍醐寺經歷秀吉和秀賴父子兩代的復興工程結束。

本章節展品將帶領人們重新走進醍醐寺那段與權力交織的重建歲月。

豐臣秀吉像  江戶時代

豐臣秀吉像

江戶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醍醐花見短冊  安土桃山時代慶長三年(1598)

重要文化財産 醍醐花見短冊

安土桃山時代慶長三年(1598)

重要文化財産 三寶院表書院障壁畫之柳草花圖(上段)  安土桃山時代

重要文化財産 三寶院表書院障壁畫之柳草花圖(上段)

安土桃山時代

1537172169489616.jpg

重要文化財産 扇面散圖屏風 俵屋宗達作

江戶時代

如果當年錯過了上海與西安的展覽,不妨到日本,欣賞一下來自醍醐古寺延續千年的藝術奇跡。

作者:李芳

圖片來自“京都·醍醐寺:真言密教的宇宙”展覽官網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新時代中國佛教史研討會召開,河西走廊佛教文化論壇舉行

下一篇:梵華日報|第十四屆因明學術研討會開幕,麥積山試行實名購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