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孜爾石窟遺失海外壁畫影像“回家” 千年微笑再綻放

2018-07-20 | 文/葛蕾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克孜爾石窟

克孜爾石窟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西方掀起了西域探險熱潮,俄羅斯、英國、法國、德國、日本等國的探險隊紛紛將目光聚焦在了新疆的克孜爾石窟。

克孜爾石窟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佛教石窟,也是西域地區現存最早、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洞窟類型最齊備、影響廣泛的佛教石窟寺遺存。

但是自西元3世紀開鑿以來,克孜爾石窟飽經自然與歷史的變遷,許多洞窟損毀嚴重,更令人扼腕的是,大量克孜爾石窟壁畫精品流失海外。

傷痕纍纍的克孜爾石窟

在一百多年前的那些西域探險活動中,俄、英、法、德、日等國探險隊先後來到位於新疆拜城縣的克孜爾石窟。這些探險隊考察過後,都從克孜爾石窟帶走了壁畫、彩塑等珍貴文物。其中,德國探險隊在克孜爾石窟揭取的壁畫最多,前後四次去克孜爾,總共揭取了近500平方米。俄羅斯探險隊也前後來過五次,日本探險隊則有三次。

為什麼這些探險隊都蜂擁至此?

克孜爾石窟地處天山南麓、蔥嶺以東,介於阿富汗巴米揚石窟和敦煌石窟之間,現存洞窟349個,壁畫近4000平方米,以及少量的彩繪泥塑遺跡,是龜茲石窟的典型代表,表現了從西元3到西元9世紀佛教藝術在龜茲地區的傑出創造和高度成就。

作為克孜爾石窟文化源頭的古龜茲地區曾是絲綢之路中道的必經之地,與敦煌同樣為古印度、古希臘、古伊斯蘭、和古中國四大文化體系唯一的匯流之地。在佛教東漸、文化融合的歷史過程中,作為龜茲文明最典型代表的克孜爾石窟不僅具有無法代替的文化意義,也是絲綢之路留給全人類的藝術瑰寶,早在1961年即與敦煌、故宮一同被列為首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找尋散落的遺珠

名稱:金剛力士 位置:第77窟右甬道內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III8839 尺寸:57x40cm

名稱:金剛力士

位置:第77窟右甬道內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III8839

尺寸:57x40cm

名稱:舍利塔 位置:第171窟右甬道內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538 尺寸:66x29cm

名稱:舍利塔

位置:第171窟右甬道內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538

尺寸:66x29cm

名稱:説法圖局部 位置:第186窟主室右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 MIK III 8846 尺寸:68.5x55.5cm

名稱:説法圖局部

位置:第186窟主室右側壁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 MIK III 8846

尺寸:68.5x55.5cm

石窟是佛教藝術的綜合體,由石窟建築、壁畫、彩塑三位一體構成。19世紀20年代,克孜爾石窟壁畫被西方探險隊肆意切割與肢解,使它們脫離了母體——石窟,留下的是斑斑斧痕、滿目瘡痍,給石窟的整體研究工作造成了無法估量的損失。

目前海外收藏的克孜爾石窟壁畫中的大部分保存在德國,其次是俄羅斯,還有一部分散藏在法國、英國、匈牙利、美國、日本和南韓等國的博物館和美術館內,另外還有一部分散落在私人手中。

自1998年起,新疆龜茲研究院開始關注流失海外的克孜爾石窟壁畫。院研究人員先後赴德國、美國、日本、法國、俄羅斯和南韓的博物館和美術館,調查流失海外的克孜爾石窟壁畫等文物。2012年,新疆龜茲研究院和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的合作進入實質性階段;2016年,新疆龜茲研究院啟動了和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的合作。

經過20年長期艱苦的努力,在世界範圍內收藏克孜爾石窟壁畫最多的兩大博物館支援下,新疆龜茲研究院現已收集到海外8個國家20余家博物館和美術館收藏的465幅克孜爾石窟壁畫的高清圖片。

目前,經過對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克孜爾壁畫進行反覆研究比對,大部分壁畫已經在洞窟中找尋到了其原始位置,並將這些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壁畫高清影像圖通過數字技術復原到了虛擬洞窟壁面的原始部位,與洞窟原壁現存壁畫渾然一體,恢復了克孜爾石窟壁畫的歷史本來面貌。

珍寶復原現世

名稱:龜茲供養人 位置:第184窟主室前壁下部門道左側 收藏地: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 館藏編號:BD870(德藏編號MIK III8372a) 尺寸:73x50cm

名稱:龜茲供養人

位置:第184窟主室前壁下部門道左側

收藏地:俄羅斯聖彼得堡艾爾米塔什博物館

館藏編號:BD870(德藏編號MIK III8372a)

尺寸:73x50cm

名稱:比丘 位置:第212窟主室左側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8401c 尺寸:56.5×36.5 cm

名稱:比丘

位置:第212窟主室左側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8401c

尺寸:56.5×36.5 cm

名稱:婆羅門 位置:第212窟主室右側壁下部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8399 尺寸:41.5x35.5 cm

名稱:婆羅門

位置:第212窟主室右側壁下部

收藏地: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館藏編號:MIK III 8399

尺寸:41.5x35.5 cm

從1998年到2018年,整整20年。20年間,新疆龜茲研究院的研究人員終於把克孜爾石窟這塊大拼圖給拼好。為了展示20年的成果,在國家藝術基金的支援下,龜茲研究院與木木美術館合作開展“海外克孜爾石窟壁畫及洞窟復原影像展”。

展覽展出流失海外的克孜爾石窟壁畫復原影像,選取克孜爾17、38等兩個1:1完整的倣真復原洞窟和118、110、67、1174個數字虛擬復原洞窟和137塊倣真壁畫復原作品,詮釋流失海外克孜爾石窟壁畫與克孜爾石窟間的關係,完整展示了克孜爾石窟藝術的高度成就。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將展覽細細地看了個遍,感慨道:“在8個國家20多個博物館,他們居然能找出這麼多,真的了不起。克孜爾自上世紀50年代建立保護所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了幾代人,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經過克孜爾幾代人長期堅守、艱辛的奉獻,才取得了喜人的成就。我想對為新疆克孜爾做出貢獻的領導和學者們致以我崇高的敬意。”

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

國寶回歸:龜茲王族頭部像(圖片來自網路)

國寶回歸:龜茲王族頭部像(圖片來自網路)

國寶回歸:五髻的神秘人

國寶回歸:五髻的神秘人

國寶回歸:青金石藍的天人

國寶回歸:青金石藍的天人

除“海外克孜爾石窟壁畫及洞窟復原影像展”外,木木美術館開設了“僧侶與藝術家”展,展出其收藏的三塊龜茲壁畫。

木木美術館在2016年時收藏了一件克孜爾石窟壁畫——所繪的是一個女性頭像。這件頭像壁畫背面題有德國探險隊的精確題記,與哈佛大學博物館館藏克孜爾壁畫題記擁有高度一致性。可推測其為1914年德國探險隊第四次赴克孜爾石窟科考時由馮·勒科克切取,並帶回德國。

馮·勒科克將包括這件壁畫在內的部分文物出售給美國各大博物館及美術館,經多次可考的輾轉後,這件壁畫長時間停留于日本,並曾一度被誤認為是柏孜克裏克石窟壁畫。龜茲研究院研究員趙莉在經過長時間對比研究後,確認此為克孜爾石窟第 171 窟主室前壁左側下部龜茲王族頭部像。

陳列在木木美術館二樓房間最深處的克孜爾女性頭像在燈光下散發出溫柔的光芒,猶如位於我國西北的新疆克孜爾石窟,偏于一隅卻光芒萬丈。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觀看展覽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觀看展覽

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院長常沙娜觀看展覽

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院長常沙娜觀看展覽

龜茲研究院院長徐永明發表致辭

龜茲研究院院長徐永明發表致辭

龜茲研究院研究員趙莉發表致辭

龜茲研究院研究員趙莉發表致辭

(記者:葛蕾 攝影:劉迪)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梵華日報|敦煌與抖音簽合作,福建開展主要寺院負責人培訓

下一篇:北宋刻《妙法蓮華經》典藏版面世 原尺寸復刻珍貴古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