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泠印社春拍佛教藝術專場:青銅觀音坐像氣勢雄渾|一拍即合

2018-07-06 | 文/葛蕾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西泠印社創立於清光緒三十年(1904),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學,兼及書畫”為宗旨,其金石篆刻技藝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稱。

成立於2004年12月的西泠印社拍賣有限公司,以中國書畫為核心,廣及中外名人信札手稿、古籍善本、金石碑帖、名家篆刻及印石、珍品田黃、歷代名硯、文房瓷雜、造像藝術等二十多種門類。

在今年春季拍賣會的“華藏寶相·中國歷代佛教藝術專場”上,西泠拍賣推出149件拍品,包括宋元明清多個朝代的木雕、石雕、銅鎏金等佛造像。我們從中選取了九件拍品,與君共賞。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估價RMB: 3,500,000-5,500,000

高:142cm

元代,我國重新實現了大一統的政治局面,國家統一帶來了文化藝術的廣泛交流與融合,也帶動了佛像藝術的新成長。元代統治者對各種宗教採取相容並蓄的政策,而對其中的佛教尤其崇重,使得佛教與佛教美術再次有了長足的發展。而元代藏傳佛像藝術的傳入為內地佛像藝術輸入了新鮮的血液,豐富了內地佛像藝術的形式與內容,也極大的促進了漢藏佛像藝術的交流與融合。這一時期的內地傳統造像延續了宋代的寫實之風,但在整體造型上比宋代有氣勢,軀體渾厚,肌肉飽滿,姿態舒展,體量碩大,雄渾中體現了元代強盛的政治、經濟和文化風貌,進而影響了明代內地造像的風格,成為其雕塑語言中重要的範本。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此尊觀音即為這一時期雄渾氣勢的代表作,從其銅質與風格看,應為南方作品,而考慮其材質與體量,非一般民間所能為,應當為重要寺廟專門鑄造。此尊觀音臉龐與明代相比更加的圓潤、飽滿,與宋代大足石刻中的佛像造型幾乎一脈相承,與四川省博物館中的一尊石雕佛頭造型也極為相似。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此尊觀音頭戴兜帽,帽冠中央一化佛,然此化佛與我們常見的盤膝而坐的阿彌陀佛不同,此為雙手合十的阿彌陀佛之立像,身型芊細,從衣式和身型上看有宋代遺風。軀體壯實,漢地風格十分明顯,如與開封博物館藏水月觀音菩薩像相比,二者在面容與氣勢上當屬同一時間之創作,而開封博物館造像則帶有更明顯的藏式風格,此尊在帽冠、衣紋、瓔珞等處仍保有較為強烈的中原特色。胸前雕刻人物作為瓔珞裝飾,也是這件觀音的亮點所在。因為這類表現手法一般出現在宋元時期,且存世極少。此尊觀音胸前所懸墜飾的題材應為“童子拜觀音”。這一典故出自《華嚴經 入法界品》,經中提到善財童子,每次參見善知識和菩薩時都會雙手合十,頂禮膜拜;其衣緣處鏨刻纏枝蓮紋,纏枝蓮紋的表現粗曠有力,且與明代鏨刻的程式化相比,又多了分隨性。此類纏枝蓮紋的表現手法與大足石刻中的表現有相似之處。

元/明•青銅觀世音菩薩坐像

此尊觀音的蓮臺也是一大特點之一。此蓮臺分為三層,而每層蓮瓣上都鑄有一菩薩。通常我們能看到毗盧遮那佛佛座的蓮瓣上鑄有化佛,意為“千佛繞毗盧”。由此凸顯出毗盧佛的重要性。據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載,觀世音菩薩亦稱觀世音自在、捻索、千光眼,具有不可思議之威神力,於過去無量劫中已然成佛,名為正法明如來。然以大悲願力,欲發起一切菩薩廣度眾生,而示現菩薩形。由此,我們也找到了這樣製作的依據。而在蓮台下方正面亦浮雕渡海觀音通景圖,其中表現的山、海之元素可能來自《華嚴經》與《妙法蓮華經》中關於觀音現身説法、救海南的南印度落珈山,刻繪生動細膩,充分體現了佛教在當時給予信眾的精神力量。 

如此一尊體量碩大,工藝精湛,造型特殊的宋元時期觀世音坐像實屬難得,據此可判斷應為同時期佛教供奉之珍品。  

明•銅蓮花手菩薩坐像

明•銅蓮花手菩薩坐像

明•銅蓮花手菩薩坐像

估價RMB: 1,000,000-1,500,000

高:53cm

蓮花手菩薩是觀世音菩薩的另一個稱號。西元6~10世紀時,在古印度斯瓦特地區很流行蓮花手菩薩之自在式坐姿造型,或是一腳彎曲,另一腳支撐於地的隨意式立姿造型。到了12~15世紀時期,蓮花手菩薩造像更是廣見於尼泊爾、西藏,慈悅的開臉,豐盈多姿身軀,極盛一世,之後這樣的造型風格也在中原流傳開來。救度六道眾生的菩薩,造像大多以持蓮花為標誌,以立姿為首席,坐姿造型亦深受喜愛及重視。大多數蓮花手菩薩來自藏地或尼泊爾、印度,此尊蓮花手觀音則是出自漢地。 

此作品尺寸較大,高54公分,精煉黃銅制。銅胎厚度適宜,整體鑄造精良,打磨及細節處理十分到位。華冠五葉後有一小化佛,刻畫精細。雙目靜思,鼻梁挺拔,嘴角微揚,寬肩細腰,腰部略由右向左扭轉,身披棉帛,胸前、手臂及腕上飾有纓絡手環及釧帶。左手中指和拇指相捻成説法印,右手則安放於右膝施與願印,坐姿呈右舒相,右腳掌踏一蓮花,臺座上的蓮花瓣立體精緻,兩旁另開兩朵小蓮花。此等大尺寸造像及工藝水準,非官家不可企及,應為中原地區漢藏風格蓮花手觀音之精品。 

清•沙縣木雕水月觀音坐像


清•沙縣木雕水月觀音坐像


清•沙縣木雕水月觀音坐像

估價RMB:900,000-1,200,000

高:83cm

此尊水月觀音頭戴花冠,額際方圓,雙頰豐腴,耳側髮辮搭肩,胸前飾有瓔珞,端莊慈祥,頗極丰姿。觀音上身穿袈裟,下身著長裙,遊戲坐於山石之上,衣襟飄逸靈動。左臂倚靠幾座,右手自然垂放於右膝,端莊閒適。裙擺從臺座垂下,波浪紋的裙褶婉轉自然。此觀音雕刻細節精緻,服飾紋理以金漆描繪,典型的福建地區造像手法。 

 大理•木胎漆彩普賢菩薩坐像 

大理•木胎漆彩普賢菩薩坐像

大理•木胎漆彩普賢菩薩坐像

估價RMB: 800,000-900,000

髙:57cm

大理國(913~1253)相當於中原地區的五代至南宋時期,以白蠻族為政治主權,盛行佛教。大理國的疆域涵蓋了現今的雲南、貴州省,位處中國領土西南,建國者為段思平,前朝為南詔。大理國之盛世持續至13世紀中葉,直到元朝大蒙古國忽必烈皇帝“革囊渡江”,將之消滅。滅國之後,當地仍然由被元朝任命為大理世襲總管的段氏所管理。 

佛教傳入洱海地區約是在西元8世紀,南韶中後期十分盛行,並於大理時期達到鼎盛。不僅被推崇為國教,更因皇室信奉佛教,全民興佛。“葉榆三百六十寺,寺寺半夜皆鳴鐘。伽藍殿閣三千堂,般若宮室八百處”,葉榆指的即是大理;此詩充分地描述了當時佛教的盛況。 

在佛教造像歷史中,宋、金、遼、大理國這兩百年,也就是10~13世紀,各地區造型較易混淆,然而大多仍以宋代之中原風格為依歸。雖然宋朝強國環伺,國力式微,但遼、金等國亦信奉佛教,因此,即便是遠在西南地區的大理,也都深受到來自中原的佛教文化所滋養,而出現近似於宋代風格的造型。佛像之製作地區不易分辨的情況,因1980、90年代逐漸有許多國外博物館合併研究而改善,對於宋代、金代、遼代或大理等造像已有清楚的識別標準。 

在目前國內外公私收藏中,大理地區的金銅造像多以阿嵯耶觀音、立姿觀音比較常見,但木雕由於其保存不易的特點,大理地區的木雕造像及其少見,更別説是普賢菩薩這一稀少的佛種了。 

歷史上,木雕佛像無論在印度還是中國都十分流行,是佛像藝術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品種,在佛像藝術史上具有獨特的地位和影響。然而,由於木雕像不易保存,容易毀壞,現存實物同其他種類佛像相比明顯不足,而早期造像尤其稀少。這一情形在國際佛像藝術品市場上産生了重要影響,直接導致市場上木雕佛像為人爭相追捧、價格居高不下的奇特現象。 

木雕佛像具有三個特點:一是不易保存,存世稀少;尤其是好的宋元佛像,更是可遇而不可求。二是木雕佛像的製作過程有別於金銅佛像,金銅佛像講究的是加法,也就是我們常説的塑。而木雕講究的是減法,一刀下去便無法更改,這就更加的考驗藝術家的水準;三是木雕佛像為古代工匠一刀一刀雕出,手到心到,具有真正的原創性,最能體現古人的審美與心境。 

此尊大理普賢菩薩坐像,全跏趺坐於蓮臺之上,左手作與願印,右手結説法印。束髮結冠。容貌圓潤溫婉,眉彎眼長,法相慈祥,典型的大理地區的開相。身體修長,衣褶飄帶明顯的延用了宋代造像的特徵,衣褶的處理疏密得當,流暢自然,富有韻律感。每一刀都傳達著藝術家對於佛像的虔誠之心。仔細看去,菩薩身上殘留的原彩和金漆依然向我們昭示著此尊菩薩的歲月曆史。寬大的蓮瓣向我們展示出他的年代,蓮瓣座下的大象坐騎匍匐於地,顯得寧靜而虔誠。此尊普賢菩薩即以中原隋唐菩薩塑像為範本,在髮冠、面容、瓔珞等細節則體現了更多受南亞及東南亞所影響的大理本土的塑像風格,無論是普賢這一題材還是其藝術造詣,都可以視為大理國造像的巔峰之作,值得永藏。  

明•銅騎吼觀音坐像


明•銅騎吼觀音坐像


明•銅騎吼觀音坐像

估價RMB: 800,000-1,000,000

高:62cm

此尊觀音束髮高髻,頭戴花冠,寶繒飄拂於耳際,面龐圓腴,雙目垂俯,相容慈祥和熙。上身比例呈現永樂造像的典型製式,圓潤的弧度更顯雍容莊嚴。著菩薩裝束,披帛順肩而下,身著天衣綢裙,佩戴瓔珞釧鐲,裙裳於腿部分層裝飾卷草花卉,或梅花,或蔓草,或連珠紋飾,作工極為精細考究,是明代早期永宣風格的典型特點。左手當胸結説法印,雙肘均搭靠在三彎腿半圓幾上,雙手捻葉莖,順臂而上,於雙肩開蓮花各一朵,左肩蓮花上棲黃鸝,右肩置凈水瓶,這是漢地觀音造像的標識之一。觀音呈自在坐姿,安坐與獅子之上,左腳踏地,足下生小蓮臺。獅子四肢跪伏,張口吐舌,雙耳微垂,四爪著地,孔武有力,雕刻栩栩如生,與觀音的寧靜慈祥形成強烈對比。獅子身上的瓔珞雕刻精美,與觀音的華麗遙相呼應。獅子背負鞍韉,裝飾如意雲頭和龍紋,尾纓挺立,典型的漢地造像風格,尾卷垂蓮座上。覆仰蓮座上下為聯珠紋,渾圓飽滿,蓮瓣飽滿舒展,內緣紋飾呈卷草狀。菩薩、蓮座漆金,雖經日久磨損,卻隱含金光,閃閃耀目,憑靠半幾施綠漆,獅口、鞍施朱漆。足見明式造像豪華繁褥,注重裝飾的特點。 

整尊造像造型大氣,做工精細,紋飾繁瑣,盡顯富麗之感,融合了永宣宮廷造像的風格和西藏地區造像的裝飾風格,極盡精巧之能,是一件具有皇家造像氣質的上乘之作。

宋•銅鎏金觀音頭像


宋•銅鎏金觀音頭像

宋•銅鎏金觀音頭像

估價RMB: 800,000-1,200,000

高:30cm

此銅鎏金觀音菩薩頭像,面相端雅,風格造型獨特,據錄,為山中商會舊藏。日本山中商會是二十世紀上半葉國際最大的中國古董銷售商之一。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旋即對日宣戰,山中商會紐約、波士頓及芝加哥三分店的全部庫存,則悉數作為敵産為美國政府沒收並於1944年公開拍賣。這是美國政府結束日本山中商會在美財産之最後一系列拍賣,為山中定次郎自1897年自美創立山中商會首拍後的結束曲。而此件宋代銅鎏金觀音頭像便是這場拍賣中的重要一件。

宋•木胎羅漢坐像

宋•木胎羅漢坐像

宋•木胎羅漢坐像

估價RMB: 700,000-900,000

髙:83cm

羅漢像佛教美術在唐宋時期存在著兩種逆向發展趨勢,一方面還不斷有高僧西行求法,帶回經象,作為真經和造像範式,另一方面則是隨著佛教的中國化和三教歸一與相互融匯、滲透,佛教造像也越來越世俗化了。佛、菩薩造像還不能完全脫離造像儀軌,羅漢形像則有著表現上的相對自由。羅漢是一群來自現實世界的人物,所表現的實際上是中國禪僧的生活世界。唐宋禪僧中就有不少富於學識,能詩文,善書畫,與文人學者有密切交往的高僧大德。這類羅漢的面相屬於現實生活中那種聰明、睿智、幹練,又具有相當文化修養的人物類型。 

這尊是山西宋代的一尊羅漢像,宋代水準高超且大尺寸木造像存世極少,世界各大拍場成交價格屢屢創新高。此尊羅漢像,且尺寸碩大,品相完好,面相瘦削,顴骨很高,雙眼深邃,五官和顏面與頭部骨骼、筋肉、血脈的解剖關係、細部的起伏變化都有清楚明確的交待,似在參禪苦修,又似帶有慈祥的笑意,似乎難以捉摸表情後面深藏的內心世界,似乎還保留有早期西亞造像的特點,且與山西長子崇慶寺的北宋彩塑羅漢風格如出一轍。通過面相的刻畫,也通過人物動態與面部表情的呼應、聯繫,達到心理刻畫的深度,越過外在表像,揭示人物的內心世界,塑造者具有很強的寫實造型技巧。 

此像身著通肩式袈裟和僧裙,露出前面的胸骨,逼真寫實,左手握拳舉起,右手按伏住右腿很有力度,雙手的關節彎曲塑造有些西方造像的寫實手法,衣著袈裟柔軟輕薄,緊貼身體,衣紋簡括自然,突顯了開相的出彩雕刻,側面看頭披風帽的身體稍向前傾,頭披風帽儼然一位富有智慧、生動的得法尊者,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和收藏價值。 

十七世紀•合金銅尊勝佛母坐像


十七世紀•合金銅尊勝佛母坐像

十七世紀•合金銅尊勝佛母坐像

估價RMB: 250,000-350,000

髙:32.5cm 

尊勝佛母,又稱“頂髻尊勝佛母”。佛母在兜率天説法時,以“陀羅尼”經咒救度王子,因此尊勝佛母有救度之功。尊勝佛母的巨大影響力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它的陀羅尼經咒廣泛流傳,被認為具有防災的功能,所以在寺廟或寺院前的經幢頂上所刻幾乎均是此尊的咒語,在皇家陵墓地宮、貴族死者的經被上也採用此咒;另外,她也被看作是壽神,與無量壽佛和白度母共同組成“長壽三尊”的著名組合廣為人知。 

這尊尊勝佛母腿部錯銀錯紅銅工藝精細,體量巨大。佛母三面八臂,每面三目,微露笑意,結跏趺安坐。面容慈祥,施涂泥金,頭戴寶冠,耳下墜耳鐺,八臂位置、手勢各異,富於動感,優雅寫實。身形健美,腰肢纖細,具有女性的獨特撫媚。項圈、瓔珞、手鐲、臂釧、腰帶等飾物一應俱全,製作精細。上身袒露,下著薄裙,衣紋流暢自然,充滿輕柔質感。 

明•銅鎏金自在觀音坐像


明•銅鎏金自在觀音坐像

明•銅鎏金自在觀音坐像

估價RMB: 600,000-800,000

高:46.5cm(帶座)48cm

自在觀音,被認為是觀世音菩薩三十三種化身之一,代表著面容俊美、姿態典雅的觀音形象。在諸多大乘經典,如《楞嚴經》、《法華經》、《華嚴經》中,都有關於其的記述、可見信仰之廣泛。事實上,在早期印度及唐、五代—宋金時期的中國中原地區大乘佛教藝術中,描繪自在觀音題材的雕塑作品亦十分流行。

此尊自在觀音呈遊戲坐,左手支地,右手自然搭於右膝,寬肩束腰,體態勻稱,造型優美,手腳刻劃寫實。面相豐滿圓潤,眉目細長,雙目微合,神態安詳。高髮髻,頭戴花冠,正中端坐阿彌陀佛化佛,是觀音菩薩身份的重要標識。耳垂圓珰,雙辮垂肩,胸前飾有多個“U”形連珠式瓔珞,腰係束帶,下身著長裙。衣緣鏨刻有花紋帶,生動自如,採用了漢地造像的寫實性表現手法。尤其是腰間束帶具有鮮明的明代漢地造像風格特徵。整體衣紋生動寫實,飄逸流暢,表現出高超的工藝水準。如今,如此尺寸的明代銅鎏金觀音坐像已不多見,而自在坐觀音更為稀有,值得珍藏。

圖文來源:西泠印社拍賣公司官網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帝國、商業、宗教:佛教與全球化的歷史與展望

下一篇:梵華日報|功夫大師齊聚嵩山少林武林大會,日本黃檗宗禪畫展開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