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尊典型扎什倫布寺風格造像,曾引領西藏寫實風尚|一拍即合

2018-06-14 | 文/黃春和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北京保利2018春季拍賣會將於6月下旬強勢來襲,其中一件17世紀的扎什倫布寺風格的銅鎏金密集金剛讓人眼前一亮。

在清代西藏佛教造像藝術舞臺上,堪稱具有時代特色的造像風格當推扎什倫布寺風格無疑,它在繼承前代藝術風格的基礎上,繼續朝著民族化方向發展,形成了高度寫實的藝術風尚,開創了一個充滿現實主義藝術氣息的全新時代,為趨於衰微的西藏佛像藝術書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成為西藏佛教藝術史上的最後絕響。這一寫實風尚流行普遍,影響深廣,不僅成為清代整個西藏地區的主流風格,而且影響到西藏東部、內地宮廷、蒙古、不丹等廣大地區。今春北京保利推出的這尊銅鍍金密集金剛像就是這一寫實風格的典型代表作品。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此像為三頭六臂雙身形象。三頭成排而列,分居中左右三個方位,分別象徵懷愛、息災和伏魔三種功德。三頭皆戴五花冠,頭頂共束一塔狀高發髻,雙耳上下佩戴耳花和圓形大耳環。面形飽滿方正,五官刻畫清晰生動,雙眉緊鎖,張口齜牙,表情半怒半靜,完全依循尊像的儀軌而來。全身結構勻稱,軀體、手臂及雙腿造型規範,姿態舒展自如。上身飾瓔珞,下身著僧裙,腰間束寶帶,腰帶下亦綴以連珠式瓔珞,雙肩披帔帛,手足戴釧鐲。衣紋寫實自然,身軀及小腿部可見的翻捲飄動的衣褶,質感頗為強烈。結跏趺端坐于雙層束腰蓮花寶座上,六手各持法器或結印契。中二手以交叉形式結金剛吽迦羅印並抱明妃,左右手分別持金剛鈴杵,象徵慈悲與智慧雙成,其餘右上手持法輪,右下手持寶珠,左上手持蓮花,左下手持寶劍。六手的持物涵蓋了密教五部的象徵物,如金剛鈴杵代表東方金剛部,寶珠代表南方寶部,蓮花代表西方蓮花部,寶劍代表北方業部,法輪代表中央佛部,標明此尊具有統攝密教五部的地位和功用。其明妃稱“金剛可觸母”,亦為三面六臂形象,其頭冠、配飾、持物,乃至一切細微處與主尊特徵完全一致。整體造型完美,法相莊嚴,工藝精湛,品相完好之極,堪稱一尊難得的古代藏傳金銅造像精品。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密集金剛,又稱密聚金剛,意思是秘密的集合體,梵語稱“庫夫雅薩瑪迦”,藏語稱“桑克”,清代宮廷稱之為“陽體秘密佛”,是藏傳佛教尊奉的五大本尊之一——無上瑜伽部父續修習的重要本尊。其修法思想十分重要,是修學廣大密續的關鍵,故被尊為“密續之王”。其修法理論集中在佛陀所説《本續》和《註釋續》中,10世紀時大譯師仁欽桑布和郭拉雜等人從印度求法歸來後首先將它傳入西藏。密集金剛在西藏的傳承,五世達賴喇嘛曾有專門記載:“密集七支教法的大部分先是色頂巴宣努沃獲得教誡,他傳給遍知一切布頓大師,布頓大師傳給喇嘛丹巴•索南堅讚、穹勒巴、卻吉貝哇等三人,他們三人傳給三界眾生的導師法王宗喀巴大師,由此使釋迦牟尼的密集教法的講修如夏日的湖水一般增益興盛。”(《五世達賴喇嘛傳》(下)第304頁)歷史上許多藏族高僧對密集教法進行過系統深入的闡釋,其中以宗喀巴大師的闡釋最具權威性,有《密集五次第明燈》、《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等名著,是格魯派僧人修習密集金剛的重要依典;藏傳佛教寧瑪、噶舉、薩迦和格魯等教派普遍修習密集金剛,亦以格魯派對其重視最為突出。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看到這尊造像,我們馬上可以判斷它是清代西藏地區流行的一種寫實風格造像。其突出特徵可以歸納為四個方面:其一,造像全身結構勻稱,造型周正規範,量度精細準確,充分體現了造像者對佛教工巧明的精深造詣。其二,整體形象生動,姿態優美,與當時同樣講究量度的北京宮廷造像相比,造型姿態更顯靈動,更富張力和藝術韻味。其三,無論軀體造型,還是衣著及裝飾,都追求自然的寫實性。如軀體和四肢具有肌肉感,線條柔美生動,全身充滿生機和活力;衣紋流暢自然,帔帛圓轉自如,裝飾活靈活現,皆富於現實意味。其四,造像用材講究,胎體厚重,雕刻細膩,鍍金亮麗,打磨光潔,無論整體還是局部細節都一絲不茍的精雕細琢,極盡工巧之能事,整體給人精緻華麗的藝術美感。這些藝術表現在在處處無不展現著全新的時代藝術新風尚,充溢著生機勃勃的現實主義藝術氣息,給人清新、華麗、自然、生動的藝術美感。

17世紀 銅鍍金密集金剛   西藏(扎什倫布寺) 高度:24.5釐米

值得注意的是,類似風格的造像現在遺存頗多,在西藏寺廟、國內外公私博物館都有大量收藏,典型實例如西藏布達拉宮收藏的銅鍍金金剛亥母像,西藏羅布爾卡收藏的銅大威德金剛像,原中國文物相資訊中心收藏的銅鍍金師君三尊像、三十五佛像,首都博物館收藏的銅鍍金四臂觀音菩薩像、四世班禪像,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銅鍍金智行佛母像,等等。這些僅從目前公佈的資料而知,而沒有公佈的造像還有更多,其中西藏各大寺廟和博物館的遺存和收藏尤為豐富。筆者曾考察過西藏羅布爾卡佛像庫房,在其豐富的藏品中就看到多尊風格典型的此類造像。而內地北京故宮博物院、首都博物館和原中國文物資訊中心也各有大量收藏。如筆者所在的首都博物館上萬尊藏傳佛像中就有不少此類造像;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收藏據故宮博物院研究人員統計總量達400余尊,都是西藏等地活佛、大喇嘛和上層人士進獻朝廷的禮物。由此豐富的遺存和收藏也足以反映此類造像不是一般的造像類型和風格,而是清代西藏地區一種極為流行和極具影響的造像風格。 

那麼,這種風格産于何時何地,其風格又該如何歸類呢?所幸清宮檔案和北京故宮博物院的藏品為我們提供了重要依據。故宮博物院的部分藏品上附有三世章嘉國師“認看”(相當於鑒定)記錄的黃簽,黃簽上的記錄一律稱此類造像為“扎什璃瑪”,意為來自西藏扎什倫布寺的銅造像,其中“扎什”為扎什倫布寺的簡稱,“璃瑪”意為銅。如上舉銅鍍金金剛亥母像上就附有如此記錄的黃簽。其中清宮一則檔案還明確記載這類“扎什璃瑪”最早是在清雍正九年(1731年)開始進獻宮廷的,文稱:“雍正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張玉柱交來佛一尊,説特古特(即西藏)送進,係班禪厄爾德尼進的扎使力媽(即扎什璃瑪)禮子佛。傳旨配好龕,畫樣呈覽,供在佛樓鬥壇內。欽此。”這樣佛像上黃簽和清宮檔案就共同為我們揭示了這類造像的産地、大致製作時間及風格歸屬:它們皆産于扎什倫布寺;製作時間下限為雍正九年(1731年),雍正九年後仍有製作;風格以寺廟命名,即扎什璃瑪。而徵諸西藏曆史文獻,這一風格正是清初興起于扎什倫布寺而影響遍及藏區的佛教藝術主流風格——新勉塘風格。 

據藏文文獻記載,新勉塘風格開創者為扎什倫布寺僧人曲英嘉措。曲英嘉措,後藏人,生卒年均不詳,與四世班禪(1567-1662年)大致生活于同一時代。他早年為扎什倫布寺僧人,由於深得四世班禪賞識,多次參與一些重大繪事和雕塑活動。尤其在扎什倫布寺,他創作了大量的壁畫、唐卡和雕塑作品。如1647年遵照四世班禪旨意,為扎什倫布寺創作了釋迦牟尼佛宏化圖、十六羅漢、彌勒佛説法畫傳、宗喀巴畫傳、傑瓦洛桑頓珠和克主桑結益西畫傳等12幅唐卡。後來被請到前藏,又得到五世達賴喇嘛重用,參與了布達拉宮等地壁畫繪製及其他藝術活動,《五世達賴喇嘛傳》對其在前藏的藝術活動有多處記載。由於曲英嘉措創作頻繁,成績斐然,後世尊他為新勉塘流派的創始人,而一些現代西方藝術史家將他稱為班禪喇嘛的“宮廷”藝術家。令人欣喜的是,扎什倫布寺保存有一幅曲英嘉措繪製的四世班禪唐卡,畫中四世班禪顴骨高隆,鼻梁挺直,鼻翼寬大,下頦尖削,完全是一幅寫實性的肖像畫,充分展現曲英嘉措高超的繪畫技藝和清新自然的藝術風貌。對比現存大量的寫實風格造像作品,它們與四世班禪唐卡有著明顯的藝術淵源關係。因此我們可以肯定這尊密集金剛像及所有清代西藏寫實風格造像皆濫觴于扎什倫布寺,濫觴於於扎什倫布寺藝術大師曲英嘉措開創的寫實風格。 

扎什倫布寺位於西藏日喀則尼色日山下,始建於1447年,由宗喀巴弟子根敦朱巴主持興建。歷史上大德輩出,其中以根敦朱巴和四世班禪最有影響。根敦朱巴于1447年得到桑珠孜宗本乃穹吉巴•班覺桑布資助,始建札什倫布寺,任首任赤巴(法臺)達38年之久,使該寺成為格魯派在後藏地區唯一的大寺。四世班禪于1601年就任住持,在其經營下,寺廟規模迅速擴大,寺僧增至5000余人,房屋3000余間,屬寺51處。歷史上扎什倫布寺不僅佛法興隆,而且佛教藝術也極為興盛,先後有勉拉頓珠和曲英嘉措兩位藝術大師誕生於此,他們分別創立了舊勉塘和新勉塘的藝術風格,開創了西藏佛教藝術和西藏民族藝術的新風尚和新局面。勉拉頓珠影響在前,曲英嘉措繼踵于後,如果説四世班禪為曲英嘉措重開藝術新風格創造了有利條件,那麼勉拉頓珠之前的孤明先發則為其打下的深厚的藝術基礎。正是在扎什倫布寺肥沃的佛法和藝術土壤上,一朵朵美艷的藝術奇葩如雨後春筍般競相開放,這尊銅鍍金密集金剛像就是其中之一。 

作者:黃春和 首都博物館研究員

       圖文來源:北京保利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中國文化史跡》出版,新加坡佛學院在中國大陸招生

下一篇:美國哥倫比亞峽谷裏的僧人,出世又入世|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