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尊佛造像源自西藏,具有典型尼泊爾風格|一拍即合

2018-06-04 | 文/葛蕾 | 來自:梵華網  分享:

即將在巴黎舉行的佳士得“亞洲藝術”專場拍賣,品類繁多、精彩紛呈。其中一尊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將作為主打拍品亮相。單獨鑄造的蓮花底座的頂面和底面邊緣都有珠環裝飾,以及底座上精細複雜的花卉圖案,證實了其為尼泊爾風格。而從鎏金和內部的銅胎色澤能看出,這又是誕生於西藏的傑作。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這尊坐像展現的是釋迦牟尼悟道成佛時的形象。結跏跌坐于蓮臺之上的姿勢再現了釋迦牟尼在菩提迦耶的菩提樹下大徹大悟的情景。右手施降魔印,又稱觸地印,是令大地為證,讓地神出來證明釋迦牟尼已經修成佛道,終使前來擾亂的魔王懼伏。這一獨特的手印在佛教中比較常見,因為它描繪了釋迦牟尼克服終極魔障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最後一刻。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此尊釋迦牟尼被描繪成一個凡人模樣。身著袈裟,層層褶皺,乳頭和肚臍清晰可見。只有長耳垂和眉間白毫表明他的佛陀身份。在幾百年的肖像創作中,出現了許多可以比較的造型,然而只有一小部分造型顯示出相同的風格細節,比如短頸、飽滿圓潤的肩部以及搭敷在左肩的燕尾狀衣襟。這種獨特的造型並不只是為了紀唸佛陀釋迦牟尼及他的隨從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而很有可能是為了再現位於菩提迦耶的摩訶菩提寺內的佛陀形象,他是所有佛陀形象之源。出於對釋迦牟尼的崇拜,教徒們在歷經幾個世紀後,仍然原原本本的複製著他的形象。釋迦牟尼光滑的體表曾鍍有冷金,在臉部仍可見其殘留部分。這和印度造像中提到的佛陀皮膚應呈金色相一致。

可比較香港佳士得于2017年5月31日拍賣的一尊風格類似的銅鎏金嵌銀釋迦牟尼造像(拍品號2804)。此外, 這座嵌銀造像膝部下方有幾個短圓柱銷,而本尊造像只有一個固定於底座的銷。香港佳士得拍出的造像已丟失單獨鑄造的雙層蓮花底座,而今年的這尊造像仍有底座。除了這些差別,兩座造像在尺寸、比例和鑄造技藝上都不相上下。巴黎和香港的這兩尊造像皆掐腰,都有強壯的上體,面部呈寂靜相,表明它們受到了尼泊爾造像風格的影響。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此外,佛陀左肩搭敷著優雅的衣襟,袒露著右肩,這些設計在14至15世紀西藏尼瓦派銅造像中皆可找到。(參見馮·施羅德所著《西藏佛造像》,Visual Dharma出版社,2001年版,卷2第962頁和963頁,圖231A和231C。)在單獨鑄造的飽滿寬大的蓮花底座的頂面和底面邊緣都有珠環裝飾,以及底座上那精細複雜的花卉圖案,都證實了這一風格來源。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西藏15世紀銅鎏金釋迦牟尼坐像

13至14世紀喜馬拉雅地區所有的銅造像都受到了尼泊爾風格的強烈影響。西藏中部地區尤其流行這種風格,這座造像便源於此地。加德滿都谷底的原住民尼瓦爾人,是那個時期的銅造像大師,他們的手藝遠近聞名,得到了四面八方的惠顧,其中的僱主之一是元朝時期京城的宮廷作坊。雖然這座造像透露出了尼泊爾造像的獨特風格,從其鎏金和內部的銅胎色澤卻能看出其為産于西藏之傑作。

資料來源:佳士得官方網站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溫州平陽石筠寺全堂佛像開光 界空法師升座方丈

下一篇:梵華日報|牛首山佛舍利對外公開瞻禮,敦煌壁畫精品亮相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