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丨唐卡藝術傳承集萃展,綠度母身著漢服頭梳高髻

2018-05-03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唐卡在藏地被譽為移動的寺廟,其發展一直與藏傳佛教密不可分,它既體現了不同歷史時期藏傳佛教的特點,又融合了不同地區的文化特徵。近日,在北京的“佛化萬象 般若傳馨——唐卡藝術傳承集萃展”上,一批珍貴的古代唐卡亮相。

從時間和地域跨度上看,12-19世紀的蔵西、藏中和藏東均有涉獵;從文化融合角度,克什米爾、帕拉、尼藏、漢藏風格作品也均有展示,力圖向參觀者清晰展示藏地不同時期、不同地域唐卡的風格演變與傳承。我們選取了其中11幅精品唐卡,以供鑒賞。

大白傘蓋佛母唐卡 17世紀 藏東勉薩風格 150×110釐米

大白傘蓋佛母唐卡 17世紀 藏東勉薩風格 150×110釐米

此幅唐卡尺幅較大,畫面左右兩側繪有黃教祖師,下方為持杖金剛與護法眷屬,主尊為大白傘蓋佛母,形象高大,多頭,狀如寶塔,頭戴寶冠,身白色,線條勁健而不失秀美,上身披瓔珞錦帛,下著長裙,立於蓮花座上,腳下繪畫眾生,身側有千臂,上有眼,外罩蓮瓣形火焰,正面兩手分別執法輪與天杖。法輪象徵著圓通無礙、運轉不息與破除邪見,而傘是古印度貴族遮陽的必備品,也意喻寶傘遮蔽了苦、疾病、“障”及邪惡力量,遮蔽魔障,守護佛法,即所謂的“張弛自如,曲復眾生”。大白傘蓋佛母是三世如來的佛母,扭轉一切逆緣障礙的金剛本尊,降伏妖魔的賢神,故以傘為法器,此幅唐卡設色豐富而不失和諧,主題明瞭,裝幀精美,具有濃郁的青海地區的繪畫風格,此類唐卡在青海郭巴寺有少量遺存,實為同類唐卡中的上品。

釋迦牟尼佛唐卡 15世紀 尼藏風格 57×48.5釐米

釋迦牟尼佛唐卡 15世紀 尼藏風格 57×48.5釐米

此幅唐卡主尊為釋迦牟尼佛,高髻寬額,細眉長目,容貌俊朗,神態安詳,身材壯碩,寬肩廣胸,展現出世尊無畏的勇氣與超脫六道的大智慧,一手結施觸地印,另一手結禪定印,跏趺坐于獅子座上,具有濃厚的尼泊爾藝術風格。旁有呈站姿的大勢至與觀世音兩位菩薩,上有飛天與金翅鳥,周圍環繞以三十五佛,旁為綠度母與白度母,之下為薩迦派供奉的大黑天等神祇,佈局規整有秩,人物形態各異,整體色調不多,但色彩均衡而熱烈,富有濃厚的波羅藝術風格。從佈局風格來看,與早期的石窟畫和幡畫較為接近,與法國集美博物館所收藏的後弘期早期的綠度母唐卡在繪畫風格上基本一致,是寶貴的早期唐卡的實物。

上師供養圖唐卡 19世紀 尼藏風格 128×88釐米

上師供養圖唐卡 19世紀 尼藏風格 128×88釐米

這件上師供養圖是藏傳佛教中特有的一類繪畫題材,上部左右兩側繪五方佛與金剛,正中繪金剛持與八大成就者,主尊較為寫實,頭戴紅邊蓮花帽,廣額細眉,長鬚小口,身披藏式袈裟,一手執花,一手執法輪,象徵著轉輪王,表明主尊具有較大的世俗權力,結跏趺坐安坐于獅子座上,供桌上放有金剛杵、金剛鈴、凈瓶、嘎巴拉碗等供養,下有飛天,捧摩尼寶珠獻于上師,周圍和唐卡上部為上師的歷代傳承祖師與修行本尊,下為諸護法。上師是藏傳佛教中極為重要的題材,藏傳佛教以密宗為最高修行次第,極注意修習次第與儀軌,而密宗是以上師為傳承媒介,故各派對祖師極為尊奉,故此類題材常有繪製。

唐東傑布 18世紀 藏東風格 60×41釐米

唐東傑布 18世紀 藏東風格 60×41釐米

此幅唐卡主尊為唐東傑布,唐卡上方一角繪有無量壽佛。主尊鬚髮皆白,廣額大耳,慈眉善目,身披白色袈裟,外罩紅色鑲金邊披風,兩腿結跏趺坐,一手托寶瓶,內裝有長壽草,另一手執鐵鏈,底部繪有江河鐵橋,供養人乘船禮拜,畫面惟妙惟肖,頗為生動。唐東傑布是西藏後弘期著名高僧,悲天憫人,一生以架橋修路為己任,為籌措經費,創建了最早的藏戲班子,是藏族建築橋梁與戲劇的祖師,壽元高至125歲,在藏區影響極大,故多有供奉。 

綠度母唐卡 18世紀 司徒班欽 新噶赤風格 62×47釐米

綠度母唐卡 18世紀 司徒班欽 新噶赤風格 62×47釐米

此幅唐卡構圖較為舒朗,雲端之上為兩位上師,遠景為青山藍天,近處為菩提樹和祥花瑞草。主尊綠度母頭梳高髻,身著長袍,結半跏趺倚坐,旁有案幾,上置有玉壺春瓶、如意等物,旁有武士、白象、瑞鹿、駱駝等,描繪的是綠度母解救兵難與災劫的情景。綠度母是本是觀世音的化身之一,漢藏兩地佛教信徒均有供養。此幅唐卡的畫師充分融合了漢藏兩地的繪畫風格技法,將青綠山水的畫法匯入其中,畫面構圖毫無滯澀呆板之感,反而極富生活氣息,如同日常的生活小景,有明顯的司徒班欽嘎赤畫派的藝術風格。這也是清代大一統的背景之下,漢藏藝術融合的産物。

地藏王菩薩唐卡 18世紀 司徒班欽 新噶赤風格 56×40釐米

地藏王菩薩唐卡 18世紀 司徒班欽 新噶赤風格 56×40釐米

這件地藏王菩薩唐卡繪畫較為精細,主尊廣額束髮,細眉長目,裸身,呈淡金黃色,手執麥穗,披錦帛,下著彩褲,以半跏思惟坐姿安坐于蓮臺上。近處青地碧山,遠方綠水藍天,小舟輕帆,意喻地藏王菩薩在苦海中救贖世人,整體設色明艷可愛,畫面活潑,明顯受到漢地山水繪畫的影響。地藏菩薩是四大菩薩之一,因立下度盡六道中生死流轉的眾生的大願,所以代表廣大的願力。令一切眾生皆成佛道,然後自己才成佛,專心普度眾生,慈悲心深廣,故信眾眾多,廣有供養。

宗喀巴供養圖唐卡 17世紀 藏中風格 93×66.5釐米

宗喀巴供養圖唐卡 17世紀 藏中風格 93×66.5釐米

此件唐卡人物形象眾多,底部繪畫供養人與佛塔,自下而上分別為七政寶與須彌山、諸天、護法,上師、金剛、諸佛,正中為格魯派祖師宗喀巴,頭戴班智達帽,身披袈裟,背有五色身光,神態安詳。整幅作品人物神態、衣著各異,但繁而不亂,展現出繪畫者高超的駕馭功力。上師供養是宗喀巴傳承下來的一個特殊的精神修持法,主要的修持是依止上師,同時亦包括了格魯派的休習次第和修心,以及所有密法修持的心要。向心聚坐的眾僧師代表了大乘佛教各教派的傳承祖師,唐卡在設色上表現出格外的清純沉靜,描畫也更顯簡約柔和,有濃郁的藏中勉薩風格,實為上品佳作。

蓮花生大師 17——18世紀 噶舉風格 72×54釐米

蓮花生大師 17—18世紀 噶舉風格 72×54釐米

此件唐卡畫工嚴謹,主尊為藏傳佛教密宗的開山祖師蓮花生大師,其頭戴紅色貝霞帽,細眉長目,小口短髯,面容慈祥,身披藏式袈裟,一手執金剛杵,一手捧嘎巴拉碗,一手夾天杖,安坐于寶樹之上的圓墊,兩側是他的兩位明妃,分別是益西措嘉和曼達拉娃。下部繪畫護法諸天,上為傳承祖師與諸佛,左側為噶舉派在印度的一係傳承上師帝洛巴、那若巴等,右側繪畫瑪爾巴、米拉日巴等噶舉派在藏地的傳承世系,下部繪畫寧瑪派的護法諸神,整體線條嚴謹,神態生動,頗有呼之欲出之感。整幅唐卡以藍、綠、白等色為基調,突出了蓮花生作為祖師的顯要地位,同時兼顧四面空間,以繪畫的形式錶明瞭他本人的傳承與世系,這也表明瞭藏傳佛教密宗極重師徒傳承的重要特點,是研究藏傳佛教理論發展的寶貴資料。

八馬財神黑唐 勉薩風格 19世紀 82.5×61.5釐米

八馬財神黑唐 19世紀 勉薩風格 82.5×61.5釐米

此幅唐卡以黑色為底色,最上為金剛手菩薩,手執金剛寶杵,背為紅色火焰,主尊為黃財神,頭戴鑲滿珠寶的頭盔,身披札甲,一手執寶幢,一手執吐寶鼠,身材魁梧,慈眉善目,側身騎于青獅之上,前以法輪、凈瓶、摩尼寶珠、象牙等珍寶為供養,主尊四週環繞八位騎士,這便是藏傳佛教中的八馬財神。形象皆為騎駿馬,著鎧甲,面貌威武而不猙獰,左手皆托吐寶鼠,右手各持一件法器,各據一方,皆為北方多聞天王的部下,其意喻八方來財。凡是修持八馬財神,可以獲得不可思議的財富,可以增長福德、壽命、智慧和精神上的受用。

師徒三尊唐卡 19世紀 藏東勉薩風格 66×101.5釐米

師徒三尊唐卡 19世紀 藏東勉薩風格 66×101.5釐米

這件唐卡屬橫向佈局,最上方為諸天,兩側是傳承祖師,背景為雪上寶樹,下方分別是六臂大黑天、大威德金剛 、吉祥天母,皆為憤怒像,身藍色。主尊為格魯派師徒三尊,分別為宗喀巴、賈曹傑和克珠傑,皆戴黃色班智達帽,著藏式袈裟,安坐于高座之上,面容慈祥,前有供桌,上放有凈瓶、香爐等為供養。宗喀巴大師本為青海湟中人,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始人,被稱為第二佛陀,另外兩位大弟子分別是一世班禪和一世達賴,這兩大活佛世系分別在清代統禦後藏和前藏。格魯派在清代佔有絕對的統治地位,也是最重要的活佛傳承世系,故而這師徒三人在藏區受到廣大信眾的尊奉。

極樂世界唐卡 15世紀 噶舉風格 94.5×76釐米 

極樂世界唐卡 15世紀 噶舉風格 94.5×76釐米

這件唐卡是一件非常少見的平面構圖的極樂世界唐卡,畫面突出中央主尊阿彌陀佛,兩邊分別為觀世音和大勢至菩薩,周圍是其幻化的諸佛菩薩及往生極樂的十方信眾,呈棋格式分佈,主尊較大,這是印度及西藏早期唐卡流行的構圖形式。整體用彩濃艷熱烈,以藍、綠、紅為主,間以描金。這是由於當時受早期石窟壁畫繪畫的影響,同時繪畫技藝還不能充分表現出對象的立體感與空間感,故而如此佈局,極樂世界是大乘佛教中較為常見的題材,本音譯作蘇訶縛帝、須摩提,即指阿彌陀佛之凈土,又稱極樂凈土。據《阿彌陀經》記載,自此世間向西而去,經過十萬億佛土之彼方即為極樂凈土。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一枝獨秀 • 嘎瑪噶赤傳人青麥多吉唐卡作品展》在京開幕

下一篇:梵華日報|泰國佛教聖地建別墅引抗議,瀋陽法輪寺佛塔粉刷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