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銅鎏金嵌銀佛造像,展現早期工匠精湛技藝|一拍即合

2018-03-15 | 文/葛蕾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2018紐約春季亞洲藝術周,怎麼能少得了佳士得的身影。佳士得本次帶來六場拍賣,涵蓋多個時期、類別及顯赫私人珍藏,拍品橫跨一千多年曆史足跡,來自歷史含蘊豐富而且幅員遼闊的大地。這六場拍賣有出自重要日本私人珍藏的宋代瓷器、古典中國傢具、南亞現代及當代藝術、中國古代及近現代書畫、禦制瓷器,以及佛教造像等。

其中的《印度、喜馬拉雅及東南亞工藝精品》專場,包含了精美的佛教造像、唐卡等。我們從中挑選了三尊精良的造像,與您共同先睹為快。

約14世紀西藏銅鎏金嵌銀釋迦牟尼佛坐像

約14世紀西藏銅鎏金嵌銀釋迦牟尼佛坐像

約14世紀西藏銅鎏金嵌銀釋迦牟尼佛坐像

高度:40.8 釐米

估價:1,000,000 - 2,000,000 美元 

這座精緻的釋迦牟尼造像,因結合了火法鍍金和銀鑲嵌技藝而變得稀有,它是喜馬拉雅鑄造技術和雕塑風格的典範。佛陀結跏趺坐,經典的禪定坐姿,再現了釋迦牟尼于菩提迦耶的菩提樹下悟道成佛的景象。如今的摩訶菩提寺就位於菩提迦耶。佛陀右手觸地結降魔印,令大地為證釋迦已經修成佛道。長長的耳垂因做太子時被所戴沉重耳墜拉長,代表釋迦牟尼拒絕塵世物質。佛陀身著袈裟,右肩袒露,這是南亞和東南亞佛教僧侶朝聖時的穿戴習俗。

坐像表面仍保留著光滑的鎏金,汞鍍金技術使得佛陀熠熠生輝。這種銅鎏金嵌銀的鑄造技術通常廣泛應用於印度北部的早期銅像鑄造中心,在帕拉時期也是如此。但這樣的技術出現在早期西藏藝術中實屬罕見。這種技術對工藝要求非常高,而這尊佛像顯示出了14、15世紀西藏銅像鑄造工匠的精湛技術。

2017年5月31日,佳士得香港拍賣出一座幾乎一樣的銅鎏金嵌銀釋迦牟尼坐像。此坐像擁有獨立鑄造的雙層蓮花底座,而那座拍出的坐像沒有,但兩座佛像的膝蓋下方都有能讓佛像固定於底座的短圓銷。除了底座的區別,此坐像的白毫所鑲嵌的松綠石也已丟失。除此之外,兩座坐像在比例以及鑄造技術上一模一樣。此坐像和香港拍出的那座無疑出自相同工匠之手。鋻於這種罕見且高超的嵌銀技術,它們也很可能是同時鑄造的。

可以對比當初泛亞收藏中的一座相似但較小的佛像,如今它是安思遠(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的私人藏品。安思遠收藏的那座佛像,儘管戴著頭冠,但雕塑裝飾和風格都極其相似。他的佛像身著袈裟,袈裟的褶邊用連珠紋表現出來,連珠紋為錯銀技術,並和這尊佛像擁有相同的葉片花紋。安思遠的佛像以銀色為主,裸露的皮膚和面部原本有冷鍍金,金和銀映出對比鮮明的光彩。此佛像和香港拍出的佛像則使用火法鍍金來代替冷鍍金,從而讓金銀的對比效果愈加明顯。除了安思遠的那座佛像,西藏鮮有鎏金嵌銀如此成功的其他佛像作品。

這兩座銅鎏金佛像,連同安思遠的那座,上身都表現出強壯軀體,束腰,寧靜的面部表情源於尼泊爾雕塑風格。13至14世紀的喜馬拉雅地區,尤其是鑄造這座佛像的西藏中部地區,都盛行尼泊爾雕塑風格。尼泊爾加德滿都谷底的原住民紐瓦爾人,在此時期是青銅雕像的鑄造大師,他們的精湛技藝受到來自遙遠的世界各地的垂青,包括元朝的北京禦坊。儘管這尊佛像透露著尼泊爾雕塑風格,內部銅的色澤及鍍金則彰顯出乃西藏傑作。 

西藏15世紀丹薩替寺銅鎏金多傑拉布珍瑪造像

西藏15世紀丹薩替寺銅鎏金多傑拉布珍瑪造像

西藏15世紀丹薩替寺銅鎏金多傑拉布珍瑪造像

高度:40.5 釐米

估價:200,000 - 300,000 美元 

位於拉薩西南部的丹薩替寺中的八座扎西郭芒佛塔,被人們認為是西藏所有佛塔中最蔚為壯觀的。1158年,帕木竹巴·多吉傑波(西藏著名喇嘛,通過岡波巴大師和密勒日巴尊者往來密切)在他簡陋冥想小屋的基礎上建造起了丹薩替寺。扎西郭芒佛塔(或吉祥門佛塔)週遭曾有藏傳佛教中各種佛造像,它們都出自最優秀的尼瓦爾工匠和當地匠人之手。據西藏文獻記載,這些裝飾華麗的佛塔是在14世紀晚期到16世紀早期的擴張時期建造起來的。不幸的是在20世紀後半期這些佛塔遭到破壞,如今只剩下弗朗西斯科·梅爾(于1948年和著名藏學家圖齊一起參觀了丹薩替寺)拍攝的當初寺院的照片,以及一些散見於私人收藏和博物館的造像。

這座鑄造精美的多傑拉布珍瑪造像曾和其他佛法保護神一起,放置於六層佛塔的最底層。造像底部的固定裝置表明它是曾被固定在佛塔底層。多傑拉布珍瑪是西藏佛法的保護神,又稱吉祥天母,她猙獰的面容,骷髏手鐲和胯下騾子背上的人皮讓人望而生畏。手持火焰劍可以切斷我執和二心。一隻金色耳珰上是突出的雪獅頭,另一隻耳珰上是納迦蛇頭。吐著珠寶的貓鼬象徵能給向她祈福之人帶去福祿。 

西藏16世紀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西藏16世紀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西藏16世紀銅鎏金大威德金剛造像

高度:24 釐米

估價:150,000 - 250,000 美元 

這座生動的銅鎏金造像描繪的是忿怒相的大威德金剛懷抱明妃,象徵悲智合一。大威德金剛九面中的八面皆三目圓瞪、露出獠牙,顯示出其忿怒的本質。手持不同法器,主臂胸前各持鉞刀和顱碗,象徵他能征服死亡。明妃雙腿纏繞大威德腰身,頭部向後仰,凝視大威德金剛的目光。大威德金剛和明妃所呈忿怒相鑄造完美,色彩表現嫺熟。雕塑匠人並沒有像傳統表現手法那樣,用帶凸紋的大象皮遮蓋住大威德金剛和明妃,所以能看到明妃的足部和大威德金剛強壯的後背。

這種大威德金剛的形像是象徵大智慧的文殊菩薩的忿怒化現相。十六足踏著象徵各種阻礙成佛的十六種生靈,象徵佛法無邊,能力懾外道。大威德金剛的形象總義為障礙消盡,自得大涅。

資料來源:佳士得拍賣行官方網站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世界佛教論壇在京籌備,麥積山石窟塑像將有“身份證”

下一篇:梵華日報|班禪談宗教中國化,日本寺院住宿網站與Airbnb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