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木賽姆石窟:見證龜茲石窟藝術發展全過程

2017-11-21 | 文/趙莉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森木塞姆石窟外景

森木塞姆石窟外景

森木塞姆石窟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庫車縣東北約四十公里的牙哈鄉剋日西村北卻勒塔格山口,距蘇巴什佛寺僅15公里。這是龜茲境內現存位置最東、開鑿時代較早、延續時間較長的一處石窟群。洞窟分佈在馬蹄形的山谷裏,按地理位置可分為東、南、西、北中五個區,編號洞窟57個。中區中央為一地面寺院遺址。

森木塞姆第26窟左甬道門楣券頂“蓮花化生”

森木塞姆第26窟左甬道門楣券頂“蓮花化生”

森木塞姆石窟大體可分為三個時期:早期為西元4~5世紀,洞窟以中心柱窟和方形窟為主,其形制與克孜爾石窟相當,壁畫內容亦反映小乘佛教思想。在這些中心柱窟中,第26窟的形制最富特色,各壁滿布大龕;中心柱四壁開大龕,主室前壁、兩側壁都開龕,後室兩側壁也開龕。主室與後室相同均為橫券頂,左右甬道為縱券頂。此外,甬道口的拱形楣裝飾得十分精美。

森木塞姆第43窟(大像窟)主室內景

森木塞姆第43窟(大像窟)主室內景

中期為西元6~7世紀,大像窟即在此時期開鑿。第11和43窟是保存比較完整的大像窟。第11窟高約15米,其規模僅次於克孜爾47窟。大像窟主室兩側壁前有列像臺,兩側壁上有固定塑像的凹槽和柱洞。

森木塞姆第48窟主室券頂左側“菱格坐佛”

森木塞姆第48窟主室券頂左側“菱格坐佛”

森木塞姆第48主室正壁“帝釋窟説法”

森木塞姆第48主室正壁“帝釋窟説法”

這兩窟在後室前壁上方都有預留岩體的的荼毗臺,成為這一時期出現的新內容。有的中心柱窟在主室和甬道的側壁描繪以大型立佛為中心的佛本行經變,但內容比較簡單。這些洞窟的壁畫優美,人物造型準確,表情刻畫細膩,尤其是第42窟的因緣佛傳圖和第48窟的菱格坐佛,達到形神兼備、氣韻高雅的境界。

森木塞姆第40窟主室穹窿頂“立佛”

森木塞姆第40窟主室穹窿頂“立佛”

森木塞姆第40窟主室側壁上部“本生故事及佛本行經變”,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森木塞姆第40窟主室側壁上部“本生故事及佛本行經變”,現藏德國柏林亞洲藝術博物館

晚期為西元8世紀以降,回鶻風洞窟的出現是此時期的突出特點。第40窟壁畫是回鶻時期的菁華,可惜許多精美的畫面已被煙熏黑,較清晰的也被外國探險隊割走,僅存的幾幅殘破不全。穹窿頂四週繪菱格坐佛,主室兩側壁上部繪橫式佛本生故事連環畫,有龜茲文題記,是這一時期出現的一種新形式,使我們看到了新舊兩種形式的結合。

森木塞姆第40窟左甬道外側壁“立佛局部”

森木塞姆第40窟左甬道外側壁“立佛局部”

森木塞姆第40窟右甬道外側壁“佛手”

森木塞姆第40窟右甬道外側壁“佛手”

主室和甬道側壁是以大型立佛為中心的供養畫,即佛本行經變。此窟的壁畫大型立佛神采動人,儘管大都只殘存手、腕和部分衣紋,但那柔潤豐厚的手掌,纖細的手指,袈裟上自然瀟灑的襞褶,線條勁細勻稱,形雖不全,卻神韻畢俱。

第46窟是森木塞姆現存最晚的一個洞窟,套鬥頂內的畫面全部脫落,套鬥上的邊飾富有時代氣息,在純白色底紋上,以茶花組成的團花裝飾圖案,與庫木吐喇第45窟的相似,是中唐以後流行的紋飾。但該窟正壁説法圖中的人物仍是龜茲形象。

森木塞姆第16窟主室“蓮花套鬥頂”

森木塞姆第16窟主室“蓮花套鬥頂”

森木塞姆方形窟中最有特點的是所謂的“蓮花套鬥頂”,不是倣木構方形套疊的“鬥四”,也不同於一般圓形的穹窿,而是以花瓣圍成的弧邊八角形的空間層層相錯疊套,中間起一穹窿,形成倒垂蓮花式的窟頂,尤以第4、13和第15窟最為明顯。在龜茲石窟中,只有在森木塞姆石窟出現了這種窟形,當是穹窿頂的發展或變體。

此外,中心柱後甬道開明窗也為龜茲其他石窟所罕見。

森木塞姆石窟是開鑿時代較早,延續時間長的一處石窟群。它又是現知古龜茲境內最東邊的一處石窟群,在佛教及其藝術的傳播和發展中,曾起到仲介作用。儘管它的洞窟數量沒有克孜爾和庫木吐喇石窟那樣多,但卻囊括了龜茲石窟藝術發展的全過程,擁有較多受到印度、希臘等外來影響和當地龜茲、吐蕃、回鶻等各種民族文化元素薈萃的壁畫藝術,對了解和研究佛教及其藝術的傳入,龜茲佛教的發展,佛教石窟藝術的演變及其社會背景有著重要的意義。

作者:新疆龜茲研究院研究員 趙莉

圖片提供:新疆龜茲研究院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梵華日報|十一世班禪發朋友圈打假,首家“道宣律祖研究院”成立

下一篇:梵華日報|中佛協開班學習十九大精神,少林寺在奧地利聯合國辦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