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丨一場帶你尋找中國佛教藝術源頭的精品展

2017-11-09 | 文/曾鑫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迦膩色迦一世金幣

迦膩色迦一世金幣 約西元127—140年

重7.9克

犍陀羅(Gandhara)為今巴基斯坦北部白沙瓦盆地周邊地區,與阿富汗相鄰。佛經記載此地為古代印度十六大國之一。西元前3世紀至西元4世紀佛教在犍陀羅地區盛極一時。犍陀羅地區地處溝通東亞、中亞與印度次大陸的交通要道,希臘人、塞種人、貴霜人、波斯人先後統治此地,希臘-羅馬、波斯、印度等多元文化深刻影響了當地佛教,形成了著名的犍陀羅佛教藝術,並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東亞佛教藝術産生了重要影響。

誕生於印度的佛教是三大世界性宗教之一。西元1世紀前後的佛教東傳是世界文化史和中國歷史上的大事。佛教藝術伴隨著東來傳道、西去求法的高僧,不斷輸入包括中國,又通過中國影響了南韓、日本等東亞地區,形成了大乘佛教文化圈。

犍陀羅地區位於巴基斯坦、阿富汗兩國之間,是中亞、南亞和東亞之間的交通要道。從西元前3世紀開始,佛教在這一地區得到傳播發展,到西元2—3世紀達到鼎盛。而隨著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希臘-羅馬文化對這一地區也産生了深刻影響。犍陀羅佛教藝術正式在這一歷史背景下發展起來,它融合了多種不同的藝術風格和宗教元素,本身就是多元文化的體現,是古代絲綢之路留下的珍貴遺産。犍陀羅佛教藝術也是中國佛教藝術的直接源頭,從新疆、敦煌、大同等地的早期佛教石窟中都能看到犍陀羅佛教藝術的影響。

基於此,湖北省博物館聯合南京大報恩寺遺址博物館主辦了這場“佛像的故鄉——犍陀羅佛教藝術展”。本次展覽展出了65件(組)佛教造像及其他藝術品,展示了犍陀羅佛教藝術多個側面,反映了多元文化的交匯與融合。以下為本次展覽的部分精選作品。

燃燈佛授記浮雕 西元1—2世紀 高39,寬37cm

燃燈佛授記浮雕 西元1—2世紀

高39cm,寬37cm

本件內容為燃燈授佛記布發掩泥場面。本件畫面中雲童子俯身跪拜,為使燃燈佛不致滑倒,長髮垂地。燃燈佛立於中央,蓮花散于頭頂。畫面左側的門為印度風格。燃燈佛為過去古佛之一。因其出生時身邊一切光明如燈,故稱為燃燈佛。據《佛本行集經》載,釋迦牟尼的前世為一名叫雲童子的青年,在蓮花城遇到燃燈佛,便從一青衣女婢手中買了一枝七莖蓮花。見到燃燈佛後,他將花散在空中以做供養。燃燈佛為雲童子授記預言,稱他來世將作佛,名釋迦牟尼佛。

佛陀誕生浮雕(新) 西元2世紀 高34cm,寬47cm

佛陀誕生浮雕(新) 西元2世紀

高34cm,寬47cm

本件描繪太子自摩耶夫人右腋下誕生的場景,王子屬於貴族武士,右手是剎帝利的象徵。摩耶夫人右側是其妹摩訶波闍波提,帝釋天在左側接住太子。描繪佛陀誕生的浮雕較為常見,但本件為高浮雕,立體感極強,雕刻細膩精美,為此類浮雕中的精品。

降伏毒龍的佛陀立像(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76cm

降伏毒龍的佛陀立像(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76cm

本件表現佛陀在火神堂內降服毒龍,向婆羅門展示自己神通的場景。表現這種故事情節的浮雕並不在少數,但是單體雕塑十分罕見。佛陀左手持裝毒龍的水壺,旁邊為兩名驚愕的婆羅門。

佛陀返京浮雕

佛陀返京浮雕 西元2—3世紀

高29cm,寬40cm

本件作品表現了佛陀返京的場景,傳説佛陀開悟之後返回迦毗羅衛城,並於城內托缽乞食,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兒子羅睺羅。浮雕的右側是和佛陀一起返京乞食的弟子舍利弗。舍利弗自羅睺羅出家後便擔任起照顧他的角色。犍陀羅地區反映此故事的浮雕極為少見。

摩羅提耶獻女浮雕 西元2—3世紀  高23.5cm,寬27.5cm

摩羅提耶獻女浮雕 西元2—3世紀 

高23.5cm,寬27.5cm

該浮雕講述的是摩羅提耶獻女,但為佛所拒絕的故事。佛經記載,婆羅門摩羅提耶想將其女摩犍提嫁給佛陀,但佛陀堅持清心無欲的的正道。浮雕右邊缺損的部分應該雕刻的就是摩羅提耶的女兒摩犍提。浮雕主體部分是佛陀和摩羅提耶。本件作品中人物個子都很高,雕刻得非常優美。左側為科林斯式石柱。

佛陀坐像(南京) 西元3—4世紀 高124cm

佛陀坐像(南京) 西元3—4世紀

高124cm

本件為結禪定印跌坐的佛陀像。根據佛的大小推測,本件應該有一個高50釐米左右的蓮花座。本件傳出自阿富汗與巴基斯坦交界地區的蘭迪·卡達(Landi Kotal),佛像的臉部雕刻十分優美,面容端莊秀麗,嘴角微翹,像是含著一抹淡淡微笑。衣紋飄逸流暢,整體姿態祥和,保存完好,堪稱犍陀羅佛像中的精品。本件為灰泥佛像。灰泥技法西元2世紀後期至3世紀前期自羅馬傳至犍陀羅地區,在阿富汗的哈達(Hadda)及巴基斯坦的塔克西拉(Takkasila)尤為盛行。灰造像的製作方法是在木頭上纏繞繩子,再抹上灰泥造型。犍陀羅地區常有製作灰泥塑像的刮刀出土。

佛陀坐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70cm

佛陀坐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70cm

本件雖然右手已殘,但是應該是一隻掌心向前的手,施無畏印,係讓眾生安心的手印。佛的左手握著衣服的前端。佛造像身上均沒有任何裝飾,姿態端莊。頭光上有佉盧文銘文。本件佛像的右手是鑲嵌進去的。由於本件是圓雕,佛像伸出的右手需要向外凸出20釐米左右,意味著在原有基礎上至少還需要再厚20—30釐米的石板,採用鑲嵌的手法節省了石料。

佛陀立像

佛陀立像(新) 西元2—3世紀

高65cm

此尊佛像面容慈祥端莊,面帶微笑,五官比例協調,線條明快,整體刻畫栩栩如生。髮型為典型的波浪線性,集中向上結成肉髻。身著通肩袈裟,紋理流暢,自然下襬質感強烈。左腿彎曲,右腿直立承重。

佛陀坐像(新) 西元2世紀 高125cm

佛陀坐像(新) 西元2世紀

高125cm

本件為典型的犍陀羅最盛期的精美佛像,有著希臘風格的波浪發髻和流暢的衣紋。佛陀面部祥和,充滿睿智,做禪定印,結跏趺坐于獅子座上,臺座中央雕刻有彌勒菩薩,其周圍有眾多的供養者。臺座的兩端雕刻著雄壯的獅子,其正暢飲著仙女端來的葡萄美酒。通體殘留有少許金箔。雖然佛像的鼻子和手指有少許修復,但如此高大精美的犍陀羅雕像實在不多,本件堪稱犍陀羅佛像之極品。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博物館也有一件類似的精美雕像。

佛陀與貴霜貴族立像 西元2—3世紀 高107cm

佛陀與貴霜貴族立像 西元2—3世紀

高107cm

本件為阿富汗迦畢試(Kapisa)風格的佛像。佛陀左側為身著貴霜服飾的貴族。本件應為一個大型浮雕的組成部分,頭部經復原。迦畢試一般認為位於今天的阿富汗的貝格拉姆(Begram)遺址,是中亞進入印度地區的重要通道,西元1世紀貴霜帝國控制此地。

佛陀頭像(新) 西元3世紀 高50cm

佛陀頭像(新) 西元3世紀

高50cm

本件佛陀頭像頭髮為呈希臘式的波浪狀,眼睛微閉,面容慈祥。耳垂較長的特徵應該是受印度本土佛像風格的影響。

菩薩立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81cm

菩薩立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81cm

本造像姿態華麗,表現的是釋迦族王子釋迦牟尼成人時候的形象。頭飾為剎帝利所戴的頭巾,還有象徵力量的兩個獅子頭。胸部裝飾有獅子胸飾,腕部帶有腕飾,腳上穿著涼鞋,表現出作為王族太子的雄壯氣勢。從菩薩的表情、上半身的肌肉、以及腳步的曲線都可以明顯看到其受到了古希臘羅馬雕刻的影響。臺座有一部分缺損,存有菩薩坐像、禮拜佛陀的供養人以及分佈在兩端的古希臘克裏斯式柱子。雖然本件被認定為釋迦菩薩,但是觀音菩薩也有這種形象,他們區別甚微。西元3世紀之後觀音菩薩的頭飾中央出現化佛,由此可以與釋迦牟尼的造像相區分,但是在西元1—2世紀的造像中,二者並無明顯區別。

蓮池彌勒菩薩坐像(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48cm,寬27cm

蓮池彌勒菩薩坐像(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48cm,寬27cm

本件應為三尊像的一部分,為手持水瓶的彌勒。彌勒菩薩交腳而坐在蓮花臺上。婆羅門出身的彌勒左手常持有婆羅門所帶有的水瓶,其垂到肩膀的頭髮也是婆羅門的一個象徵。彌勒身旁的柱頭上有兩個牛頭,這是伊朗的波利斯柱式(Persepolis Order),犍陀羅地區不僅受到了古希臘羅馬雕刻的影響,其鄰國安息的影響也是非常強烈的。本件的紅色顏料上尚存有少許金箔。金箔是犍陀羅地區廣泛使用的材料。當時在金箔之下再刷上紅色顏料是為了顯示出金箔的金光燦爛之感。

彌勒菩薩坐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67.5cm

彌勒菩薩坐像(南京) 西元2世紀

高67.5cm

本件彌勒菩薩結跏跌坐于藤椅之上。彌勒菩薩係婆羅門出身,其頭髮垂至肩頭。其首飾、胸飾、腕飾與釋迦菩薩一樣。在藤椅之前刻有禮敬菩薩的供養者。本件係犍陀羅地區鼎盛期的雕塑作品。

佛三尊像(南京) 西元3世紀 高61.2cm

佛三尊像(南京) 西元3世紀

高61.2cm

本件為浮雕。佛陀結跏跌坐于中央蓮花座上,左右分別為手提寶瓶的彌勒菩薩和手持蓮花的觀音菩薩,其上方左右分別為帝釋天與梵天。天使將花環戴于佛首之上。著名佛教美術學者宮治昭教授認為本件內容為凈土經變的初期形式,應該是自五世紀以後中亞、東亞所流行的凈土變相的原型。

菩薩與供養者像 西元2—3世紀 高32cm,寬47cm

菩薩與供養者像 西元2—3世紀

高32cm,寬47cm

本件中間為交腳釋迦菩薩,周圍是參拜的天神和供養人。左側的觀音菩薩、右側的彌勒菩薩,被阿特拉斯(Atlas)托起。阿特拉斯是古希臘神話中的大力神,在犍陀羅地區多以扛起佛塔的形象出現在佛塔基壇側面。本件殘留了少許紅色顏料與金箔。

般闍迦和鬼子母神像 西元2—3世紀 高20cm

般闍迦和鬼子母神像 西元2—3世紀

高20cm

鬼子母神音譯為訶梨帝母,為二十護法諸天之一,其丈夫般闍迦,為財富之神。本件鬼子母神與般闍迦分坐于左右,兒童環繞兩側。般闍迦手持長槍。鬼子母神右手持其象徵石榴,左手持來源於古羅馬的豐收之角(Cornucopia)。本件保存完整,十分難得。

19.jpg

佛塔 西元2—5世紀

高48cm

本件這種小型佛塔一般分有五個部分,即基臺﹙Medhi,最下層圓形或方形的基礎面﹚、覆缽,半球形的主體﹚、平版臺箱﹙在覆缽上的箱形物,可收藏遺物的方龕,或稱聖骸堂﹚、柱竿﹙在平版臺之上的柱竿﹚、蓋﹙柱竿上的華蓋﹚。

佛陀説法浮雕 西元2—3世紀 高37cm

佛陀説法浮雕 西元2—3世紀

高37cm

本浮雕表現的是佛陀坐在洞窟之中,帝釋天派遣樂師彈琴並祈願佛陀説法的場景。佛陀的左邊是彈琴的人,右邊則是帝釋天。

21.jpg

佛陀涅槃浮雕(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23cm,寬50cm

本件為佛陀涅槃的場景。佛陀臥于拘屍那揭羅樹林中兩棵沙羅樹間的床上,頭北而臥,右肋朝下,雙足重疊。佛的周圍是他的弟子和信徒。跪在佛前面的是正在哀聲嚎啕的阿難尊者。佛的右邊是他最後的弟子須跋陀羅,他背對著坐在佛前。佛左邊站立的人雖然頭部已經有所缺損 ,但還是可以看出是手持金剛杵的執金剛神。接足禮拜的是佛的大弟子摩訶迦葉,他匆忙趕來,還沒有來得及放下手上的旅杖。在佛身後哀嘆的是為佛舉行葬禮的末羅人。

八分舍利浮雕 西元2世紀 高44cm,寬25cm

八分舍利浮雕 西元2世紀

高44cm,寬25cm

佛陀火葬之後,臨近國家因爭奪佛舍利而陷入戰爭。最後佛舍利被分配給了八個國家。徒盧那將佛舍利公平地給予了八國使者。本浮雕左下部分表現了為本國所得舍利建造佛塔的場景。

23.jpg

佛陀頭像 西元3—4世紀

高8.5cm

本件為典型的阿富汗哈達(Hadda)地區少年形象的佛頭。哈達地區3世紀開始接受了從羅馬傳來的灰泥雕刻技術,並在3世紀末把灰泥雕刻藝術推上了頂峰。

半跏思維菩薩坐像

半跏思維菩薩坐像(南京) 西元2—3世紀

高33cm

釋迦菩薩半跏于椅子上,左手拿著花繩,右手缺損。半跏思維像是犍陀羅中期以後大量出現的作品形式,並傳到了中國及日本。此造型的原型是悉達多太子“樹下觀耕”悟出人生苦諦的情節。在犍陀羅地區,思維像表現的是釋迦菩薩和觀音菩薩,流傳到中國及日本之後則演變成了彌勒菩薩。犍陀羅半跏趺坐的思維菩薩數量很少,是犍陀羅鼎盛時期的作品。

菩薩與供養人浮雕法座(新) 西元3—4世紀 長70cm,高20cm

菩薩與供養人浮雕法座(新) 西元3—4世紀

長70cm,高20cm

本件傳出自阿富汗昆都士地區,或為佛陀或菩薩造像的法座。正面兩端飾兩隻蹲坐的獅子。中間菩薩跏趺坐,結禪定印,身著天衣,後有頭光,應為釋迦菩薩。菩薩左右兩側各有三位身著印度、貴霜服飾的供養人,手持供物。本件為石灰岩材質,在健陀羅佛像中較為罕見。

佛陀與菩薩浮雕 西元4—6世紀 高46cm,寬42cm

佛陀與菩薩浮雕 西元4—6世紀

高46cm,寬42cm

本件上段為佛陀坐像,下段為菩薩立像。中間推測應是佛陀坐像。本件可能是馬圖拉風格最晚期的作品。

水晶舍利塔及石函(南京)西元2—3世紀 函高18cm,水晶瓶高9cm

水晶舍利塔及石函(南京)西元2—3世紀

函高18cm,水晶瓶高9cm

水晶舍利塔內含一個黃金容器,內有一顆象徵佛骨的珍珠。水晶塔被置於石函之中,應為佛塔的中心部分。

(資料提供:湖北省博物館)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微·展覽|大開眼界,密藏精品匯聚“緣起-喜馬拉雅藝術展”

下一篇:微·展覽丨穿越時空,走進另一個世界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