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雙林寺彩塑:眾神的國度(下)

2017-07-12 | 文/宿小白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觀音菩薩

觀音菩薩

本期攝影:宿小白

這些年來,我總是試圖在人生的不同階段尋找到與心靈相恰的事物,年紀尚輕的時候是大自然的風景,後來是歷史悠久的人文古跡尤其是古寺。在靜寂無聲的佛殿裏,佛像與自己合為一體,似乎更能讓我尋覓到心靈的安寧。這種轉變,是基於生命盛衰的體驗。我明白,應該珍愛自己的這個世界。作為一個旅行者,只要是一個世界的主人,無論這個世界多麼的微小,也具有存在的意義。

觀音菩薩

觀音菩薩

供奉在千佛殿的那尊觀音菩薩坐像被稱為自在觀音,身材頎長,頭戴寶冠,面如皎月,一腿踞坐,一腿下垂,長長的手臂安置在翹起的右膝之上,身上的飄帶淩空飛舞,流暢的動感呼之欲出,刻畫出一個悠然自得、超然物外的菩薩形象。琳瑯滿目的懸塑,層巒疊嶂,碧鉗嵯峨,是觀音的棲居地——南海海深幽絕處的洛迦山。善財童子和龍女恭謹地侍立兩旁。

這尊在瑯嬛福地優遊自在的神祇,讓我想起韋渠牟的《女冠步虛詞》:

羽袖揮丹鳳,霞巾曳彩虹。飄搖九宵外,下視望仙宮。

她那物我兩忘的神情和瀟灑自如的風姿,表明她已法性圓融、心無挂礙,進入了一個自由自在、無諸般苦痛的境界。忽然覺得這尊佛像,很可能也有心靈,在這殿堂上靜靜地坐了千百年,閱盡滄桑。看著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來去匆匆,為了一些雞零狗碎的小事煩惱不已,不知作何感想?

觀音旁邊站立的韋馱像是明塑中的精品。每次來這裡,我都會被這尊塑像誇張扭曲的體態、面部表情的高度傳神和飛揚的神采所吸引,久久不願離去。他的五官鮮明,極富個性色彩,眼角向斜上方拉伸,顯得很有力感,眼神中透著一些憂鬱,也可能是悲傷,顯示出雙重性格。

韋馱天

韋馱天

其身體的重心基於左足,頭部帶動整個上身向右側扭曲,形成一條貫穿全身的S形曲線和肌肉緊繃的姿態。右臂緊握拳頭下襬,左臂向前探起(手部和金剛杵缺失),向下拉沉的力和向上升騰的力形成的緊張感,很好地維持了身體的平衡。由左手、右手肘部和足部形成的倒三角形的奇妙構思,給人心理上造成一種微妙的不穩定感,也使塑像增加了活力和律動感。在身體兩側縈繞飛舞的飄帶,則進一步加強了動勢。它強烈打動我的,也許就是其中蘊含的充實的生命感和運動感吧。

韋馱天

韋馱天

韋馱天

韋馱天

中國雕塑美學的至高追求大概是靜中取動,是靜止的造型在時間之流中的變化,塑像的風度、神采皆在時間變化之中自然流露,如花開雲行。如宗白華先生所言:

禪是動中的極靜,也是靜中的極動,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動靜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靜穆的觀照和飛躍的生命構成藝術的兩元,也是構成“禪”的心靈狀態。

從千佛殿出來,我攀上院墻,眺望這座寺廟建築群的佈局,庭院深深,井然有序,高低錯落的屋頂組合成豐富的天際線,剛走過的中軸線似龍脊,兩旁枝葉般的殿堂在日光底下,熠熠生輝。隨著視線的移動變化,裏面的所有空間開始有生命似的在起伏流動,靜止的平面突然具有了時間的維度。

我突然意識到,與人類的居住空間類似,這些鱗次櫛比的殿宇就是眾神的居所。佛像是寺院供奉的主體,而非單純的建築空間的組成部分。佛像、壁畫與建築一起構成了一個豐富的信仰世界,各自具有獨立的價值,甚至寺廟有時是專為供奉佛像所建造的。在《洛陽伽藍記》中,就記載了不少達官貴人為了供奉佛像而舍宅為寺的事跡。

觀音菩薩

觀音菩薩

前往觀音殿參觀形神兼備的十八羅漢像。 相傳,十八羅漢受佛指派永駐婆娑世界,在此間濟世度人。圍繞著結跏趺坐的觀音菩薩像,十八尊羅漢塑像分為兩組,依次排列在後檐墻和兩山之下,營造出“十八羅漢朝觀音”的佈局。較之主佛觀音菩薩的繁複華麗,我的目光更被羅漢像樸素洗練的風貌所吸引。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羅漢

及至明代,由於時代精神的變遷尤其是禪宗的興起,佛像身上的理想主義色彩已經褪去,轉而追求一種深入人間精神的、精微的、貼近現實生活的格調。這些羅漢像大小與真人略同,形象已經突破了宗教偶像的法度和程式,趨於高度寫實和性情化,逼近了現實中高僧大德的模樣。他們姿態各異,形象生動,有肥胖圓潤者,有形銷骨立者,有張口欲言者,有凝神靜聽者,無一不具有微妙而複雜的情感,給人留下了豐富的想像空間。

羅漢

羅漢

眾羅漢的神情尤為出彩,那眼睛的高光,那追隨召喚的聖徒的表情,栩栩如生。有一尊梵僧模樣的啞羅漢,雙眉緊皺,眼眸瞥向一側,似乎有所顧慮,給人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胸腹之間起伏不定的肌肉,與面部表情相襯,似乎有滿肚子的話想要傾吐,欲語還休的神情歷歷在目。有愁容,有遲疑,有悲,有笑,這是活潑潑地生命精神的呈現,是藝術家的生命呼吸、理想情緒的外化。何其幸運,經由這些洋溢著生命力的塑像,我們居然可以和古人的心靈靠得如此之近。

最後照例要去拜見那尊有名的渡海觀音像。雙林寺裏的觀音像尤其之多,這反映出觀音信仰在明代的流行。救苦救難悲心無限的觀音菩薩,與中國人的現世關懷和實用主義相適應,逐漸成為民間最受歡迎的神祇。這尊觀音像側身踞坐在紅色蓮臺上,周匝是莊嚴壯麗滾滾不絕的波濤,飄帶在身後隨風飛揚,顯現出行進中的動姿。她優雅的面容裏飽含堅定,有一種“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的氣質,那份慈航普渡救助眾生脫離苦海的深情令人感動。在這尊佛像前,我無言地佇立了好一陣子。

渡海觀音

渡海觀音

美侖美奐的佛像讓人陶醉,沉迷其中,惟有感嘆造物者的偉大。在一個靈性價值隱沒和效率至上的時代,是絕對不會産生如此精美的作品的。在這些形意超絕、雕工精細的塑像之上,彷彿能看到古代工匠們虔敬的目光和刀鑿翻飛的身影,他們的心血好像和泥土融合成為一個有情的生命,從日出到日落,從月圓到月缺,每一刻都在迴圈往復,生生不息。

以上感受,皆是我在這所叢林中漫步時所興起的聯想。作為參觀者,最深刻的印象,除了一座座的殿宇和一尊尊的佛像,便是密密麻麻的鐵欄杆,裏面都是幾個世紀的信仰和生命力運作的軌跡,任憑再多的感想都被鎖在欄杆外。

責任編輯:葛蕾

上一篇:平遙雙林寺彩塑:眾神的國度(上)

下一篇:你可能會錯過的這些響堂山石畏獸,有點故事|從前有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