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真心常住清凈地

2017-07-13 | 文/宿小白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本期攝影:宿小白

邁進廣勝寺毗盧殿,我發現殿內空無一人。凝神靜氣,將自己隱匿于這片清靜之中。在這個秋日的黃昏時分,獨自一人欣賞古人留下的瑰麗創造,感覺十分美好。

廣勝上寺毗盧殿建於元代,明弘治十年(1497年)重修。想到這是一座經歷了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和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兩次大地震後遺存下來的建築,頓生敬仰之心。走入殿內,只見佛壇上毗盧佛、盧舍那佛、釋迦牟尼佛和觀音、普賢、文殊、地藏菩薩一字排開,均為泥塑彩漆坐像,法相莊嚴,令人讚嘆不已。

繞過佛壇,可見殿內後檐墻明間和兩次間繪彌陀佛和十二圓覺菩薩像。十二圓覺菩薩來源於《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流出一切清凈,真如、菩提、涅槃及鳳梨蜜。”根據佛經,十二圓覺的名目次第為: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普眼菩薩、金剛藏菩薩、彌勒菩薩、清凈慧菩薩、威德自在菩薩、辨音菩薩、凈諸業障菩薩、普覺菩薩、圓覺菩薩、普善首菩薩。這十二位菩薩,昭示象徵了修行的精進不止和一種圓滿的境界。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透過昏暗的光線,墻壁上一尊尊身軀近兩米的圓覺菩薩像赫然出現在眼前。由於身後佛壇與墻壁之間的距離較短,我只能在一個十分逼仄的空間裏觀瞻,這些高大魁偉的佛像所具有的那種迫力,令人不由得屏息靜氣。晦暗中,諸菩薩嫻靜地顯現出自己的輪廓,佛像的表情更顯肅穆莊嚴,初敷時的顏色仍然鮮亮無比,泛出沉穩的光華,簇擁而行在青色調子的背景上涌現出來,給人以一種奇幻神秘之感。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彌陀佛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壁畫中的人物對稱地排列著,彌陀佛居中結跏趺坐于束腰須彌座之上,兩側各有六尊圓覺菩薩像侍立,全部的人物只在一個行列上。為避免這種對稱陷入單調,突出了每位菩薩手勢的不同和姿態動作的起落,並特意安排一位菩薩側身而立,我們可以充分體會到畫師的構思巧妙與獨具匠心。

這些菩薩頭戴華冠,項佩瓔珞,面相盈潤,肌膚豐滿,或優雅側立,或靜思深慮,或竊竊私語,皆嫵媚生動而又端莊從容。凈土的莊嚴,都化作了菩薩的慈悲。如此大氣,又如此雋永。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諸菩薩像的服飾線條尤為精麗,菩薩的冠帶、服飾分色線和墨線兩種,幾乎全部為鐵線描勾勒。無數緊密纖細、屈鐵盤絲一般修長柔軟如遊絲的線條,在五彩斑斕的色塊之中穿行遊走,纏綿悱惻又倏爾分離,水流潺潺又奔涌而出,有粗細、輕重、徐急的變化,抑揚頓挫,充滿音樂的韻律感。漸漸地,這來自暗寂深處的旋律開始在我的心中奏響激蕩開來……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這些壁畫的色調鮮艷豐富、濃郁深沉,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力。以青紅大色塊為主渲染主體,濃得熱烈稠穰化不開,淡得如輕煙縹緲,“濃淡無不得其所”。這的確是一些洋溢著美的繪畫精品,是那個神性價值日趨衰退的時代裏宗教藝術的一曲絕響。

在明代,由於興趣的轉移,文人畫家已不屑于在寺廟或廳堂內繪製壁畫,視其為“賤役”,此項工作便逐步轉移到宮廷畫師或是像楊氏父子這樣的民間畫工手中。

貢布裏希説:“沒有藝術這回事兒,只有藝術家。”藝術是跟人走的,人在藝術在。隨著壁畫繪製者的轉移,曾經盛極一時的宗教壁畫逐步式微已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及至明代,壁畫世俗性和寫實性進一步增強,神的形象已完全人間化、程式化,線條的運用和力度明顯減弱,筆墨的渲染加重,色調明艷富麗,整體呈現出一種精密華麗的風格,尤以北京法海寺和繁峙公主寺壁畫為代表。

然而,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像卻是宗教壁畫世俗化潮流中的一次迴旋,有著某種游離於時代風格的東西。只要把他們與早期法海寺壁畫(1439年—1444年)和同期公主寺壁畫(1503年)中的人物做一比較,即可知這幅作品,更近於古典的、超越的精神,仍然保持著金元時期佛像疏朗灑落的氣勢,透露出一些神性的光輝和宗教的幻想,讓我記起在崇福寺彌陀殿所見的那些高大精美的脅侍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以我有限的學識,很難將十二位菩薩與他們的名號一一對應起來,僅能憑藉他們手持的法器判斷一二。手持如意的為文殊菩薩,是釋迦摩尼的左脅侍,專司智慧,意為吉祥。只見其華冠上的珠飾繁華繽紛,輕薄的法衣緊貼在富有彈性的肌膚之上,線條的粗細變化産生了“形如脫壁”的藝術效果,目光柔和而堅定,能夠泯化世間一切憂喜,姿態從容而有靜氣,仿佛正在冥想一般悄然而立,將菩薩的聖潔莊嚴與內心的悲憫刻畫得淋漓盡致,畫師專注的態度和高超的技藝可見一斑。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文殊菩薩

我突然感受到,儘管現代社會物質方面越來越繁榮了,但匱乏時代人們的心靈倒是更富有人性的色彩,也更加充實。

旁邊的兩位菩薩似乎正在竊竊私語。畫面左側的菩薩雙手張開、側身而立,法衣的顏色已經有些褪色,更顯出質地的輕薄,如同蟬翼般輕輕披在肩頭,給人以清凈飄逸之感。右側的菩薩作轉首傾聽態,形體更為高大渾實,法衣上的線條千折百回、密不透風,沉穩持重的神態自然而然地溢出,有一種“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的氣質。這樣輕重明暗的失調,被菩薩頭頂的雲賦予了平衡。畫中滲透著強烈的節制和淡泊的宗教精神。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傅雷説,中國的詩和畫,都具有無窮(infini)與不定(indefini)兩元素,讓讀者的心神獲得自由體會、自由領略的天地。與同時期文藝復興時代的西方宗教壁畫熱衷於表現人物的動感姿態、近似誇張的表情和熱烈的宗教激情相比,明代宗教壁畫永遠呈現出一種淡泊寧靜的氛圍,所有人物皆陷入內心的冥想和沉思,要體察到畫面之外的無限深意,全賴於觀者的洞察力、鑒賞力以及和與作者心意相通的程度。“此中有深意,欲辯已忘言。”我想,佛教繪畫之所以能打動人心,憑藉的正是這股沉默神秘的力量。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圓覺菩薩

廣勝寺毗盧殿十二圓覺菩薩

離開毗盧殿的時候,我的腦海裏浮現出這樣一幕場景:大明正德皇帝在京城的豹房中尋歡作樂,文人士大夫們忙於建造自己的園子以構築隱遁避世的樂園,整個社會充斥著嬉戲玩樂的氛圍,而千里之外偏僻鄉村裏的一隊默默無聞的工匠,正在用調和鼎鼐的功夫將對佛事的奉獻繪製于墻壁之上。他們專注的神情,一筆一畫細緻勾勒的姿態,仿佛歷歷在目,那種認真的人生令人感動。

此次遊歷的感受,無論在藝術,或是人生方面,是我和他們之間穿越時空的一次邂逅,是自己的心靈和對方對話時所碰撞出的火花。這是生命的火花,是無言之美。


責任編輯:曾鑫

上一篇:花開敦煌|常沙娜的美妙世界(傳承)

下一篇:陽曲不二寺壁畫:且向斜陽唱輓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