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展覽丨法海寺壁畫高倣真畫展 媲美敦煌宋元壁畫的珍品賞鑒

2017-07-13 | 文/曾鑫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獅子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西側

局部 獅子

本期攝影:曾鑫

為配合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教學科研和創作,清華大學美術圖書館特舉辦館藏法海寺壁畫高倣真畫展,同時展出法海寺相關館藏圖書。

本展覽展出的館藏法海寺壁畫高倣真畫採用傳統裝裱形式結合高水準印刷技術製作而成,囊括了除“祥雲圖”以外的 7 鋪壁畫,共計立軸 45 幅。包括了: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佛眾赴會圖、普賢菩薩圖、水月觀音圖、文殊菩薩圖。

帝釋梵天圖位於大殿內後墻壁兩側,共兩鋪,高3.2米,長14米,面積44.8平方米,採用的是長卷式水準方向構圖。主要內容是以帝釋梵天為首的二十諸天禮佛護法的行進隊伍,繪有二十諸天及侍從共36人物,高1.2米到1.6米不等。諸路天神鬼眾浩浩蕩蕩,敬佛護法,各顯其能。氣勢森嚴,排列有序,三五成組,相互呼應,令人目不暇接。

佛教壁畫中的表現帝釋梵天的作品,南朝梁代已見描繪,到唐、五代已經廣為流行,不少著名畫家都表現過這一題材。這些作口的內容不盡相同,技藝亦各異。諸天不僅為護法神,也被視為是方便導化眾生的佛的化身。宋元以後,特別是明清,寺院的壁畫中帝釋梵天圖極為流行。同時由於後期佛道摻雜,佛教圖像物列,變為二十四天、三十二天等。

法海寺壁畫帝釋梵天圖基本上是按唐代的內容畫出來的,人物服飾基本上是根據唐宋以及明初的服飾而描繪,精細逼真。二十諸天中沒有道教育神像,而且構圖佈局和形象處理與早期更多的傳承關係。要看唐宋時代佛教一脈相承的“帝釋梵天圖”的形象,只能在法海寺壁畫中看到。這些壁畫完全保留了原來的密宗體系,具有唐代傳統的模式,但法海寺壁畫中人物形象也有著明顯的時代特徵。所謂“一圖説破天下事,諸般神錄眼內觀”。

例如,大梵天漢化為中年帝王相,頭戴通天冠,身著袞服,袞服上有十二章紋。另有閻穈羅王也為帝王機,所不同的是袍袖上另繡一虎一板斧。

東側從左往右諸天的排列順序是:大梵天、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大自在天、功德天、日天、摩利支天、堅牢地神、韋馱天、婆竭羅龍天。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東側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 東側

局部 大梵天、東方持國天王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東側

局部-南方增長天王、大自在天、功德天、日天、摩利支天、堅牢地神

西側從右往左諸天的排列順序是:帝釋天、北方多聞天王、西方廣目天王、菩提樹神、辯才天、月天、鬼子母、散脂大將、密跡金剛、閻穈羅王。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 西側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西側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西側

局部 閻穈羅王、密跡金剛、散脂大將、鬼子母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西側

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西側 

局部 北方多聞天王、月天、辯才天、菩提樹神、西方廣目天王

水月觀音是三十三觀音之一。晚唐、五代時期水月觀音像已經出現在各地寺院壁畫之中,北宋以後水月觀音的影響力日漸擴大,成為後世觀音造像最常見的表現形式之一。

水月觀音圖

水月觀音圖

善財童子

水月觀音圖 

局部 善財童子

水月觀圖在法海寺壁畫中最為出色。人物刻畫既具有傳統的形制,又具有寫實的基本手法,突破了僵硬的模式和程式,細微處一絲不茍。

這尊水月觀音,曲盤左膝,右肘膝托,左掌下抵,半跏坐于礁岩之上。穿著裝飾,有寶冠、耳環、項圈、瓔珞花飾、手釧、手鐲、腳鐲、絡腋、寶帶等八飾品,樣樣齊全。其中披紗上的圖案是六菱花瓣,每一片花瓣都有四十多根金線組成,瀝粉貼金,閃閃發光,細如蛛絲,薄如蟬翼。

觀音坐騎金毛犼

水月觀音圖 

局部 觀音坐騎金毛犼

背景是浩淼的雲水,綴以紫竹林、紅牡丹、清泉流水。水月觀音左下部是善財童子;右下角繪有觀音坐騎金毛犼;左上部繪有一隻鸚鵡,傳説安息國人不知佛法,阿彌陀佛化為鸚鵡教化國人;右上部繪有韋陀護法神。

水月觀音圖

水月觀音圖

局部 鸚鵡

文殊和普賢兩位菩薩構成一對法門,普賢主司一切三昧,也就是正定,文殊菩薩主司一切般若,也就是智慧,兩者相輔相成。

法海寺壁畫文殊菩薩圖

法海寺壁畫文殊菩薩圖

文殊坐騎青獅與訓獅人

文殊菩薩圖 局部 文殊坐騎青獅與訓獅人

法海寺壁畫中文殊菩薩圖位於水月觀音之西,形象與水月觀音大體相似。左下側繪有坐騎青獅和訓獅人。訓獅人身披甲胄,佩戴魚形寶刀,鱗甲閃閃,凸出畫面。右下側繪有一位信士,也有説法是古印度的月蓋長者,右手持杖,左手遮蔭,滿面蒼須,隨風飄動。

月蓋長老

文殊菩薩圖 

局部 信士 月蓋長老

普賢菩薩圖與文殊菩薩圖對應,位於水月觀音圖之東。左下繪有六牙白象,右下同樣繪有一位信士,被稱為最勝老人,與文殊菩薩右下側的信士相互呼應。

普賢菩薩圖

法海寺壁畫 普賢菩薩圖

最勝老人

普賢菩薩圖 

局部 信士 最勝老人

三大士圖在構圖上注重畫面的描寫,將三大士安排在突出的位置上,而將起襯托作用的人物、動物安排在畫面的四個角落。

六牙白象

普賢菩薩圖 

局部 六牙白象

佛眾赴會圖位於大殿東西山墻兩壁,共兩鋪,高3.2米,長22米,面積70.4平方米。壁畫內容為佛祖講經説法,佛眾菩薩赴會參禪的場景。畫面內有祥雲繚繞,祥雲以上為天界,以下為人間。天界有佛眾菩薩諸神趺跏于祥雲之上,人間有山泉花卉、曲徑竹籬。畫面繪有飛天、四菩薩、五方佛、六觀音,共32位佛眾諸神。臺座上原有十八羅漢塑像,天界與人間,羅漢與眾佛,壁畫與塑像,形成了一幅完美的藝術整體,現羅漢塑像已毀。

18.jpg

佛眾赴會圖 西壁

四菩薩

佛眾赴會 西壁 

局部 四菩薩

五方佛

佛眾赴會 西壁 

局部 五方佛

六觀音

佛眾赴會 西壁 

局部  六觀音

飛天

佛眾赴會 西壁 

局部  飛天

法海寺壁畫是明代壁畫中的珍品。與山西永樂宮元代壁畫相比,在規模、力度、氣勢上不如永樂宮壁畫,但在人物刻畫、圖案、用金方法等畫工技巧方面,法海寺壁畫則成就較高,在壁畫製作工藝上也有新的發展,另外,敦煌壁畫是我國現存規模最大的壁畫群,但是敦煌壁畫自6世紀發展到清朝,連綿不斷,卻唯獨缺少有明代壁畫,法海寺壁畫能夠以其精湛的繪畫藝術、高超的製作工藝和鮮明的時代特色補充這一缺憾,彌足珍貴。另外法海寺壁畫與同期的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壁畫相比,在壁畫的製作和保存技法上更勝一籌。歐洲15世紀壁畫多有不同程度的脫落和剝落,而法海寺壁畫畫面基本完好如初。尤其有一部分位於塑像座下的壁畫原來被遮蔽,色彩絲毫未變,對研究壁畫原貌提供了寶貴參考。

著名學者王伯敏在其著作《中國繪畫史》中指出:法海寺壁畫,雖是15世紀中期作品,但可以同敦煌的宋元壁畫相媲美。

佛眾赴會圖

佛眾赴會圖 東壁

四菩薩

佛眾赴會  東壁

局部 四菩薩

六觀音

佛眾赴會  東壁

局部  六觀音

飛天

佛眾赴會 東壁

局部  飛天

資料提供:清華大學美術圖書館

指引

法海寺位於北京西郊石景山區翠微山南麓,京西古道一側,依山層疊而上,原為龍泉寺。明代正統四年(1439 年)到八年(1443 年)間由宦官李童主持,經工部營繕所改建為“法海禪寺”。後經多次重修,1988 年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寺內大雄寶殿面闊五間,殿內至今仍保存有 10 鋪完整的明代壁畫,分佈在佛壇背屏前後,東西壁以及北壁,總面積共計 236.7 平方米。所繪題材為“祥雲圖”、“三大士圖”、“佛眾赴會圖”以及“帝釋梵天禮佛護法圖”。這些壁畫技法上採用“瀝粉堆金、疊暈烘染”,以嚴格按照佛教儀軌刻畫的人物見長,在花草鳥獸、山水及紋樣等母題(motif)的描繪上亦有其特別之處,代表了我國明代壁畫的最高水準,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法海寺壁畫高倣真畫展”

時間:2017年4月11日-14日

地點:清華大學美術學院A座一層多功能廳

責任編輯:曾鑫

上一篇:花開敦煌|常沙娜傳寫敦煌情(凝萃篇·下)

下一篇:微·展覽丨陳勇武寫經書法展:不惑之年“明心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