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龜茲研究院苗利輝 解讀多種文化融匯的龜茲藝術

2016-12-14 | 文/仵楠 劉迪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6/12/14/201612141481683316772_432_3.mp4

http://mp4.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6/12/14/201612141481683316772_432_3.mp4

龜茲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西域大國,歷史賦予了它豁達開放、獨具特色的文化藝術特色。世界各種文化,如希臘、羅馬、印度、波斯文明等都曾在此交融。佛教東漸,龜茲成為了西域佛教的中心,開窟建寺盛極一時。它所形成的石窟藝術模式影響了西域和中原佛教石窟藝術的發展。中華佛文化網特此專訪了新疆龜茲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苗利輝,為我們分享龜茲地區的佛教文化特點以及其石窟藝術的獨特性。

1.jpg

新疆龜茲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苗利輝

新疆龜茲研究院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苗利輝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從史前到西元14世紀,龜茲是一個多元文化融匯的地區。由於歷史變遷,這種匯聚的情況主要體現在保存下來的一些佛教遺存中,包括地面寺院和石窟寺,這其中又以石窟寺保存最多。

多元文化融合下的龜茲石窟藝術

苗利輝:龜茲石窟中心柱窟主室券頂的“天相圖”中有很多佛教神話的題材,其中有一種叫“日天”。“日天”是佛教神話中的太陽神,是對太陽的擬人化表現。古龜茲人對太陽神的刻畫具有多種形式,一種為自然形態,與日常看到的太陽很相似;另一種形式來源於希臘神話,可見一位武士端坐在車中,一手高舉、一手叉腰。根據專家學者的考證,這種形態來源於希臘羅馬文化中的阿波羅。

2.jpg

“日天”太陽的形象  克孜爾38窟

3.jpg

“日天”阿波羅的形象  克孜爾171窟

在“天相圖”中還存在一種神奇的動物形象,叫做金翅鳥。據佛經記載,金翅鳥勇猛無比,常以龍為食,並以清凈眼觀察五道眾生。它亦為佛的護法神之一。在龜茲壁畫中,金翅鳥主要被描繪成三種類型:一頭一身、人面鳥身、兩頭一身。其中雙頭鷹這種形象在歐亞大陸非常常見。根據目前學者的研究,它起源於西亞的兩河流域地區,出現在大約西元前2000年左右。後來,雙頭鷹式的金翅鳥隨著佛教及其佛教藝術經中亞地區傳入古代龜茲,被龜茲地區的藝術家繪入洞窟之中。而人面金翅鳥則被認為是受到希臘文化影響的結果。38窟“天相圖”中的人面金翅鳥頭戴珠冠,雙目圓瞪,嘴上銜二龍,雙翅展開,一副英氣淩然。人面金翅鳥在克孜爾石窟較為罕見。

4.jpg

雙頭鷹金翅鳥 克孜爾38窟

5.jpg

人面鳥身金翅鳥 克孜爾171窟

從龜茲壁畫中可以看出受到了明顯的印度文明影響。石窟裏有一些多頭的形象,其中有一種就是三頭造像,正面是慈祥,一側是憤怒的,另一側是微笑。這種形象經考證為印度教梵天的形象。

6.jpg

梵天三頭形象 克孜爾189窟

龜茲石窟藝術的獨特性

苗利輝:龜茲的文明一方面受到來自多個文化的影響,另一方面也凸顯出了其獨特性。在克孜爾石窟的壁畫中,多以一種菱格排列的構圖形式展現,菱格中包含著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本生故事”和“因緣故事”。這種菱格樣式與券頂相結合,又使得窟內空間變得更為開闊。不管是形式內容還是整體規模,這種構圖樣式都給人一種震撼的效果。

龜茲石窟的另一特點是中心柱窟這種建築類型。它來源於印度的塔廟窟。傳入中亞之後,受當地的喪葬習俗以及地質條件的影響,洞窟形制發生了改變。這種改變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塔和頂部相連,另一個是原來在印度主室兩側的立柱消失了。

7.jpg

中心柱窟結構 克孜爾171窟

龜茲壁畫的繪畫技法

苗利輝:在龜茲石窟藝術中,壁畫的造型特點有兩個方面。一種是強調對線的運用,用線條來表現人體的特點,這與西方繪畫中注重色彩、強調透視效果是有所不同的。古代龜茲畫師吸收了來自印度繪畫的技法影響,採用了另一種叫疊染法的表現方式。通過用顏色由淺入深或由深漸淺的層層疊加,形成色階的濃淡來表現物體的明暗,使所繪對象具有立體感。

8.jpg

疊染法  克孜爾175窟

龜茲石窟藝術的特點,後來隨著佛教的東傳,傳入了我國內地,對吐魯番地區以及河西早期石窟的佛教藝術,都産生了重要影響。因此,龜茲石窟不僅在中國佛教藝術史上佔據極為重要的位置,在中亞佛教史上也佔有重要的地位,它是聯繫中亞和東方佛教藝術的橋梁和紐帶。

9.jpg

苗利輝工作照

(攝影:劉迪 攝像:仵楠)

責任編輯:李芳

上一篇:專訪魏道儒:中國人對佛教文化發展作出了三大貢獻

下一篇:張飆:用筆墨續寫佛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