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爾哇:因明學是開啟佛學文化寶藏的金鑰匙

2018-04-13 | 文/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講座現場

講座現場

4月11日,中國邏輯學會因明專業委員會副主任、青海省因明學會會長、十世班禪大師因明佛學院院長噶爾哇·阿旺桑波在上海復旦大學舉行講座,主題為《談因明與內明》。復旦大學古籍整理研究所研究員、從事因明-佛教邏輯研究的博士生導師鄭偉宏教授主持講座。

鄭偉宏教授主持

鄭偉宏教授主持 

在人類歷史上,每個時期的社會穩定和發展、文明傳承與創新,都需要依靠文化教育。而每一個文化教育風氣的形成,都由其文化教育的開創者和所開創的文化教育內涵、文化教育的繼承和傳播者、文化教育的繼承和傳播基地組成,是完整的一個體系。佛教不僅是一種宗教,而且其本質是一種具有體系完整的佛學文化教育。佛祖釋迦牟尼是人類最高的一位導師和偉大的文化教育家,也是佛學文化教育的開創者。佛法就是佛祖釋迦牟尼佛所開創的一套完整文化教育體系,而一代代高僧大德和僧人是佛學文化教育的繼承和傳播者,各大寺院是佛學文化教育的繼承和傳播基地,這四者之間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佛教文化之光從古老的東方大地升起,也照耀了整個人類思想、文化和文明的進程。

噶爾哇·阿旺桑波回答提問

噶爾哇·阿旺桑波回答提問

一、佛學文化在一帶一路上的傳播

“一帶一路”不僅是一條經濟和商業絲綢之路,而且也是人類文化與文明之路,是一條佛學文化教育傳播之路,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體現。佛教産生於古代印度,佛教三大語系在中華民族漫長的歷史過程中,從不同的路線傳入中國,佛學文化教育跟中華民族傳統觀念和生活習慣、人生禮俗等方面中國化方向發展結下了不解之緣。千百年來,一直都是深深吸引廣大信眾,並對佛教起了虔誠信仰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佛教文化教育與他們的傳統價值觀、日常生活習慣和禮俗息息相關,並逐漸成為中國文化復興的最重要載體,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

佛教在各地區傳播的過程中地域的差異、經典的內容、使用的語言、生活習俗、僧衣袈裟等不同,在歷史演變中形成了巴利語系的南傳佛教、漢語系的漢傳佛教、藏語系的藏傳佛教等三大語系。南傳佛教主要以釋迦牟尼佛在古印度波羅奈斯第一次四諦因果法輪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大約西元前5世紀至西元1世紀的初期600年期間,在古印度有部派和經部派繼承和傳播,從印度波羅奈斯向南傳入經斯里蘭卡、緬甸、柬埔寨、泰國、寮國等東南亞國家,以至雲南西雙版納等地。

“一帶一路”上佛教三大語系的傳播之路

“一帶一路”上佛教三大語系的傳播之路 

漢傳佛教主要以釋迦牟尼佛在古印度靈鷲山第二次般若中觀智慧法輪和吠舍厘城第三次唯識三自性分別法輪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大約西元1世紀至西元7世紀的中期600年期間,在古印度中觀派和唯識派繼承與傳播,從古印度靈鷲山向北傳入經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亞,越過帕米爾高原、西域、敦煌、河西走廊,最後傳入唐朝國都長安,再由中國傳入南韓、日本、越南等國。藏傳佛教主要以釋迦牟尼佛在古印度靈鷲山第二次般若智慧法輪和密宗金剛乘的顯密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大約西元7世紀至西元12世紀的晚期600年期間,主要在古印度那蘭陀等寺繼承和傳播,從古印度靈鷲山,經那蘭陀、孟加拉、尼泊爾、阿裏古格、後藏、前藏拉薩,以至傳播了青海、中原、內蒙古、蒙古國、俄羅斯等地區,目前在這三大語系的佛學文化教育進一步傳播到西方等世界各地。

古印度佛學最高學府——那蘭陀寺遺址

古印度佛學最高學府——那蘭陀寺遺址 

二、因明等佛學文化傳入藏區的主要人物

在藏傳佛教文化教育歷史上,法脈相傳,高僧輩出,一代代先賢,為後人留下了永遠值得敬仰和緬懷的豐功偉績。

佛學文化教育從印度、尼泊爾學習取經的西藏主要人物有毗盧遮那大師、大譯師仁欽桑波、瑪爾巴大師、俄·譯師、薩迦班智達等無數個班智達和高僧大德們把三藏三學四續因明學等那蘭陀寺顯密佛學文化教育的精華傳入藏區。此外,阿裏古格僧王把大譯師仁欽桑波等二十余名藏地聰慧青年派往印度留學,加強和引進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創建了阿裏托林寺。從此,阿裏地區開始培養僧才、翻譯了因明學等《甘珠爾》和《丹珠爾》中的很多經典。

這一時期完善了寧瑪巴教法,引進並開始傳播噶當巴、噶舉巴、薩迦巴等各傳承法脈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後來,宗喀巴大師繼承和弘揚噶當巴教法,使噶當巴延續和演變成為格魯巴。從此,形成了寧瑪巴、噶舉巴、薩迦巴、格魯巴等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四大教派)。以因明邏輯學等佛學理論的辯經思維和菩提道次第廣論等密宗前行的實修結合在一起,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各自揭示顯密佛學理論中的大圓滿、大手印、輪涅無別、中觀等深刻內涵。 

從那爛陀寺迎請阿底峽尊者到藏區阿裏古格傳播佛學文化圖

從那爛陀寺迎請阿底峽尊者到藏區阿裏古格傳播佛學文化圖 

三、想創業創新,要學好因明邏輯思維

因明學被稱為“佛學邏輯”,是佛學智慧的“原典”,起源於古印度。阿裏古格僧王從古印度那蘭陀寺迎請阿底峽尊者到藏區,準備向西藏各地區傳播佛學文化教育時,由於藏王朗達瑪時期滅佛之後,還沒有恢復完整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特別是各地僧眾沒有因明邏輯學的基礎,使全面無法傳播《五部大論》等佛學文化教育體系。 

阿底峽尊者的大力支援下,其大弟子俄·勒貝西繞在西藏拉薩創建了因明邏輯學專科大學——桑普寺(內設17個學院),極力傳播了古印度因明學大師陳那《集量論》和法稱《七量論》的因明學理論辯經體系,培養了大譯師俄·羅丹西繞、恰巴卻吉桑格等眾多因明學大師,使西藏等各地區全面傳播了因明學辯經教育體系,創立了藏傳佛教獨具特色而開啟因明學智慧寶藏的“攝類學”。

藏傳因明邏輯學大致有所了知境(攝類學)、能了知有境(心類學)、推理邏輯論式(因理學)等三種。

一、有所了知境由三所量分構成,即現前識所通達之顯現法。現量不能通達,需依因通達之隱蔽分有二,能以事勢正理成立之少分隱蔽法,需依教言而通達之極隱蔽法,故三所量分數量決定。

二、能了知有境由量與非量構成,量分為現量和比量,非量分為已決智、伺察智、現而不定識、猶豫識、顛倒識。

三、推理邏輯論式從性質上分為果性因、自性因、不可得因構成正因。

藏區出家僧人一般要從十幾歲就開始學習藏傳因明學中的《攝類學》、《心類學》、《因理學》等因明學理論,因明邏輯學是佛學五部大論中比較難學的一門學科。因明學有了一定基礎之後,再次還要深入學習因明學,進一步提高因明邏輯思維能力。如果沒有打好因明學的基礎,就無法深入學習般若智慧學等五部大論中的其他學科。

藏傳佛教僧人在因明學辨經

藏傳佛教僧人在因明學辨經 

因明學的思維方式還可以運用在語言學、歷史學、文學、醫學、歷算學、社會學、技術學、金融學、政治學等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領域,在這些學科中也能成為創新和打開思維的金鑰匙。因此,因明學是佛學文化的靈魂,佛學文化是傳統文化的核心。學習因明學不需要信仰佛教,因明學是一種通透的智慧和思想,是一門哲學和真理之學。但可以透過因明學來了解和揭示佛學文化知識,通過以因明學理論的真理和科學知識結合在一起,才能破除盲目、迷信、慾望、無知等不清晰的思維。所以,各學科領域中因明邏輯思維能産生新的創業創新理念,在偉大的新時代因明邏輯思維方式能發揮更好的正能量作用。

四、學好因明學,能改善人生

因明學雖是佛學邏輯,卻又不為佛學文化所獨有。它既是哲學,又是文化教育科學;它不僅在我國,乃至在全世界,仍然具有重要的文化傳承和思想研究價值。在漢傳佛教裏,因明學在西元7世紀時,由創立“唯識宗”的玄奘大師西天取經傳入中原,一度曾十分盛行,此後幾經起伏,最終成為了一門“絕學”。20世紀80年代初期之後,因明學研究在內地才漸漸復蘇,但仍被中國社會科學院等作為“絕學”而列入“特殊學科建設工程”,成為了中華優秀文化遺産的組成部分。為此,專門成立了中國邏輯學會因明專業委員會

玄奘大師西天取經

玄奘大師西天取經 

但是,在藏傳佛教裏,因明學相對來説一直具有較強的生命力,也被保存和傳承得比較完善。各大寺院的出家僧人學習因明學,可以讓回到精神世界,去觀察自心。對改善世道人心而言,在中國歷史上,也曾有以儒治國、以道治身、以佛治心的國策。 

當今社會上學習文化知識和教育各方面有文化,但沒有文明;有教育,但沒有教養;有思想,但沒有思路。所以,全方位再次提倡復興傳統文化來改善人心、崇德明禮、提高精神文明、端正全社會的價值觀。在世界上的各宗教中佛教是無神論,所以佛教並不是西方等認為的宗教,西方等宗教理念中宇宙萬物都由神來創造和安排的。在佛教理論中不認為宇宙萬物是由神創造和安排,更不認為佛來創造和安排的,宇宙萬物都是由因緣而産生;而因緣都是由自己造成的,自己的一切要靠心態;因此,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理念,因明學把人的心態分成很多種,並分析各種心態如何産生。首先要認識心理的狀態,什麼時候出現好的心態,什麼時候出現壞的心態。人的本性其實沒有好壞之分,只有心態的變化而已。

如果把握住心態的變化,時時刻刻讓心理處在好的狀態,壞人也能變成好人。若把握不住自己的心理狀態,即使這一刻是好人,做好事,下一刻有可能會做壞事,變成壞人。使人能在每時每刻變化的心態中分清哪些是“善”的心態、哪些是“惡”的心態、哪些是“不善不惡”的中間心態。在“惡”的心態怎樣控制,“不善不惡”的心態怎樣變成“善”的心態,“善”的心態怎樣進一步地得到改善和提升。如果自己希望成為優秀的人,需要具備六個條件:1、身心安康的人生;2、愛護社會的初心;3、造福人類的夢想;4、實現夢想的事業;5、創新事業的智慧;6、控制慾望的知足。若具備了這六個條件,就是有價值美好的人生。必須要通過因明邏輯思維來認識自心和改善內心、提升智慧方面下功夫。因明學是專門研究人的心理現象,所以因明學是幫助人們認識自心和改善人心、提升智慧的內心科學。

五、因明學等佛學文化的保護與傳播意義

青藏高原是祖國寶貴的三江源頭,稱之為“中華水塔”,因為受到特別的保護,大自然賜予的涓涓清流,源源不斷地向著東方的大地流去。同樣,藏傳佛教在青藏高原這片大地上繁衍、發展和得以完善,形成了具有獨特而完整的“十明學”、“三學”、“三藏”、“四續”等,還有佛教五部大論中的因明邏輯學、般若慈悲智慧學、中觀哲學思想、俱舍宇宙世界觀、戒律道德守法學等佛學文化學科的寶藏之地。因此,就像青藏高原的三江源頭和自然生態一樣,應該得以很好的保護。藏傳佛學文化教育中的三藏聞思體系、三學修行之道、四續密宗究竟修持等佛學理論精華的清凈修持法脈由此漸漸地要傳入到東部地區。

因明學專業委員會在因明學培訓基地培訓藏漢因明後備人才

因明學專業委員會在因明學培訓基地培訓藏漢因明後備人才

源源不斷地廣泛傳播到全國各地,乃至全世界。隨著“一帶一路”這個宏偉建設目標的穩步推進,隨著“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偉大思想被世界上越來越多的各界人士和文化體系所認同,我們的佛學文化教育體系,尤其是因明邏輯學,在今天這個偉大的新時代,也獲得了來之不易的新的發展機遇,必將煥發出新的生機,也應該更好地服務於社會和眾生,為提升人們的精神文明水準,修正和完善人們的自我心靈境界。同時,為了國家和民族的繁榮富強、國泰民安,為世界和平和全人類的文明進步,也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做出自己更大的貢獻。

責任編輯:三木

上一篇:湛如:充分發揮佛教獨特功能 不斷釋放和傳遞正能量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