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茲古國歷史之兩漢時期

2017-04-27 | 文/肖蕓 | 來自:中華佛文化網  分享:

龜茲古國歷史之兩漢時期

龜茲,最早見於班固《漢書》:“龜茲國,王治延城,去長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戶六千九百七十,口八萬一千三百一十七,勝兵二萬一千七十六人。……南與精絕、東南與且末、西南與酐彌、北與烏孫、西與姑墨接。能鑄冶、有鉛。東至都護所烏壘城三百五十里。”

西漢元康元年(西元前65年),龜茲王絳賓及夫人去漢朝朝賀。《漢書·西域傳》中記載:“龜茲王及夫人來朝,王及夫人皆賜印綬。夫人號稱公主,賜車騎旗鼓,歌吹數十人,綺繡雜繒琦珍凡數千萬。”此後,絳賓王數次去朝賀,頻繁與漢朝交往,學習漢朝文化制度,並且按照漢朝制度治理宮室。

據《後漢書·西域傳》中記載,東漢建武二十二年(西元46年)莎車王殺龜茲王,將龜茲分為龜茲、烏疊國,封則羅為龜茲王,封駟鞬為烏壘王。幾年後,龜茲國人民起義殺則羅、駟鞬,並派遣使者去匈奴,請立新王。匈奴則立龜茲人身毒為龜茲王,於是龜茲歸屬匈奴。

東漢永平十六年(西元73年),匈奴攻破疏勒,殺疏勒王,立龜茲人兜題為疏勒王。

據《後漢書·班超傳》中記載,東漢永平十七年(西元74年),班超到疏勒,生擒兜題。疏勒王請求班超殺兜題,但班超隨後放了兜題,從此疏勒與龜茲結怨。

東漢永平十八年(75年),漢明帝駕崩。焉耆乘機攻打西域都護府,班超孤立無援,這時龜茲、姑墨發兵攻打疏勒。班超固守城池,與疏勒王互為呼應。

龜茲古國歷史之兩漢時期

東漢建初三年(西元78年),班超率疏勒、康居、于闐聯軍一萬人攻破姑墨石城。班超想乘此時機平定西域,因此上書請兵,據《後漢書·班超傳》中記載:“竊見先帝欲開西城,故北擊匈奴,西使外國,鄯善、于窴即時向化。今拘彌、莎車、疏勒、月氏、烏孫、康居復願歸附,欲共並力破滅龜茲,平通漢道。若得龜茲,則西域未服者百分之一耳……今西域諸國,自日之所入,莫不向化,大小欣欣,貢奉不絕,惟焉耆,龜茲獨未服從。臣前與官屬三十六人奉使絕域,備遭艱厄。自孤守疏勒,於今五載,胡夷情數,臣頗識之。問其城郭大小,皆言“倚漢與依天等”。以是效之,則蔥領可通,蔥領通則龜茲可伐。今宜拜龜茲侍子白霸為其國王,以步騎數百送之,與諸國連兵,歲月之間,龜茲可禽。以夷狄攻夷狄,計之善者也。臣見莎車、疏勒田地肥廣,草牧饒衍,不比敦煌、鄯善間也,兵可不費中國而糧食自足。且姑墨、溫宿二王,特為龜茲所置,既非其種,更相厭苦,其勢必有降反。若二國來降,則龜茲自破。願下臣章,參考行事。”可見龜茲在西域諸國中的重要性。

建初五年(西元80年),漢章帝發兵千人援助班超。疏勒王與龜茲王密謀,使詐假裝投降于班超,結果被班超識破了,在酒宴上擒殺疏勒王。東漢建初十三年(西元88年),班超發兵攻打莎車,結果莎車歸降漢朝,班超威震西域諸國。

和帝永元三年(西元91年),龜茲、姑墨、溫宿歸降了東漢,班超廢龜茲王尤利多,立白霸為龜茲王。此後,“白”成為龜茲國王姓,除個別短暫時段外,直至唐朝後期的七百餘年間,白氏王朝基本上是綿延不絕,記載于歷朝史籍。

永元六年(西元94年),班超徵發龜茲、鄯善等八國聯兵七萬人,討伐焉耆。經過週密籌劃,焉耆王及其黨羽,尉犁王等被生擒。從此西域五十國,全部接受東漢的統治。

龜茲是絲綢之路北道上的重鎮,西域都護府的設置,使龜茲成為當時西域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

作者:新疆龜茲研究院 肖蕓

責任編輯:金屬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龜茲古國歷史之魏晉南北朝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