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天氣席捲山東半島,但擋不住大學生學習進修的步伐。8月初,來自山東、河北、四川、浙江、內蒙古等多地的學子齊聚海濱城市煙臺,參加一年一度的“製革專業研究生動手能力學習班”(下稱學習班)。跟往年一樣,學習班“上半場”在煙臺大學皮革與蛋白質中試實驗室內,接受科學家導師手把手指導做皮,並分組設計工藝、實驗操作,完成一個個皮革小課題;下半場,學子們將前往福建皮革企業,與老工匠同吃同住,現場製革,在釋疑解惑中體驗“製革工匠”生活。

學習班創辦者、煙臺大學教授王全傑的辦班舉動,戳中的是“中國製造”的痛處。很多人還記得兩年前,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辦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富士康董事長郭臺銘向工信部部長苗圩“吐槽”:“大學教育與工廠的實踐有很大差距,大學生動手能力普遍不強。”這貼合了科技日報記者的觀察。兩個月前,記者到國內部分高校調研,東部某省屬高校的院長表達了類似意思:當下的大學生普遍存有“三差”,即創新能力差、動手能力差、演講能力差。

一個地方經濟轉型發展,既需要一批具有創新能力的優秀高科技專業人才,同樣也需要一大批動手能力強的“能工巧匠”。但現實是我們的大學生往往缺少出類拔萃的創新能力,也缺少精巧靈活的動手能力。問題出在哪?工信部部長苗圩也曾坦言,上述情況反映出中國需要適用型人才更多地到工廠去、到車間去,能夠直接從事生産線方面的技術和管理工作。“但很遺憾,我們培養出的很多大學生不具有這方面能力,書本知識很多,動手能力很差。”

很多人還記得,5年前,教育部發佈首份《中國工程教育品質報告》。其中明確提出,“有關行業組織和用人單位認為,我國工科畢業生在國際競爭能力、經營管理能力等方面有待進一步提高,工科畢業生的實際動手能力仍需加強。”

問題早已有之。正因為此,從2004年起,煙臺大學教授王全傑便推動舉辦了全國製革專業研究生動手能力學習班,之後陸陸續續堅持了12年。這不容易,因為政府財政沒有這一筆費用,辦班的開資全部依靠自籌,而學習班導師皆屬於自掏腰包前來授課,實習企業慷慨解囊,敞開車間、實驗室接納學生。學習班最大的特色是“五免費”,即學費、實驗材料費、餐費、住宿費、公共交通費全免。“五免費”政策無疑大大有利於沒有經濟收入的學生參加學習,有助於解決生源問題。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320名在讀碩士博士從這裡“畢業”,培訓班結業證成了企業競相聘請他們的“綠卡”。他們有的成了知名企業的中堅力量,有的成了創業者,有的由於具有“動手能力”而被高校留任做教師。而王全傑提出的“學會動手、學會吃苦、學會與工人相結合”,也早已成為教育界的共識。

“三學會”受重視,讓記者想起一則舊聞。10年前,15名來自生産一線的工人師傅被評為河北省首屆“十大金牌工人”或“百名能工巧匠”,後又被河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聘為客座教授,並收該校的4名青年教師為徒弟。這無疑是“能工巧匠”地位翻身的有力證據,也證明了“學會與工人相結合”的必要性。

無論是培養“能工巧匠”,還是培養學生動手能力。反饋到整個教育制度的改革中,就是科教融合的貫徹和推動。近幾年,國內扎紮實實做科教融合探索的高校不少。比如由齊魯工業大學與山東省科學院融合而成的新齊魯工業大學,採取兩段式教學,即“前階段由教學單位主導,強調專業基礎,後階段由研究所主導,強調實踐動手能力”,瞄準的便是當下高等教育的短板,為了補上大學生動手能力差這一關鍵一環。

如果説15年前,王全傑教授創辦學習班,貫徹“15天的實驗室培訓,15天的車間一線鍛鍊”模式還只是腳踏實地的振臂呼喊,是推動教育制度改革的微薄之力,是教育體系中“星星之火”式的實驗,那麼在科教融合、培養“能工巧匠”理念深入人心的當下,培養大學生動手能力的星火實驗,早已成燎原之勢。

在這個角度上,王教授的12年努力不再“形單影隻”,有了更多同行者。


責任編輯:周思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