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僅僅一個多月時間,位列蘋果應用商店總榜11,並且連續2天登頂教育類TOP1;國內首個應用人工智慧技術篩選遮罩不良資訊,讓手機“凈凈”地陪伴孩子成長的APP;在應用寶、百度手機助手、360手機助手、蘋果商店四大平臺均獲得了近乎滿分的好評.....

或許很多人猜到了,這款繼“學習強國”之後的今年第二款現象級應用,不是微信,也不是快手和抖音,而是在各大平臺幾乎零差評的“花漾搜索”。

圖注:全網好評的現象級APP

花漾搜索APP由新華社中國搜索出品,是中國第一款專為青少年定制的搜索引擎。從四月份推出到現在,僅僅過去了一個多月,就取得了這樣的成績,不免另各方刮目相待。

我自己也試用過這款APP,它其實呈現模式是“資訊流+搜索”結合的模式,內容非常豐富,並且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和演算法,可以根據期青少年的年齡階段和興趣愛好,推送匹配的內容。

當很多人業內人士深信“搜索已經是過去時”、“搜索已死”等論點時,花漾搜索橫空出世,短短一兩個月時間,重塑了業界和資本市場對搜索引擎産業的信心。

對於我們的廣大投資機構來説,處在發展早期的花漾搜索還處於價值低估的水準線,無疑極具投資價值。

同時也因為其聚焦細分的“青少年搜索”領域,又給網際網路産業模式升級寫下了一種可參考的範本:當一個存在十多年的行業進入紅海市場時,不妨從垂直領域縱深發展,在細分市場尋找突破點,一樣也能探索出來全新的發展模式,一樣也能挖掘藍海機遇,甚至打通一條全新的産業賽道。

青少年市場蘊含産業紅利搜索産業迎接發展新機遇

眾所週知,從2016年開始,中國網際網路網民數量增長開始放緩,市場逐步由增量市場進入了存量市場。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CNNIC)發佈的第43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網際網路普及率達59.6%,較2017年底只提升3.8%。

但報告還釋放出來的一個積極數據在於,中國青少年網民(10--19歲)佔比依然很大,數量超過1億。然而過去多年,很少有網際網路平臺專門研發針對青少年群體的相關網際網路服務和産品。青少年市場多年以來,一直被科技巨頭所忽略。

最近幾年,出現了巨大轉機。包括騰訊、百度、快手、網易、VIPKID等在內的網際網路巨頭紛紛發力或者重視青少年市場,全面挖掘這個超過1億(如果把5--10歲的低齡網民和20--30歲的青年網民也算進來的話,青少年網民數量最少在2億級別)網民群體的市場紅利,為他們提供適配的産業和服務。

同樣對於搜索行業來説,花漾搜索的爆紅也説明瞭青少年搜索引擎市場仍是一片藍海,同時也説明瞭我們的家庭、社會、國家對青少年群體“觸網”的重視程度。

我們的家長和老師可以大膽的讓孩子使用花漾搜索,因為花漾搜索一鍵就可搜索全網適齡內容,直達精品課堂、趣味視頻、英語學習、動畫漫畫、運動才藝、早教母嬰等精彩內容,並且這款産品主動防禦了各類有害資訊,它的內容是安全可控的。

發力月余登頂蘋果商店榜首為什麼是花漾搜索?

“教育”類目一直是蘋果商店的重點類目,花漾搜索僅僅推出一個多月就登頂了蘋果商店教育類的TOP1,絕不僅僅因為其踏對了風口或者賽道,自然有其産品和理念、模式獨到之處。

在我看來,花漾搜索的優勢最少包括以下幾個層面:

①頂級的權威媒體聯合打造。

花漾搜索是中國搜索旗下拳頭産品,而中國搜索是由中央七大新聞單位——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經濟日報、中國日報、中國新聞社聯手打造的國家級網際網路高新企業。

也只有如此多的權威頂級媒體聯手,才能打造這種強大的跨媒體、融媒體、新媒體傳播載體,才能提供1000000+精品內容,打造網際網路+教育的創新應用平臺。

②行業首創的教育搜索引擎模式。

花漾搜索APP是中國第一款專為青少年定制的搜索引擎,它既有百度式的搜索引擎服務為依託,又綜合了今日頭條式的資訊流模式優勢,這種“資訊流+搜索”結合的模式,應用在青少年教育搜索領域,打造了行業全新的模式。

而且從目前的結果來看,短短幾個月,這種模式被廣大用戶(主要是家長朋友們)所熱烈接受和歡迎,很多家長成為花漾搜索的“口碑推廣員”,極大的擴充了花漾模式的行業效能。

③技術AI賦能。

花漾搜索不僅僅有媒體背景,更有技術背景。其背後中國搜索多年來基於人工智慧、大數據等技術的積累應用,推出花漾後,也同樣能夠做到“智慧分發”和“千人千面”,為不同階段的青少年提供差異化的內容和服務。

更為重要的是,花漾搜索通過人工智慧+人工編輯結合的摸索,篩選遮罩不良資訊,還青少年手機一片乾淨,營造了健康的青少年上網空間。

踐行網際網路平臺社會責任花漾搜索示範和借鑒意義巨大

最近一段時間“科技向善”成為網際網路行業最熱的一個詞彙,科技向善的理念,旨在讓社會各方真正意識到科技給社會帶來的諸多問題,尋求最大範圍內的共識與解決方案,並引導技術和産品放大人性之善,實現良性發展,用科技來緩解數字化社會的陣痛。

現在看來,花漾搜索其實就是踐行“科技向善”理念的典型平臺,通過構建搜索和內容服務平臺,提供多種形式的産品和服務給我們的使用者,進而來緩解當下並不很樂觀的青少年上網空間的行業陣痛。

這幾年,關於青少年的網際網路服務平臺,鮮少有成功的案例。花漾搜索現階段性取得的這些成績,其實有很多可供各方參考的價值,它的示範和借鑒意義巨大。應該把這種模式總結成一套成體系的方法論,推廣到行業以外的合作夥伴,讓整個産業共用發力細分市場,創新發展帶來的産業紅利。(作者:丁道師)

責任編輯: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