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劉先生發表在“新片場”的個人獨立創作完成的一段視頻的截圖。

涉案視頻截圖。

短視頻被用於廣告

攝影師起訴一條公司索賠百萬

原告劉先生是一名攝影愛好者。他起訴稱,2018年1月,他個人獨立創作完成一段與自駕和崇禮滑雪相關的視頻,並於2018年1月28日以“攝影師劉先生”的名義將該視頻發表在國內專業的影視創作人社區“新片場”,他本人對該視頻依法享有著作權。

此後劉先生發現,自2018年3月開始,一條公司未經許可,擅自將其創作的涉案視頻在一條公司運營的微信公眾號“一條”及微網志賬號“一條”上進行傳播,且未署名作者。

劉先生認為,一條公司的做法侵害了其依法享有的署名權及資訊網路傳播權。一條公司將涉案視頻用於為沃爾沃汽車進行商業廣告宣傳,通過非法傳播涉案視頻實現違法所得,給他的合法權益造成重大損害,故提起訴訟,要求一條公司停止侵權行為,在其運營的微信公眾號“一條”和微網志賬號“一條”首頁顯著位置連續15天刊登致歉聲明;賠償劉先生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律師費和公證費等合理開支38000元。

一條公司答辯稱,涉案視頻是上海令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提供,在一條公司發佈前,沃爾沃公司微信公眾號上就已發佈相同內容的視頻,一條公司不構成侵權;根據在案證據,無法確認劉先生是否享有涉案視頻的著作權;該公司廣告費根據影響力和效果收費,劉先生主張的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過高,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此外,廣告投放不署名攝影師是行業慣例,一條公司是善意使用,不應賠禮道歉。綜上,一條公司不同意劉先生的訴訟請求。

一審判賠50萬元

法院判案綜合考慮四要素

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視頻由拍攝者使用專業攝像設備拍攝,並將多個拍攝素材剪輯組合而成。視頻記載了駕駛某品牌新款汽車前往崇禮滑雪的系列畫面,其中有對該款汽車整體外觀、內部儀錶盤、變速箱、後備廂感應啟動等進行展示的特寫畫面,還有利用無人機拍攝駕駛該車行進的畫面及崇禮雪景和滑雪畫面等。視頻的拍攝和剪輯體現了創作者的智力成果,涉案視頻雖時長較短,但屬於具有獨創性的類電作品。

根據劉先生提交的相關證據,可以認定其係涉案視頻的作者,享有涉案視頻的著作權。此外,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一條公司使用涉案視頻獲得了劉先生的授權,劉先生要求一條公司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援。

在關於經濟損失的數額方面,法院認為,雙方雖就此提交了相關證據,但均不足以證明劉先生的實際損失或一條公司的違法所得,所以法院綜合考慮了四個要素:

首先,涉案視頻是劉先生使用專業設備拍攝并剪輯而成,視頻將自駕某品牌新款汽車和崇禮滑雪的相關畫面結合,通過特寫等鏡頭較好地展示了汽車的特徵,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和廣告價值;

其次,根據一條公司的相關宣傳,其為專門的廣告宣傳媒體,視頻廣告受眾廣泛、傳播迅速、收益巨大,一條公司將涉案視頻作為該品牌新款汽車的廣告,通過微信和微網志進行傳播,直接獲取商業利益;

第三,一條公司理應持有涉案視頻的收益證據,但其拒不提交,依照其認可的2018年廣告刊例報價,非定制視頻的微網志傳播報價為每條10萬元,微信傳播報價為每條10萬元至15萬元,廣告收費金額較高;

最後一點,一條公司于2018年3月18日分別在微網志和微信發佈涉案視頻,至劉先生公證取證時,閱讀量累計40萬以上,且一條公司在收到本案起訴材料後未及時刪除涉案視頻,致使侵權行為一直持續至2018年9月,侵權影響範圍大、主觀惡意明顯。

綜合以上因素,海淀法院認為本案應按照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進行判賠,故依法酌情判定經濟損失為50萬元。

法院作出上述判決後,原告表示不上訴,被告表示需考慮是否上訴。

■案例

因認為其創作的2分鐘短視頻被擅用進行廣告宣傳,劉先生以著作權遭到侵害為由將微信公眾號及微網志賬號“一條”的運營商上海一條網路科技有限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開支3.8萬元。昨日,北京海淀法院一審判決一條公司賠禮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50余萬元。

據法院系統統計,該案係全國首例廣告使用短視頻侵害著作權案,根據《著作權法》有關最高限額50萬元賠償的規定,該案也是迄今為止單個短視頻判賠金額最高的著作權維權案。(記者王巍)

説法

獲最高賠償,是強化了市場定價規則

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49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在司法實踐中,50萬元被認定為著作權保護的最高額賠償。

昨日,北京海淀法院主審“全國首例廣告使用短視頻侵權”案件的法官表示,短視頻是近年來網際網路傳播的一個熱點,短視頻的製作和傳播已經形成一個新的産業,産業的發展也為著作權保護帶來了新的影響。

本案涉案視頻雖時長較短,但畫面高清、製作精良,且與此前出現的短視頻侵權糾紛不同,涉案視頻中融入了廣告和宣傳內容,一條公司作為專業的廣告宣傳媒體,直接將涉案視頻作為廣告投放,使之産生了較高的市場價值。

因此法院在判賠時充分考慮了涉案視頻的獨創性和廣告價值、一條公司的廣告報價、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傳播範圍和不及時停止侵權的主觀惡意等因素,淡化了作品長度因素,強化了市場定價規則,最終按照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進行判賠。

判決生效後將有判例效應

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分析稱,短視頻是近些年比較普及的新生事物,短視頻的提法是業界的一種説法,指的是時間比較短的視頻。在智慧財産權法的領域,這種作品一般被歸為類電作品(類似電影)。能否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類電作品,就要看短視頻是否具有一定的獨創性,如果獨創性不夠,就無法獲得著作權法的保護。

海淀法院對於此案的判決,一旦生效後,將會對整個行業産生一定的判例效應。近幾年,在司法領域提倡加大智慧財産權的保護力度,其中,提高賠償數額是加大智慧財産權保護力度很重要的一種方式,海淀法院的判決在這方面應該會起到相應的作用。

責任編輯:林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