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二維碼讀AR圖書,讀者發現竟然打不開

圖書二維碼,原來是擺設?

點擊進入下一頁

現在的圖書封底流行加上二維碼,但基本上已經淪為廣告,並不能給讀者提供新鮮內容。本報記者路艷霞攝

本報記者路艷霞

如今,在圖書封底,二維碼成了標配。但所謂的二維碼卻幾乎變成了廣告導引,通過掃描二維碼讀AR圖書,卻變得稀有。幾年前,眾多出版社競相推出AR圖書,沒想到如今卻徹底沉寂了下來。

近日記者走訪了京城多家書店,用手機掃描了近70本圖書,發現新出的AR圖書不僅稀有,而且之前推出的AR圖書也因缺乏技術維護而無法使用。

一本AR書時隔幾年無法讀

牛女士最近就遭遇了尷尬,她發現“香蕉火箭科學圖畫書”系列圖書中的“香蕉火箭”AR成了擺設,根本用不了。

5年前,牛女士為大兒子買了這套書,通過掃描封底的二維碼,下載“香蕉火箭”AR應用程式,書中主要內容就會以三維立體動畫形式展現出來。當時該套書的宣傳視頻也號稱,“香蕉火箭”AR把互動做到了極致,設計了引導性的講解,孩子可以根據提示進行操作,一步一步帶入情境,讓宇宙飛船在眼前騰空而起,讓霸王龍和三角龍在你的指揮下激烈搏鬥……而這樣的閱讀樂趣,牛女士的大兒子曾經體驗過。 

但現在牛女士的二兒子卻體會不到哥哥的閱讀樂趣了。今年,當媽媽拿出該系列的《怎樣才能找到大恐龍》《熱帶雨林動物探險隊》準備給兩歲的小傢夥看時,誰知怎麼鼓搗也打不開這個AR了,小傢夥失望,媽媽更失望。

目前在網上書店和實體書店都能買到這套書,其宣傳語也沒有改變,最大的亮點還是通過AR來享受閱讀之趣。記者查詢了相關出版資訊,該系列自從2014年6月出過一版後,就未再出新版。而牛女士的經歷也並非個例,一位讀者在網上留下評價説:“什麼香蕉火箭AR根本沒用,打不開,完全按使用方法步驟來的,可就是用不了。”

對於牛女士的困惑,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行銷部主任閆恒凱解釋,AR呈現是需要有後臺的,數據需要有伺服器進行儲存,因此每次讀者來訪問時,都是從伺服器裏把這些資訊反饋出來。但伺服器的前期開發和後期維護都需要成本投入,要是疏于管理和疏于維護,可能就造成端口關閉,訪問不到伺服器,這個連結也就徹底失效。

圖書二維碼淪為廣告平臺

通過掃描二維碼看AR圖書,曾頗受業界關注,但如今似乎要被遺忘掉了。記者近日到人大明德書店、中關村圖書大廈、亞運村圖書大廈等書店隨機抽取了近70本書,發現近一半的圖書都帶二維碼,但這些二維碼幾乎與AR圖書無關。

“掃一掃,獲得更多的新書資訊”“掃一掃,精彩搶先看”,實際操作後得知,眾多圖書二維碼往往只是出版社的微信公眾號或者出版社網店導引,與該圖書內容本身壓根兒毫無關聯。有的出版社更將寶貴的封底徹底變成了微信公眾號、微網志推廣集散地。一部學習問答的書,一氣兒列了五個微信公眾號二維碼,這些學術化、理論性的微信平臺以集束形式出現在讀者面前。記者更注意到一個有趣現象,但凡與明星有關的書,這些圖書的二維碼會變得更多,或許是想借明星的號召力擴大微信公眾號的影響力。比如,人氣作家盧思浩《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的封底配了二維碼,但和其他書不同,它是作家的微網志導引,二維碼下清楚標注著:“盧思浩的微網志,你可以在這裡找到我。”還有的圖書則更加直接,可見“騰訊兒童”“搜狐育兒”“大眾點評”等廣告二維碼。

相比之下,AR圖書、VR圖書二維碼難得一見。終於找到一本《朗讀者》,該書明確標識配有AR,但和“香蕉火箭”系列一樣,記者操作了多次,卻沒能成功下載、打開相關程式。

面對圖書二維碼的鋪天蓋地,資深出版人王磊認為,二維碼原本是個好東西,但現在被出版社用濫了。

出版社難以承受AR圖書成本

2016年國內一度冒出了20個出版融合發展重點實驗室,其中多家實驗室的研究方向為基於對增強現實(AR)、虛擬現實(VR)、複合數字出版等全媒體出版和移動出版技術的研究。顯然,幾年過去了,AR、VR在出版領域的發展並不順利。 

對此,閆恒凱分析,一方面是出版行業並不擅長此道,有研發內容能力的出版社太少;另一方面,投入成本要遠遠高於傳統圖書,像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近期開發的《天工開物》,建模、動畫製作等成本開發就不下百萬元。此外,大部分引進版AR圖書,因為伺服器連結不放在出版社,放什麼內容可以隨時調整,是否得到維護也不得而知。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編輯王亞會坦言,許多讀者還覺得AR不過是圖書噱頭,因此對其認可度不是很高,這類圖書成本高,書店也很難展示樣書,也阻隔了讀者。 

2017年10月,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推出了《跟著wolly遊世界》,每本書介紹一個城市,目前已推出了倫敦、巴塞羅那、東京和巴黎。王亞會告訴記者,這套書每本配有8個AR,為了配合圖書,還專門開發了APP平臺,合作方希望今後可以將更多的城市放進去,讓人們跟著VR遊世界。即便如此,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近期已沒有再開發AR圖書的計劃。王亞會直言,“AR、VR技術目前更多運用到課程培訓、運用到玩具中,運用到單本圖書中,成本實在是太高了。”

但也有個別出版社探索出了一套模式。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開發的《誰動了我的鐵甲》《天工開物》下半年將面世。前一本書,坦克履帶、發動機等零部件可以呈現出來,讀者可以在手機裏拼裝完成一輛坦克,並深入了解坦克的知識。後一本書記錄了明朝時的科學技術,手機一點,冶煉場景就立體起來,明朝科技發展到怎樣的程度也一目了然。“因為這是我們自主開發的智慧財産權,因此可以保證連結50年不會失效,讀者50年之內打開連結都可以看。”閆恒凱説。

據了解,與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合作的技術公司,是北京出版集團的控股公司,因為採取了良性合作模式,技術公司提供比較低的開發成本,出版社又向國家出版基金申請了資助,才得以解決兩本AR圖書的成本難題。閆恒凱透露,從2014年至今,北京少年兒童出版社已推出了十幾種AR圖書、3本VR圖書,這在出版行業也算比較少見。


責任編輯:王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