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由大愛城控股主辦的大愛書院藝術節系列活動之“愛,在書院”主題攝影大賽在香河大愛城啟動。藝術節系列活動作為展現養老行業快速發展的大背景下,“大愛·書院式養老”特色模式的獨特魅力展示途徑,得到了大愛書院長者、大愛城社區業主以及來自北京的攝影愛好者們的積極參與。作為大愛城社區社群文化活動體系的開端,攝影大賽啟動調動了不同角色社區成員的深度參與,從中可以一窺大愛城社群文化的具體形態。


“愛,在書院”主題攝影大賽現場

多方參與跨界合作

本次攝影比賽活動大愛城控股便與全民藝術聯盟合作,邀請到眾多攝影行業知名專家學者。其中前新聞出版總署黨委宣傳部長宋建民先生和北京拾光影像博物館館長康學松先生還進行了一場精彩的藝術對話,從大愛書院藝術活動的搭建,攝影創作選題等進行了熱烈的討論和交流。北京攝影藝術協會會員王曉鳴老師為大家帶來一場精彩講座,傳授攝影知識,提升愛好者攝影技術和水準。

攝影展上,一組拍攝于五六十年代的攝影集“我愛北京天安門”更是備受關注。照片以天安門廣場為背景——有的是實景,有的就是照相館裏的幕布。毛主席像章、軍裝、小腳老太太、淳樸的面龐,構成了那個時代特有的影像符號,講述著一代中國人揮之不去的天安門情結。

這些照片的主人康學松,傾其所有用20年時間,收集清代以來的老照片和影像資料。並在北京順義區高麗營一廢棄廠房裏,建立“拾光影像博物館”,就是為了留住那些不能被忘卻的記憶。


圖為參觀者被老照片吸引

老照片引發了參觀者,尤其是長者居民的強烈共鳴。看到一張張淳樸的黑白留影,仿佛回到自己經歷過的那個激情歲月。不少長者表示自己當年也有在天安門前的留影,今後把大愛城社區居民的珍藏收集起來,也可以辦一場大愛城人自己的時光影展。

意見領袖引領

大愛書院作為大愛城社區內養老服務的核心機構,也是大愛終身教育體系的承接平臺。大愛書院陸續推出了面向其會員和社區業主的文化藝術課程以及大愛書院藝術節系列主題活動,並聘請國內外知名專家學者,開設國畫、攝影、聲樂、舞蹈、葡萄酒品鑒、珠寶藝術等千余門課程。

終身教育體系不僅增長了學員的專業知識,更在知識傳遞和討論的過程中培育了社區居民的參與意識,形成了多個由專業老師啟發引導的興趣小組,社區成員之間建立共識,部分社區成員還憑藉自己的專業知識,成為部分興趣小組的意見領袖,這些都為下一步的社群活動開展打下了基礎。

“愛,在書院”攝影比賽就涌現了兩個這樣的居民領袖。一位是大愛書院會員張忠仁老先生。他把自己87載人生歷程集結成《歲月留痕》回憶影冊,從投身共和國航太事業,到創辦企業,再到退休後學習舞蹈、書法、詩詞、朗誦、文學傳作的4個十年計劃,激勵更多長者居民追求精彩人生。

另一位是大愛城業主、攝影愛好者王德華。他喜愛用鏡頭記錄身邊的愛和美,網名就叫“逮啥拍啥”。過去專注于拍攝自然界中的動物,現在他的興趣則轉向了人物攝影——因為他在大愛書院裏看到了長者身上獨具的魅力,決定用心捕捉他們的活力、熱情和歡樂。

王德華先生義務為長者拍照、教授社區居民攝影知識。下一步,他準備在社內尋找更多的攝影發燒友,發起大愛城自己的攝影俱樂部。

居民自組織雛形

居民自組織的誕生是社群營造實現與否的一個重要標誌。居民根據自己的意願,在與社區和友鄰的互動中形成自發的組織,發展社區文化,解決社區問題。這樣的自組織往往具有強大的生長能力,可以演變、分解、裂變出更多的自組織,讓美好社區生生繁衍。

大愛城基於居民的興趣和愛好,發揮居民領袖作用,培養隊伍。比如讓喜歡跳舞的居民辦起舞蹈隊,有需求的建起親子俱樂部、驢友俱樂部等等。一個社區的居民領袖越多,居民自組織越多,活動就越多,那麼‘把生人變成熟人,把熟人變成主人’的社區關係就會越和諧。

在大愛城,像王先生這樣主動為社區服務、帶頭創造自組織的居民正逐漸涌現。有來自蘇州主動為社區居民開設刺繡課的長者,有退休于歌舞團帶領大家編排舞蹈節目的業主,還有多年研習書法給居民開文化講座的爺爺……越來越多的社區居民參與到社區管理、策略和服務中來,以主人翁的狀態引領社區建設和發展。

目前,大愛書院養老中心每週有近40場日常課程和活動,每月舉辦一次藝術專題活動,而社區內結合教育、養老、健康與農業資源等更廣泛的社群活動也在不斷豐富中。一步一步,大愛城美好社區的樣貌正逐步清晰。這裡的鄰里關係有溫度,社區生活有色彩,通過社群自組織的培育,讓社區居民攜手成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鄰里相親的生活共同體;讓情滿三代的家人們在繁忙工作生活之餘,擁有心安、幸福的家園歸屬感。而這一切,正在以每個大愛人對生活、對社區的熱愛,澆灌培育。 


責任編輯:謝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