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小樣“圈粉”年輕人 真假難辨維權難

2022-01-11 09:21:15 |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蔡彬

通過網購、代購,花費幾十元的價格就能用上大牌護膚品的小樣,這是韓玉潔最近熱衷的消費方式。近年來,大牌護膚品小樣俘獲了一大波像韓玉潔這樣的消費者。

小樣就是人們常説的“試用裝”,是品牌商家為了做新品推廣、吸引顧客嘗試體驗或進行促銷優惠而推出的産品,一般不專門銷售,主要搭配正裝贈送給消費者。如今,小樣不僅成為美粧行業的“網紅”,還逐漸形成新的零售業態,各類小樣集合門店走紅。小樣集合店Harmay話梅被爆出單店估值高達10億元,在二手買賣平臺,各類小樣轉賣的賣家銷量也十分可觀。

性價比高是大多數消費者選擇小樣的主要原因。

“比如説某大牌面霜一瓶50毫升的正裝將近2000元,購買小樣的話,一支5毫升的小樣只需100元左右,買10個小樣就是一個正裝量,便宜了不少”,韓玉潔加入了分享各類小樣購買連結的微信群,也經常到小樣集合店購物。

小樣愛好者世晨也認為,“小樣和正裝的內容一樣,價格卻低了一半,肯定是購買小樣划算”。有些人將購買小樣稱作“精緻窮”,世晨對此並不認同,“明明有更划算的東西為什麼要買貴的?購買小樣説明年輕人在購物上更追求性價比”。

小樣也給消費者提供了更多的試錯機會。消費者李鑫喜歡嘗試各類護膚新品,她會先買小樣,使用過後覺得不錯再購買正裝。李鑫還喜歡小樣的小容量和便攜性,“一個小樣就幾毫升,很快就能用完,不容易氧化,用完就扔,不佔地方”。

“相比起大包裝,小樣的容量更適合年輕人。”世晨説,年輕人往往喜歡新鮮感,同一物品用久了就會膩,想嘗試新産品。

消費者對小樣的喜愛,也讓商家看到了新的盈利點。不少商場出現了小樣領取裝置,消費者註冊品牌會員便可以領取小樣,裝置前往往擠滿了人。天貓購物網站也推出“U先”頻道,每天推出限量的不同品牌小樣試用裝,品牌包含國內外各大品牌護膚品、日用品等,價格在幾元至幾十元不等。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在“U先”頻道,售價為19.9元的某知名化粧品牌1.5毫升的眼霜小樣已經售出5000多單。

除頭部的小樣集合店,不少中小型小樣集合店也出現在大街小巷。王嘉沛早在2017年就開了一個小樣集合店,在某三線城市人流量最大的綜合商場裏,她租了十幾平方米的櫃檯,加盟了某小樣售賣品牌。

“想去做小樣生意是因為看到很多出差的女生需要便攜的護膚品。”王嘉沛介紹,她加盟的品牌在全國有上百個加盟商,需要向品牌方繳納1萬元的保證金以保證不從其他渠道訂貨,每次訂貨的金額也不少於1萬元。加盟的品牌方會從香港等地各個專櫃等渠道收各類小樣,“加盟品牌一是為了保證貨源是正品,二是為了能持續不斷地供貨。”王嘉沛説,如果沒有專門的渠道,難以保證小樣持續穩定的供應,“小樣都是專櫃配著正裝贈送的,數量有限,對於我們加盟商來説,並不是看顧客喜歡什麼賣什麼,而是看品牌方能給我們哪些小樣再去售賣”。

從事化粧品代購多年的沫莉介紹,小樣一般會出現在專櫃或者免稅店。目前在市場上流通的小樣也大多來自於上述兩個渠道,一種是品牌的售貨員以內購價購買正裝獲贈小樣後,將小樣和正裝分開售賣,售貨員也會定期整理沒有贈送出去的小樣通過自己的渠道售賣;另一種是代購會通過在專櫃、免稅店購買正品而獲得小樣轉賣。

王嘉沛的店面不大,但生意最好的時候日營業額近萬元,“減去店面租金、人員成本,利潤約10%-20%”。代購的利潤就會高很多,沫莉説,如果是買正品送的小樣,利潤可達百分之百,“從專櫃售貨員那裏收來的,利潤基本在40%-60%左右”。

實際上,小樣並不是真正的商品,包裝也會標注“非賣品”。據沫莉了解,目前並沒有品牌方授權小樣集合店售賣小樣,“小樣的包裝一般都比較簡單,也沒有註明成分,有些工廠就會用收來的小樣包裝灌入假的産品”。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在某批發網站上輸入“小樣”後,有多家化粧品工廠在銷售小樣,如某工廠店挂出的各類香水小樣售賣連結價格僅為每支1.5元,還有商家售賣的某大牌口紅中樣只賣6.8元,並打出“招代理、一件代發”等字樣。沫莉表示,上述産品一般均為假貨。

為了避免買到假貨,在某事業單位工作的賈珍只在買過的代購、專櫃的櫃姐處或者買過的網店購買,可即使萬分小心,她還是“踩了雷”。她在小程式快團團上購買了某日本品牌的12毫升隔離小樣,然而在諮詢品牌官方客服時,對方表示目前該品牌沒有生産過12毫升的隔離小樣。賈珍與團長溝通期望退款處理,但對方始終沒有回復她。賈珍注意到,這一商品共有1600余人參與團購,每支商品60元,銷售的總金額達9萬餘元。賈珍説,這位團長是一家有兩萬粉絲的淘寶網店店主,“因為在這家淘寶店買過東西,覺得很靠譜,所以跟了團”。賈珍找到快團團的客服,希望協助維權,但客服答覆:“建議與團長協商。”維權陷入困境,她説:“從另一個角度也反映出,所謂的團購工具也沒有對産品進行監管。”

賈珍説:“小樣的出現儘管給我們提供了性價比更高的選擇,但目前監管體系並不健全,消費者的權益難以維護。”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沫莉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敏 來源:中國青年報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