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dreisa森林公園

 

從特羅姆瑟出發到Nordreisa沿途風景

 

(中國網 記者:齊銳)“這裡沒有黑夜,如同美夢不願意醒來”這是一起去Nordreisa森林公園的中國網的攝影記者QR在度假小屋的留言本上留言的最後一句話。我真喜歡,真貼切。同行的美女記者LY打趣我,哎呀,我看你要換偶像了,不粉王小峰,改粉QR了,你看QR的眼神都變了。雖然我半輩子都在讀書,仍然還是個敬惜字紙的人,看見好的文字,如同看見珠寶,兩眼放光,同時心裏會回味很久。LY是個乖乖女,留言寫的是這裡真美,希望以後有機會和爸媽一起來這裡釣魚。

我主動向挪威水産局的帥哥請纓,陪他們去森林公園。這個森林公園以豐富的植被著稱,除了北極地區常見的樺樹,柏樹,還有不常見的各種松樹,蘭花。我早就心嚮往之,這次終於能夠成行。我們先坐海岸快艇到一個叫Skjervøy的小鎮,船程三個小時。一路上我們都在聊天,真開心。LY不是打趣我是王小峰的粉絲,就是打趣我笑點低,因為我經常被他們逗的哈哈大笑。其實我在家裏和家豬兩個人也經常哈哈大笑,寶寶在一旁都看傻了,隨後也笑起來。不過,我很喜歡聽他們説話倒是真的。LY説話幽默,她和QR還一捧一逗。QR的幽默不是貧嘴,而是那種理科男生的幽默。作息規律,循規蹈矩,説話或是回答問題要麼是經過思考的科學回答,要麼是最簡單最純粹的想到什麼説什麼,天真的可愛。譬如説吧。早上在木屋醒來,LY告訴我説她一夜沒睡好,我説怎麼啦,她讓我聽隔壁王小峰打鼾的聲音。可能是這裡空氣太清新,太安靜,所以王小峰睡的特別沉,力透墻壁。QR聽了脫口而出説幸虧昨晚我沒和他一個房間睡覺。

 

小木屋裏的小豹子

 

我們很晚才到度假小木屋。儘管很晚,我還是抽空把周圍的植被考察了一下。藍莓還沒有成熟,但是藍莓的近親Bog bilberry倒是可以吃了。黑色的Crowberry也可以摘了,不過這種漿果不甜,大多采來做飲料。讓我欣喜的是,整個河岸長滿了野豌豆,開著紫紅色的花,豆莢也是紫紅色,大小幾乎和豌豆差不多。嘗一口,竟然是甜的,和豌豆味道相似。不比尋常的野豌豆一股子豆腥味。臨走之前我採了一些豆莢回家,準備用火腿炒來吃,也算是給家豬帶的一點禮物,因為他一直在家帶孩子。

第二天上午的節目是乘著橡皮艇沿著Reisa河漂流。河兩岸是混合林,樺樹,松樹,柏樹,鬱鬱蔥蔥,挪威人山中的度假小屋散落在樹林之中。RY問嚮導,你每天都看這條河,會不會覺得厭煩。嚮導是個攝影師,拍的照片賣給各國雜誌,包括美國國家地理。他説,怎麼會呢,每天的河流,河流兩岸的景色都是不一樣的。我聽了深有感觸,如果婚姻中的兩個人,互相都覺得對方每天都有不同,就會一輩子相看兩不厭了。

 

導遊哈爾戈特

 

河水清澈見底,可以看到水底大大小小的鵝卵石。這條河是挪威第五有名的大西洋鱒魚(Atlantic Trout)洄遊産卵的河流,河上可以看見三三兩兩的釣魚的人。沒看見他們釣上魚,但是他們甩魚線入水,魚線在空中舞動一陣在落入水中,這畫面特別的好看。我們沒有看到魚在水底游動,也沒有看到魚躍出水面。因為大西洋鱒魚和太平洋鱒魚不一樣,前者從海裏洄遊到出生的河流中的時候是個體行為,一個人遊回來,産完卵或是排完精子,又遊回到海裏,過幾年再回來。一生可以生育好幾次。而太平洋鱒,洄遊的時候是成千上萬的魚一起,場面非常的壯觀,所以加拿大有看鱒魚洄遊跳水壩的旅遊項目。攝製于阿拉斯加的Survival節目中,就示範如何用樹棍子在河裏打太平洋鱒魚作為食物。這在挪威是萬萬不可能的。

1   2    


多媒體部出品 責編:羅艷 齊銳 設計製作:劉鵬飛 劉智 EMAIL: luoy@china.org.cn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duomeiti@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