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基本法》看港人的關切
 
時間:2019年8月16日

嘉賓: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憲法學會副會長 王磊

中國網:自今年6月以來,因香港特區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而引發的抗議活動不斷升級,已成為騷亂,讓人憂心不已。此次事件表明,部分港人的關切和擔憂緣於對《香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理解不夠,所以《中國訪談》特邀北京大學法學院的王磊教授,來談談《香港基本法》的相關規定和精神,以正視聽。


中國憲法學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磊。

中國網:教授,香港近來的抗議活動是由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修訂該法案是為了彌補香港現行法律制度的漏洞。香港目前的現行條例並不適用於大陸、澳門和臺灣。在近來一起案件中,一名香港嫌犯無法被移交至臺灣接受審判。香港已成為這些刑事逃犯的“避風港”。請問教授,《香港基本法》對內地與香港的司法合作有何規定?

王磊《香港基本法》第95條規定,香港特區政府可以與內地司法機關通過協商達成處理司法事務的安排。雙方的協商是非常重要的。目前,雙方共簽有7份與司法安排相關的文件。事實上,有6份文件具有法律效力,因為有一份文件取代了7份文件中的另一份。這就是內地與香港之間司法安排的現狀。你剛才所説的正是這部引渡法案的背景。

中國網:據您所知,在香港回歸之後,內地與香港的司法合作取得了哪些成績?

王磊在香港於1997年回歸之後,雙方的司法部門進行了良好的合作。我剛才説過,內地最高法院與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簽署了7份正式文件,所以説它們有很好的合作。而且它們的合作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所有這些官方文件或司法安排所涉及的都是民事案件,或涉及商業關係或涉及家庭法律問題,並不涉及刑事案件。

中國網:在您看來,雙方還需要在哪些方面進行進一步的合作?

王磊我覺得雙方可以在刑事領域進行下一步的合作,因為正如你所説,香港和內地的司法協助在犯罪嫌疑人引渡方面存在著漏洞。

中國網:這部引渡法的一些反對者表示,這樣的改變可能會嚴重損害香港的司法獨立。那麼請問,《香港基本法》對香港的司法獨立是怎麼表述的呢?

王磊《香港基本法》確實對司法獨立有著明文規定,是這樣的。內地和香港屬於兩個不同的法律體係:內地的法律制度屬於民法法係,我們也稱之為大陸法係;而香港的法律制度屬於判例法係,也叫英美法係。也就是説,兩者屬於不同的法係。香港社會對法治概念的關注度要高得多。因此,法治非常重要。其中有一條就是關於司法獨立的,因此《基本法》規定了司法獨立這一原則。香港特區政府、社會或行政部門都不能干涉司法部門。

中國網:很多年輕的抗議者參與了香港近來的騷亂。據媒體報導,其中有一些人擔心這部引渡法案可能會威脅到香港的言論自由。請問您如何看待這種擔心?《香港基本法》是如何保障言論自由的?

王磊首先我要説的是,《香港基本法》對言論自由做出了明文規定並對之予以保障,如大眾傳媒的言論和抗議自由、結社自由和宗教自由,還有其他與言論自由相關的自由、其他形式的言論自由。而這部引渡法案所涉及的主要是刑事案件,是為了將犯罪嫌疑人從一方移交給另一方。我認為這個法案並沒有限制言論自由。

中國網:曾有香港立法會的反對派議員表示,《基本法》也應保護“港獨”的權力,是這樣嗎?

王磊不是的,因為制定《香港基本法》的初衷是為了將內地和香港團結起來,或者説是為了保證我們國家的團結統一。因此,《基本法》的主旨是確保中國領土的完整統一。所以,我認為“港獨”分子的行為不能受到《香港基本法》的保護。或者這麼説吧,他們的行為是違法的,不符合《香港基本法》的主旨、要義或精神。

中國網:香港的抗議活動已經持續兩個多月了,很多香港市民開始擔心香港的局勢會陷入更深的危機。8月10日,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在深圳表示,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中央絕不會坐視不管。他還補充説,按照《基本法》規定,中央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現的各種動亂。那麼,根據《基本法》,中央政府在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時候可以採取哪些行動呢?

王磊抗議活動已經持續了兩個多月,越來越多的人對香港局勢感到擔憂。抗議活動已經威脅到了香港的法治,所以我希望抗議活動能早點結束。你剛才也提到,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説了,中央政府有權處理香港出現的問題。根據《香港基本法》,有三種處理問題或爭議的方式。第一種方式是由香港特區政府來解決問題。第二種方式也是由香港特區政府出面,但是人民解放軍予以協助。不過,得由香港特區政府在必要的時候請求人民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才行。第三種方式就是緊急狀態。根據《基本法》和中國《憲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有權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全國性法律將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問題將交由中央政府進行處理。因此,根據《基本法》,香港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有三種方式來處理香港出現的問題。

中國網:您對中央政府捍衛“一國兩制”的決心有何看法?

王磊“一國兩制”已經寫入《基本法》,而《基本法》也在確保落實這一政策,以維護香港的繁榮富裕。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堅持“一國兩制”的原則,堅持《香港基本法》。雖然現在存在一些爭議,但我認為爭議在未來肯定能夠得到解決。所以説,未來是光明的,我們會找到解決之道來處理爭議。

中國網:好的,教授,謝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王磊謝謝!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杭舟;攝像:常智博;後期:張文泉;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杭舟;攝像:常智博;後期:張文泉;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