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俄開啟中俄關係新時代 制定合作路線圖
 
時間:2019年6月12日

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 李勇慧

中國網:6月5日至7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俄羅斯進行了國事訪問,並出席第23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此次出訪給中俄關係注入了哪些新的內涵,又將對國際局勢帶來怎樣的影響,《中國訪談》就相關問題採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李勇慧研究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外交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員李勇慧。(楊楠 攝)

中國網:歡迎李老師做客中國訪談。

李老師:你好!

中國網:6月5日,正在莫斯科訪問的習近平主席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決定把兩國關係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一新概念(我們)怎麼理解,這個新的定位具體又有哪些內涵呢?

李勇慧:的確,這次會晤非同尋常。我們知道,從蘇聯解體俄羅斯獨立以來,中俄關係有幾次定位,第一次是互是“友好關係”,第二次提升為“建設性夥伴關係”,第三次是在1996年提升為“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到第四次是2014年提升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一次不到5年的時間就提升為“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這個提升所包含的意義非常廣,説明兩國關係的深度、廣度和高度有了變化,現在是一個最新的高度。按照兩國元首的評價,現在我們兩國關係是處於歷史上最好水準,所以高度是最高的。

還有一點“新”在哪?就是對整個世界的變化,大調整、大改革、大發展,按照習近平主席的講話,“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這種大變局之下,中俄關係將會面臨什麼樣的發展?中俄關係已經發展到一個新的時代。這是針對世界局勢的變化來説的。

還有一個“新”是新在哪呢?我覺得是新在它的內容,就是你剛才提到的第二點,就是它有什麼新的內涵,我們看到發表的聯合聲明裏面對於兩國關係的特點、原則,還有兩國關係主要的合作方向、內容,都指得非常清楚。過去締結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在兩國元首會晤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大概都是五六千字,而這次的聯合聲明是1萬多字,洋洋灑灑,規定了主要的合作方向——有政治、經濟、人文、戰略協作等,一共是5個方向。所以説這次為我們兩國的這種合作全面制定了一個路線圖,可以説是面面俱到。

根據這個聯合聲明,我們下一步將會逐漸落實,每一項都落實到具體項目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聯合聲明中規定的主要內容的落實,新時代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又將進入到一個新的境界,合作的深度和廣度和現在都不一樣,所以它有新境界、新內容。

中國網:習近平主席在中俄建交7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提高了四個“要”,第一個“要”是要始終以互信為基石,築牢彼此戰略依託。中俄的政治互信有哪些內涵?中俄兩國領導層為增進兩國的政治互信採取了許多舉措,也請您介紹一下,印象中比較深刻的有哪些?我們也常常聽到另外一種論調,基本來自於西方,説中俄擁抱是由於美國的壓迫,是臨時的抱團取暖,其實兩國的價值觀是不同的。當然還有一些美國政客甚至在公開場合挑撥中俄的關係。您怎麼看這種説法?我們如何衡量中俄互為戰略依託的牢固程度呢?

李勇慧:我覺得你這個問題提得特別好,因為現在中俄關係當中一個特別突出的特點,就是中俄兩國的政治互信非常好,兩國政治關係得到進一步鞏固。政治互信包括哪些方面呢?就是我們在發展道路上、發展模式上相互支援,不干涉內政;我們共同反對世界強權、霸淩和霸權主義,而且我們也反對冷戰思維。所以,在我們的價值取向上,中國和俄羅斯是相同的,政治上相互支援的力度非常大。這進一步加深了中俄的互信程度。

還有元首引領。我們知道,從2013年習近平成為國家主席後,中俄之間的元首會晤,包括正式的國事訪問,包括多邊的會見,一共進行了30次,最近這次是第30次,正式的國事訪問是第8次。在這麼高頻度、高密度的會見當中,兩國領導人不斷地調整兩國的發展方向,來對對表,調整未來的航向。尤其這次更是這樣,這次從戰略高度和歷史發展長度——正好今年是中俄建交70週年,從戰略高度、從歷史發展長度,我們兩國元首見面,來規劃我們下一步的發展,你就能夠想像到兩國之間的政治關係是多麼緊密,政治互信確實達到了一個新高度。

至於我們的戰略依託,這個特別容易理解。我們都知道,俄羅斯和中國是兩個最大的鄰國。俄羅斯和中國的邊界線是世界最長的邊界線,大概相鄰4300多公里。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個大的鄰國發展友好關係,安全利益一定是共同的,如果不安全的話是一損俱損;如果安全的話就是一榮俱榮。政治上我剛才談了很多,我們這種互信、支援……所以,我們之間有天然的戰略依託和戰略支援,推動中俄關係發展到今天這種很好的狀態。

當然,外部因素也是推動中俄關係向前發展的要素,但實際上決定中俄關係向前發展的關鍵性因素,還是兩國之間的政治利益、安全利益,還有互補的經濟利益,包括兩國看到了根本的長遠的利益,所以兩國才有今天這樣的新的成就。

中國網:經濟是政治的基礎,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近幾年中俄經貿合作交流的情況?

李勇慧:這幾年經貿合作是我們雙邊關係當中的亮點,尤其在2018年,兩國的經貿額突破1000億美元大關。中俄經貿關係有一個很高的目標,就是達到2000億美元。2018年突破了1000億美元,主要是幾個方向:一個是在戰略性大項目上的合作,像能源、交通基礎設施、航空航太、核能;二是在新興領域的合作,比如像金融、農業、電子商務、旅遊、教育等方面,去年也發展得也不錯。總體來説,去年的經貿關係是提質升量的特點,不光有數量,品質也上去了。下一步,如果我們再加大很多重要領域,像石油天然氣領域上中下游全産業鏈的合作,我們的貿易額還會提升。同時我們還要加大産業內部的貿易。現在我們跨産業之間的貿易比較多,如果將來産業內部的貿易提升,也會對我們整體貿易額的提升做出貢獻。所以,去年的經貿關係是個亮點。

同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定為中俄地方合作年也有一個很大的突破。我們把2018、2019年定為中俄兩個地方合作年,去年有一些推動,比如我們去年發佈了2018-2024年地方合作規劃。那個規劃是頭一次在兩國眾多的規劃中很明確地寫明瞭要合作的方向,一共是7個大的方向。俄羅斯去年也出臺了自由港政策,還有跨越經濟發展區的政策,我們簡稱為“一區一港”政策,它用這種制度性工具不斷吸引外國的投資。中國去年在遠東的投資名列第一,同時中國也是遠東最大的貿易夥伴國。中國對於全俄羅斯來講,已經連續8年是它的第一大貿易夥伴國。所以,中俄貿易關係在兩國元首引領之下,現在已經進入快車道,尤其這次簽署的新時代聯合聲明,更進一步推動中俄之間的經貿發展。

中國網:中美貿易戰是否也給中俄的經貿合作帶來了額外空間,這個空間體現在哪幾個領域呢?

李勇慧:你説的這點很對,除了中俄之間的內生動力,還有兩國經濟互補性,還有我們面臨的大背景,就是中美貿易戰的情況。實際上俄羅斯是個農業大國,它當然是軍事大國,但是它的農業還是很強的,它的小麥出口、糧食出口一直在它的對外貿易額中是名列前茅的。在貿易戰的大背景下,我們可以加強和俄羅斯在大豆方面的合作。我們去年進口俄羅斯大豆大約84萬噸,84萬噸已經佔了俄羅斯大豆出口的96%。從俄羅斯自然環境來看,遠東土地肥沃,可以不斷地接受我們的訂單。我們在大豆方面的合作還是非常有潛力的。

另外還有它的糧食,還有食品、食用油的出口,未來還是很有潛力的,應該深挖經貿合作的潛力。

中國網:作為深化中俄合作的一項重要舉措,如何把“一帶一路”倡議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這是習近平主席此次出訪的一個重要內容,也請您解釋一下,為什麼要用歐亞經濟聯盟來對接“一帶一路”呢?

李勇慧:歐亞經濟聯盟和“一帶一路”的對接是在2015年習近平訪問莫斯科時提出來兩國簽署的對接協議,我們後來簡稱為“帶盟”對接協議。這個協議簽署之後,一開始當然是有疑問和懷疑的,但是後來我們在談判溝通當中,感覺到這種對接實際上就是兩個國家發展戰略的對接,非常有利於兩個國家進一步提升自己的經濟發展和增長,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種機會。因為兩個國家都要在這個世界中崛起,要謀求大國地位,如果強強聯合再加上“帶盟”對接,就會使兩國實力增加得更快,品質就更好。

在這種考慮之下,中國和俄羅斯一開始搞“帶盟”對接還主要是在規定制度框架下,比如我們一直在談判,到2018年我們談成了中國和歐亞經濟聯盟的經貿合作協議。為什麼是歐亞經濟聯盟?因為歐亞經濟聯盟是俄羅斯主導的,俄羅斯是經濟聯盟當中的主體,有一個數據——它佔5個國家當中經濟總量的80%,所以我們對接的時候直接和歐亞經濟聯盟來對接。

我們首先在制度層面建設它。制度層面建設好,下一步我們還要談的東西很多,包括貿易便利化,關稅通關方面。制度完善之後,進一步的就是落實到“一帶一路”所提出的“五通”上來,中俄之間交通的互聯互通特別重要,需要進一步推動我們提出的“濱海一號”、“濱海二號”。還有一點特別重要,要推動冰上絲綢之路建設。

中國網: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並不是有些人所謂的當代馬歇爾計劃,也絕非有些人認為的中國殖民計劃。這種信號已經釋放得很明確了,您怎麼看?

李勇慧:是這樣的。我覺得這次習近平主席在出席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的時候,有一個記者問的問題和您問的是差不多的,習近平主席的回答非常好。實際上我們提到的“一帶一路”計劃,一開始是想向世界來闡明中國歷史上有絲綢之路的概念,進一步我們就希望能夠把它作為一個國際公共産品,放在這個平臺上,大家可以共用。現在我們做的也確實是這樣的,跟“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發展戰略的對接,包括能源、交通,為對方國家來建基礎設施。這是相互接受的一個過程,是相互融通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僅有經濟上的互補,經濟上的合作,還有文明的互見、人文的交流,民心相通。整體來看,這絕對不像西方的馬歇爾計劃,它就是一個公共産品,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提供了很好的商貿合作的機會,同時也是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自己的國家發展戰略和我們對接、融合,整個提升的是歐亞地區經濟一體化,推動的是這麼一個進程,不光是我們中國,也不光是俄羅斯,它是歐亞地區的。

中國網:概念是我們提出的,但利益是共用的。

李勇慧:是這樣的。

中國網:習近平主席在第23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著重提到了中國對全球治理的一些主張,包括中國對國際體系的態度。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中俄兩國在有關全球治理方面有哪些相同的主張,兩國關係的提升對於改進全球治理具有怎樣的意義?

李勇慧:這個問題突出了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當中的一個戰略協作方向。因為中俄之間對國際問題的立場幾乎相近或者一致,我們一起捍衛的是以聯合國為核心、遵守《聯合國憲章》的這種國際體系,同時我們要遵守世貿組織的世界經濟秩序,而不是説當下的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在這種背景下,我們希望能夠和世界上其他的發展中國家,共同與西方,比如美國、歐盟,在整個人類命運共同體當中,在整個利益共同體當中,要達到一種平衡,而不是我要拿到什麼,就會損害你什麼,不是像美國自己強調的“美國優先”,我為世界提供了公共産品就吃虧了。實際上,國際體系尤其是經濟體系中利益是平衡的。現在,尤其是在全球化這麼緊密發展的前提之下,每個國家的利益,也是像兩國一樣,利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所以,我覺得在這次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中所提到的要更加公正合理地來構建全球治理的原則、規則,中俄之間要加強在國際舞臺上的多邊合作,我們強調的是多邊主義,都是為了使世界更加公平,使世界局勢更加和平穩定。中俄提供的是中俄方案,為世界提供的是正能量。

中國網:習近平主席在第23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上發表致辭,稱“可持續發展是破解當前全球性問題的金鑰匙” 。我們如何理解這一重要論斷呢?

李勇慧:首先要理解可持續發展是什麼含義。可持續發展我覺得就是要使經濟、社會、環境達到和諧統一,只有在這種和諧統一之下才是可持續發展的。這就涉及到我們現在所提倡的綠色經濟、生態環境,還有利用高科技、創新科技等等來進行全球治理。在這種環境下,中俄又能為可持續發展提供什麼樣的條件或者什麼樣的方案呢?我覺得現在我們兩國元首也有一些想法,比如我們提到中俄方案中要在新興領域加大合作。比如服務貿易,服務貿易中包括了教育、旅遊,這些都是很“生態”的。還包括兩國要加大對創新技術的合作,特意在這次聯合聲明當中提到2020-2021年,我們要構建的是中俄創新科技年,要突出這种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要利用新技術來加入全球新工業革命,提高生産率,目的就是促進經濟增長。所以説,中俄在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共用共建共治思想下,有一個很有戰略性、長遠性的規劃。這些規劃和戰略性的方向都體現了我們的可持續性。

包括我們的政治關係也是可持續性的,因為兩國之間有非常重要的原則,就是平等相待、相互尊重。我們的關係就是不針對第三國,不結盟,不對抗,不意識形態化。如果未來我們兩國關係嚴格遵守這些原則的話,兩國關係也是可持續發展的。

所以,我對中俄雙邊關係非常樂觀,我對中俄關係在世界舞臺上所發揮的作用,比如多邊場合、全球治理,我也覺得非常樂觀。因為我們提供的這些原則、主張都是可持續性的,而不是損人利己式的,或者是非常自私的觀念。我們都是開放性的,就是一種共同的發展、共同的繁榮,最後推動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我認為中俄關係現在是歷史上的最好水準,明天中俄關係可能會更好,推動它的是一種向上的動力。

中國網:在政治互信的基礎上,我們也更加期待中俄有更深的合作,也有更深的內涵。謝謝李老師做客《中國訪談》。

(本期人員——責編/記者:韓琳;主持:段冰;攝像:劉凱/張文泉;後期:張文泉;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責編/記者:韓琳;主持:段冰;攝像:劉凱/張文泉;後期:張文泉;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