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用穩中求進應對穩中有變,實現穩中向好
 
時間:2018年12月24日

嘉賓: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 張立群

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于12月19日-21日在北京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會上發表講話,總結2018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部署2019年經濟工作;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講話中對明年經濟工作作了具體部署,並作了總結講話。

為了讓廣大網友更好地領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中國訪談》特邀著名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立群對會議精神進行解讀。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韓琳 攝)

中國網:張老師您好,感謝您接受中國網採訪。看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公報,您的第一感受是什麼?

張立群:第一感覺就是對明年的形勢,包括對明年的經濟走勢很有信心。因為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是對當前形勢的變化做出了肯定的判斷,就是穩中有變、變中有憂,下行壓力加大。所以,這次會議沒有回避當前面對的突出矛盾和問題,但是針對這些矛盾和問題做出了科學部署。這是科學研判之後做出的部署,就是要用“穩中求進”來應對“穩中有變”,實現經濟的穩中向好。這樣一個思路,給我們一個堅定的信心。

中國經濟還處在一個重要的戰略機遇期,發展長期向好的這一系列有利條件都沒有變。所以,目前的這個波動是短期的,困難也是一些短期因素所導致的。

針對這些問題,我們從“穩”方面提出了六個方面的穩定目標,而且針對“穩”的目標提出宏觀政策一些具體的安排,包括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要提效,包括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在這個“穩”的基礎上,更多地還是要在“進”的方面下功夫,包括我們要進一步推進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鞏固已有的成果,而且進一步地從制度的完善、從改革方面來為高品質發展打基礎;我們在三大攻堅戰方面要進一步聚焦,要進一步改進我們的方式方法,要進一步取得實效等等。所有這些都為我們明年經濟走勢穩中向好的前景增強了信心。

中國網:這次會議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做出的判斷是:經濟形勢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複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您怎麼看“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變”和“憂”?

張立群:穩中有變是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表現還是比較明確的。今年9、10、11三個月工業增加值增長率已經降到6%以下,特別是11月份,工業增加值增長率降到5.4%,這是我們多年以來月度增長的新低。包括從流動性來看,流動性緊張的問題在今年也比較明顯,11月份的消費,儘管有“雙十一”的因素,但消費增速(全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仍然比10月份下降了0.5個百分點,所以內需走弱問題也是特別值得關注的。

從外貿出口來看,11月份當月出口增速是5.4%,比10月份降低了10多個百分點。未來中美貿易爭端對出口的實質性影響預計會進一步顯現。如果外需增速進一步下降,再疊加上內需增速下降,經濟下行的壓力確實是顯著加大的。

經濟下行對就業、對民生,對於收入增長等各個方面都有不利影響,我們要有充分估計。所以,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當前經濟形勢確實做出了冷靜、科學的分析判斷,明確當前經濟形勢是穩中有變,而且是變中有憂,下行壓力加大。我想這些判斷都非常準確。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也就可以從底線思維的角度來把應對這些困難的措施想得更加週全。

中國網:會議公報所説的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那您認為這個壓力有多大?主要原因來自哪?

張立群:我認為當前的經濟下行壓力,還是和我們轉向高品質發展、打好三大攻堅戰有很多的關聯。中國經濟實際長期是高速增長,是速度效益型的模式。從這樣的傳統發展模式轉到品質效益、綠色清潔主導的模式,這需要艱巨的努力。這些年,企業在轉型升級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多積極的效果,但是從提質增效、綠色清潔上,我們要新動能、新動力,這是一個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是個爬坡過坎的事情。包括我們的融資,從表外融資、不規範的融資為主的融資方式轉到比較規範的、金融市場發揮更大作用的融資方式,這個轉變也不是很容易的。地方政府以隱性債務和不規範PPP融資來支援融資,轉向比較規範的地方政府發債這樣一個融資,也需要很多的努力。 所以,這個轉變也是需要時間的。

今年我們加快了期望的品質效益型、綠色經濟型發展模式的轉變。現在我們加快向品質效益、綠色清潔方向轉變的時候,經濟增長的速度,包括融資數量、資金供給水準都會受到一定影響。這些情況導致了今年下行壓力的加大。我們講,這些困難是短期的,是因為我們轉型所帶來的不可避免的情況。

中國網:為了應對穩中有變的形勢,會議從財政政策、結構性政策、社會政策三方面提出應對措施,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上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這是中國連續第9年實行這一政策組合。但這次有所不同的是,同時強調了宏觀政策要強化逆週期調節。那麼在您看來,財政政策為誰積極,如何積極?這裡所説的“逆週期調節”又是怎麼回事?

張立群:今年宏觀政策強調逆週期調節,很重要的是要針對經濟增長運作的方向來反向加力。現在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從宏觀政策來看,它就要在穩定總需求、擴大內需上加力。我們看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實際主要針對著穩增長的調控任務來加力增效,包括更大規模的減稅除費,也包括了我們要擴大地方專項債的發行規模。實際上,我們從擴大內需、支援重大工程項目、補短板這些資金需要來看,地方政府發債工作還要大力做好。

另外,貨幣政策要強調鬆緊適度。鬆緊適度,是我們要把結構性去杠桿、加強金融監管、防控金融風險這樣一些工作,和更好地支援實體經濟發展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目標結合起來,把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的功能加強起來。所以,貨幣政策在穩增長當中也要發揮更大的作用,特別是貨幣政策的傳導渠道要通過改革進一步地暢通,使得整個金融和實體經濟之間的關係能夠有一個更好暢通或者更好結合。

中國網:會議提出要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輿論對此給予了強烈反響。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接受中國網記者專訪。(韓琳 攝)

張立群:減稅降費和營商環境改進是結合在一起的,我們是要通過改革進一步降低制度性的交易成本,包含著稅負水準的下降。所以,我們這些年一直在推進結構性減稅,包括增值稅的改革、營改增的改革今年我們也進一步地加大了減稅降費的力度。明年為了改進企業的營商環境,這方面的工作力度要進一步加大,包括個人所得稅。實際個人所得稅的減稅和穩定居民消費能力、保障基本民生(聯繫在一起)。所以,降低制度性的交易成本,改進企業的營商環境,也是明年的工作重點對於穩定居民的消費能力,在保障基本民生方面發揮作用,這也是一個很有效的手段。

當然,我們在更大規模減稅除費的基礎上還要更注重財政開源因為從這些年來看,財政承受的壓力在不斷加大一方面減稅,收入在減少;另一方面我們保證基本民生包括確保補短板的資金和支出責任也是在加重的。在這個背景下,財政赤字水準是在持續擴大的,而赤字是需要發債來平衡的,債務規模不斷擴大,未來償債壓力也是在不斷增加的,所以還是在經濟持續較快增長、高品質發展能力提高上下工夫。只有讓經濟成長得越來越好,讓企業活力越來越強,讓高品質發展市場競爭力越來越強,我們的財政才有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好的互動。所以,我們最重要的還是要把政策的合力充分發揮出來,真正把我國經濟較快地推入持續較快、高品質發展的軌道,從經濟發展上開源,來保證我們的經濟有更強大的能力。

中國網:明年的經濟政策也有較多的政策延續性,比如會議提出要繼續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6年初召開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二次會議就開始研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案,2017年十九大報告就提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您對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效怎麼看?進一步進行這個改革還需要注意哪些問題?

張立群: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最重要的一個原則就是穩中求進,這個穩是六個方面的穩,實際上通過宏觀政策操作、通過結構性政策的作用,通過社會政策的作用,我們從這樣一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的效果,從這樣一個改革向市場化、法制化營商環境的建設上來要活力、要動力;通過社會政策來兜底基本民生,就是就業優先,確保基本民生的底要保住、保牢——從這些方面把穩定的大局把握好,確保經濟運作在合理區間。

在此基礎上不能消極求穩,這個“穩”是為了“進”。過去多年,我們一直堅持以這樣辯證的方法來處理這個關係。明年在的方面,最重要的就是要一以貫之地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作為我們的主線。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今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安排了,主要還是在制度的完善上下工夫。它提出八字方針“鞏固、增強、提升、暢通”。

鞏固就是要鞏固“三去一降一補”工作的成效。明年重點是在産能過剩行業,産能出清的步伐加快,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還有基礎設施補短板工作力度加大,進一步發力。

增強,最重要的是增強“公開、透明、規範”的市場規則,加強法制化營商環境建設通過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制的完善,通過競爭,促進企業優勝劣汰,使更多的優質企業脫穎而出,在這個基礎上推動我國發展方式加快轉變,推動我國經濟加快進入到高品質發展的軌道。

提升主要是提升産業的水準,産業鏈的升級,包括有新技術推進的産業集群的發展。

暢通最主要也是從改革上,從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的完善上,使得各類要素——資金、勞動力、技術能夠更順暢地更充分地流動更高效地配置,這樣使我們的金融和實體經濟的關係包括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更加順暢。

所以,我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明年穩中求進——“進”的主要方面,是我們著力做好的。

中國網:這次會議提出要推進更高水準的對外開放,這裡的“更高水準”如何理解?

張立群:更高水準對外開放,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精神來看,就是從商品要素流動性開放向規則對接型的開放來轉變。過去我們的開放主要是強調進出口規模的擴大,包括利用外資、對外投資數量的增加。我們現在的對外開放和國際市場規則進一步接軌,這也意味著開放和改革進入到一個更深層面的互動的階段,包括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制度要全面推開。這對政府的執政能力和市場監管能力提出很高的要求。因為現在自貿區還在搞試點,現在負面清單主要還是在自貿區範圍內實行,如果今後全面實行的話,政府在整個市場負面清單的提出方面,對它的執政能力和市場管理能力是非常高的一個要求。所以,從政府來看,確實在“放管服”改革方面還要進一步加快布放,在提高市場監管能力上要進一步下工夫,真正從守門員轉向裁判員。大家看到踢球時裁判員是非常不容易的,是全場到處跑,非常辛苦的。如果政府要全面實行負面清單就要跟得上企業的活動、跟得上市場主體的活動,要到處都能看到它們的活動,發現它們違規的方面,而且要準確地把哪些方面不能做提得比較週全,但是也要比較簡明。所以,這些都意味著我們的對外開放進入到更高水準的新階段,它是從制度方面和整個國際規則進一步接軌,這個接軌也會倒逼國內改革要加快步伐。所以,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全面的一個深度融合,現在已經開始了。

中國網:對於跟老百姓關係密切的住房問題,會議仍然堅持了“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位,還指出了因城施策、分類指導,您認為對於明年的樓市會産生怎樣的影響?

張立群:房地産市場最近兩年的調控力度是相當大的,而且從房地産的發展來看,現在也進入到它自身週期的後半程,下行接近底部的狀態。但是我們要看到,房地産對於整個經濟增長還是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比如説房地産和製造業,我們按照産業關聯來分析,房地産的建設包括住房的使用,關聯到的産業有60個左右,這中間大部分分佈在製造業,比如鋼鐵、水泥、平板玻璃、有色金屬、各種石化原材料、傢具家電等等。我們要建設高水準的住房是離不開高水準的材料和高水準家庭用品的保障,而這些保障都和製造業分不開。所以,房地産的發展和製造業有緊密的關係,和整個經濟有密切聯繫,和民生也有非常緊密的關係。

美好的居住需求對於進入大城市的年輕人來説是非常緊迫的一個需要,要解決住房難、住房貴的問題,還是要把房地産發展好。這次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很明確地提出:第一,房住不炒的原則。房地産市場的發展,從我國國情特點來看,我們不需要由金融、由投資所主導的需求來支撐,我們主要是由居住性的需求,也就是城鎮化、城市人口的增長,年輕人從生活角度對住房的需求來支援。所以,這是我們房地産市場發展的一個重要原則。基於這個原則,在未來,比如在熱點城市特別是一線大城市,限購限貸政策還會繼續堅持,要控制炒房活動可能的發展。

二是因城施策。各個城市的情況不一樣。一二線和三四線城市冰火兩重天,大城市人滿為患,中小城市人氣不足。針對不同的情況,各個城市調控政策的重點是不一樣的,這要強化城市政府的主體責任。所以,我們最重要的還是要形成房地産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這個長效機制最基礎性的還是要推行新型城鎮化加快的前景。在新型城鎮化發展的基礎上,我們讓更多的、更高水準的城市建設起來,成長起來,讓很多城市的城市環境,比如説基礎設施配套環境、公共服務保障環境,包括營商環境加快改善,使得這些城市的産城融合水準加快提高,人氣度加快提高。在此基礎上,房地産的建設用地就會大量增加,適宜人們居住和工作的這樣一些城市的範圍會大量擴展,這個時候人口過度集中在大城市導致的人多房少、人多地少的矛盾,以及住房難、住房貴的矛盾才會真正得到緩解。

未來圍繞新型城鎮化,圍繞房地産的發展,我們確實要按照因城施策——按照這樣一個堅決控制投資性需求來鼓勵居住性需求的原則,把我們的商品房市場和保障房供給體系全面發展和完善起來,真正使得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對美好居住需求的嚮往,能夠得到更好、更充分的滿足,也帶動了我們的經濟,或者是帶動我們強大的國內市場的建設,有一個更有潛力、更大空間的發展。

中國網:會議對資本市場建設提出了要求,提出要提高上市公司品質,完善交易制度,引導更多中長期資金進入,推動在上交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儘快落地。這對提振我國股市將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張立群:資本市場實際上是我國要素市場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資本市場建設這些年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資本市場的預期,包括資本市場裏有很多的規則,如果和國際接軌的話還需要加強、需要完善所以這次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特別提出,資本市場要進一步地向著一個能夠使資本要素順暢流動,而且能夠有一個更好的市場調節、比較平穩的運作基礎的方向發展。所以,在這裡面,我們的資本市場基礎性制度建設還應該加強。另外,對於整個社會的一些期望要及時地響應。

總體來看,明年資本市場的發展還是一個向好的趨勢。一是隨著我們穩增長宏觀政策的落實,特別是貨幣政策的落實,流動性偏緊的問題會不斷地得到緩解,資本市場缺錢的問題我想會得到改善。二是隨著中國經濟穩中向好態勢的鞏固,股民,包括投資者對資本市場的信心會不斷增強。所以,在這個背景下,我想明年資本市場的走勢還是比較樂觀的。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攝影:韓琳;主持:裴希婷;攝像/後期:張文泉;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攝影:韓琳;主持:裴希婷;攝像/後期:張文泉;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