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玲:美經濟政策是中國最大挑戰 創造更優環境是唯一選擇

本期嘉賓

時間:2018年9月28日

嘉賓: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陳文玲

中國網:“中國訪談 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9月24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闡明中國對中美經貿摩擦的政策立場,以推動中美經貿問題合理解決。如何準確地理解白皮書當中要傳達的意思和態度,《中國訪談》特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進行解讀。

陳老師,歡迎您做客《中國訪談》演播室!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在《中國訪談》演播室談中美經貿摩擦。(楊楠 攝)

陳文玲:觀眾朋友好,主持人好!

中國網:剛才您説特朗普對自己的執政自我感覺很好,也確實,美國這一年來可以説經濟增長強勁。您怎麼看美國這種狀況,這種好的狀況會不會持續呢?

陳文玲:我認為,美國經濟要分兩方面看,一方面,確實美國經濟復蘇可圈可點。美國放寬市場準入,總的來説,給微觀主體企業創造了比較寬鬆的市場環境,使微觀主體更加活躍,比如放寬一些市場準入、減稅,給資本回流,産生了一種虹吸效應,它會導致資本回流,産業回流,財富回流,而這個虹吸效應越來越明顯。所以,特朗普非常高興,覺得現在流入美國的錢越來越多,而且他不配合美元的升值導致了十幾個國家美元荒或者大幅度貶值,或者股市大面積下降。從美國來説,現在他的經濟政策激活了美國經濟。

另一方面,奧巴馬幾次出來發聲,説這些功勞不能歸功於特朗普,“我在的時候”經濟就在回升,失業率就在下降。的確,美國經過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在奧巴馬時期就已經有了一些轉機;特朗普時期,它的經濟向好又繼續發展了。這是它好的一點,經濟發展狀況不錯。這是他覺得自己(有功勞)的底氣。

第二是美元霸權,因為美元作為準世界貨幣,原來曾經充當過世界貨幣,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那時候美元替代了英鎊,美元和黃金掛鉤,個別貨幣和美元掛鉤,採取雙盯住的制度。美元相當長時間被作為世界貨幣。後來,1971年佈雷頓森林體系瓦解之後,很多國家還是沿用美元作為結算貨幣,作為儲備貨幣,所以,美元的國際地位並沒有下降。據我們分析,世界上有85%的國家用美元作為“錨貨幣”。在結算貨幣裏,由於歐元、人民幣也成為重要結算貨幣,還有日元、英鎊,美元的結算貨幣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是70%左右,後來歐元上升以後,它降到62%,當前它降到50%以下,但仍然是排在第一位的結算貨幣。儲備貨幣裏,它佔的比例高達60%左右。還有很多國家,包括中國,把美元國債作為保值投資的一個渠道。所以,美元的霸權短期內不會消失。

大宗商品,特別是石油,採取的是美國主導下的能源結算體系,現在世界上有十幾個國家採用其他國家貨幣結算,因為受到美國制裁,或者不服美國制裁而採用其他貨幣,或者實行本幣,像俄羅斯、委內瑞拉、伊朗,中國現在也是推進人民幣國際化。所以,美元是受到挑戰,但這種挑戰不是致命性的,也不是根本性的,也不是全局性的,也不是系統性的,美元的國際地位還是無可替代的。美元霸權在相當長時間內還是會對世界經濟有很大的影響。美元升值的時候它會剪羊毛,貶值的時候它還會剪羊毛。所以,大家用“剪羊毛”説美元再合適不過了,它手裏拿著的一把剪刀就是美元,它可以隨意收割,這也是美國經濟為什麼強大的一個內在原因、深層次的原因。

第三是美國軍事霸權。美國的軍事實力還是世界上最強的。特朗普最新的2018年軍費支出7160億美元,是中國軍費支出的4倍,全世界第二位到第十二位的總和。美國向全世界銷售的軍事用品佔全球的34%,也在全球排第一。所以,美國這種軍事霸權,加上它現在在軍事上採取新的特別值得注意的東西,是組織網路軍隊和太空軍隊,這樣形成的軍事霸權對很多國家也有很大的心理威懾。當然,核戰爭可以不打,但它擁有的核彈頭也是全世界最多的。(美國經濟)在這樣的背景下是在回升。還有一點,它的股市,這兩年股指一直在向上升。據有的研究機構調查,美國股市上升的趨勢是歷年來最高的。特朗普在世界經濟論壇上非常驕傲地説,“我”兩年取得的成就超過美國歷屆總統,引出了下邊譏諷的笑聲。但是他經濟上(的成績)可圈可點,我甚至認為也是對中國最大的挑戰。貿易戰對中國不一定是最大的挑戰,因為對貿易戰我們要反制,是可以奉陪到底的,但他這种經濟戰略、經濟政策、經濟策略,使美國在資源配置、産業重組、要素重組中,佔據了制高點,而且成為資源配置的高地,這才是對中國最大的挑戰。

這種情況下,中國唯一的選擇,就是使中國國內的條件、政策和戰略選擇上優於特朗普、優於美國,為我們的企業創造更好、更優良的環境,使我們的微觀主體更加活躍,政策體系更快地優化,使我們的行政效率更高。相信我們政府的能力,一旦形成一個統一意志,會很快形成整合優勢,而這種優勢很快就會超越美國。我説的是政策整合優勢會超越美國。

我認為,我們整個行動還不夠快,我們的決心還不夠大,比如稅制改革,還沒有真正做結構性調整。對於企業來説,要有一個總稅率的比較,我們的總稅率要比美國的更優,我們的企業才能真正地感受到我們的環境比美國優。

至於美國這種強勢經濟增長會不會持續?我認為,當前看,它會持續,但持續多長時間,我認為不會太長時間。有幾個條件會導致它的經濟遭到重創。

第一,它對中國的貿易制裁如果進行下去,從2000億再加2760億,這時候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60%以上是消費品,導致美國消費者的價格上升;60%是外國投資者,境外投資者(外資企業)的成本上升,在這個産業鏈的鏈條上,這些外資和美國本土企業就是上下游的關係,這種成本會導致下游向上游攀升,美國最後射出的這枝箭會落在自己的陣營裏。這種情況下,很多美國企業,包括美國豆農、製造業、消費者會形成新的整合力量,反對特朗普政策的力量。貿易上反過來又會影響到美國經濟的發展,這種情況下,我認為,美國會撐不住。

第二,美國現在霸淩主義的做法會導致全球性的心理抵抗,有的是行動,有的是心理,但是我認為它已經使世界大多數國家、大多數人産生一種厭噁心理,懼怕和美國打交道,厭惡和美國打交道,加上美國這種利己主義、保護主義、民粹主義,乾脆放棄和美國打交道,轉而發展在其他國家和其他市場的事業或生意,所以,美國的道路會越走越窄,那時候美國經濟會受到重創。

第三,美國的高負債,現在國家負債已經高達21萬億美元。美國財政部債務今年年初還説是4.5萬億美元,現在已經接近5萬億美元。它的軍費支出在加大,打擊其他國家的支出在加大,再加上它修建基礎設施,投資要加大,修墨西哥墻……這些都會導致它的債務上升。它的債務每個人平均7萬美元,靠借債繼續下去的話,債務崩盤的時候也是美國經濟崩盤的時候。

最危險的是美國股市,能升就能降,就和美國當年金融危機時一樣,泡沫也是通過股市、資本市場放大的,它把垃圾債券變成金融衍生品推向世界,不僅導致了美國的金融危機,也導致了世界的金融危機。當前,美國股市的“虛胖”伴隨著特朗普歇斯底里的節奏,但我認為,一旦美國股市崩盤,或急劇下降,美國的經濟也會受到重創。

我們的政府如果也能創造更優的(環境),用我們的整合力量加快創造這樣的環境,給企業家明確的信號——我看到白皮書裏也談到,我們要保護産權,保護智慧財産權,保護在華外資企業的利益,是非常清晰的信號。但我認為,一定要轉化為具體的操作方案,轉化為時間表、路線圖,讓企業能感受到的政策和市場環境。

我們看到美國現在的經濟狀況時,也不希望美國經濟陷入崩潰,希望它一路走好。但我們從美國身上也應該反觀自己,要增加我們和美國競爭的能力,如果沒有這種能力的話——貿易戰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自身的能力不能儘快提高,自己的事兒沒有做好,這才是最可怕的。

中國網:目前來看,美國的經濟狀況算是良好,但未來,根據您的預測又極具危險性。

陳文玲:對,我認為是這樣的。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段冰;攝像:董超/王一辰;導播:劉凱;後期:張文泉;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陳文玲:美經濟政策是中國最大挑戰 創造更優環境是唯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