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玲:美國存在八個“主義” 挑起貿易戰實質是遏制中國發展

本期嘉賓

時間:2018年9月27日

嘉賓: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 陳文玲

中國網:“中國訪談 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9月24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關於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闡明中國對中美經貿摩擦的政策立場,以推動中美經貿問題合理解決。如何準確地理解白皮書要傳達的意思和態度,《中國訪談》特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進行解讀。

陳老師,歡迎您做客《中國訪談》演播室!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楊楠 攝)

陳文玲:觀眾朋友好,主持人好!

中國網:對於美國挑起的貿易戰,可以説白皮書進行了全面系統的介紹,您認為,美國挑起貿易戰的實質是什麼呢?

陳文玲:我認為,美國挑起貿易戰的實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它以貿易戰作為經濟戰爭的武器,想遏制中國的發展。中國在迅速地發展,習近平總書記也在十九大報告中描繪了我們未來的藍圖,包括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本世紀中葉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我們接觸美國的智庫,感覺到他們有個共識,在美國民主黨、共和黨之間形成罕見的共識——在別的問題上認識不一致,但對中國的遏制、對中國的“制裁”、對中國的打擊方面,他們是高度一致的。

我在想,這樣的民意是怎麼形成的呢?我認為就是因為中國現在快速的發展,它不僅引起了心胸狹隘國家的羨慕嫉妒恨,也引起了發達國家的高度警覺、警惕。尤其是美國,它認為它應該永遠是世界老大,永遠在世界各個國家之上,能夠任意地欺淩其他國家;認為中國的發展打破了原來一個超級大國淩駕於全球之上的格局。世界因為中國的崛起,它的政治、經濟、文化——地緣政治、地緣經濟的格局都發生了深刻的演化。

如果説21世紀最大的變數是什麼?我認為,最大的變數就是,由於中國崛起,給發展中國家、新興市場經濟體帶來希望,他們從中國的發展看到未來我們完全可以走一條不同的道路,不必模倣西方,我們可以學習西方,不必照搬西方,完全可以根據自己國家發展的階段、發展的實際、我們國家的資源、我們國家的能力,來走一條完全不同於西方的快速發展的道路。所以,中國使南北關係發生了重大調整,新興經濟體、發展中國家這個板塊整體崛起,就使原來世界那種格局被打破了。

美國認為自己是世界老大,它對於它這種絕對優勢的失去是不甘心的,它對於未來中國有可能超越它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提前下手,卡住你的喉嚨,限制你的發展,把槍頂在你的腦門上,讓你服服帖帖地服從它的制裁。我認為,這是它的實質。它發動的一系列貿易戰,包括現在的貿易戰,不僅制裁到了一般商品,最近又制裁到了軍用品,直接對中國從俄羅斯進口飛機和武器進行制裁,我覺得這個霸淩主義已經到了極端的程度。所以,美國現在想遏制中國,給中國戴了很多“帽子”,包括你是“修正主義國家”、包括你是“軍事侵略者”、包括你是“戰爭對手”、包括你是“國家資本主義”、包括你“侵犯智慧財産權”、包括你“盜竊技術”,所有惡名全都給你戴上了,臟水不斷地向中國身上潑。

説明什麼呢?我們看美國現在的行徑,當然我不排除換了總統以後有可能改善,或者美國有朝一日幡然悔悟改變它的行徑,但目前,特朗普的執政團隊回心轉意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當前它挑起的這個貿易戰,以及現在它從資本市場、美元等各個方面打出的組合拳,説明美國存在8個“主義”。

第一,單邊主義。它用國內的規則、國內的法律來制裁其他國家,包括制裁中國,制裁它的盟友,制裁印度、日本、南韓以及歐盟。它所依據的不是WTO規則,而是依據國內的美國規則——1974年的貿易法、1930年的關稅法。這些東西早已經過時,即使不過時,也沒有道理用國內的規則來制裁其他國家。這單邊主義已經到了極致。

第二,利己主義。它現在一是採取關稅措施,對中國的商品高額徵稅,500億25%,2000億10%,明年不服漲到25%,再不服再加2760億,基本已經覆蓋了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所有商品。而且特朗普講,“我不能讓中國從美國每年拿走5000億”。怎麼叫“拿走”5000億呢?我們給美國實實在在的商品啊,美國是用印刷的美元來換我的實物商品,美國沒有吃虧。我們的白皮書説得非常清楚,美國並沒有吃虧。我們從6個方面説明美國沒有吃虧,我認為白皮書那一部分寫得非常好,非常詳實。

所以,我認為,這種保護主義也是到了極致,以至到把“買美國貨、雇美國人”作為特朗普行政令,這也是舉世罕見的,是美國歷屆總統沒有做過的,也是世界上各個國家所沒有的。

各個國家是鼓勵買國貨,但也不會説只買自己國家的産品,關上國門只顧本國人。這是不可能的。特別是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經濟關係已經成為泛在,哪個國家都不可能關起門來獨善其身。過去,在封建社會可能男耕女織,單門獨戶,現在不可能,一個國家不可能單獨存在於這個地球上。所以,這種保護主義在特朗普政府也是做到了極致。他們認為,所有的東西都應該“美國至上”。去年他在世界論壇上發表的演講是講“美國利益第一”、“美國至上”。今年他的發言又是對去年的繼承發展,而且明確地説,這裡面還是要把美國的利益優先於所有國家的利益。現在美國在處理所有的國際事務時,美國優先、國家利己主義已經發展到了極致。

第三,保護主義。特朗普現在説了一句名言:“美國也是個發展中國家,也需要保護。”你需要保護,難道其他國家就不需要保護嗎?你就可以任意去欺淩別的國家嗎?還有,他要“制裁”的這些國家,這些國家的人民就不需要保護嗎?你為什麼要斷絕和所有這些你認為不能打交道的國家的經濟聯繫、經濟利益,不讓所有的國家跟它做買賣?這樣你説是保護的美國利益,我認為,美國在這裡面沒有保護任何人,沒有保護任何國家,即使説保護你也是有代價的。所以,美國特朗普(政府)是交易型的政府,把所有東西都當成籌碼,這種保護主義實際就是他的一種籌碼。

第四,民粹主義。特朗普和他鷹派的政治團隊(搞的)是極端民粹主義,他在國內講種族——“白人至上”;在美國,他的民粹主義還表現為“富人至上”。他放鬆市場管制不是為了窮人,放鬆金融監管,廢除多德-弗蘭克法案是為了資本家的利益;放鬆傳統能源市場準入,是為了能源資本家的利益;放鬆藥品監管,是為了制藥商的利益。他作為一個商人的代表,既得利益者,知道在維護資本所得、資産所有者的利益。表面上他為了底下的工人,是為了農民,但隨著貿易戰,你可以越來越清楚地看到,工人和農民與他無關。貿易戰涉及到那麼多的工廠,生産成本要增加,越來越多的工廠可能會因為不堪成本上升會轉移。他手軟了嗎?沒有。貿易戰(加徵關稅)2000億的時候,會有接近60%是消費品,消費品價格上漲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利益,他手軟了嗎?沒有。表面上,他講的是為了美國人民,實際上他所有的政策都是維護資本家的利益。所以,他就掀起了這種民粹主義,非常狂熱的,好像捍衛國家,但實際上是他集團的利益,資本的力量以及資本家的力量。這一點在貿易戰上可以看得比較清楚。

第五,修正主義。美國還是真正的修正主義,因為它正在對國際秩序、國際規則做大幅度修改,它不僅“退群”——大家都知道,挨個退,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TPP、巴黎氣候協定等等,還在退,前段時間也揚言要退出WTO,誰對它有妨礙退誰。它也不顧國際規則,包括國際權威機構、國際法院,他這次演講中説是官僚機構。凡是對不符合它利益的都是抨擊,都是反對,都是要修正這些條款。最近他準備聯合歐盟和日本推行他的貿易主張,我想背後就是想形成對國際規則的最大修正,形成以美國為首的新的國際貿易體系,用這樣的手段,用排他的辦法把中國擠壓出世界體系。

我認為,這種修正主義是個大幅度的修正,他的目標在於修正所有對美國不利的國際秩序、國際規則、國際條款、國際上形成的共識。從這個意義上來説,美國是真正的修正主義國家,而且它的修正是全面的修正。所以,這頂帽子戴在美國頭上正合適。

中國不是修正主義國家,中國沒有修正國際規則,沒有修正國際秩序。中國是國際規則的建設者,是國際秩序的維護者,是國際規則的參與者。中國改革開放就是在不斷地加入國際體系,不斷地適應國際規則,不斷地推動國際秩序向著更加公平、公正、包容、可持續的方向發展。中國在做各種嘗試。中國是建設者,是維護者。當然,未來我們有可能成為引領者,因為美國是在向後退,美國是在修正,而它修正的目的不是為了人類,不是為了世界,是為了一己私利。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接受《中國訪談》節目專訪。(楊楠 攝)

第六,孤立主義。他(特朗普)自我感覺良好,世界唯我獨尊,唯我獨大,而且特朗普也在Twitter裏説,“讓美國再次偉大”。

美國沒有必要把中國當成競爭對手,也沒有必要把俄羅斯當成競爭對手,也沒有必要把伊朗等很多國家當成制裁的對象,讓一個國家沒法活。它這樣四處出擊,四處樹敵,這是種孤立主義的做法。他連過去的美國總統所具有的在政治上主流的意識都沒有。美國有眾多盟友,歷屆美國總統都是要輸出它的價值觀的,保護它的盟友,形成它的盟友體系。但特朗普連這個概念都沒有,純粹是在世界上進行利益的排列組合,什麼東西對他有利益,什麼東西能獲得利益,他就採用什麼樣的排列組合。

我認為,他是通過一系列辦法把自己孤立起來了,高高在上,包括他在演講上、Twitter上,一系列問題的處理上,都是用的孤立主義辦法。

第七,霸淩主義。他用美國的軍事霸權、經濟霸權、美元霸權,全面地恢復了冷戰時期的冷戰思維,而且他的團隊用的所有人都有鷹派思想、冷戰思維,是這樣的一個群體形成的非常怪異的組合力量。這樣的力量只能往前走,只能按照一個錯誤的方向越走越遠而不肯回頭。這種霸淩主義,白皮書上講得非常清楚,美國的霸淩主義,無視別的國家的利益,包括它用非關稅壁壘來阻止別國産品進入,對其他國家進行貿易制裁,加徵高額關稅,這是一系列在貿易上的霸淩主義。

不僅是經濟上霸淩,這種霸淩主義在美國無處不在,在經濟上是這樣,軍事上也是如此,它不允許印度進口伊朗的石油,不允許印度進口美國的飛機和武器,現在又延伸到不允許中國進口俄羅斯的武器。到11月5日,他禁止全世界的國家和伊朗做生意,誰做生意制裁誰。我們的白皮書説了,它是用長臂管轄,也是用國內規則來制裁其他國家,比如制裁中興通訊,它就是用長臂管轄。長臂管轄到第三國就是霸淩主義。

我認為,它現在給世界帶來了非常非常危險的信號,霸權、強權,冷戰時期的思維,民粹主義,對世界經濟格局帶來非常大的衝擊。我認為,他激活了全球的民粹主義,也激活了那些過去沒有市場的法西斯主義,我看到美國有法西斯主義的復活。

第八,歸納起來,我認為,美國在邁向帝國主義,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是垂死的資本主義。美國所有這些事情,都走到了帝國主義最高階段,他是在用瘋狂的、歇斯底里的、非理性的各種辦法來挑起戰爭,包括經濟戰,還有未來不可預測的其他方面的衝突。

所以,貿易戰是經貿問題,從長遠看也是兩個方向、兩條道路、兩種價值觀的鬥爭。中國和美國,長週期看,中國是一定會往前走的,歷史長週期中時間是在中國這邊的,美國這種做法會使得它在歷史長週期中必然有很大的轉捩點。特朗普政府的非理性、歇斯底里、帝國式的侵略、制裁、戰爭都會導致(美國)由盛轉衰,加速這個進程。

(本期人員——責編/文字:韓琳;主持:段冰;攝像:董超/王一辰;導播:劉凱;後期:張文泉;攝影:楊楠;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陳文玲:美國存在八個“主義” 挑起貿易戰實質是遏制中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