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360齊向東: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網際網路功不可沒
 
時間:2018年9月18日
嘉賓:360企業安全集團董事長 齊向東

        節目導視:“越過長城,走向世界。”這是1987年9月14日從北京向海外發出的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揭開了中國人使用網際網路的序幕。從1994年中國全功能接入網際網路,到2017 年底中國網民規模達到7.72 億人,伴隨著改革開放的進程,中國網際網路飛速發展。作為網際網路浪潮涌入中國的首批逐浪者,也是改革開放的親歷者和見證者,360企業安全集團董事長齊向東與我們分享了他和網際網路的難忘故事。

360企業安全集團董事長齊向東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董寧 攝影)

        齊向東:我第一次接觸網際網路應該可以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我在新華社的時候,大概是1996年前後,新華社在當時郵電部的支援下要建國中網,實際上就是後來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中華網。網際網路剛進入中國的時候,大家做的實際上是接入業務。那個時候做接入的網際網路公司被認為是最有價值的。所以,國中網最初就是希望能夠做接入業務。但一兩年之後,大家就發現網際網路上還是內容為王。網民之所以上網是因為要看精彩的內容,就有了中華網的門戶。到1999年7月份,中華網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當納斯達克的螢幕上出現“China”字樣的時候,中國網際網路全行業都為之沸騰,大家覺得這個産業有希望,在中國能夠迎來更大的發展。

        接觸網際網路的第二個階段是在2003年,我辭去新華社技術局副局長的職務,投身到網際網路行業裏面,就是我們俗話説的辭官下海。那是我真正投身到網際網路的産業裏面來。

        中國網:您創立360公司的時候,當時我國網際網路行業的整體狀況如何?和國外相比存在哪些差距?

        齊向東:剛剛發展網際網路的時候,我們跟國外的差距不大。因為網際網路在最初時期,實際上是一個普及階段。恰好那個時候我們改革開放已經十幾年了,我們有大量在美國的留學生,包括在美國學成的一些博士。他們在矽谷感受到了網際網路的浪潮,覺得中國人口更多,網際網路可能更有前景。所以,他們就帶著谷歌的理念,帶著美國的投資回到了中國,開始創辦中國的網際網路企業。可以説,網際網路應用的發展在美國和中國幾乎是同步進行的。當然,中國的網際網路跟美國的核心差距還是核心技術的差距。這麼多年,其實我們一直在追趕。

        中國網:您創立360公司的時候,選擇了以網際網路安全作為企業的發展方向,當時我國網際網路安全存在哪些問題?360又提供了哪些解決方案?

        齊向東:在2000年網際網路泡沫破滅之後,到2003年前後倒閉潮已經結束。更多的網際網路公司開始從底部重新走上了上升之路,實際上已經看到網際網路發展的曙光了。

        作為一個網際網路企業,最有價值的就是人頭攢動,你的網站上每天有海量的用戶來訪問。用戶之所以能夠長期上你的網站去看你的東西,就是因為你有獨特的內容,你跟別人家相比有核心的競爭力。怎麼樣能夠發展更多自己的用戶,谷歌當時創造了一個叫“客戶端戰略”的策略。作為一個新興的網際網路公司,谷歌想在搜索上一展自己的抱負,它就需要能夠快速地拿到並穩定它的用戶。它就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把一個谷歌搜索的客戶端軟體,叫瀏覽器工具條,要裝在每個人的電腦上。

        每一個網際網路公司都希望能夠做成谷歌那樣。所以,大家都在制定各自的客戶端戰略。於是乎,全球成千上萬的網際網路公司都在打造客戶端,都希望在用戶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的情況下,能夠把客戶端裝在用戶的電腦裏。用戶電腦一開機,它的軟體就能運作,最好它的網站界面能打開。最後老百姓就遭殃了,網民成了客戶端發展戰略最大的受害者。

        原來每個用戶的電腦桌面上可能也就是兩列、三列的圖標,桌面上大部分都是空白,微軟在底圖上各種各樣漂亮的圖片。我們一開電腦的時候,就會心情愉快。碰到這些客戶端戰略推廣的公司之後,時間久了,我們的桌面就被密密麻麻的、一個一個的圖標所佔領。這給用戶帶來巨大的麻煩,就是在一個密密麻麻地佈滿圖標的桌面上,找你自己經常想用的那個圖標,就要花一些工夫。瀏覽器上的工具條多了之後,用戶正常的上網也會受到干擾。

        同時,還降低了用戶開機的速度。當時我看到一個記者,他的電腦開機巨慢,需要半個小時。所以,(用戶)苦不堪言。用戶靠自己的力量,靠自己的技術能力是沒有辦法把自己的電腦清理乾淨的。每一個客戶端軟體都賴在用戶的電腦裏不走,因為你卸掉之後,它的心血就白費了。所以,網際網路公司和用戶之間就展開了“客戶端軟體的攻防大戰”。

        按道理,殺毒軟體可以把這些客戶端軟體卸掉,但是殺毒軟體認為流氓軟體不是病毒,卸載這些軟體不是它的責任。相反,如果它卸載了,就會得罪這些網際網路公司,因為斷了別人的財路,這樣就給360的發展留下了巨大的發展空間。我們在2006年發佈了360安全衛士,安裝這個軟體一秒鐘,就能把網民的桌面恢復正常,把瀏覽器也恢復正常,電腦也恢復(正常)速度。360就因此受到了歡迎。我們解決了用戶上網這個關鍵性問題,用戶就把360視為他電腦上的保護神,360就成了“安全”的代名詞,也有了我們今天的發展。

360企業安全集團董事長齊向東談網際網路在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發揮的作用。(董寧 攝影)

        解説: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的面貌煥然一新,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其中,網際網路的應用與發展功不可沒。截至2017年12月,中國境內外上市網際網路企業數量達到102家,總體市值為8.97萬億人民幣。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網際網路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與此同時,中國手機網民規模達7.53億,網民中使用手機上網人群的佔比達到97.5%。以手機為中心的智慧設備,成為“萬物互聯”的基礎,為移動網際網路産業創造更多價值挖掘空間。

        中國網:改革開放40年不僅推動了經濟的增長,也推動了網際網路的開拓和科技的創新。通過網際網路中國才真正地連接世界。網際網路在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起到了什麼作用,又給中國社會帶了哪些巨大的變化?

        齊向東:我覺得這個重要作用怎麼説都不為過。從2000年開始,中國網際網路應用的普及,到現在快20年的時間,它覆蓋了我們改革開放40年幾乎一半的時間。尤其是在最後的這15年,網際網路為我們保持高速發展,我認為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因為經濟發展裏頭有兩個東西是至關重要的:第一就是生産是不是更有效率,是不是更有品質,設計是不是更有創意;第二就是我們的渠道是否暢通,也就是工廠生産的東西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到消費者的手裏。網際網路在這兩個環節都為中國的産業發展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比如我們在設計方面的設計理念和設計人才,跟國際先進的國家比是有巨大的差距的,但是網際網路的發展實際上極大地縮小了這些差距。通過網際網路,我們可以以更快的速度獲取全球最先進的設計技術和理念;同時,我們通過網際網路也能夠更容易地獲取更多的資料和數據,更重要的是通過網際網路可以産生更多的協同(效應)。這就極大地加快了我們追趕別人的速度,也就變相地加快了我們發展的速度。

        在渠道的領域,它的效果更加明顯,比如説電商就是一個重要的東西。老百姓通過網際網路更容易表達他自己的意願,更容易對我們現有的一些産品提出一些批評性的意見,而這樣一些東西也都更好地推動企業的生産,推動政府職能的現代化。所以,這樣一些東西為我們改革開放這40年的發展都營造了一個非常好的環境,都為改革開放的發展提供了一個現代化的動力。所以,我覺得(網際網路)是功不可沒的。

        中國網:您認為網際網路又給中國社會帶來了哪些巨大的變化?

        齊向東:社會的落後和文明,其實本質區別,就是人的資訊的獲取,人的意願的表達,人和人之間的溝通。網際網路在中國應用、高速發展的這麼多年,把我們每個人都變成了網民。所以,網際網路首先就在最文明的資訊獲取、資訊溝通這個領域裏,把山區的人和城市的人拉到了同一條起跑線上。讓我們不管是身處山區,還是貧窮落後的一些縣城,一些小鎮,都能夠實時地看到中國文明的進步,中國城市高速的發展。他們心目當中謀求發展的美好的願望,都被快速地激發出來了。這些願望又轉化成一種巨大的動力,要改變現狀的動力。我覺得這也都是決定性的。

        中國網:中國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移動網際網路應用市場,同時也催生了一批網際網路行業的獨角獸公司,您怎麼看中國在這些方面取得的進步和發展?

        齊向東:我覺得網際網路是一個應用科學,它和應用的場景完全相關。我們中國人口多,這裡有巨大的消費市場。40年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經濟基礎、科技基礎,乃至於人員的素質基礎都有巨大的提升。所以,在移動網際網路這個大的應用領域裏,我們有機會成為並駕齊驅者,乃至於引領者。但是我們要看得更遠。因為今天很多人説的移動網際網路都和手機有關,就特指是手機網際網路,但實際上,對於面向未來發展戰略的移動網際網路,手機只是它其中很小的一個領域。我們説移動網際網路是和物聯網相連接的,也就是未來我們吃穿住行當中的每一樣東西,它都可以被稱為網際網路終端,它都會連接在網際網路上,形成一個龐大的、萬物互聯的、智慧化的網際網路。

        物聯網才是我們説的未來真正的移動網際網路,像汽車——自動駕駛汽車,就能夠展現出未來移動網際網路的一個非常美好的前景。但是我相信自動駕駛汽車在物聯網應用的發展階段裏,它是初級階段,有點像在網際網路剛剛發展時候的門戶。我們不能把門戶看成網際網路的全部,應該看成是網際網路的開始。同樣,我們不能把今天老百姓心目當中的移動網際網路看成未來萬物物聯網的全部,它應該是開端。

        所以,國家發佈的移動網際網路的産業戰略,其實更多的是希望我們的社會資本、一些創新的公司和團隊能夠面向未來人工智慧、大數據、雲計算和移動網際網路等更廣闊的領域。

360企業安全集團董事長齊向東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董寧 攝影)

        解説: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經驗表明,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目前,中國已經把發展網際網路作為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的重大機遇。國家一系列相關政策的制定出臺,極大促進網際網路産業的發展。隨著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網路技術的普及和應用,在“網際網路+”的新時代下,網路資訊安全也面臨著新一輪的挑戰。

        中國網:隨著網際網路的普及,國家也相繼出臺了國家資訊化發展戰略、“網際網路+”行動計劃、網路強國戰略等一系列重大政策。這些政策的發佈具有怎樣的現實意義?又是如何幫助中國網際網路企業從弱變強的?

        齊向東:“網際網路+”是一個大戰略,可以説它是劃時代的。從三個方面説,第一個“網際網路+”能夠提高效率。李克強總理在一次國務院會議上曾經批評我們有些部門數據不通,讓老百姓不斷地去跑腿,説了一個經典的話,就是我們的政府不能再讓我們的老百姓證明“我媽是我媽”。“網際網路+”就是把政府分散在幾十個部門,甚至上百個部門裏的那些數據打通,連成一張政府的網路,讓老百姓去一個部門,在一個窗口,跑一趟腿就能把所有的事都辦完。這種效率的提升不是30%,或是50%,有可能是一個數量級上的提升。

        第二,“網際網路+”的戰略是和國家的競爭力,和企業的競爭力相關聯的。中國是從一個貧窮落後的國家,通過改革開放引進國外的先進技術,以及先進的服務和理念,讓我們的經濟在改革開放的這40年的時間裏,保持了高速的增長,縮短了和國際先進的一些差距,實現了今天這樣一個富強的局面。

        但是,我們在某些關鍵性的領域裏頭,國家的競爭力和西方,尤其歐美發達國家還有巨大的差距。“網際網路+”是在網際網路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個階段,而中國的網際網路産業和美國在應用方面的發展幾乎是同步的,尤其是在網際網路應用上,我們在有些方面比美國走得還快。這為我們全社會推進“網際網路+”戰略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條件,讓我們在這個領域裏和美國等先進國家的差距變得很小,在有些方面是齊平的。所以,政府抓緊推進全國“網際網路+”戰略,其實能夠提升我們整體的競爭力,讓我們能夠更好地縮短和先進國家的差距。

        第三,“網際網路+”的戰略實際上為我們彎道超車提供了一個便利的條件。“網際網路+”的背後實際上是第四次工業革命和大數據時代的到來。所有的這些新技術,把它叫成革命,就是因為它要顛覆之前的技術成果,要開啟一個技術創新的新時代。在上一個時代的技術領域裏頭,我們在核心技術上是缺失的,比如説作業系統,微軟的作業系統是壟斷全球的。所以,我們要想在這樣一些領域裏趕超先進的國家和先進的水準,幾乎是做不到的。但是如果説工業網際網路、大數據能夠開啟一個新的時代,在這個新的時代裏對那些核心技術的依賴度會逐年下降,而新開創的一些技術會成為未來時代的引領者,我們就有會在新的技術領域里加大創新投入,實現彎道超車。

        中國網:關於網際網路安全,您也寫了一本書。目前我國在網際網路安全防護方面還存在哪些不足?

        齊向東:我那個書的名字叫《漏洞》。其實漏洞是網際網路不安全的根源,但是漏洞是不可避免的。所以,網路攻擊是必然的。這就為我們未來全社會變成一個萬物網際網路的社會提出了一個嚴峻的課題。

        中國的網路安全,目前面臨的突出問題有三個:

        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多數的部門和安全,依然是把網路安全、網路安全的防護當成是一個靜態的事。比如我們建一套網路,需要同步地設計一個安全防護的體系,就購買一些網路安全防範的設備。當這個系統建成,交付使用之後,就沒有人再去關心這些網路安全系統的升級,去關心網路安全設備的運營和維護。習近平總書記在“419”網信工作座談會上就明確地提出網路安全是動態的,不是靜態的,而事實也是這樣的。這是第一個大的問題。

        第二個大的問題,就是對網路安全防護的意識還沒有上升成為一種責任。安全是給發展“裝剎車”。網路安全也是一樣的,它是給網路發展“裝剎車”。人類在利用網路的時候,總是希望網路能夠越方便越好,越靈活越好,但是靈活和方便就帶來了巨大的安全問題。一旦安全網路被攻擊,就會導致整個系統癱瘓。比如去年5月12號勒索病毒在全球爆發,就導致醫院停診,加油站不能加油,有些政府部門不能辦公。這僅僅是未來網路攻擊造成災難性後果的一個小小的縮影。所以,網路安全要上升成一種責任。一旦出現問題,就應該進行責任追究。當它上升成為一種責任問題,上升成為一種法律問題,這種給發展“裝剎車”的事,才能夠引起我們每個人的重視,才能夠讓每個人把網路安全的意識變成網路安全的行動。

        第三個問題,網路安全問題是國家安全問題,是發展的戰略問題,很多人也沒有把它上升到這麼一種高度。安全是發展的前提,這是我們對未來人工智慧時代的一種預言。因為在經歷過的社會發展的各個階段裏頭,安全都不是前提,我們説發展是前提,安全是保障。但是當社會變成一種智慧的社會,當網路變成一種智慧的網路,每一個人用的每一樣東西都連接網路的時候,網路攻擊就不僅僅會造成我們在網路世界的損失,網路攻擊可以直接攻擊物理世界,性質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比如説伊朗的“震網病毒事件”,烏克蘭的停電,美國東部的斷網,希拉裏競選時候的“郵件門”等等這一系列的事件,就是網路攻擊直接攻擊物理世界的後果。這個時候網路安全要上升為企業戰略,要上升為國家戰略,要上升為我們最重要的前提性的戰略。所以,這三個問題是我們目前在網路安全上的一些差距。

        現在我們能看到一些非常積極的方面,因為從中央、國務院,到我們各個政府的主管部門,到企業,對網路安全的重視程度,對網路安全,我們要彌補網路安全差距的這種看法越來越一致。所以,我覺得未來還是很有前景的。我去年也經常説一句話,網路安全已經成了風口行業。

        中國網:今年是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也承諾將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關於網際網路的進一步改革開放,您有怎樣的建議?

        齊向東:我覺得中國網際網路産業的改革開放一直做得非常好。最開始時我舉例子,從中華網在美國股票交易市場上掛牌上市作為一個開端,中國政府和中國網際網路的管理部門為推動中國網際網路産業的發展,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推出了最開放的政策。

        我相信,未來網際網路對社會的發展,對産業的發展,對我們國家競爭力乃至國家戰略的實現,起著決定性的作用。因為我們要謀求彎道超車,而這個彎道就是“網際網路+”的道,就是大數據的道,就是人工智慧的道。中國已經制定了面向2050年的發展戰略,要分兩步走,實現“中國夢”。而這個實現“中國夢”的路,其實是和未來的網際網路發展密不可分的。所以,我也相信,我們在網際網路産業的改革開放上,一定會做得比以前更好。

        中國網:謝謝,感謝齊總接受《中國訪談》的專訪。謝謝!

        齊向東:好,謝謝大家!


本期人員——責編:杭舟;主持:段冰,攝像:常智博;攝影:董寧;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責編:杭舟;主持:段冰,攝像:常智博;攝影:董寧;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