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梨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世界一流大學應在每一件事情上極力追求卓越
 
時間:2018年5月14日

嘉賓:雪梨大學校長 邁克爾•斯賓塞

編者按:2018年5月4日-5日,作為北京大學建校120週年系列重要活動,“變與不變——120年來全球大學與世界文明”的“雙一流”建設國際研討會暨北京論壇(2018)成功舉行。44個國家和地區的261所大學校長和學者齊聚北京大學,深入剖析現代大學精神內涵,探討未來世界高等教育發展方向。以北京大學校慶及研討會為契機,中國網《中國訪談》對雪梨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進行了專訪。


        中國網:各位網友大家好,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歡迎您的收看。作為世界一流大學,雪梨大學吸引了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前往求學。雪梨大學在高校建設方面有哪些經驗?未來將與中國高校開展哪些合作?就相關問題我們採訪到了雪梨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


雪梨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接受中國網《中國訪談》專訪。(鄭亮/攝影)


        中國網:斯賓塞先生,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今年論壇的主題是“120年來全球大學與世界文明”,那麼請問您怎麼看大學在人類文明中所發揮的作用?

        斯賓塞:我認為大學有兩個重要職能。一個職能是保存歷史,確保學生們和學者們了解歷史以及過去那些了不起的傳統,這不僅包括我們自己的文化,還包括全世界各種文化。第二個職能是不斷參與創新、不斷挑戰思維、不斷追求新的辦事方式。不管你是學生還是研究人員,這個過程都是一樣的。所以大學的職能既包括保存並致敬歷史,也包括面向未來的創新。

        中國網:請問高等教育的核心使命是什麼?高等教育如何能夠滿足全球化和新技術發展帶來的新需求?

        斯賓塞:我認為高等教育其實就是上述這兩個職能,那就是保存我們的文化,同時也進行面向未來的創新。從這一點來説,它所做的就是創造新的行業,創造就業機會;它在培養未來的領導者。它具有各種極為重要的社會功能。所以我認為,了解什麼在變化、什麼不在變化是很重要的。你知道,在數字領域,我們的一些教學方式顯然已經發生了變化,因為我們現在能夠用上這些新技術了。但是,學生與真實的人、學生與教授的互動還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只有在人與人之間進行的這種溝通當中才能實現思想的交換。這些都是很基本的。

        在全球化日益加劇的時代,讓大學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是非常重要的,這樣人們可以增進了解,在未來的領導者之間架設橋梁。我們需要在本地區的主要合作夥伴之間建立起人文聯繫,因此跨文化交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雪梨大學與中國有著悠久的淵源。20世紀60年代的時候,我們的研究人員在這邊與中國政府合作開展射電天文學項目,在那之後也一直保持著與中國學術界的合作。這一交流對我們大學來説非常重要。

        中國網:作為雪梨大學校長,您的日常工作是什麼?最大的挑戰又是什麼?

        斯賓塞:我日常所做的是一件令人興奮的工作,主要是制定我們大學的教學和研究戰略,並確保學校的教職員工和學生擁有必要的條件去從事他們的教育和研究活動。我認為最大的挑戰在於我所管理的這個機構擁有67000名學生和10000名教職員工,而且人員流動率相當高。

        中國網:您在任內執行了哪些具體的戰略規劃去推動雪梨大學成為澳大利亞乃至全球的頂尖大學?

        斯賓塞:我們一直致力於不僅回答學者們相互之間所問的問題,還回答社會所提出的問題,確保我們的研究與澳大利亞以及本地區的人們所面臨的各種問題相關,並參與其中。從根本上來説,這意味著“多學科研究”。我們已經向多學科研究的新領域投入鉅資。譬如,我們有一個7億美元的研究肥胖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項目。在這個項目中,我們思索如何戰勝這些重大問題,這涉及到了從哲學家到生理學家和醫生的各類人群。多學科研究是我們所做的事情之一。

        我們還做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我們改革了本科教育,尤其是開始思考人工智慧帶來的影響,思考我們的畢業生需要哪些素質才能成為操作機器的人而不是被機器取代的人。我認為重點在於培養人才,在於確保你擁有最好的研究和最好的學生,在於確保這些人享有蓬勃發展所需要的條件。這其中有一部分是物質條件,即他們做研究時所需要的設備,但也有一部分是社會和學術條件,比如他們探索創意時所需要的自由,同時還有使他們能夠有效合作的結構體系。


雪梨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談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鄭亮/攝影)


        中國網: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在雪梨大學學習,您對他們的表現有何看法?他們給雪梨大學帶去了哪些特色?

        斯賓塞:我們學校有來自120個國家的學生。正如你剛才所説,其中有大量中國學生。他們來自中國各個地區,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群體。我記得自己曾經見過一位來自內蒙古的年輕女性,她家鄉全村人一起供她上大學。所以説,我們這裡有各種各樣的中國學生,他們展現了不同的能力、經歷和背景。對於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學生來説,了解中國非常重要,而中國需要了解世界其他地區,這點也非常重要。雪梨大學正是一個推動相互了解的絕佳場所。

        中國網:雪梨大學下一步會採取哪些措施,吸引更多來自中國乃至全球的年輕人才?

        斯賓塞:雪梨大學一直在世界各地推廣自己的工作。正如我剛才所説,目前我們有來自大概120個國家的學生。我們現在特別渴望擴充印度學生的人數。印度和澳大利亞之間的聯繫日益密切,我們希望能夠反映出這一點。

        中國網:您認為世界一流大學的標準是什麼?

        斯賓塞:我認為世界一流大學應該在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都極力追求卓越。而這並不容易,因為卓越並非只有一個衡量標準。成為卓越有多種不同的方式,但對於我們大學來説,“卓越”意味著開展我們能夠做到的最尖端的研究,確保我們的教育産品總是在督促學生做到更好。

        排名是有用的,我們大學總是排在世界大學的前0.5%之列,這樣的事實讓我們感到驕傲。但排名的危險之處在於,它們可能會告訴我們,全世界有著單一的大學模式。而事實上,大學無疑是一個有著深層文化紮根的地方。比如説,就中國大學而言,研究中國相關問題的中文刊物可能相當重要,但在排名時卻沒有被考慮在內,中國大學因此而遭受損失。我們認為排名是有用的,是重要的,也是有幫助的,但排名並不是全部。每所大學對世界一流大學的真正含義都需要有自己的理解。

        中國網:習近平總書記呼籲建設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您對此有何看法?

        斯賓塞:在過去100年左右的時間裏,美國的大學可以説是在一定程度上設置了大學這個領域的議程。我想,在接下來100年裏,隨著中國大學的發展,我們將會非常興奮地目睹它們做出巨大而獨特的貢獻,並以此推動全世界對大學的認識和構想。

        中國網:中國提出了致力於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雙一流”計劃,您對這一計劃有何看法?

        斯賓塞:我認為這是個很有遠見的計劃。中國政府認識到了教育投資的重要性,讓教育真正成為整個國家的首要戰略,真是了不起。

        中國網:雪梨大學日後會怎樣與中國大學展開闔作?

        斯賓塞:我們有250多位研究人員研究現代中國面臨的問題,我們每年發表1000多篇與中國作者合著的文章,我們與中國有著悠久的合作歷史。目前,我們正在與一些戰略合作夥伴建立特定關係,並與對應的大學建立長期的社會和學術資本。這不僅僅是特定學科的合作,而是整所大學的合作。我想,在眼下這個時代,有倖生活在西太平洋地區真是令人心潮澎湃。全球的未來有很大一部分都將取決於這個地區的發展。能夠與我們的中國同事展開闔作,共同思索我們的未來,這真是令人興奮。

        中國網:斯賓塞先生,謝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斯賓塞:謝謝。


(本期人員——責編/記者/文字:杭舟;攝像:王一辰;後期:劉凱;攝影:鄭亮;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責編/記者/文字:杭舟;攝像:王一辰;後期:劉凱;攝影:鄭亮;主編:鄭海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