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戰士追憶汶川十年:重“走”蜀道 為愛而戰
 
時間:2018年5月11日
嘉賓:李伯安 解放軍第三二醫院臨床檢驗醫學中心主任;孫娟 解放軍第三二醫院新生兒科護士長;肖朝輝 解放軍第三二醫院肝膽外科一中心主治醫師

中國網:10年前的5月12日,四川省汶川縣發生芮氏8.0級特大地震,傷亡慘重。當時,全國各地的醫生、護士們在第一時間紛紛前往災區救死扶傷。這一天,成為了中國人心中永遠的痛。

10年過去了,如今的汶川已經看不到當年的廢墟,但對於當年參與過抗震救災的醫生、護士們來説,無論時間過去多久,這份回憶永遠不會忘卻。5月12日,讓國際護士節和汶川地震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對於解放軍第三二醫院的醫護人員,2008年的國際護士節註定不平凡。醫院奉中央軍委和原總後勤部命令分別於5月14號和21號,派出1支醫療隊和6支防治隊,兵分四路緊急馳援彭州、汶川、什邡、北川重災區,展開了驚心動魄的抗震救災鬥爭。

圖為解放軍第三二醫院參與汶川地震抗震救災醫護人員代表做客中國網演播室 攝影/李佳

中國網:今年的國際護士節,《中國訪談》特別邀請到當年奔赴前線,參與抗震救災的防治衛士們、請他們帶我們在汶川地震十週年這個特殊的日子裏重“走”蜀道,拼接那些斷裂的記憶。

中國網:三位好!感謝做客中國訪談。在節目的開始,請三位先跟網友們做一下自我介紹,從李主任開始。

李伯安:大家好!我叫李伯安,來自解放軍第三二醫院臨檢中心。

孫娟:大家好!我叫孫娟,來自解放軍第三二醫院新生兒科。

肖朝輝:大家好!我是來自解放軍第三二醫院肝膽外科的肖朝輝。

中國網:孫護士長,汶川地震發生的當天正好是國際護士節,您還記得那天的情景嗎?

孫娟:是的,當時我還是感染六科的一個普通護士,在醫院工作第八個年頭,那天正好是我們一年一度的國際護士節,院裏也剛舉行完紀念國際護士節的活動。下午兩點多的時候,我們同事陸陸續續開始走進病房準備工作,在地震的這一分多鐘時間裏,我自己沒有感到什麼異常。一直到進了病房以後,有些家屬和患者開始問我們説剛才是不是地震了?緊接著我們就會看到電視上開始播放相關的新聞,我們才知道四川省的汶川縣發生了一個特大地震。

中國網:當時地震發生之後,解放軍第三二醫院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怎樣的反應呢?請李主任跟我們介紹一下。

李伯安:地震發生後,醫院黨委馬上召開了常委會,啟動了應急的預案,在上級命令下達之前,我們已經完成了對戰備庫的補充,補充了所有的醫療器械和藥品。命令下達之後,因為有個“黃金72小時”。5月14日,第一批醫療隊30人的抽組完成之後馬上奔赴現場,到了彭州。緊接著72小時過了後,主要任務就是防疫,醫院根據當時總後給下達的命令,直接派出了33人的防治隊伍,在521日到達了成都。到達成都之後又分成三個小組分別奔赴北川、什邡和汶川三個縣。

中國網:可以説當時302醫院的反應是非常迅速,非常有序的。

李伯安:對。對於疫情的處置一個是要快,還要有科學的決策。在這個方面醫院有長足的準備,這次正好有一個練兵的機會。第一批隊伍派出去之後,醫院又同時抽組了30人、50人和100人的三支隊伍,在醫院中加強訓練,隨時準備換防。

中國網:下一個問題想問肖醫生,您作為醫療隊的隊員,當時在接到出發命令的時候是一種怎樣的情景呢?

肖朝輝:首先來説,當時接到這個命令的時候我剛剛入伍不到兩年,可以説是一個新兵。在接到這個命令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很榮幸,我能參加這樣一個行動;第二,感覺到比較緊張,不知道自己能有怎樣的表現。當時我們隊裏面有很多人大家紛紛請戰,包括我們的隊員陳浩陽同志,他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家裏面也顧不上,帶隊就出發了,還有準備結婚的,都推遲了婚期,請戰參加我們這個行動。大家都懷著一種特別想戰鬥,想要去幫助災區人民的心態去參加這個行動。

圖為解放軍302醫院新生兒科護士長孫娟 攝影/李佳

中國網:時刻做好了出發的準備。想問一下孫娟護士長,當時我們在汶川參加救治活動持續了多長時間?在這個過程中您有沒有哪些最深刻,最難忘的回憶?

孫娟:我們在汶川一共是戰鬥了69個日日夜夜,我作為防治隊的汶川組的成員,這69個日日夜夜對我一生而言,都是非常難忘的。但是最讓我刻骨銘心的一個事情就是從成都到汶川的路上,汶川是當時地震的震中,去往震中的路都已經被摧毀了,從成都到汶川也就是90多公里的路,平常兩三個小時的車程就到了。但我們進入汶川一共是用了三天兩夜,繞行了800多公里,翻越了兩座雪山才進入汶川震中。在路上一路是非常危險的,險象環生,因為我們走的都是盤山路,盤山路一邊是懸崖峭壁,一邊就是深深的峽谷和非常急的江水,一個不小心就會車毀人亡。山上有很多巨大的石頭,可能有山體滑坡或者飛沙走石都會滾下來。司機師傅一路上一邊開車,一邊要觀察有沒有山體滑坡,有沒有泥石流的現象,我們這些隊員戴著鋼盔,坐在車的後鬥裏,因為山上的很多泥水夾著石頭砸到車棚頂上,怦怦地響,我們在這個車鬥裏是非常地緊張,大氣也不敢出。翻到雪山上的時候,雪山海拔有4000多米,氣溫驟降,非常冷,我們穿著迷彩服,後來加上院裏給我們帶的防寒服、睡袋,都覺得寒氣刺骨,非常地冷。很多隊員有頭疼、噁心這些高原反應,很不舒服。

翻越了雪山以後,我們覺得是不是路能好一點了?但是更多的危險在後面等著我們,從馬爾康到汶川,最後這200多公里的路上是非常危險的,一路上塌方、山體滑坡,還有一些被地震震毀的大樹,樹榦都擋在路上,還有一些汽車的殘骸都在路上擋住。一共花了三天兩夜翻越了這麼多的雪山,繞行幾百公里的路,其中有很多路是泥濘的泥路,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後來我們得知,送我們來的車隊在返回的路上被山上的石頭砸中,所幸的是沒有人員的傷亡。

中國網:聽您的介紹,我們可以想像到當時的路途是多麼地艱險,大部分中國人當時只是在電視畫面中看到災區的情景,但你們是身臨其中的,內心會恐懼、害怕嗎?

孫娟:還是很害怕的,因為是第一次執行這樣的任務。

圖為解放軍302醫院臨床檢驗醫學中心主任李伯安 攝影/李佳

中國網:我們知道在災區每天面臨著很多突發的狀況,防治任務非常艱巨。能不能介紹一下,我們當時是派出了防治隊和醫療隊,防治隊的主要任務有哪些?我們在當地主要開展了哪些工作呢?

李伯安:防治隊的主要任務就是“防”和“治”,黃金救援72小時過去以後,主要的任務是在“防”,防本身就是防止大的疫情出現。大的疫情是開始有苗頭的,我們十幾個人去撲滅大規模疫情的這個力量比較薄弱,充分發揮專家指導作用,也要發現苗頭于未然,發現了問題以後,及時地組織力量把它撲滅,這個是我們的主要任務,主要還是指導。

中國網:肖醫生,您是來自於醫療隊,當時我們在整個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哪些困難,我們主要執行的任務和防治隊有哪些區別?

肖朝輝:我們是第一批去的,514日淩晨五點鐘接到命令,當時接到命令之後,兩個小時之內就要出發,做的準備也不夠,到了那兒我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救治病人是我們的本職工作,倒沒有覺得有多麼困難,最大的困難是生活保障方面的。去的時候,因為我們同去的一架飛機上去了七個醫療隊,當時帶的很多物資因為空間的原因不能被帶,我們去的時候食物保障主要是壓縮餅乾和火腿腸。每天都吃這個東西人會受不了,尤其我們的隊伍中間還有少數民族,有回族,火腿腸是豬肉的,他也不能吃,就只能天天啃壓縮餅乾和礦泉水。那個時候沒有熱水,沒有電,沒有通訊設備,在整個的環境下大家對周圍的事情都不太清楚,對未知的東西充滿了恐懼。包括生活各方面,像廁所的搭建都是需要自己去做的。5月份的時候汶川中午的溫度大概30多度,整個成都軍區調撥給我們的帳篷是西藏軍區冬天用的棉帳篷,我們帳篷裏面的溫度到達40多度,將近50度,每天的生活保障大家覺得很困難。  

中國網:聽您介紹我們也了解到,我們當時在災區是面臨著非常大的挑戰,包括工作、精神、生活,各個方面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和困難,我相信是醫護人員這份責任給予了我們力量來堅持下去。三位在地震之後有沒有再回去過?

孫娟:我回去過,汶川抗震救災八週年的時候我回訪過一次,現在汶川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處是新房林立,如果沒有地震,它是山清水秀的一個地方,環境非常優美。我們這次回去,也見到了當時曾經救治過的一個傷員楊海冰,地震把他們家的房屋給震塌了,當時醫療隊的隊員會經常去給他年邁的父母送醫送藥,關心慰問他們。這次回去我們也見到了當時的老人,身體還不錯,都健在,這兩位老人見到我們,我們雙方都是熱淚盈眶,老人拉著我們李金副院長的手,一直在説當年的一些事情,説到現在國家有精準扶貧的政策,當地政府給他們建了新的樓房,日子是越過越好的。另外,我們去了汶川大地震的震中紀念館參觀,在這個紀念館裏,我看到了當年用過的軍醫背囊,這個軍醫背囊當年幾乎每天都會背著它,上山下鄉,走村入戶,可以説是我們當時最親密的一個夥伴。當時在那裏見到它,感覺一下子又回到了當年救災的日子。

圖為解放軍302醫院肝膽外科一中心主治醫師肖朝輝 攝影/李佳

中國網:重走災區,又勾起了我們很多的回憶和感觸。肖醫生,您手頭拿的這首詩歌,您能給我們介紹一下它的來歷嗎?

肖朝輝:這首詩歌是這樣,當時我們醫院派了兩支隊伍前往災區,留守在醫院的人員心繫前方,這個是臨檢中心的劉嘉主任為我們寫的一首詩歌,叫《軍人,天使!》我給大家朗讀一段。

在山花燦爛的五月,

在祥和希冀的五月,

汶川的地下魔鬼,

撕裂了孩子的朗朗書聲,

撕裂了新娘的美麗嫁粧。

撕裂了臨近端陽的粽葉飄香,

撕裂了所有汶川人的美好家園。

詩意的汶川霎時跌到落日垂衰,

幸福的人們瞬間成為發生在紅五月裏悲痛欲絕的…

災情就是軍令,

時間就是生命。

八百、八千、八萬的軍人,前進,前進。

以血淚之軀去搭起生命的走廊。

爬山涉水空降的神兵,前進,前進。

以神勇神速去鑄起鋼鐵的長城。

他們是災區人民的希望,

他們是受難同胞的天使。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牽掛著親人,

牽掛著廢墟下傷痛中的同胞兄妹。

中國網:這首詩非常好地表達出了當時我們的醫護人員,用我們的愛心和責任堅守使命,投入到抗震救災當中的精神力量。我看三位都帶來了非常多的,當時抗震救災時留下的珍貴的資料,那先由孫護士長開始,給我們展示一下。

孫娟:我帶來的有幾件,這個是當時我們從成都回北京的時候,(乘坐)成都東方航空的飛機,這是機組人員送給我們的愛心客票,給大家看一下。機組的成員當時專門給我們送了一張明信片,上面寫了一些字:“敬愛的官兵,為了抗震救災的全面勝利,為了北京奧運的勝利召開,您辛苦了!”

還有一件是當時新華護士長用的一個工作的筆電,這個筆電是在當地的小店裏買的,正面、反面都記滿了當時的重點工作和她自己的工作體會,正面寫完了,反面也有。這個是當時六一兒童節的時候她給她兒子寫到:“兒子,每次打電話你總是問我什麼時候回來?媽媽告訴你,快了,等媽媽圓滿完成了抗震救災任務,我們就會團聚了。”這也是非常珍貴的一個資料。

中國網:可以説這些資料都記錄下了當時我們抗震救災時非常難忘的記憶。李主任帶來的這個是叫背負式電動噴霧器,這個是當時在救援過程中用到的儀器嗎?

李伯安:對,這個是當時防治隊主要的武器了,我們會把每天的工作落實到固定的區域進行噴灑,噴灑之前要把器物裏放進藥片,注入水。大家看著體積不大,它注滿水之後有將近50斤的重量,男同志還好一點,對於護士,尤其是年輕的小護士來講,背著這麼重的噴霧器在整個環境中大概要走七八公里的路程,還是有很大的挑戰和難度的。

中國網:肖醫生,您帶來一本非常厚的紀念冊,能跟網友們展示一下嗎?

肖朝輝:這本紀念冊是我們在抗震救災一週年的時候,醫院給我們製作的一個紀念冊,這本冊子叫做“我們在四川救災的日子”。記錄了我們救治任務,救治生活的點點滴滴。在冊子的後面還有一段是每個工作人員寫的最後的感受,其中就有孫娟護士長寫的“戰鬥在汶川的防疫鐵軍”。這是一個珍貴的紀念冊,我一直保留著,希望在自己以後有機會的時候翻一翻,看一看,每當翻起這個冊子的時候就能想起當時在汶川的日日夜夜,想起一同奮鬥的戰友們。

中國網:可以説這本紀念冊是對參與我們救治工作的醫護人員的一份最好的禮物。

圖為紀念汶川地震10週年特別節目錄製現場 攝影/李佳

中國網:災難發生之後,我們更關注的是如何防疫,如何救治,下面想請李主任,您從專家的角度來跟我們講述一下,在災難發生之後,防疫的關鍵是什麼呢?

李伯安:古語講:大災之後必有大疫,自古至今一直是一個客觀規律,大家對白鹿原中的影片片段還有印象,當時旱災之後,陜西57個縣發生混亂。最近國內倒是沒有,2010年的海地地震之後大家也關注過新聞,海地有六萬人感染霍亂,死亡1600多人。這種情況是個普遍規律,醫學科學發展到今天,我覺得對於大疫是可防可控的,咱們回顧一下近20年,國內的大大小小災難之後,都沒有發生很大規模的疫情,這個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要做到什麼?第一,科學的決策;第二,精心的組織;第三,有利的實施。只要做到這三點,我想大疫是可防可控的。

中國網:地震過去已經十年了,您作為一線的醫療工作人員,結合您的工作經驗,您對比一下這十年前後,我國在面對災難的緊急救援的醫療防治和防疫工作方面,有哪些變化和發展呢?

李伯安:我覺得最大的感受就是“從容”,在2008年的抗震救災過程中,我們有些應急的預案,只是放在紙面上,真正啟動起來有很多的不足。在隨後的各個方向的小規模的災難,甚至包括國外的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和災難之後,我們都能從容地去應對,這其中有很多準備工作是在常態情況下做的。做到這一點之後,就能夠做到科學的決策;做到這一點之後,就能保證疫情從始至終的勝利。

中國網:相信我們在以後遇到類似的災難的時候,可以更加從容,更加有效去應對了。孫娟護士長,馬上就要到國際護士節了,很多人都喜歡把護士稱作白衣天使,這表達了我們對護士這份職業的愛戴和尊敬。您做護士已經18個年頭了,在這18年來,您對護士這份職業的職責和使命又有怎樣的理解和感觸呢?

孫娟:我已經從事護理崗位18年了,其實我個人覺得,護士是一個非常平凡的崗位,之所以被別人稱為白衣天使,除了我們身著美麗的白衣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護士用每個人的同情心,用我們溫柔的話語,用我們一雙柔情的雙手去幫助病人和家屬,去驅除病痛,減輕他們的痛苦,陪伴在他們的身邊,去幫助他們戰勝疾病,去迎接新的希望和守護他們的生命。其實我們是在平凡的崗位上做了一些別人看來不太平凡的事情,我覺得護士的崗位還是非常重要的。

中國網:我們很多人都知道,護士的工作每天都非常繁瑣和精細,我們每天要面對不同的病人,要面臨著酸甜苦辣、冷暖人生,病人也難免和護士會發生矛盾和衝突。在面臨這些衝突和矛盾的時候,您都是怎麼處理的?有沒有一些經驗跟網友們分享一下?

孫娟:其實我個人覺得,不管是醫生和患者還是護士和患者,我們中間應該是沒有矛盾和衝突的,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一致對外,都想幫助他把疾病戰勝了,把疾病治療好,恢復健康的,目標一致。之所以有這些衝突和所謂的矛盾,除了有醫療制度的問題還有其他的因素,在臨床中遇到衝突和矛盾的時候,我經常會跟護士説,不管你遇到什麼事情,一定要首先站在對方的立場上去想,去替他考慮,設身處地地去為患者和家屬考慮。我自己在處理矛盾和衝突時也是這樣,我肯定要站在患者的立場上想一想,只有這樣,才能了解他是怎麼想的,他對這個事情是怎麼看的,才能更有效地去處理矛盾。

中國網:這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愛心才能持續下去。節目到這裡就要接近尾聲了,非常感謝三位在汶川地震十週年以及國際護士節這個特殊的日子裏,來跟我們分享十年前抗震救災的經歷。相信三位還有很多話要説,請李主任開始。

李伯安:作為現代的軍人來講,一定要緊跟習主席所講的,一定要“謀打贏”,在謀打贏的過程中你要苦練內功。練內功的內容不僅僅是你的專業,對於我們醫學背景的人來講,我是搞醫學檢驗,如果我是在地方工作,我不用去管防疫、醫療工作的特別深入的東西。作為一名軍醫,這些工作你一定要能夠勝任,面對著戰場的情況是瞬息萬變的,你的角色馬上會轉換,我在汶川執行的是防疫任務,跟我的本專業沒有很大的關係。這些工作一定要在平常練好,一旦出現情況,要能夠從容地應對,能夠保證打贏。

中國網:我們平時要常練基本功,保證在需要的時候能夠派得上用場。下面請孫護士長。

孫娟:作為軍人,服從命令、聽從指揮這是我們的本職,給很多人的印像是,一般執行急難險重任務都是男同志,男兵,通過這次執行任務,我覺得女兵也可以發揮自己的力量,綻放自己的光彩。通過這次執行任務,即使我以後不穿這身軍裝了,這份經歷帶給我的奮鬥的精神也會一直陪伴著我。

中國網:也會影響身邊的很多人。

肖朝輝:我的感觸比較多,我當時參加這次行動時是剛剛從地方大學畢業,參加軍營,通過這次非軍事的重大行動,我完成了一個從地方大學生到新兵的歷練過程。不管是從精神上還是感受上,以前對軍營的感受都是通過影視劇了解的,真真切切了解到了以後,還是不一樣的。第二個是在思想上,當時在災區有個“黨員先上”,以前在電視劇裏面看到過,在現場看到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當時在災區,我們積極向黨組織靠攏,我也完成了我先入黨的特殊待遇。

第三個,這段經歷是我的軍旅生涯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也是最值得紀念的一個事件,不管以後在不在部隊,這段經歷都是終身難忘的。

中國網:再次感謝三位做客我們演播室,給我們帶來如此精彩的分享,我也代表中國網的各位網友,向三位表示敬意和感謝!感謝各位網友的收看,本期節目到這裡就要結束了,下期再會。


(本期人員:主持人/責編:佟靜 配音:陳丹琪(實習) 攝像:董超 王一辰 導播/後期:劉凱 攝影:李佳 主編:鄭海濱)


< 閱讀全文 >
< 收起 >
來源:中國網
本期人員:主持人/責編:佟靜 配音:陳丹琪(實習) 攝像:董超 王一辰 導播/後期:劉凱 攝影:李佳 主編:鄭海濱